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辽宁阜新史庆友的头像

辽宁阜新史庆友

网站用户

散文
202005/19
分享

甜蜜的回忆

甜蜜的回忆

史庆友 辽宁省阜新县旧庙镇政府


去果园采风,为花间飞舞的蜜蜂所迷,这个勤劳的小生灵,正如儿歌唱的那样:“小蜜蜂,整天忙,采花蜜,酿蜜糖”,它们没有一刻停歇的时候。果园内,梨花、李子、樱桃竟相开放,姹紫焉红,各种植物都把自己最美丽的部分展现给春天,仿佛进行比赛似的。蜂儿们往来穿梭,在花间上下翻飞,忙着采集花蜜,也完成了另一项大工程,蜜蜂在采集花粉的时候,已经将雄蕊的花粉传到了雌蕊的柱头上,完成了果树的一个重要过程,传粉授精,孕育小生命。一个硕果累累的金秋在小蜜蜂的奔波中悄悄地完成了。如今,在许多果园,许多主人都养几箱蜜蜂,不是为了产蜜,主要是为了传递花粉。

蜜蜂是功臣,在传递花粉的同时也酿出了甜蜜。又到了一年流蜜的季节,春花蜜又称“百花蜜”。是蜜中精品,看着蜜蜂,我又回了难忘的童年。邻居王叔给生产队养蜂,每年都走南闯北,长城内外,大江南北都留下了他的足迹,好令人羡慕。哲人曾讲: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我羡慕王叔的见识,曾同队长申请我帮王叔去养蜂,养蜂是假,走天涯是真。我同王叔说他很高兴,我多次去他的蜂场,有时间就缠着他,让他给我讲天南地北的见闻,讲各地的风土人情。在王叔口中我知道我国膳食结构大体分“南甜北咸,东辣西酸”。北方人见面常常说:“吃了吗”?山西人见面是“喝醋了吗”?四川人说鞋子发“孩子”音,云南白族管姑娘不叫姑娘,叫金花。我为王叔渊博的知识折服,更羡慕他天天有蜜喝。每次去蜂场都要弄点蜜喝。特别是打蜜那天,冒着被蜂子蛰的危险,也得喝一碗。

好长时间没尝到新鲜的蜂蜜了。新鲜的蜂蜜真好喝。王叔养蜂那几年,每到打蜜(搅蜜)的时候,我会主动去帮忙,打蜜那天只要帮忙,就会有密喝,可以尽情享用珍贵的新鲜蜂蜜了,用干粮蘸着蜂蜜吃,用蜂蜜拌米饭吃,或是卷着煎饼吃,想怎么吃就怎么吃。当然最好吃的方法是用新摘的顶花带刺的嫩黄瓜蘸着新蜜吃,嫩黄瓜的清脆和蜂蜜的香甜相得益彰,这个世界上恐怕再也找不出比那更好的美味了。用新打的凉拨井水冲蜂蜜喝也是个不错的选择,一口喝下去,满身凉爽,甜透肺腑,浑身的汗毛眼都透着百花的芳香。如果觉得还不过瘾,那就干脆舀一碗还漂着蜜蜂幼虫,(那可是上好的蜂王浆)和着蜡渣的新蜂蜜又好喝又有营养,一碗下去顿时感觉满身轻爽,浑身充满使不完的劲。当然,公家的这样喝行,要是个人家的这样喝真的不好意思下口,不是别的,喝一瓢就得几十元。

打蜜那天喝蜜是件幸福的事,但挨蛰也是难免的。原因很简单。将蜂坯子放绞蜜机里前要将蜂坯子上的蜂子全都扫干净,这会惊扰蜜蜂。其实蜜蜂非常温合,从不主动攻击人类,但每当攻击人类时,也就宣布这只蜜蜂的生命就结束了。蜜蜂蛰人的时候,会将内脏一同留在了被蛰的物体上,失去内脏的蜜蜂很快就会死亡。别小看蜜蜂,真的蛰了,轻者伤处中心有红斑,丘疹或风疹块,有烧灼感及刺痛.重者伤处一片潮红,肿胀,形成水疱,局部剧痛或搔痒,有发热,头痛,恶心呕吐,烦躁不安,痉挛,严重者可昏迷。可不能小看被蜜蜂蛰。

前几天朋友送来一罐新鲜的蜂蜜,那琥珀色的蜂蜜,透过瓶盖散发着诱人的香甜。打开瓶盖,一股醇厚味美的香甜味扑面而来,好像置身与百花丛中一般。用筷子蘸一点放到口中,顿时浓郁的芳香沁透肺腑,甜蜜直冲脑门,好纯好新鲜的百花蜜呀!

