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陶山》的头像

《陶山》

内刊会员

其他
202006/08
分享

援鄂日记/ 梁利艳:重症监护室

202032由于我们早就写下请战书,没有感到意外,更像是期盼着上战场的这一天。这几天一直上白班,按照责任制管床,一直管的病人是1床和2床,因为我所在的科室是重症监护室。监护室里的病人病情相对来说较严重。生活不能自理,浑身插满了管子。看着病人痛苦的样子,真的很心疼。其中1床是位老爷爷,从普通病房转到了IUC,他的心理情况不好,对生活不抱任何希望。他不好好吃饭,晚上睡眠质量也不好,不想和别人说话。当我问他时说:“爷爷,为什么您不吃饭呢?”爷爷说:“不饿。”我告诉爷爷说:“您不吃饭怎么能养好病呢?”爷爷不愿搭理我的样子说:“我这病好不了。”听到爷爷说这话,心里难受极了。感觉到这位爷爷的求生欲很低,不愿意配合治疗。我想帮助爷爷,于是我就开启了我的“话匣子”模式。爷爷不愿意搭理我,我就一直跟爷爷说话,刚开始爷爷爱答不理的,有一句没一句的跟我说着。那我还是一直跟爷爷说话,给爷爷讲那些从ICU出院病人康复的例子,增添爷爷的信心。旁边的二床是位病情较重的老奶奶,我又给爷爷布置了一份“任务”,让爷爷帮着我照看老奶奶,让爷爷感觉到被需要,有活干,就没有时间来胡思乱想。于是爷爷就同意了。这下爷爷可忙了,一会儿叫我给老奶奶倒水,一会儿叫我给老奶奶换液体,爷爷开始主动跟我说话了,并且还会关心我说:“丫头你去忙吧,别怕奶奶这儿我看着。”由于爷爷费心费脑的,也累了,告诉我想吃饭,想吃水果,看着爷爷的精神头一天比一天好了,我从内心里也感觉到高兴。

   202036今天上的下午班,管的病人是9床和10床,今天上班有点小插曲,戴上护目镜进入病房时,我的护目镜就开始起雾,护目镜起雾是最常见最头疼的问题。一进到病区里,护士长就问我:“你的护目镜起雾了,能看清楚吗?”我说:“看不太清楚。”为了不浪费防护服只能坚持。在给病人进行静脉输液时,完全是雾里看花。当护目镜里的雾气越来越大时形成小水珠,水珠滑落,留下一道缝隙。我就可以通过这条缝隙,能清楚地进行静脉穿刺。在平常工作时,一个简单的动作就变得很笨拙。别看工作的时间只有四小时,但如果遇到护目镜起雾,工作特别难干。但是病人的治疗一项接着一项,也顾不了那么多了,慢慢的也就习惯了适应了。当脱防护服时,摘掉护目镜那一刻,太清晰了,感觉全世界都是你的。

    工作中,我们也会有身体的不适,但这些个人的痛苦在护理病人面前又算得了什么呢?每当护理病人时,病人的一次次感谢;在病人痛苦的时候,我们的手给他们传递力量时;病人由危转安进入普通病房康复出院时;这又算得了什么呢!当病人亲切的叫我们孩子时,关心的问我们累不累的时候,那种亲情的流露,我们再苦再累都值得。病房都是无陪护人员,我们就是这些病人的家人和孩子,感受着特殊的亲情。

202037今天我上的是上午班,管的病人是13床和14床。13床是一位生活部分自理的老奶奶。14床是一位昏迷危重症的患者,当我在为13床老奶奶做治疗时,老奶奶好像有事给我说。但是支支吾吾的也说不清楚,由于方言的原因我听的不是很清楚。于是我找来武汉当地的一位护士老师来帮忙,护士老师告诉我老奶奶想大便了。不想麻烦我,想下床自己方便。我给奶奶说,奶奶您有什么事情就给我说,今天我负责照顾您。您可以把我当成您的孙女,有什么事直接给我说就行。由于疾病的限制不能下床,可是老奶奶不听我的劝,主动要求下床,不想麻烦我。在我再三劝阻下,老奶奶不再坚持下床。我给老奶奶铺上了干净的护理垫,等方便完要给老奶奶换护理垫时,奶奶的手不让我动,也不让我拿说自己可以。我知道奶奶觉的不好意思,但是,由于疾病缠身,老奶奶每一个动作都显得特别吃力。我跟奶奶说:“奶奶既然我是您的孙女,那么这些活都是我应该干的。除非您不想认我这个孙女。”老奶奶被我说的没了脾气。于是我快速的就帮老奶奶换了干净的护理垫,整理了舒适的床单元。奶奶拉着我的手说:谢谢!谢谢!我的好孙女。”听着病人对我工作的认可,感觉一切苦和累都值得。

