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伍卡史魄的头像

伍卡史魄

网站用户

小说
202007/10
分享

贫困我要离你远去连载

第五十六章:不让问题过夜

“苏书记,马上跟我去个地方。”钟朝阳风风火火从外边闯进来,一把攥起苏长青就要走。

“钟书记,什么事?”正在和面的苏长青看了房里忙碌的其它人,眼神里闪过一丝犹豫,好不容易今天挤出点空余时间,刚刚忙完大扫除,大家想包顿包子犒劳自己。

“自然是公事。”看到王冰冰等美女神色,钟朝阳随即反应过来,觉得自己这位不速之客来的真不是时候。

“阿坪子集中家置点出了点事,我要马上赶过去,但车师傅因为父亲病而请了事假,我跑来拉你打短工当下驾驶员。”钟朝阳开口说道。

“钟书记,正好我没去过那个地方,今天我开车送你过去,一举两得。”王冰冰微笑着自告奋勇。

“你朋友大老远从外地特意赶过来看望你,你却一个人先走丢下她们不管,于情于理都有点说过去,还是我去吧。”苏长青低声劝道。

“这有什么,我顺便带上她们去兜风。”王冰冰不以为然笑笑。

“就是,我们也想去看看山里原生态的风景。”几位美女也停下手中活儿齐声叫嚷。

“这?”钟朝阳显一时之间竞想不起推脱之辞。

“我们是去工作,又不是去游山玩水,事情完了我第一时间赶回来。”苏长青内心哭笑不得,他将王冰冰拉到一旁低声劝道。

“作为一名大男人可不能言而无信,苏长青。”被人扫了兴头,王冰冰显得有点不高兴,但她也明白这个时候自然是工作第一。

“放心,工作一完我就将你们朋友完好无损送回来。”钟朝阳笑着说。

“刚才我接到电话,说是因为青年男女婚姻纠纷,犹如平静水面投下一块巨石,已经开始诱发连锁反应,牵一发动全身,现在两个群体之间矛盾一触即发,咱们得赶去现场,想方设法把矛盾消灭在萌芽状态,否则以后工作就太被动了。”在车上钟朝阳向苏长青通报情况,阿坪子表面看似风平浪静,实刚暗流涌动。

“钟书记,虽然建立了由县领导挂帅的联合党工委,相关政策和制度有了。但也得将阿坪子的基层组织尽快搭建起来,建立健全基层治理和服务体系,充分发挥他们的独特作用。否则我们就像消防队员,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不仅顾此失彼,还容易挫伤群众积极性。”苏长青提出自己工作建议。

“我知道。但这里面也有很多前期工作要做。”坐在副驾驶上的钟朝阳陷入沉思,其实论对阿坪子集中安置点了解和感情,在本乡范围内没有一个人能超过他。在内心深处钟朝阳早将阿坪子当作自己亲生儿子,他为设计科学、规划整洁、功能齐全的集中安置点感到由衷高兴。也为这里暴露出来问题感到揪心,群众办点小事两头跑,孩子上学,报点医药费也得到原来乡村开证明盖章。有的群众住上好房子,却未形成好习惯,水泥地板上随处可见垃圾,个别群众不听招呼,贪图一点小便宜见缝插针搞私搭乱建,犹如鲜花上喷大粪,使人不舒服。但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欲速则不达,饭得一口口的吃。

“上级已经批准成立阿坪子社区,可近二百户的群众来自相邻几个乡不同地方和民族,有各自根深蒂固的风俗习惯,大家之间也有个相互认识理解过程。仓促成立领导班子,大伙不认可,威信自然树不起来,搞不好会适得其反,假如群众就此误解我们,那就太得不偿失了。”凡正只有俩人,钟朝阳索性说出心中忧虑。

“絮我直言,钟书记我觉得你还是有求稳求全想法,我认为当务之急还是将班子组建起来,让群众有个主心骨,群众的有些事还是依靠群众好解决。还有就是我们视野还要再开阔些,真正做到不拘一格用人材,不能局限在原来几个村组干部中物色新的班子成员。应该大胆启用新人,将那些有本事的年轻人列入培养对象和压担子,年轻人经验欠缺固然是缺点,但他们敢想敢干,容易闯出名堂。我免费给你推荐一名人选,原前山组村民熊仕忠,外出打工多年,学了一套技艺,现在在安置点开了馆子,手艺好,能说会道,急公好义,群众认可度就高。”苏长青是开车说话两不误。

