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帕男的头像

帕男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鲁迅文学院学员

散文
202001/30
分享

天台油腐乳:十里花香不如你

记忆是可以风化的。

记忆,如果不可以风化,人生就不会有光怪陆离。

对牟定的天台你会有多少记忆呢?

对油腐乳的记忆你一定深刻,不管你在意不在意,在家无珍肴,席剩残羹时,你第一个想起的就是油腐乳。

这属于家的另一道风景,但又不同于对故土和家的某种依恋。

想起油腐乳,就想起了天台,你可能在嘴上说不信,但你得心悦诚服。

其实油腐乳的名气是后来的,还有一道景更亮丽,那就是天台的街会。只是风化记忆,人们少了些眷顾。说起了街会,你就会说起集市,但街会和集市是不可等同的,这是因为街会多了那么一点点“文化”,而集市呢?一声吆喝,数个摊点,几多人头,这就是街市。

街会却不尽然。

这个离牟定城区仅三公里的小镇,倒没有过顶之处,却在每年的正月十六日这一天,连城里人都来。

这里的街会有特点,特点是街会期间总有附近的农民前来唱灯演戏。

更有人秉烛焚香,叩拜如来。

这天台小寺何来这位尊贵佛主?

说到这事,天台的老人总有些许按捺不住,侃侃而谈间,还是会喜形于色,眉宇里透出的都是“骄傲”。

相传在远古的时候,这世间是没有头领的。没有头领,人们随心所欲,世局也就混乱不堪。为了统一天下,玉皇大帝决定派一位佛去人间管理政务。于是玉帝招来了弥勒、如来二佛,并命他们各植铁树一株。言定,谁的铁树先开花,谁就可能做统管人间的王。

如来本就法力无边,他栽的铁树很快就开花了,而弥勒佛所植的铁树却线毫没有生气。如来看到自己的铁树开花,心中大喜:“真是天助我也,人间之王非我如来莫属?”语罢,如来仰天长笑。

弥勒来了心计,趁如来笑得忘形时,把两棵铁树换了个位。待如来定眼看时,弥勒的铁树“变”得枝繁叶茂,花如锦簇。而此时,自己面前的这棵铁树却早已死了。

如来并不感到蹊跷。他知道弥勒做了手脚,却又苦于没有证据,则只好听候玉皇大帝的裁决了。

玉皇深宠二佛,但更倚重如来一些。玉皇得知,如来性平、宽厚、仁爱、想有意让他主宰一天,可是无奈于铁树已死,自己金口玉言怎能反悔?于是调和道:“弥勒的铁树开花,弥勒理应担当天下人主,但从正月初一到十六,由如来代行理政,好让弥勒休养生息。”弥勒谢了玉皇恩宠,自己窃喜去了,如来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心想,这玉皇竟也昏庸,如此是非不辨,不知不觉就大笑起来。

可是,弥勒居功自傲,不思朝政,也不与民亲近更不与民同乐?同时还以朝令颁布天下:“三天梳一次头每天吃三顿饭”。结果,百姓披星戴月,经风历雨,勤耕苦织,个个都如霜打的树,无精打采。

尽管如来代理行政仅仅十五天,他却不同于弥勒:他想方设法要让老百姓的日子过得宽松、过得开心。于时,如来也颁令天下:“一天梳三次头,三天吃一顿饭。”在这几天内,黎民百姓都歇下农活,梳妆打扮,去赏灯看戏,舞龙耍狮。

老百姓的日子过得悠闲自在,当然就生了感慨:只可惜,一年到头就仅有这么一点日子。

为了纪念和回味这段美好的时光,彝汉商贾总要到天台寺来,进几柱香,献上供品,以报达如来的恩德。

不管怎么样生动的传说,但终归是传说,创造幸福生活的是劳动人民自己。

有时间,你来天台,你看到一幅绚丽斑斓的情景。

相袭至今的天台街会,也不仅仅如昔日秉烛焚香那么简单,这成了彝汉人民交流感情,互通有无的一个载体。

叫卖声声,弦歌不绝,舞之蹈之,这就是天台街会。

如此动情一节,纵使风化了记忆,也不悔只是曾经拥有。

如果有人问起。

天台,我们真心来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