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协会主办-

赵华奎虚掩之门(组诗)

虚掩之门(组诗) 文/赵华奎 ◎春日帖 鸟鸣扑窗。试风的树影在窗棂上虚幌 醒来的人 用故土赠予的一笔乡思,书柬 约请晨光,赶赴流水与薪火置办的舞场 村外,一条小河涨升着绿意 借助这片

欧阳杏蓬蚁人

他没有生病,没有谈过一个女人,甚至没有一个朋友。他的生活是怎么过的,没有人知道。

张金厚 我和那棵老槐树

我在老家没有多少祖产,两孔旧窑洞已经破败,村里人说,别说住人了,老鼠进去也会哭着出来。能让人当个东西看的,也只有院畔的那棵老槐树。

梦兮等一场不期而至的雪(组诗)

需要擦去覆在争吵上的锈色 村子抖一抖秀发,脸色绿了

麦芒西行风歌--之宁夏

迎着塞外长风,不禁默声长问:有没有永远的风华极盛?有没有不变的轮回?天地之大,何致难容方寸人心?问天,不语;问地,无言。陡然之间,历史的体温透过冰凉的青砖,啸呼的北风在无

魏俊舱书法家老k

一位退休老干部,以研究苦练书法来解除退休后的寂寞无聊,寻求快乐,竟然取得了非常好的成绩。尽管他的成绩当时无人承认,但他还是很快乐,高寿而终。

左明莉更年期的女人惹不起

秋日的夜晚,温度适宜,不冷也不热,风柔柔地拂过脸颊,舒爽清凉,柔和的路灯下,我们俩影子比路灯都长,一路说笑着向超市方向走去。

田君《大河简史》(节选)

发于《诗歌月刊》2019年第10期

菡萏那庐山

那个绿色山谷里,锁着大门几近废墟,李德利的三面透明的玻璃房,这座大山最初的造访者,曾以水晶般的姿态迎接着光与影的覆盖。

当代散文阳江寓言

乡村的夜,总会黑得那么浓、那么重。往远处看,漫无边际的黑色像醮足了墨汁的棉絮,沉沉的,粘粘的,伸手抓一把,仿似能攥出水来。

殷金来故乡的火车

襄渝线是从巴山坚挺的脊梁上修筑的一条穿越重重山关蜿蜒匍匐的铁轨,是无数双有力的大手齐心协力不畏艰险共同铺砌的一条钢铁长城。它从鄂西而来,沿着波涛汹涌的汉水,穿越高山峡谷

梦兮一枚幼芽举着阔大的认知(组诗)

人间还配不上这场雪。雪仍旧落得不急不缓 一片雪花不会写下任何断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