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伍卡史魄的头像

伍卡史魄

网站用户

小说
202006/18
分享

贫困我要离你远去连载

第五十二章:党旗飘扬

这晚,睡梦中英英村从空中劈头盖脸被浇醒,风声雨声雷电声交替震响,被惊醒的人们赶紧从床上起来,穿上衣服裤子。动作敏捷的人抄起床边手电筒和桌上雨衣,冲入雨中去观察险情。

“王书记,琼英组发生特大雨情,已经危及王长发和李树军家房屋和土地。”琼英村民小组长杨树平一脸焦急,前几天,乡、村、组干部组成隐患排查组到他们两户所在地巡查,发现了潜在的危险,当场下发了限期撤离危险区通知书。谁知当事人抱有侥幸心理,迟迟拖着不搬,现在麻烦终于来了。

“怎么回事?当时不是把限期督促搬迁任务落实给了你,到现在还未完成搬离原地任务吗?”村支部书记王仁青眉头一皱。

“怪我,根本就没搬,我去了几次现场,苦口婆心的把好话坏话说尽,谁知两人一唱一合挤兑我,好像是我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一样,一气之下我就没再管了。”杨树军内心懊悔不已,如果这两户人有个三长二短,那以后漫长岁月他会寝食难安的。

“你一个干部,怎么能跟普通群众斤斤计较,你也不脸红,也怪我事后没有跟进督办。”王仁青也在自责。

“人家撗横竖不听,我也无能为力,总不能让我像司法机关一样来个强制拆迁吧!”杨树平也是一肚子委曲。

“不说了,马上组织你们组的党员带上应急工具,抄近路往目的地赶。”王仁青下达命令。

“告诉两位户主,除了装身份证、银行卡的应急袋,其它什么东西都不用带,按事先演练时的撤离路线赶紧转移。”

“好,我马上通知。”杨树平应声答应。

“你马上带着孙女到隔壁邻居家避避,人多了彼此有个照应。”王仁青转过头来对妻子李尔玛安排,妻子望望还在睡梦中的孙女朝丈夫点点头。

“你开车去,外边雨大。”李尔玛一脸关切,用手扶正老公迷彩帽。

“这个时候,只能骑摩托车去,否则路断桥塌就寸步难行了。”王仁青一脸苦笑,坐在车里固然好,但现实却不给他这个待遇。

“王清山,你马上组织沿途党员们带上干粮和工具往王长发和李树军家赶。”王仁青给侄儿打电话,他的另一个身份是村综建主任。

“叔,我老婆在坐月子,父母体弱多病,能不能让我请个假。”王清山几乎是用哭音哀求道。

“你是我侄儿是不假,但纪律面前无例外,你是我侄儿就搞特殊,那我还怎么去面对村里几十名党员。”王仁青不为所动,一次抢险无异于又一次在党旗下宣誓,一旦退让,钢班子带铁队伍就是句空话。

“叔,干完这次抢险,能不能让我请一段时间的假?”王清山索性厚着脸皮垦求。

“不行,特殊时期,大家都在风口浪尖上,谁家没有特殊情况,凭什么你可以特殊?”王仁青冷冷反问。

“那我马上出发。”王清山抹下脸,转身望下妻子和儿女就往外走。

等到王仁青们赶到王长发家时,屋里已经是险象环生,那黑油油泥浆像长了飞腿样前仆后继灌进来,一家五口人沾满泥浆站在大桌子上。

“大家赶紧行动,身强力壮脱掉衣服裤子跟我去堵口子,其余挖墙开沟畅通出口将泥石流赶出去。”王仁青大吼一声,作为山里长大男人,自然知道泥石流的威力,一旦被它缠上,既使壮如猛虎也得束手就擒,毫无生还余地。

“叔我去。”脚穿军用雨鞋的王清山一把推开王仁青,相对于年轻同龄人,因为平时好相处,王清山更受同龄人喜欢。

“安全第一。”王仁青脱口叫出声,一时之间他也是真情流露。

“怎么样?平时形影不离的铁哥们,这时怎么撇下你呢?到了生命攸关,还不是靠干部和党员。”同村邻居杨金反唇相讥,王长发和李树军是结拜,平时好得巴不得穿一件裤子,现在王长发有难,李树军却自顾不暇。

“大难来时各自飞。”王长发讪讪一笑。

“还愣着干什么?难道非得等到房屋垮了大家殉难在一起。”看到还未动手同伴王仁青气得大骂一声。

“都怪你,当时我就说不搬家,你非得贪图靠近公路边这点便宜,害得全家差点和你陪葬,从明天开始我们是搬回山里老房子,剩下你一个人过这担惊受怕的日子。”王长发妻子李云飞边哭边数落不可一世男人。

“你给我哑起,还不赶紧烧火做饭。”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一向好强王长发有点下不来台。

“吃饭是小事,关键当务之急是将隐患消除掉。”王仁青摆摆手,双眼看着王长发和刚进来的李树军。

“令天这次灾害原因归根到底是你们两人修建的那座小桥,桥洞太窄,一下大雨,上面杂木冲涮下来堵在那里,造成巨大隐患,如今之急是将桥梁拆了,疏通河道。”

“这,”王长发和李树军眼色躲闭。

“这可是我们两户唯一的联结通道,桥一拆我们就真的与世隔绝了。”李树军开口说道。

“我们两家都是建卡贫困户,能不能请政府特事特办,帮我们俢建一条便民桥。”王长发可怜巴巴要求道。

“这我们可以向上报告,当你可别执迷不悟只看眼前蚊头小利,到时形成堰塞湖,给下游群众造成重大损失,人家会找你们讨说法的,再说当初修桥未找相关部门审核,属违章建筑,不受法律保护。”王清山神色严峻。

“我们听你们安排。”王长发和李树军不敢再坚持。

“给你儿子打电话,让他挖机到这里来作业施工。”王仁青望着党员杨长军安排。

“这挖机的工钱?”杨长军躲躲闪闪问道。

“到时我给乡上汇报,实在不行,我个人来付。”王仁青青筋暴涨,都火烧眉毛了,还在只顾个人利益。作为党员有此表现,自己作为书记也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以后还得在党员会议上加强批评教育。

本文连载章节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