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城市边缘人的头像

城市边缘人

网站用户

小说
202011/27
分享

即将消失的家园(三)——蒲公英的梦想

年轻的小蒲老师把头从桌上一堆一堆的作业本中抬起来,伸了一个懒腰,抬眼从窗户向外望去。

早晨的阳光被叶子上的露珠折射出七彩的丝线,丝丝缕缕地装扮着小蒲老师初为人师的七彩梦想。此时的学校就像院子中间那棵巨大的古槐树,舒枝展叶,静静地沐浴在晨曦中。但随着下课铃声的响起,孩子们就像这隐藏在这树冠中数不清的快乐的鸟儿,叽叽喳喳、扑棱着翅膀蜂拥而出,然后操场的角角落落飞得满到处都是。做游戏的、跳绳的、踢毽子的,当然也少不了打闹的……

远处,一排新栽的樱花树下星星点点盛开着几朵蒲公英,一个男孩子此刻正举着一支开败了的蒲公英,眯着眼睛,轻轻一吹,蒲公英便在晨曦里散开了花,漫天飞舞,飘落在旁边一个小女孩的眼睫毛上。那女孩子便起身追着,撵着,男孩就在晨光里笑着,跑着……

眼前这个男孩子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孟翔,是小蒲老师班上的一名学生。第一次上英语课,小蒲老师悦耳的声音像流水般清亮澄澈,潺潺不绝,英语课对于农村的孩子来说就是听不懂的“鸟语”,可从城里来的年轻漂亮的蒲老师,那一节英语课却是鸟语花香。新式的教学方法,各种游戏让孩子们兴趣盎然,欢声笑语不断。兴之所至,小蒲老师就结合课堂所学内容,让学生用英语介绍自己的家人。

孟翔就是那一次被叫到的,他怯怯地站起身来,低着头抠着手指头一句话也不说。小蒲老师只得一句一句地提示:“what is your mother?你的妈妈是干什么的?告诉老师好吗?”

连问了三遍,他还是低着头一句话都不说。

这时旁边一个女生小声地说:“他没有妈妈!”

小蒲老师一下子愣住了!她轻轻地走到孟翔身边,给了他一个拥抱,在他的耳边说了一句“sorry!my boy!”

那一节课下来,小蒲老师了解到,这个班里单亲的孩子几乎占到了三分之一。现在村里的年轻人大多进城务工,而城市终究是给不了他们一个温暖的家,于是很多年轻人春节回家,经不住家人的唠叨,短暂的相亲之后就懵懵懂懂地被推进了婚姻的围城里。然而这一辈的年轻人却到底还是见过一些世面,他们不会像父辈人那样为了孩子将就着过完一生。当他们发现婚后生活并不像自己的预期的那样圆满的时候,会决绝的离婚,于是村里单亲孩子越来越多了。

孟翔的父亲在妻子跟人跑了以后,也去城里打工了,整整三年都不曾回来过。

“可怜的孩子!”小蒲老师心疼地跟年过五旬的赵老师说。

“啊?他可怜?我看还是你可怜吧?”赵老师扯着嗓子喊道,“每次考试,他的成绩都是个位数字,有他在你怎么教班里平均成绩也别想上去!上课不听,作业不写,这都不算,每个星期不是闯这祸,就是惹那麻烦,带他一个,比带一个班都累!”

果然,第二天还没等到下语文早读, 总务主任就向她告状:“早读课,你们班语文老师布置了早读任务就在讲台上写教案,你们班孟翔欺负人家老师年纪大,腿脚跟不上,管不了纪律,就跑到后面窗户旁边,拽着窗帘荡秋千,把窗帘整个拽掉了!还有,今天早上来学校的时候,把四年级的静桐推到了,头都磕破了!现在医药费还是我垫的,回头从你班主任费用里扣,你赶紧给人受伤的孩子家长打电话安抚一下……”

小蒲老师那一刻真的是蒙了,昨天她还沉浸在对孩子们的爱怜和感慨中,怎么忽然就成了这个样子。于是她走到教室门口,大声喊了一嗓子“孟翔你给我过来!”

孟翔低着头,抠着手指头,目光躲闪,被孩子们硬生生得又是推又是拽拉到了她跟前。小蒲老师伸手想拉他离自己近一点,刚一抬手,他就吓得抱着头缩成一团,蹲在地上!

到底是个没人疼的孩子,小蒲老师的心一下子就软了。她又是生气又是心疼,眼泪就扑簌簌掉下来了。“你怎么可以欺负别人?要是别人欺负你,你可以告诉老师,不要再跟人打架,好吗?”

小蒲老师的语气里带着柔软责备。

孟翔始终抱着头蹲在地上,一动不动。小蒲老师想拉他站起来,拉了几下,他就是蹲着不起来。小蒲老师看着他瑟缩成一团的样子,忍不住在心里叹息道:“唉!娘的精神爸的胆,可怜的孩子!什么也没有!”

小蒲老师摸了摸他的头说“你可以走了!”

