搜索
双鱼的头像

双鱼

网站用户

散文
202202/18
分享

羊台听翠

很久没爬山了,自从疫情以来,每天除了下楼买菜扔垃圾,我很少出门,宅得久了,精神和肉体一样都臃肿起来。这种时候在朋友圈里看到别人晒登山的照片,心里就越发羡慕嫉妒,想起自己原先也是喜欢爬山喜欢运动的。

南方的山在我看来大多一个模样,连绵起伏不见始终,尤其初到深圳时去了一趟梧桐山,钻进群山怀抱三个小时没能看到出口,不得已原路返回,自此之后对深圳的山格外心有戚戚,倒是凤凰山、莲花山、笔架山这几处并不如何繁杂反复,都涉足过数次,每每晒得黢黑,好几个月才能缓过来,于是我想,爬山需要寻找适宜的天气,太热了不行,大晴天爬山,尤其是深圳这种地方,终年的太阳炽烈,晒脱一层皮都是轻的,毕竟山道并不全在绿荫的笼罩之下,总有漏网的阳光关照在身上,又不能穿太多,可若是雨天,大约就很适宜了。

雨天爬山,需要莫大的勇气,其间艰难,不低于逆水行舟,若雨水太大,保不齐山洪泥石流之类,还是乖乖待在家里保命要紧。南方的雨季,下起来总是没完没了,即便隔开了雨,水汽贴着衣襟透进肌肤,把人的懒劲都给勾出来,间或电闪雷鸣,更为骇人,便只有春日里淅淅沥沥的那种小雨最为合宜。所以,要想在七八月这样的季节,偶遇一个细雨缠绵的天气,也着实不易。

选日子,自然要依靠天气预报,好在深圳的天气预报上时常都看不见太阳,最好还是连着两三天都是小雨的天气,那雨图上还不能有雷电,我可不想上山就渡劫。选择羊台山,则是因离得近,不需要长久地倒地铁搭公交。

轻装上阵,一手一瓶矿泉水,在一个雨雾轻渺的早晨向羊台山进发,从大浪入口沿着山道前行,因为小雨时断时续,山道上人迹稀少,看来跟我一样想法的人并不多。而我看似准备充足,真要说能否爬到山顶,也得看机缘,谁知这雨会不会忽然大起来,又是否会忽而风雷齐至,天公之意,向来不是凡人所能轻易揣测。

人在山脚下,抬头看去满眼皆是绿意,一山连一山,一垄接一垄,层层叠翠,望不到边,等踏上山道,入了林间,方知远观之臆想远不及身临其境之所见,环顾四周的绿海远非在家中隔着小小窗子所能望见的街道一角所能比拟,于是心旷神怡,一吐宅家数月之久的沉闷抑郁,整个人都通透了似的轻盈起来,脚步愈加轻快,越过下有林溪的一道山坡,这一路竟也超过一些人,想来他们都是在我之前开始登山的,我本以为自己算是赶了个早,殊不知早有更为勤勉之人已然深入山腹,攀登山道了,他们有男有女,有年近不惑,有青葱少年,有的身披雨衣,有的撑着花伞,也有似我一般只将伞拎在手中,任凭稀疏的雨滴穿过密集林叶落在头上、身上,带来丝丝清爽的凉意。

山间岔道极多,在葱郁林间如同蜘蛛网丝一般蔓延开去,对我这样的路痴极为不利,好在山道上的人虽然不甚密集,总不至于断了人迹。

起初,我是尾随在一对头发花白的夫妇身后,这话听上去有些不雅,却实在是没办法,这期间有不少年轻人,只是或者慢跑在平坦山道处,或是穿着极为专业的登山爱好者,他们的速度都不是我所能企及,也就不得不跟在老夫妇身后了,虽然有些丢人,总好过迷路。

沿途草木葱郁林立,四处弥漫浓浓生机,林间又多山石,石隙多溪流,于是山水林木相依相融,构织成一幅绝美画卷。再往前走,山势渐陡,雨也不知何时停了下来,空气里开始弥漫起雨后新叶吐露的芬芳,和着淡淡的土腥,难怪古人有“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的感慨。只可惜此时尚在白昼,无从得见“明月松间照”,只有“清泉石上流”可闻,自然亦无“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的美景可观赏,否则莫说王孙,便是神仙大约也要留下来了。

这般边走边看,约莫半个小时吧,那对年老夫妇也停下歇息了几次,我终于忍不住他们的缓慢速度,恰好前方看到一对年轻情侣,这速度,作为免费的向导该是够用了,只是这一路要不停地吃狗粮,着实叫人无奈。

一路走走看看,脚下的路越发难行,台阶也越来越陡峭,先前那对小情侣还用石头剪刀布的游戏来互相背着走,等到了这登天梯一般的台阶前,也只能规规矩矩一层一层往上爬。因为刚刚下过雨,石阶上的水迹未及晾干,有些湿滑,这样一来就真的是成了爬山,要弯腰弓背,将半个身子都靠拢下去,仿佛贴着石阶,速度也缓下来。意外的是人这样一旦慢下来,耳边不时响起水流声、瀑布声、蛙声,以及偶尔一两声不知从哪处山泉传来的游客欢呼声,所有的声音在山道上经风吹散,又随风传向远方,先前落在身上的雨水早已风干,此刻打湿衣衫的是汗水,人已不绝大口喘息起来,心中却一阵舒畅。

