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丁士杰的头像

丁士杰

网站用户

散文
202109/29
分享

山夜

这座山天然的穹顶,还有穹顶中不曾止歇的风云变幻,令人惊叹。现在的我,缓缓行走在起伏的山间小路上,轻松惬意。独自一人的踏阶而行,清冷不失兴致,尤其是在这山风凛冽的夜晚。天地风鸣中的万千夜色,我竟似魂灵一般灵动,弃生活驳杂于不顾,在层峦叠嶂中静赏山林夜色。

风越转越烈,呼啸声从我耳边划过,竟生生将我平白生出的孤傲,散的一干二净。我嗦着嘴,紧了紧衣服,蜷缩着身体,一介青衣被山林教育了一番。我急忙钻向眼前的雪松林。林里风势稍弱,却多了阴森恐怖。我抬起瘦弱的手掌,抚过那片雪松。针叶划伤了手掌,血在慢慢地流。疼痛夹杂着麻木,充斥了手掌。我只是放任着,一时,生机的流逝像是豁然叩开了生命之门。

脚下荒枯的草地稀松的很,可能是在雪松下隐忍生存的无奈,又或许是秋冬时令寒冷的缘故。我踩在软绵的红土上,望着林深处一片漆黑,倏忽地枝叶惊颤,是暗处蛇虫作祟?或是风在暗呼?一片未知的漆黑劝退了一向喜好新奇的我。快步退回山间小路,月光倾泻下,继续在风中前行。

这路的尽头是寄居的民宿,灯火彻夜不熄,院内多了些白日不曾有的落寞。黄连木下那些黄中透红的落叶沾了尘土,不再鲜活。一个女孩儿正踮起脚尖,摘取上枝梢的一片树叶,仰立的身姿充满了活力,顺势披落的长发却又增添了几分慵懒,近一点,再近一点……咫尺之间似成了万丈山崖,天公还是那么喜欢以可望而不可及的距离欺负人。

“我帮你!”消瘦有力的五指掠过她细长的脖颈,越过纤弱的玉手,捏住那片叶子,枝杈抖动中堪堪取下。那片鲜艳的叶子放入她的手中,眼神倦怠的她,厚重的眼皮成了卧蚕,漂浮闪躲的眼神落到了我的身上。这个慵懒的富态美人已然俘获了我沉寂的心,平静的水面终于起了涟漪。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