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伍卡史魄的头像

伍卡史魄

网站用户

小说
202006/28
分享

贫困我要离你远去连载

第五十三章:山珍竟拍会

苏长青和王冰冰一前一后往山上爬去,王冰冰望着前方弯弯曲曲的羊肠小道后摇摇头。

“也不知道大家想了什么?非要到这么高山顶谈生意,直接将竟拍大厅俢到公路旁多好,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这你有可能误会,站在高处望下方,心旷神怡。”苏长青回过身拉她一把。

“说真话。”王冰冰头一扭。

“主要是为了烘托气氛,爬山的时候,卖买双方都在想生意,到了山顶自然就心中有数了,到时谈判成功就是水到渠成了。另外山顶手机信号好,相互转帐也方便。”苏长青解释道,其实还有一层意思,除了卖买双方外,不相管的人都不会劳心费力去凑这个热闹。但这话只能是心知肚明,谁也不会说出来。

“这段时间我们可是形影不离了哦!”王冰冰话中带话。

“这说明我们俩缘份深呀!”苏长青一脸诚实。

“我累了,你那先背我一程。”王冰冰撒着娇。

“这,”苏长青懵了,要是自己背个大姑娘上山,传出去好说不好听。

“不准犹豫。”王冰冰娇艳含霜。

“来吧!”苏长青蹲腿弯腰,在学校可是运动健将。

“算了,给你开个玩笑。”临了反而是王冰冰收起了笑容。

“你这人太没劲了。”苏长青差点骂出声。

下午五点,夕阳西照,金灿灿的阳光照在雄峻山峰,显得格外壮观。

当的一声敲锣声,人声鼎沸顿时静下来,一位男人风度翩翩来到场中央,他朝四周笑着点点头。

“今天山珍竟拍会正式开会,大家都知道这里规矩,报价不翻悔,想必各位老总都一一查看了今天采下来的山珍,已经迫不及待的想出手。现在开始对松茸菌的竞拍,今天松茸起价经采菌人们协商一致为每公斤一百五十元。”苏长青声音清楚。

“太贵了吧!”一位外地小老板吐槽。

“公平卖买,嫌贵你不买就行。”坐在一旁村民组长旦珠里微微一笑,采菌人也挺辛苦,从早晨出发,跑遍几座连绵的菌山,现在才回来,何况这是自然对守护者恩赐。

“你是不是第一次进山,连起码规矩都不懂。”正在跃跃欲试的老板们不约而同皱起眉头,市场坚挺,这些从大山请出来的山珍可不缺买主。

“算我没说。”俨然成为公敌的小老板狼狈不堪,原想进山碰碰运气,未曾想这里水深浪大,一不小心就成了笑柄,只好灰溜溜退场。

“大家开始出价吧!以角角钱来起价就免了。”苏长青面不改声说道。

“我出一百五十五元。”一位带墨镜的中年男人举手说道。

“还有没有人加价?”苏长青朝四周看看,凭经验他知道这拉锯战才刚刚起头。

“我出一百六十元。”一位女人报价,苏长青特意看了一眼,她手持手机摇摇手,早就听说一位叫王拉初本地女人靠倒卖松茸发家,手中掌握资源可不小。

“王老板也进山了,看来是竞争白热化了。”一位戴皮帽中年男人摇摇手。

“我也凑下热闹,击鼓传花,我出价一百六十五元。”

“看来以前靠亲戚朋友收货老路是走不通了,我一个女人家,大家不看僧面看佛面,怎么样也得让我喝口稀饭吧。”手持手机女人苦笑。

“我也赌一把,赚了算运气,亏了就当睡着。一百七十元。”

“输赢也在一线间。”久经沙场的皮帽老板也苦笑着摇摇头,现在进山收购山货的利润空间是直线下降,好似一块鸡肋,真的丟之可惜,食之如淡水。

“我再加一块。”

“你一个大老板,加价加到一元钱,传出去也不怕伤了你的面子。”坐在一旁的一采菌人代表调侃。

“兄弟,不瞒你们说,你们别看我们外表风光,其实每个人的日子苦得很。”戴皮帽老板叹口气。

“其实每天市场价格我们也是了解的,只是你们老板有自己冷藏车,我们愿意让你们赚取合理差价,你们操作得当肯定赚钱,亏了也怨不得我们,凡正都是两厢情愿的事。”旦珠里站起来,他今天就是大伙推出代表,是为自己和同伴们争取利益最大化。