“几顿美味佳肴就将你这位大才子收卖了?”钟朝阳开着玩笑,他是真的欣赏这位文质彬彬的年轻人,如果自己真有位才貌俱佳女儿,他一定会想方设法介绍他认识。

“我会充分考虑你提的意见建议,我们俩今天也算一次正式交心谈心,下个星期我们召开党委会,专题议议阿坪子的问题。”钟朝阳拍拍苏长青肩膀,以示鼓励。

“全县有不少集中安置点,我们遇到问题他们同样也不会少,我利用个人关系,多了解本县和外地经验做法,争取聚思广益。”苏长青回答道,士为知己者死,领导如此重视,自己断不能袖手旁观。

离阿坪子还有一道山梁时,钟朝阳拍拍苏长青,示意他停车。

“咱们把车停在这里,抄小路进村入户,免得兴师动众,必竟这涉及三个家庭和三个年轻人的隐私。”钟朝阳一脸沉静。

“老钟,还是你考虑得周到。”苏长青不得不佩服这位长者的工作智慧。

钟朝阳不带向导,走坡翻坎,轻车熟路带着苏长青敲开一间防盗门。

“钟书记,又叫这些芝麻大的小事来麻烦你了。”男主人迎上来开口说,神色颇有点不自在。

“涉及儿女们幸福终身大事,怎么能说是芝麻小事呢?”钟朝阳板着脸批评道。

“钟书记,我们是小户人家,搬到这里更是无亲无故,一直以来都夹起尾巴想过好自己的小日子,谁知还是被人敲了墙脚,眼睁睁看过门的儿媳妇被他人拐跑,现在她媳妇有家不回,钟书记你得我们想想办法。”女主人眼圈眨红。

“我现在是度日如年,实在逼急了我就乱来。”一位男子气呼呼从里屋奔出来,双眼紧盯两位客人,态度并不友好。

“你们之间纠份不仅涉及伦理道德,更涉及具体法律问题,今天我特意把苏书记请来了,他可是考上律师证的人,整个法律都在他脑袋里,一会儿你们有不懂问题尽管问他。”钟朝阳将目光投向苏长青。

“现在是法治时代,与天斗与地斗就是不能与法斗,大家都是成年人,都得三思而后动,否则到时候追悔莫及。现在事情不出都出了,唯一的办法是正确面对,你们这件事解决办法不外乎有两个,一个是大家心平气和坐下来,双方心平气和协商解决,剩下的是上法院打官司,至于怎样判决就是法官的事了。”苏长青可谓费尽心力,既要把话点透,又不能过于刺激别人,否则无疑于火上浇油。

“凡正我只要老婆乖乖回到身边,否则我组织家乡的亲友到他家讨说法。”气头上男孩语气生硬。

“强扭的瓜不甜,现在是新社会,人心长在各人身上,如果你老婆不想回心转意,你总不能把个她绑到家里来吧,传出去我们以后还怎么做人。”男孩的父亲骂道,作为过来人,他自然知道男女最终能不能走到一起还得看缘分。

“出了这挡子事,左邻右舍都知道了,再想回到原来,恐怕是不可能了。天下女人多的是,我们愿意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尽早将事翻篇。”女主人站起来说。

“只有你们有这个态度就好,我们在你们双方中间协调,争取将事情尽早圆满解决。”苏长青心中一喜,山里人解决婚姻纠纷是最麻烦的,以前总牵涉到家支矛盾,近年来虽有改变,但未想到有家长如此开明。

“我提醒一句,不管怎么样,你们当事人只能就事论事,可不能将这扩大为家支和民族矛盾。”钟朝阳一脸严肃。

“如果事态恶化,我就通知派出所介入调查。”

“反正事情解决要达到我的心意,否则说破天也不行。”男孩冷冷扫了他们一眼,仿佛告诫这事不会轻易结束,但钟朝阳和苏长青不置可否告辞出门。

告辞出来,钟朝阳望着苏长青意味深长一笑。

“你是不是觉得加把劲,今天就能把事解决了,归心似箭回你的小屋。我劝你乘早打消这个念头,这个事情明天之前能解决都算我们烧了高香。”

“没这么复杂吧!”苏长青似有不信,转眼望着钟朝阳。

“这事充其就是男女婚姻矛盾纠纷而已。”

“话是没错,可这里面藏的道道可是深不可测,以前温饱都未解决时,大家都疲于奔命,谁有心思去考虑别的事情。现在富裕了,都想过点自己想过的日子,人上一百,形形色色,要想解决问题,就得寻到事情根源和来龙去脉,否则都是嗐子点灯白费蜡。”钟朝阳开口说道。

“什么意思?”苏长青抬头问。

“愿不愿意耐住性子听老哥把前因后果给你一一细细道来?”钟朝阳故作深沉。

“洗耳恭听。”苏长青态度格外诚恳。

本文连载章节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