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龙美的头像

杨龙美

网站用户

散文
202312/16
分享

冬天的康西草原

几年前寒假的某一天,我有幸随朋友一起去了康西草原。

那天,也许因为冬天的寂寥与萧索,一望无际的草原显得更加辽阔与苍茫。风很大,冷飕飕的。周围几乎没有人烟,让我觉得自己是真正深入于大自然,因此感到特别兴奋与喜悦!

你看,一大片顶着白絮的芦苇摇动着前倾的身子,一起朝云朵喊话。它们像隔世的知己,有着一致的信仰。天空与大地都显出绝对的纯色。一种让人心生敬畏的空廖,硬生生地立了起来。

寂静与荒芜是草原的另一种写照,它们把草原的宽厚与担当彰显得淋漓尽致。曾经的繁华热闹暂时隐去,修身养性的时候,才是属于草原自己的时光。

多么强烈的风啊!我虔诚地竖起耳朵,似乎听到了大提琴弹奏的《殇》,那首以悲伤抚慰悲伤的神奇乐曲,带给我深沉的感动与温暖。

那些风力发电塔自顾自地孤傲着,它们分布于草原的各个方位,像忠诚的卫士,守护着它们脚下这片特殊的土地,成为草原的又一大独特的景观。而随风旋转的风电叶片又给人以自在逍遥的洒脱。当我站在一根发电塔的下面仰起头来时,我发现,那傲人的风电叶片已是霸气十足地插入了云端!

远处,隐隐的山脉,灰色的呈现,似乎与蓝天相连,成为与云朵最亲密的邻居。我想,有时裸露更能接近事物的本真。一种坚硬的个性突兀地呈现于你的眼前,你想触摸却触摸不到,你想解读也是枉然。虽是裸露,你却深信,它内里一定深藏着永远淘不尽的珍宝与奇幻!

在这里,天上的云是最热闹的。一大片一大片地聚拢或者散开。我静静地仰头观赏,我看到一些飘逸,一些缠绵;一些桀骜不驯,一些优柔寡断;一些风骚张扬,一些含蓄内敛。有时,表达或诉说,是不需要通过语言的。这草原上空的白云会告诉你,什么是变幻多端!

再往前走,靠近官厅水库,闪着银光的冰湖像一块诱惑人的冰场,我很想站到冰湖的中央舞蹈一把。其实这是完全可能的事,但是对于南方长大的又不会游泳的我来说,终究因无法确信冰的厚度与安全性,不仅自己打消浪漫的念头,还尽力劝阻同行的朋友不要贸然前往。我傻傻地站在岸上,想象它雪花样隆起的冰层下到底有怎样的涌动,还有那把树根淹没于冰下的枯瘦的树枝,又会有怎样怀春的念想?它们的冷,或者暖,是不是都没有分担或分享的对象?

终于见到一群马儿了,应该是和夏天的一样膘肥体壮。我从朋友的车上下来,举着相机向它们走去。几匹马儿停止觅食,静静地看着我,好像我是从外星来的怪物。突然,其中一匹马踩着马蹄,蹬蹬蹬地朝我奔来,那架势,分明在说,那不是外星人,那是它久别重逢的朋友,或者,是它突然归来的亲人。呵呵,我是属马的,也许,它看出来了?但,令人害羞的是,我到底是第一次真正接触马,心里没底,很怕它靠近,于是便远远地拍了几张照片,然后回转身,逃也似地跑向路边。再回头看时,那马已立定,正朝着我,怔怔地看着。它是不是在想:我认错人了吗?她不是我想见的人?呵,我是不是寒了它的心了?想想我真是没用,这样的一个难得的机会,即使骑不了马,靠近它,拍拍它健硕的背,也是好的啊!

我们继续在空旷的草原上漫游。

一只骆驼独自站在荒芜的草原中央,它不经意地回过头,冷漠地看看走近的我们,随即又掉转头去,哲人般,面向自己空茫的前方。它的两只凸起的驼峰上的毛根根竖起,随风摇摆,使它有种玉树临风的帅气。

又是马群。我注意到,有两只毛发很漂亮的马儿远离群体,嘴对着嘴,正在旁若无人地谈着属于它们的恋爱。可惜我离得太远,不过拍出来的照片倒是给它们的爱情带来了朦胧的美感。

终于要离开了,心里有点依依不舍的感觉。我想如果有机会,我会在未来的某个夏天再来这里看看。

草原,终究是一个充满灵性与丰厚内涵的地方;终究是一个能让人远离尘世,褪去华光的地方;终究是一个给人以遐思又让人沉静的地方;终究是一个还人本真,找回自我的地方;终究是一个与蓝天白云接近,让人心怀浪漫的地方;终究是一个充满诗情画意,让人心思纯净的地方。

等着我,你这北方的俊郎!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