“是啊!我们是对离不开亲不起寃家。”王拉初站起来朝四周熟人打招呼,看来她也放弃了以后竞标机会。

“还有没有加价的?”苏长青大声喊道。

“有没有勇敢站起来接盘的,顺带给哥哥解套呢?从现在开始这几十万现金命运可就只有天知道啦!”戴皮帽老板也笑着站起来恭恭手。

“加不起了。”

“不敢加了。”

“让给张老板了。”

“人穷志短,今天又来当看客,连喊价机会都没得一个,老婆又得唠叨。”一位青年人故作伤心得闭眼。

“没得婆娘想婆娘,谁叫你找个婆娘吓自己。”身旁一位老板声音更大。

周围老板都笑起来,大家都知道山菌竞拍中重头戏接近尾声了。

“那我可就开始倒数了。”苏长青举起右手,虽然已基本敲定,但该走程序还得走。

“等一等,苏书记,我还有话要说。”刚刚成为竞拍胜利者的老板站起身。

“又有什么事?”坐在一旁看热闹的王冰冰 未等苏长青反应就站起来问道,这中途出个幺蛾子,明显是来搅局打脸的。

“苏书记,两个问题。第一个是有的采菌人以次充好,将品柤好放在上方,烂的坏的藏在中间的怎么办?”戴皮帽老板走近一步盯着苏长青问道。

“那你们老板些自己辛苦一下,仔细检查一下综合评价不就完了吗?”苏长青反问。

“你别一棍子打死一帮人,谁做坏事你找谁说去,实在不行,刚才竞标作废,我们另找买主。”

“以前你们老板进山收货,拿假钱糊弄婆娘娃儿,这笔帐怎么算。”

一扯这些,采菌人们受了刺激,他们神情开始激动。

“大家都冷静点,不要因一点小事影响全局,得不偿失。”苏长青赶紧出面制止,一旦场面失控就不好收场了。

“还有什么事?张老板,最好长话短说。”苏长青在问张老板,这时最好是早点完成交割,给双方各自去冷静思考。

“还有就是个别菌子里面插有铁钉的问题,容易引发我们与外边收购商的信任危机。”张老板这时肠子都悔青了,一旦犯了众怒,自己在菌山将无立锥之地,彻底的失去一条赚钱的道路。但话说半句留半句更被大伙瞧不起。

“那你得指名道姓点出来,这样的害群之马我也得吐他一脸唾沫。”旦珠里气得跺跺脚,他早就听说过这种议论,但从没没当真,现在人家在大庭广众提出来,看来十有八九是真的。一旦菌山名誉臭了,毁掉可是几千乡亲的致富路。

“可这怎么能查得清呀!”张老板牙根发酸,这一天几百公斤松茸堆在一起就是一座小山,那黑白相间找根铁钉无异于大海捞针。

“无凭无椐,你可不能乱说。”另一名采菌人说道。

“乡亲们,这种事,有则改之,无则加勉,杀鸡取卵的蠢事我们千万别去沾。大家常看电视,那些自断财路教训还不够警醒我们吗?在这里我代表驻村工作组宣布悬赏五千元,谁举报我奖给谁,还绝对替举报人保密。”苏长青大声讲道。

“张老板,我替你出个主意,找个固定容器,装满松茸称出重量,以后一盛满,重量明显加重一查不就水落石出了吗?”苏长青友情指出好办法。

“什么也不说,过秤数钱。”张老板将装钱麻袋双手一提扛到肩上就走。

“你觉得这样有效果吗?”下山时王冰冰悄悄问道。

“敲桩桩吓猴子,此时无声胜有声。”苏长青笑笑,其实那笔悬赏永远发不出去,山里人根本没有告密习惯,但愿那些鬼迷心窍的人能幡然醒悟。

“你的大大狡猾。”王冰冰竖起大拇指,看来不让他给自己当苦力都不行了。

本文连载章节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