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伍卡史魄的头像

伍卡史魄

网站用户

小说
202005/27
分享

贫困我要离你远去连载

第四十八章:危难时刻显身手

“什么,羊起岗发生地质灾害。”接到电话的钟朝阳大吃一惊,他赶忙奔到室外,抬起头看看天,蔚蓝的天空中高悬一轮红日,眼睛扫处乌云正在汇聚,他伸出手摆手,空气中是凉丝丝的风。

“怎么会这样?”他内心嘀咕,到现在还有点不相信。

“有没有死人?”钟朝阳大声问道,该来的迟早都会来,逃避解决不了问题。

“目前不清楚,钟书记。”说这话的是当地的村民组长王启斌。

“立即启动应急预案,马上组织人进行交通管制,派人注意观察,我马上带人去现场。”钟朝阳口气平稳,这时切忌慌乱,坚决防止次生灾害发生。

“苏主任,羊起岗发生公路塌方的灾害,请你马上赶赴现场。”钟朝阳将电话打给苏长青,他在中枢机关工作,处理这方面的事有经验。

“钟书记,有没有发生伤亡?现场情况怎么样?”正在下村途中苏长青一时神情一紧,山区地质灾害说来就来,得全面掌握最新情况,协调相关部门做好处置,将损失降低到最低程度。

“目前不清楚,我们保持联系。”说完钟朝阳关了手机,属地管理原则,任何与博青相关的事都与自己脱不了关系。

“王冰冰,把你的车开过来,咱们一起上羊起岗。”苏长青把电话拨给王冰冰。

“油你加?”电话那端王冰冰开起玩笑,又想私车公用,占她的便宜。

“你先把油加起,钱一会儿我给你。”苏长青由于精神集中,一时没注意到语气的生硬。

“你这种态度,恕难从命。”王冰冰脸色铁青的挂了电话。

“忘了跟你说,羊起岗发生了自然灾害,我们马上去现场。”苏长青碰了软钉子,还哭笑不得,只好再次打通电话后急忙出口解释道。

“有没有死人?”王冰冰语气颤抖。

等苏长青和王冰冰赶到现场时,正站在路旁打电话钟朝阳赶紧迎上来。

“情况紧急,有辆车被砸中,有三人受重伤,还有几十辆被堵得中间动弹不得,我也通知了安监局和卫计局,先把伤者送往医院救治,相关人员和救护车正在往这里赶,受灾情况我也报告了国土局和公路局,他们正在组织机械设备来抢通。”

“有没有和附近的电站联系,让他们设备支援一下我们,现在可是争分夺秒,当务之急是将人员转移到安全地段。”苏长青一脸焦急,道路不抢通,聚集车辆和人员多,眼看太阳偏西,夜幕降临,说不定又有强降雨,到时可能会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

“你给电站打个电话让他们支援下。”钟朝阳对苏长青说,当初建设时乡镇与开发业主天天打交道,后来发电后双方来往就少了,苏长青代表县上,力度肯定比乡上大。

“电话我打,打铁还得自身硬,现在还得发动附近群众发挥一方有难八方支援风格,人人出份力解决眼前燃眉之急。”苏长青颇为担心,得多管齐下,提前谋划。否则眉毛胡子一把抓,可能效果还不一定明显。

“我把能调动的人都调动着往这里赶。”钟朝阳望了苏长青一眼。

“钟书记,我觉得还是科学调配,坚持量精质优,否则人来得太多了,场地施展不开,反而加重后勤保障难度。”苏长青提议,这么多人吃住在山上,安排生活和休息都是不小工作量。

“你说得有道理。”钟朝阳点头承认,智者千虑必有一失,还是旁观者清。

“领导,请你们帮帮我们这些贫困户。”这时迎面奔来两位中年人,一到面前就开口央求。

“什么事?慢慢说。”钟朝阳和苏长青笑着说。

“领导,我们是邻县杨自乡大古村贫困户杨仕杰和王成云,今年我们那里也在开展危房改造升级提挡,今天一早我们就从你们的县城购买了一车水泥,准备运回家乡用于修房造屋。谁想到会在路途遇上塌方的事,现在我们是前也前进不了,退也退不回去,眼看这上万块钱水泥就报废了。我们都是尚未脱贫的贫困户,我们实在是想不出其它办法了,只好恳请你们帮忙了。”

“放心,脱贫攻坚是压倒一切中心工作,你们虽然不是我们管辖范围内的农民,但我们一定会一视同仁,特事特办,一定把你们困难和问题解决好。”钟朝阳和苏长青斩钉截铁的说。

“钟书记,你留在这里掌控大局,这事交给我负责。”苏长青主动请缨。

“你要多少人?”钟朝阳问。

“二十个人,每人配备一把电筒一件雨衣,关键是有个熟悉情况的当地人。”苏长青估算了一下,一个人背二十袋水泥,来回就是几百米的距离,这不是一般任务,可能会干到下半夜才能完成。况且是顺着没有路的山梁爬,又累又饿,能不能坚持到任务都难说。

“我干什么?”身后王冰冰问道。

“跟着我,背桶水,随时倒在碗里给人解渴。”苏长青显然早有考虑。

“不,我也要背水泥,你们跑二次我总能跑一次吧!”王冰冰倔强傲着头。

“听话。”苏长青柔声说道:“这里没有路,身上背袋水泥挺累,脚下稍不注意就会有生命危险。”

“那你也不一定非得亲自动手,站在一旁指挥调度就行了。”王冰冰低声细语恳求。

“傻瓜,领导不带头,整个队伍就会是散沙一盘。”苏长青经常想起黎书记在全县干部职工大会上的一句讲话,使他影响深刻,视为工作的座右铭。

“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合格领导干部遇到困难就得冲锋在前。”

“同志们,今天我们任务就是为困难群众转移物资,不能让他们再蒙受损失,助力他们的脱贫致富。我们首先进行官兵相识,我是县委办副主任苏长青,现在大家一一报名,接下来战斗中我们要相互监督相互学习。”苏长青站在队前说。

“你叫什么名字?”他掏出笔和纸,努力将姓名和体貌特征刻在脑海里。

“杨金花。”一位身材偏瘦中年女人哈哈一笑,苏长青一时怀疑这位大嫂能否扛起一百斤的水泥口袋。

“放心,扛袋水泥对我们来说是件平常事。”

一一点名完后,苏长青扬臂讲道:“大家都是应急队员和有公益岗位的青年,今天能参加这次突击抢险,是你们的责任,也是你们光荣,现在我宣布开始行动,大家首先要注意安全,其次一切行动听我指挥,偷奸耍滑的一律当场批评,扣发相关补助。”

下半夜,苏长青感觉身体离自己越来越远,边走路边情不自禁要睡觉,嘴里血腥气扑鼻钻进去。

“快了快了。”苏长青只能一遍又一遍安慰自己。

终于最后一袋水泥扔进车厢里,苏长青摇头晃脑从木板跌跌撞撞下来倒在地,两位货主兴奋连连说谢谢。

“你们快走吧!家里人可能都等急了。”

两人恭恭手,坐上苏长青他们特意联系的货车驾驶室里,汽车发动后呜的一声就绝尘离去。

“苏主任,我们情愿拿钱买他们的损失,又冷又累,关键是衣服、裤子、鞋子都报废了。”躺在一旁的一位年轻人开着玩笑。

“这能比吗?”苏长青感觉这句反问用尽丁自己仅存一口气,他真的羡慕周围群众,有的坐在石板上喝水,有的躺在地上吸烟,这得多好体力啊!

本文连载章节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