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王姝晴的头像

王姝晴

网站用户

小说
201911/03
分享

太行女人连载

福来象热锅上的蚂蚁在屋里来回走动,他不时停在窗前向外观看。院里没有一个人影,他焦躁地跺脚喊说:“人嘞,人都到哪儿去了?你们还管不管我了?把我锁到屋里一下午不见人影。你们准备渴死我呀?娘,娘—”

没有人回答福来的喊声,他烦躁地走到床前,一头扎到了床上……

这是凤凰岭村闫软英的家,福来是软英的哥哥,三十八岁了还没有成亲,愁坏了软英娘。于是她上了一趟老爷顶,听了一个道士的布道就把福来关进了屋。

福来家住的院子是个四合院,爹娘住堂屋,软英住东屋,福来和弟弟小楠住西屋。所有的房屋都是石头墙,所不同的是堂屋是瓦房,东西屋是平房。房屋都很低,大约有二米来高,仿佛一伸手就能摸到房檐。

关福来的西屋上午光线好,下午光线暗。由于福来心情不好,昏暗的屋内让他更加心情烦躁。

不知过了多久,院里终于传来说话声,福来鲤鱼打挺似的从床上弹起,跑到窗前喊:“娘,你们还叫不叫我活了?”

“哥,别急,我一放炮你就能出来了。瞧,我们给你买了鞭炮。”小楠跑到窗前举着鞭炮叫福来看。

“小楠,先去给我舀碗水,渴死我了。”

“去给你哥舀碗水”。软英爹吩咐过小楠,转身洗脸去了。

小楠拿个水瓢舀了一碗水,端到了福来所在的门前,但因门锁着,小楠进不去,就喊娘说:“娘,你来给俺开开门。”

软英娘从身上摸出钥匙,走到门前去开门,她边开边说:“福来,快点喝,我还等着去做饭。”

福来接过小楠递进来的水,咕嘟咕嘟地喝了一气说:“渴死我了, 娘,这都三天了,你还给我上锁,真把我当犯人呀?”

“你以为我想锁你呀,要不是你娶不上媳妇……”

“爹,娘,我考上大学了!我考上大学了!”软英娘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软英激动地手举大学录取通知书跑进了家门。

软英爹刚把水泼到脸上,顾不得擦去水珠,迎着软英就一把抢过她手中的通知书说:“考上了?真的考上了?咱祖上积德,祖上积德了呀!他娘,快来,你快来看,咱闺女考中状元了。咱闺女考中状元了。”

软英爹的这声喊,就象晴天响了个惊雷,把本来就还没有反应过来的软英娘震得不知所措。

软英说:“爹,你把通知书弄湿了。”

福来爹赶快把通知书递给软英说:“啊,我忘擦手了。快,先给你娘瞧瞧。我去擦擦手。”

软英把通知书递到娘手里。娘疑惑地颠来倒去说:“英,这就是考上大学的皇榜?皇榜不是黄色的,这咋是白的?”

软英爹擦了手慌慌张张地跑来说:“你知道个啥呀,皇榜是皇帝的皇,不是你说的那个黄。瞧你把通知书都拿反了。给我!”

“我还没瞧好。叫我再瞧瞧。”

“娘,你拿反了,大红疙瘩章在下面。”福来从屋子里跑出来一把要过了娘手里的通知书。

“福来,你也不认字。抢啥呢?给我。”爹把通知书又从福来手里夺了过来。

“叫我瞧瞧,你们也叫我瞧瞧呀。”小楠见他们把通知书抢来抢去,在一旁嚷嚷。

“爹,咱请人说书吧,叫全村人都知道软英中了状元。”福来兴奋。

“中,中!说书,说书,咱说他个三天三夜。不光说书,我还得请乡亲们吃喜糖。福来,明儿个你去供销社买糖!”

“英,你给咱家争光了。高兴,今儿个高兴,他爹,不喝稀饭了,我去给你们擀面条。福来,你再去劈些柴火,把火烧得旺旺的,等着我给你们下面条。”

软英娘说着就往灶房走,可当她转身看到刚买来的鞭炮时,忽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朝着福来就捶了一拳说:“祖宗哎,时辰还没到你咋出来了?快回屋,快!”

“没事儿。”福来拗着不动身。

“没事儿?你娶不上媳妇把我都愁死了你还说没事。这可是我上老爷顶求来的破法……”娘急得捶胸顿脚。

“娘,那是迷信,你还真信呀?”软英说。

“迷信我也信,只要你哥能娶上媳妇,别说是三天,就是三年我也得关。”

娘的焦急一下把晴天转阴,软英爹叹息一声说:

“福来,回屋。”

“爹,要是三天不出门真能娶上媳妇,男光棍就都钻屋里了。”

“放肆。恁大个人了一点不懂事。进屋!”爹把脸一沉。

小楠伸了伸舌头,做了个怪脸说:“哥,爹都发话了,再不回屋小心娘又生气。”

福来见爹娘那一幅庄重样儿,虽然不情愿,但还是走向了西屋。他边走边对软英说:“软英,明儿个哥去给你买糖。”

本文连载章节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