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王姝晴的头像

王姝晴

网站用户

小说
201911/03
分享

太行女人连载

 第一章

为了祖宗接续的香烟

1982年夏天的一个中午,太行山脚下的凤凰岭村大槐树下,聚集了一群吃饭人,梅花端着碗来到饭场,屁股没坐稳就大声宣布了一个消息:“你们知道吗?宝根和宝花明儿个拜堂成亲。”

她的话就像一枚定时炸弹丢在人群,把人们吃饭的动作炸在半空。有的瞪眼,有的张嘴,有的把筷子举到半空忘了吃,一个个看着梅花像傻了似的。梅花的男人小牛生气了,他厉声大喝说:“梅花,你要是没屁放就甭放,这样的玩笑能开吗?小心宝花撕烂你的嘴!”

“你知道个屁,这是宝花亲口和我说的。瞧你们一个个那表情,小牛不信你们也不信是吧?告你们说,宝花还叫我明儿个去她家喝喜酒。”

软英娘说:“小牛家的,你没发烧吧?”

梅花说:“你们以为我发烧了说胡话?他们买的鞭炮、蜡烛和拜天地的香我都看见了。”

“那些东西就一定是拜天地用吗?”

“你们听我说。”梅花激动地把碗往地上一放,霍地一下站起来说:“今儿个我去峰沟锄地,碰见宝花和宝根从山外回来。我见他们拿了香和红蜡烛,还有鞭炮,想这不过年不过节的,他们买这干啥?再看他俩的脸,一个个阴沉沉的,就问他们发生啥事了。宝花说,我和我哥今儿个去公社结婚了,可公社里的人说近亲不能结婚,可把我气死了。这不,香、鞭炮、红蜡烛我都买了,他们不是不给俺结吗,等鞭炮一响,我和我哥明儿个就拜堂。瞧他们能管住谁!”

梅花说得有鼻子有眼,雪花娘接过嘴说:”梅花,你说的也太玄了吧?他们是亲兄妹呀?!不可能!”

“我都把宝花的话学给你们听了,你们咋还不信?行,不信我就再把宝花和我说的话一字不漏地说给你们听。宝花说:‘公社里的人不给俺结婚,还拿出啥婚姻法给俺读,我说,我也不懂啥狗屁婚姻法,我只知道我哥娶不上老婆俺家就断了根。’可公社里的人说:‘不管你咋说,近亲结婚不合法,回去吧,这婚,你就是说破天我们也不会给你结。’我说:‘哥,离了他们的结婚证咱还不过了?走,咱回家放个火鞭烧炉香,拜罢天地告爹娘,这婚,咱自己结’。”

“他们真要兄妹过?”

“梅花,你把我们都听傻了,要说不信吧,你说的有鼻子有眼,要说信吧,兄妹成亲,这咋可能?”

雪花娘说:“有啥不可能?这几年呀,咱山沟里净出怪事。往常哪有女孩儿家一窝峰地往外嫁?可是你们瞧现在,山沟里净剩些光棍了。”

春妞说:“就是,山外边也不知道有啥好,闺女们都往平原跑。”

梅花说:“你没听说吗?山外有拖拉机,干活不用担挑。听说那拖拉机能拉庄稼能犁地,呜呜叫着还不吃草。”

春妞说:“不吃草?不吃草它喝油呀,净说疯话。”

雪花娘说:“你说对了,那拖拉机呀,它还真是不吃草就喝油。我听雪花的姑姑说,只要给它往肚子里灌油,它跑得比旋风还快。她姑还说,山外人住得楼呀,肩挨肩、膀挨膀。那个楼高得呀,一伸手就能够到星星和月亮。”

小牛说:“抽风呢,咱这儿的老爷顶就够高了还够不着星星和月亮,难道那楼比咱的老爷顶还高?”

雪花娘说:“我就是打个比方吗。咱山沟就是没有山外好。要不,东沟的老魏头为了迁出山外,硬是把闺女嫁给了一个比他大十几岁的二婚男人。你说,那平原要是不好,他会这么亏待自己闺女?”

梅花说:“闺女们都往山外嫁,坑的可是咱山里娃。你们听说了吗?老张为了给他三十多岁娶不上媳妇的弟弟成家,硬是拿自己十九岁的闺女换了亲,而且还是两换,你们说他们有了孩子咋称呼?”

软英娘叹了一口气说:“乱套了。这侄女咋能给叔换?”

雪花娘说:“兄妹俩都要成亲了,侄女给叔换有啥稀罕?嫂呀,你把福来关了几天了?”

”今儿个就是第三天。唉,真是愁死人了。“

“天黑的时候放挂炮再叫他出来,避避邪。唉,一说起福来,我就想起来了小忠,小忠也不小了,娶不上媳妇咋办呀?”

本文连载章节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