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王伟的头像

王伟

网站用户

诗歌
201807/16
分享

一群蚂蚁分行



天生吃货

把我扔霞光里

都不会是早晨


我住的小区挺高档

就像散装酱油灌进瓶子里

我住的小区长在花园中

手掌吐出的乳房

笔直挂在树叶上

冲路人行着军礼

花园?

就是我们孩童时约会的地方

空山只一人

菜花遍地响


好久没写这类感冒文字了

感觉之前一直活在鲨鱼嘴中

造房子。娶妻生子,谈恋爱

忽然鲨鱼失业

我领到了下岗证


这时代

争论好诗与坏诗

是一件比二还二的事

只要诗还无法制止这世间纷争

就不是好诗

只要没通敌叛国

就不是坏诗

我所要做的是

把自己的胳膊腿

胸脯与下体分行好

就ok了

所以我给自己取名叫王伟分行

诗人,是早已死了千年

唐朝那帮人

我还想好好活着


我一直与我的员工相处就俩字:

握手抱抱与兄弟

不能太当回事

最先死的就是老板

在如今


见过很多人抱怨

别人爱他不够多

世界总无限冷漠

我要说

你给过别人多少爱

你爱这世界有几分

上帝把人间这蛋糕留下

本就是对每个人均等的祝福


真想抽这类人两下

如果我是他爸爸

的同事


很久没有做爱了

总听见身体某特殊部位

嘎吱嘎吱的


建造分行时

我就会与人间彻底脱离

就像因为财产的父子关系

我需要像被斩首的江河一样冷静

重新审视与质疑我的母亲

从心脏中掏出兄弟姊妹

准确的安装在她真正怀孕的地方

还是用质疑比较妥切吧

自出生时的第一声嚎哭

就是我们对世界产生的

第一个问号


我经常与我的爱人吵架

且天翻地覆电闪雷鸣

去问L就知道了

她的抽屉里锁着我的足迹

我经常与敌人

喜笑颜开握手相迎

哦,敌人。多么亲切的哥们

就是垂首站立替朕掌管后宫

急得火上房却

无能为力的那帮


我的眼睛可能骨折了

抑或风湿病,开关失灵

经常看到歌舞升平花团锦簇处

是一群偏远山区的孩子在结伴跪地乞讨

可揉一揉定睛一看还是

歌舞升平花团锦簇在开会

再一恍惚又是那群跪地乞讨的孩子

歌舞升平花团锦簇处开着饥饿的花

哦上帝

快点给我药


我也说几句1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
最新评论

写的好

王兴武   2018-07-16 08: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