话音刚落,谁知这个刚才还像刺猬缩成一团的孩子蓦然间猫起腰,狡黠灵活的像一只兔子,从小蒲老师的咯吱窝下蹿了出去。

课间活动的时候,又有学生告状。孟翔下课的时候把一只青蛙活生生地在操场打死了!!

“什么?一个9岁的孩子内心怎么会这么的暴力?”

小蒲老师赶紧扔下正在批作业的红油笔,跟着告状的团学来到操场。远远地就看见操场上围了一堆人,而孟翔就站在那一堆人中间。

隔着十来米她就忍不住大喝一声“孟翔!你给我过来!”。这一嗓子出去,她立马想起了赵老师前几天在办公室感叹的那句话——我本温柔,为师则刚。一直说话莺声细语的自己怎么当老师才几天就成了个夜叉?

这一声怒喝,让孟翔又一次条件反射似的抱着头蹲了下来,围观的同学也就一溜烟的散开,跑远了。

“青蛙招你惹你了,你竟活活把它打死了?万物都是有生命的,你小小年纪怎么这么恶毒?青蛙和你一样也有自己的爸爸妈妈,兄弟姐妹,如果是你的亲人在外面被人打死了,你会怎么样?换一句话说,如果是你被人打了,你的亲人会怎样……”

小蒲老师显然这一次是真的生气了,一长串的话喷口而出。她已经料定这个孩子是在装出这样一副可怜模样,实际上就是一块顽石。等她批评完,他就又会像一只装死的兔子等待着猎人放松警惕后撒腿就跑。

小蒲老师足足教训了五分钟后,直到上课铃响了,小蒲老师才说了一句:“回教室!写个检查给我!” 说完踩着个高跟鞋噔噔地自己走了。走了几步发现孟翔并没有跟上来,转身一看孟翔还蹲在地上抱着头不起来。小蒲老师叹了口气,又转身回来拽他起来,可孟翔就是蹲在地上不起来。小蒲老师也蹲了下来,使劲拉开他的手,这才发现,孟翔竟然哭了。这一哭,小浦老师的心一下子就软了。忍不住叹了口气,缓和了一下语气:“以后不要这样了啊!”

小蒲老师第一次家访,是在放学后的傍晚。走在空荡荡的村里,夕阳把她的身影拉得颀长。村里偶尔会有老人坐在门前的小凳子,许是许久不见年轻人的缘故,小蒲老师的到来就成了一道特别亮丽的风景,人们的目光随着她的身影从东头盯到西头,再从西头盯着她到东头。

孟翔的家是两间宽二层的小楼。走进小楼,一楼被玉米杆、农用家具塞得满满的。在一堆的破破烂烂后面,一张皱纹里趴满了污垢的脸露了出来,那是孟翔正在掰辣子把儿的爷爷。

“不听话你就往死里打!不要再到我屋来告状了!你给我说了我也管不下!交到学校就是你学校的娃!以后不要来了”老人

冷冷地说道。然后起身拍了拍身上细碎的辣椒叶沫子,空气里顿时弥漫着一股子呛人的味道。

小蒲老师止不住咳嗽了起来。老人自顾自的拿起一把光秃秃的笤帚,扫起脚下那一堆的辣子把儿和叶沫子。

小蒲老师站在那里,巡视了一下这个家,唯一的一条凳子上还堆满了杂物,连个坐得地方都没有。这是城里长大的小蒲老师第一次近距离地走近农村人,她之前准备好的足足能写满一张关于状告孟翔的话语,现在却一句子都说不出来了。

她只能站在那里,讪讪地说道:“叔,我是孟翔的班主任,就是想了解一下咱家的情况,不是来告状的!”

“有啥好了解的,儿媳妇跟人跑了,儿也走了几年不回来,撂下个娃不省心,一天告状的把门槛都能踏断!日子恓惶,我能有啥办法!”老人笤帚停也不停,继续干他的活。

“孟翔这孩子在家里说话吗?”

“不说,打死都不说一句话。人家告状的,有的坏事是他做的,有的就不是他做的,这娃就是不说话?以前娃乖得很,以前在村里上幼儿园的时候还上台讲故事呢!自从他妈他爸走了以后,就成了这!”老人伸出满是油腻的袖子,抹了一下眼圈。也放下了笤帚,把凳子上的那一堆东西放到地上,给小蒲老师让座。

这时候一直小猫从后院窜出来,跑到老人脚下。老人烦乱地踢了一脚,小猫“咪嗷”的一声又跑远了。老人嘟嘟囔囔地说道:“大人都养活不了,还捡回来一只猫?”

“这猫是?”

“翔翔上上个星期天在路上捡回来的!我让扔了,他就是不吭声。打得急了,才说是等老猫找来了再放走!”

上上个星期天?小蒲老师想起来了,那是孟翔打死青蛙后的那个星期天。

老人继续絮絮叨叨地骂道:“一天对这猫比对他先人都亲,回来了第一件事就是先给猫喂吃的,猫晚上一叫唤,就把猫搂到自己被窝睡觉,也不知道是中啥邪了?”

小蒲老师的眼睛又一次湿润了。

那一天,是小蒲老师最难忘的一天,她从来没有这样难过,为这些农村的孩子,也从来没有这样幸福过,为自己这个独生女从小就能拥有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外公外婆这么多亲人的爱!

