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伍卡史魄的头像

伍卡史魄

网站用户

小说
202006/28
分享

贫困我要离你远去连载

第五十四章 :柤互借鉴学习

“钟书记,有个战友可等你等到口渴了。”还未下车,副书记李军迎上来对着钟朝阳。

“什么人?这么神秘。”钟朝阳笑笑,难道是老婆子主动过来看自己,他内心嘀咕猜测。

“不能啊!”钟朝阳随即坚定的摇摇头,自己结婚二十多年,参加工作已接近二十年,可老婆一直在家安份守己照顾老人孩子,从不到过自己工作单位,偶尔有些难遇大事,以前是写信托人带来,现在是打电话。

“是有点特殊,本来我们想提前给你打电话通知,可人家死活不同意,非得给你个惊喜。”李军也笑着说。

“这不,这客人我也放进你寝室,有什么话你们自己面对面交流。”

李军跑上前打开房门。

“老苟,你看谁来了?”

屋里一位戴眼镜的中年男人站了起来,手中提着两个纸袋。

“晓波,你怎么来了?”钟朝阳喜出望外。

“老钟,什么话?好像不欢迎我来访一样,枉费我专程跑到县城你家带来你最喜欢的凉拌猪耳朵。”眼镜故意板着面孔说。

“两年,整整两年,自从你下到基层当乡长以后咱们就没再见过面了。”钟朝阳边说边为对方泡茶。

“是啊!工作忙轴转,乡镇书记和乡镇长必须有一人在家主持工作,两人轮换开会办事,所以见面机会少。那像两年前,为了困难群众统一集中安置,你代表乡党委政府,我代表县国土局,咱们组成工作专班,有半年可是缠在一根藤上的蚂蚱,跑不了你也放不开我呀!”苟晓波一脸感叹。

“是啊!那段时间我们迎着晨曦走,踏着星星回来,深夜还躺在床上商量工作。流汗流泪甚至被人围攻过,所幸顺利完成工作任务,咱们也算是不辱使命。现在每次路过集中安置点,看着一幢幢大楼,那整洁美观院落时,我都有股成就感。”钟朝阳接口说道。

“没说的,我们是工作中磨合出战斗力,我们亲眼见证了阿坪子从我们手中从荒地变成了黄金宝地,一会儿你得陪我来个故地重游。”苟晓波哈哈一笑。

“当然,义不容辞。”钟朝阳从袋里摸出五张红票子,顺手递给屋外的年轻人,示意今晚他私人请客,晚餐整得丰盛些。

“老钟,弄点我喜欢的菜数,也显得你老兄心诚意真嘛!”苟晓波不客气安排。

“你以为半年的战友难道是白做呢?一会儿我亲自下单,你最喜欢的那几个菜少一个我给你认罪找罚。”钟朝阳自信满满。

“你跑这么远,难不成只为了见我一面和宰我一顿?”钟朝阳眨眨眼皮。

“对啦!光顾聊私事,我差点忘了正事。”苟晓波站起来猛拍脑袋。

“老钟,以前是水往低处流,现如今却人往高处跑,你们博青今年以来成了全县的学习标兵,一拨拨的人直奔你们这里取经学习。我们也是见贤思齐,经县委批准,明天我们向秋乡干部学习团就来你们这里参观学习,我毛遂自荐提前来打前站,联系相关事宜。”苟晓波说道。

“我们已收到了通知,未想到你老弟提前来了。不瞒你说,主要是赶上好时代,干部群众积极性被充分调动起来,开始撗下身子一心抓发展和抓落实。听说你们那边也是搞得有声有色。我们得相互交流,共同取长补短。”钟朝阳一脸诚垦。

“你们主要想看什么?”钟朝阳开口问。

“当然是你们最有特色的,最值得我们学习的。”苟晓波回答。

“这样吧!”钟朝阳沉呤道:“我们根据两个乡发展的相似处和不同点,拿出个日程初稿,到时我们再一切商量好不好?”钟朝阳客气询问。

“行。”苟晓波从袋里拿出一叠文件资料。

“这是我们的一些初步设想,交给你们作参考。”