羊台山并不很高,最高峰也不过六百米吧,据说是深圳西部第一高峰,这个地域范围就很有限了,要比那些所谓的南国第一峰、北地第一峰寒酸许多。从地质角度,羊台山的自然生命或许并不低于泰山华山等名宿,但在人文上看,羊台山的为人熟知却也只是近些年的事,再早些时候的羊台山,更像是混沌中孕育成熟的胎儿,并不为世人所知,所以现在置身其中,并没有身处名山大川时面对巍峨天峰所生的敬畏,有的只是轻松愉悦,是攀爬山道的畅快,是风从林间过、轻抚额头的舒爽。若是将一座山比作一个人,眼前的羊台山,应该还只是个孩童,在孩童面前,少有人不会放松心情。

久经攀爬终于登上山顶,只见几块大石立在峰顶,最大的一块上刻着“羊台叠翠”四个大字,红漆刷过的字迹鲜亮分明,万绿丛中一点红,在山巅显得格外惹眼,其余几处山石之上已有游人在拍照,我倒是一向不怎么拍照的,便直接站在峰顶举目远眺,天际云层依旧雾蒙蒙的,不见丝毫转晴迹象,至少我不会被太阳暴晒了,这点很符合我挑选天气的初衷。云层下是高低错落的楼舍建筑,一丛丛一片片,散落在湖泊和荒野的间隙,稍近些的地方甚至有依稀的汽车鸣笛声飘到耳畔。再近一些,就是脚下连绵的绿林,因着雨天的缘故,阵阵白雾飘荡其上,大有祥云缭绕的仙境之感。

羊台山有大小羊台两个山峰,据之前所了解的信息,我所登顶的该是小羊台,看看时间尚早,我纠结着要不要再去挑战一下大羊台,恰在此时,停歇了一阵的细雨再次连绵而下,雨中云雾缭绕愈浓,溪流声渐缓,只隐约可辨,倒是间或一阵风过,鸟鸣声、蝉噪声、雨打林叶声,此起彼伏,交错袭来,耳畔响起一阵自然顺畅的协奏曲,一时舍不得离去,干脆在一块山石上坐下,撑了伞,在略微带些凉爽的风中品味这眼前的美景。微闭双目,仿佛灵魂出窍可以在这方天地任意驰骋,随着风,随着雨,随着微不可见的细小分子,与之前爬山时的畅快不同,此时只觉得整个人已被放空,身体和魂灵都更加通透,耳边可听见从高空落下的每一粒雨滴,可以听见这山林里每一片在雨中生发出的新叶新芽,可以听见每一只蜷缩在孔洞里的蚂蚁昆虫,听见远处马路上奔驰而过的车辆,听见嘈杂楼舍间奔波忙碌的人群,这是我所生活的世界,他们在远处,也在身边,他们化在一滴滴雨水中,被我不经意间听见,雨滴轻落,如“大珠小珠落玉盘”,清脆的声响回荡在心里。

古人“登泰山小天下”,确实有其道理,眼界和心胸是相辅相成的。至于感悟,“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一直很喜欢蒋捷这阙词,听雨听到他这个境地,古今罕有。

我学不来古人的心世洞明,亦没有前人的博古通今,大抵还是因为阅历浅吧,没有经过多少风雨的人,空谈感触,总逃不过为赋新词强说愁的牵强,于我而言,这一场听雨绝没有少年时檐下听雨不知愁滋味的纯真稚嫩了,想想眼下孤身在异乡漂泊,勉强有些壮年听雨客舟中的意味,但人和人总是不同的,我所听到的雨,更多的却像是眼前这一抹翠绿,我在羊台山顶听了一场秋雨,也是听了一片绿意在心里,这样算来,也并不算毫无所获,登山之行,是值得的。

待到云收雨霁,拾级而上的游人渐而多起来,我却从另一边逆人流而下,往回走了。一是体力略微有些不支,二是两瓶水都已见空,山上虽有待价而沽的矿泉水贩卖,而我一向扣扣搜搜惯了的,却不想做这样的额外消费。

下山的路也有许多,这一路虽不是原路返回,但也不再需要猥猥琐琐跟在免费导游的屁股后头,毕竟是下山路,心里有底些,且山上的人也多了起来,迷路的概率更小。下到半山腰处,竟在前方再次看到先前上山时尾随过的那对老夫妇,他们正于山坳拐角处的一块路边石上歇息,待我走近了,发现旁边还有不少人,都拿着瓶子、水桶在那或站或坐,众人目光的焦点却在一根从山上不知多远处延伸下来的塑料管上,管口处有涔涔清流落下,正落入一个等在下方的水桶中。里面已有半桶水,有个身形单薄的老太太正蹲在一旁眼也不眨的盯着,仿佛一不留神就要被人抢了去似的。早就听说不少人专程来收取一些山泉水,没想到还真遇上了,这种凑热闹的事却不能错过,好在手上有两个空水瓶子,这样算来,此次羊台山之行可谓真的收获颇丰了。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