“你想不想你的爸爸妈妈?”家访后的第二天在办公室,小蒲老师对又一次蹲在墙角里死活都不站起来的孟翔说,“你爷爷昨天说你爸爸今年过年就回来了!可是如果他一回到家里,看到你不好好学习,整天跟人打架,他以后还会再回来吗……”

那一天小蒲老师说了很多很多,这个孩子始终一动不动。直到小蒲老师说:“你可以走了!”他还是抱着头蹲在角落里。小蒲老师伸手去拉他,他没有再躲,只是把头埋在臂弯里死活不肯起来。小蒲老师蹲下来,这才发现,他埋在臂弯里的脸上沾满了泪水,成了花猫脸。小蒲把他的头搂在怀里,对他说道:“老师看见你养的那只猫了,老师很喜欢!”

之后的三天里,一个星期里,一个月里,一个学期里孟翔都没有再被人告过状,尽管上课下课的时候他依然不说话,但是开始慢慢写作业了,特别是英语课,本来就学的内容不多,再加上小蒲老师的辅导,这孩子居然在期末考了100分!大家都说新来的小蒲老师果真是有一套,年轻老师有思想有活力,农村要是多分来几个这样的大学生就好了,娃也不用都往城里挤了。

小蒲老师愉快而忙碌的一个学期结束了。寒假回到城里,和家人团聚,开开心心地准备过年了,然而一个电话,却还是打破了小蒲老师新年的祥和喜庆。

那天下着雪,北方的冬天,夜黑的格外早了些,但是因为有了家家户户门口大红春联的映衬,再加上街道上到处袅袅升腾的年夜饭的香气,还有电视机里欢声笑语时不时的从明亮的窗户里溢出来,让这个夜晚比平时来得似乎晚了许多。小蒲老师发工资了,今年她给自己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准备了红包,可是几位老人不依,说哪怕小蒲长到三十,都是他们眼里的孩子,然后挨个给小蒲老师发红包。小蒲老师依着惯例,磕头领红包,兴奋的像个长不大的孩子。

这时候手机铃声却响了,电话里传来了一个老人焦急的声音:“喂!蒲老师吗?我是孟翔的爷爷,这孩子现在还没回来,我把这村里他经常在一块的几个娃家里都找过了,就是没有。你说这大过年的,他能去哪儿?你能不能帮我打电话问一下班里的其他同学,有没有人见过他?”

小蒲老师一下子心提到了嗓子眼上,抬头看看墙挂着的钟表都快九点了。他赶紧在为数不多的家长群里发了一条信息。

焦急中等了十几分钟没有人回应她。

小蒲老师心神不安的翻弄着手机,这孩子莫不是走丢了或者被人拐跑了?又或者闯了什么祸,吓得不敢回家了!也不知道他的爸爸今年回来了没有?刚才应该问一问的……他爸爸……

她忽然想起来自己给孩子说的那句话——“过年你爸爸就回来了!”

要是今年大人过年没回来,这孩子……

小蒲老师越想越焦虑了起来,电视机里春节晚会主持人正在给万家团聚过大过年的人们送着祝福,喜庆热闹的音乐声让小蒲老师越发感到心绪不安,她起身拿起了车钥匙,走出家门。

大雪过后,又是大年夜,平日拥挤的公路上格外空旷。小车行驶在厚厚的雪地上,稍微一加快车轮就开始打滑。她的心紧张得喘不过气来:这样恶劣的天气真是不应该一个人开车出来!唉!可是,万一这孩子真的丢了怎么办?她也不能坐在家里一直焦虑等待啊!这孩子身上的衣服也不知道穿得厚不厚?冰天雪地里哪有个暖一点的藏身之处呢?上帝啊,保佑保佑这孩子!!”

车拐了一个又一个弯,再走过一条长长的、窄窄的乡村公路,前面只要再拐最后一个弯,就到村口了。小蒲老师的心紧张得怦怦直跳,刚才拐弯的时候车辆又轻轻地滑了一下,差一点掉进路旁的水渠里,这次她格外地小心翼翼。

提心吊胆地驶过一个急转弯后,小蒲老师舒了一口气,打开远光灯,一束强烈的灯光直直地照在了村头的大路上。这灯光在乡村的雪夜里格外透亮,一里地远的路上都亮了起来。

蓦然,从远处路旁的一个村庙背后,闪出了一个瘦小的身影,向着车的方向跑过来。也许是强烈的灯光刺痛了他的眼睛,他一边用手遮挡着强光,一边迎着车的方向跑着!脚下的厚雪一次又一次绊倒了他,他爬起继续迎着耀眼的光跑来!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是孟翔!是孟翔!真的是孟翔!

“爸——爸——是你吗?爸——爸——你怎么才回来啊!我考了100分!爸——爸——”

孩子的哭喊声在乡村冷寂的夜空盘旋着、盘旋着……

远处有零星的礼花腾空、绽放,映红了除夕的夜空,而后化为灰烬,飘落在洁白的大地上。

(初稿写于2020年11月)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