在东北枣花蜜、梨花蜜和槐花蜜享誉海内外,东北的山野土壤肥沃,空气清新,水质洁净,不受污染,这是优质蜜源的必要条件;冬寒暑酷、秋燥春凉的气候特征也有利于植物为花蜜富集营养;山区开花的植物种类繁多,各种花中所含的化学成分不尽相同,蜜蜂采百花之精华,酝酿成了世间的珍——百花蜜。

新产的百花蜜大都是琥珀色,随着储存时间的增加,蜜中的水分不断蒸发,蜂蜜中的主要成分葡萄糖析出成为结晶,这时的蜂蜜就凝成了白色膏状,与新甩的蜂蜜比更有一种别样的风味。有些不懂得其中道理的人认为是掺假的,以为不是好蜂蜜,其实那是一种误解。

蜂蜜营养丰富,不但有钙磷铁等多种重要的无机盐,还有多种维生素,其中维生素B2和鸡肉相当,是葡萄,苹果的十六倍。蜂蜜中的有机酸有乳酸、草酸、苹果酸、柠檬酸、酒石酸等。

一千六百年多年前,郭璞的《蜜蜂赋》就提到“散似甘露,凝如割肪”“百药须之以谐和,扁鹊得之而术良。”明代李时珍《本草纲目》中说,蜂蜜生凉热温,不冷不燥,得中和之气,故十二脏腑之病,惘不宜之。其入药之功有五:清热、补中、解毒、润燥、止疼。我国的第一部药书《神农本草经》上说:“蜂蜜主治心腹邪气,安五脏诸不足,益气、补中,解毒,除众病,和百药,久服强志轻身,不老延年。”

现代医学上还常用蜂蜜治疗肺病、心脏病、肝炎、肠胃病、溃疡病以及感冒、咳漱和神经系统病。

芳香甘甜的蜂蜜,既是美味营养品,又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药用食物。当我们享用这世间的珍品时,可曾想到过蜜蜂的辛劳?

一箱强壮的蜜蜂,一年可以生产一百几十斤蜂蜜,而每斤蜂蜜都是要由几百只蜜蜂辛勤劳作一生才能完成的。蜂蜜是蜜蜂采集花蕊中的甜汁经过复杂的酝酿浓缩而成的。据资料记载,采集一斤甜汁,蜜蜂要作一万到一万五千次的飞行,一只蜜蜂每次采集的甜汁不能超过自身重量的一半,大概也就0,05克,一只工蜂平均每天能够采集飞行8——10次,每只蜜蜂一生平均采蜜也就是80——120次。

蜜蜂是勤劳的,羽化出房三天的幼蜂就开始作内勤清理工作,而后就从事喂饲幼虫、酿蜜、和蜂房的保卫工作,二三星期的工蜂就开始采蜜了。蜜蜂用吻吸取花朵里的甜汁——花蜜,把它装在体内的蜜囊里带回巢内。甜汁在蜜囊中混合了蜜蜂唾腺的分泌物,开始发生生物化学变化。采集蜂回巢后将甜汁吐给内勤蜂,内勤蜂将甜汁反复用口咀器咀嚼,混合上唾液,使甜汁中的蔗糖逐渐转化成葡萄糖和果糖,吐到巢房中,再排除其中过量的水分,就酿成蜂蜜了。

令人不解的是,为何一些好的东西里往往都离不开某些动物的唾液?甜美的蜂蜜中有蜜蜂的唾液,珍贵的营养品燕窝中有金丝燕的唾液。我想,那不是一般的唾液,那应该是它们的心血啊。

蜜蜂在造蜜的过程中还离不开一种非常重要的东西——人类的尿。李时珍说:“蜂采无毒之花,酿以小便以成蜜,所谓臭腐生神奇也,”又说:“凡蜂作蜜,皆以人小便以酿诸花,乃得和熟。”

蜜蜂这小小的精灵,不但勤奋劳作,无私奉献,竟然还有着化腐朽为神奇的能力,真是令人钦佩。这又不仅让人联想到,原来这世间很多美好的东西都离不开其反面的辅佐和相伴;粮食、果蔬的生长离不开粪肥,蜂蜜的酝酿离不开尿液,成功的过程往往伴随着挫折、坎坷,社会的进步中又往往伴随着腐败、犯罪、丑恶和堕落。这究竟是为什么?

蜂群犹如一个小的社会,这个社会是真正的母系社会。蜂王是雌性的,它负责为整个蜂群繁殖后代;社会的主体——工蜂也是雌性的,工蜂负责采集花蜜、花粉;雌性的幼蜂负责清理卫生、酝酿蜂蜜、保卫家园和喂养幼虫;只有那作为蜂群种子的为数不多的几个雄峰不参加劳动。整个小社会团结、和谐、勤奋、高效,没有以权谋私、没有腐化堕落,没有尔虞我诈,很少不劳而获。大家齐心合力地努力采集、酝酿蜂蜜,为自己也为别人。

我们的社会也仿佛是一个巨大的蜂群,劳动者像“工蜂”一样,辛勤劳作,创造财富,推动着社会快速发展。做一只勤奋的工蜂,不做雄蜂,反对马蜂,是我们的义务,也是我们的光荣。

香甜的山花蜜好吃,值得我们珍惜。社会上的各种资源、财富更值得我们爱护。只要发扬勤劳、节俭、正义、勇敢的优良传统,力行节约,反对浪费和贪污腐败,我们的中华民族就会有希望,我们国家这个大的“蜂群”就能更加强盛。为了我们的子孙能过甜蜜的生活,在这山花烂漫时,让我们采集、酝酿更多美味的“山花蜜”吧!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