    下班回宾馆时,由于错过了班车,在医院保安的指引下,乘坐的志愿者车队回到住处,在路上司机师傅给我们讲着武汉的情况,从开始发生疫情到严重,武汉的人民都付出了太多太多,也终于明白武汉是英雄的城市的真正意义!

202039今天上的夜班,不是很忙。今天管的仍然是1床和2床。1床的老爷爷由于咳嗽晚上睡不着觉。当我巡视病房时,老爷爷说:“别过来,我还没有戴口罩,会传染给你的。”我说:“爷爷没事儿,我不害怕,你看我这一身装备了没有?就是为了能够亲自的照顾您。所以你也不用害怕。”但爷爷咳嗽时依旧转过身去。我问爷爷说您怎么不睡觉?爷爷说咳嗽的睡不着。于是我给爷爷到了点水,削了一个水果。看似一个简单的动作,爷爷感动的不行,说早就想吃水果了。听这话,我心中一颤,感到心疼。也怪自己没有及时的发现。爷爷吃了水果后稍微缓解点。他说他睡不着,让我不用管他。我给爷爷说,反正我也不睡觉,那咱们就聊聊天吧。爷爷告诉我了湖北武汉的好多方言,特色的小吃和好玩的地方。就这样聊着聊着夜越来越深了,为了不影响别的病人休息,爷爷主动要求睡觉。当我告诉爷爷我要结束红十字会医院工作,需要支援其他医院工作时,爷爷头扭到一边偷偷地抹眼泪,我蹲在床边手拉着爷爷的手说:“对不起爷爷,不能再照顾您了,以后你要好好听医生的话,好好吃饭配合治疗,争取早日回家。”爷爷虽然不高兴,但也告诉我说:“没事儿,丫头你去吧,我听话,保证好好吃饭,好好睡觉配合治疗。”通过这一段时间的相处,我感觉到了爷爷把我当成亲孙女的不舍,我也从内心里把爷爷当成我的亲爷爷。

    其实护士与病人之间的关系没有那么复杂,只要你把他当亲人对待,去照顾。病人也会感觉到温暖,才会打开心扉,这样才能加大治疗的效果。

 

    通过这场战役,我感受着武汉这座英雄的城市,感受着中国人民的团结。在支援武汉过程中,我们看到了一批又一批的救援物资,这场战役不仅仅是我们在奋斗,而是社会上所有的人全力以赴。

     武汉这座英雄的城市很温暖,从我们的衣、食、住、行到工作中遇到的困难,都受到了各界领导、同事、朋友的帮助。每天的饮食,也是经过老师们的精心搭配配,志愿者组成车队、班车为我们上下班保障护航,让我感受到了这温暖和正能量,这是团结的力量。

    通过这一段时间的工作经历,有收获、有感动、更有不舍,我为护理事业感到骄傲,也为我参加这场战“疫”而自豪。

    武汉我想对你说,我和你约定,下次樱花盛开我们再相见,虽然我要撤离了,但是我的心永远和你们在一起,共同迎接胜利的到来。武汉我想对你说,我爱你!我爱你的坚强和团结;我爱你的拼搏和努力;我爱你感恩的心。

    此生无悔入华夏,来世还在种花家。

武汉必胜!中国必胜!(作者为河北省馆陶县人民医院支援湖北护士,附馆陶县籍援鄂医护人员大家庭合影照片/牛兰学摄影)

(原发《陶山》2020年第2期·长江号·总第30期,《陶山》为中国最佳地方文学名刊)

封面22.jpg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