“好。”钟朝阳接过资料后觉得份量不轻,以前来学习都是客随主便,久而久之都有了固定参观点和流程,现在他们主动提出要求,这就让博青这方无形中有了压力。

“凡正到时我派最好老师给你们讲解,做到倾囊相授,说不定那天你们赶超,我们又到你们那里去取经。”作为过命战友,钟朝阳觉得有首先要亮明自己态度。

“两位大哥,早就听说你们的故事,但作为男人得有自己表达感情的方式,何况今天是周未,难得一次痛快不碰红线哦!”李军脸色激动,好像此刻已到了他的兴奋点。

“兄弟拼一把?”钟朝阳语含挑战。

“人生得意须尽欢,今晚我可是有备而来。”苟晓波脸色绯红。

“兄弟,自始至终你从未赢过我一次哦!”钟朝阳嘴角微翘,平时由于注意影响,他难得让自己轻松,今天应该可以破例一次。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士别三日当刮目柤看。”苟晓波微微一笑,一切都在变化中成长。

“我当裁判,主持公正,不偏不倚。”李军做了个正规吹哨动作。

“你误解了,我们说的是爬山和掰手腕的比赛。”苟晓波不由得笑起来。

“兄弟,我们今天就是你们明天,工作接力棒最终交到你们手里。刚才我们说的只有我们自己懂的内部话,你看我什么时候在廉政食堂喝过酒,今晚我们仍然是以茶代酒,等脱贫摘帽了,我们再喝庆功酒。”钟朝阳自然明白这位手下所思所盼,说得语重心长。

晚餐时,现场气氛自然而然活跃起来,大伙热热闹闹的端起饮料和矿泉水互敬,反而是作为主桌的领导们颇为矜持。

“走一个。”钟朝阳给苟晓波和自己碗盛满茶水。

“老规矩,喝水也要端正态度。”苟晓波不动声色端起碗。

“不行提前吱一声,客不停主不走。”钟朝阳波澜不惊。

晚上十点,餐厅中央大闹钟叮咚响了一下,苟晓波抬头看了一眼。

“老钟,我请求延长半个小时。”

“晓波兄弟,今晚你我畅叙战友情谊到通宵。”钟朝阳眼圈眨红,当初为了征地,一些人为了私利受坏人蛊惑,酗酒壮胆,将势单力薄二人团团围住,辱骂和撕扯衣服。

“乡亲们,我们是人民公仆,该给政策我们一点不敢贪污,文件上没有的我们也不敢胡乱表态,打我们骂我们都一样,假如我们违反政策法规,你们立马椐实举报,自有关部门来查办我们。”苟晓波大声宣传。

“屁话,什么东西都没人民币亲,大闹大解决,小闹小解决,不闹不解决,这年头爱哭闹孩子有奶吃。”有人躲在背后煽风点火。

“我和大家都是熟人熟面,我们说过话可以签字盖手印张贴大字报,你们所说的话敢录音播放吗?大家都是成年人,起码法治观念和是非曲直总该懂吧!大大方方天未补,斤斤计较鬼来偷,大伙什么时候看见有人靠不义之财发家的,都是光明正大挣钱没有风险,劝在座三思而后行。”钟朝阳将苟晓波一把推在他背后,他要戳破一些人谎言,使蒙蔽群众认清他们的鬼把戏。

“将这两个不识好歹的人抓起示众,谁让他们档了我们的财路。”有人嚎叫。

“我们到那里都是一个声音,吐出去口水能吞回去吗?”两人站在原地一步不退,人群走了一大半,剩下的几个吵闹推拉一番只好散了。

“老钟,心意领了,虽然是在你们的食堂里,但这必竟不是你我的私人房间,什么事都得考虑影响,熬夜影响明天工作就不好了。”苟晓波说得格外认真。

“听你的。”钟朝阳点头同意。

“当初你们钟书记和我为了做通那些观望和犹豫群众工作可是想尽了一切办法,踏遍每户村民房屋,政策讲透,好话说尽,有时你方唱罢我登场,每户农户都制定有详细切实有效的工作计划书,真的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苟晓波抬头摆手说道。

“苟乡长,你工作作风扎实细致,成绩突出,这才让你脱颖而出,进入组织提拨重用行列。”一旁李军真诚赞道,这就是梅花香自苦寒来,不经历风雨,怎见彩虹。

本文连载章节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