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万园枫的头像

万园枫

网站用户

诗歌
202109/12
分享

哀章(组诗)

1

腐朽的造像总有腹酸的理由

山永远只有两种形态

意识里的高处之皮囊

伸手可触依然仰视的林莽

月几乎完全庸俗了

女性,两极之阴

除了光,影与遮掩

她已经完全失去了譬喻的意义

作为工具,她正被挑剔的舌头丢弃

她在败坏味蕾,她的罪名已经确立

但这远未构成诗写之难

诸如此类,败味而扫兴,正慢慢将触

敏,一一消解,翻遍了旧经,昔日的盛典

翻找珍宝,担忧年少忽视,岁月轻抛之重

再入人间,其实是街巷,雷同的人群

妆容,神情,不倦的涌动与潮退

你看不见荷尔德林的蓝色

你感到热烈,到处都是一种假冒的元音

你能感到体内的深井停止造盐

它时而泛起卤水,而真正上升

却无法从意识的口腔

吐出一个新鲜的词

2

炫目而兴奋着,失却语词的

喷溅刚刚开始,隧道开始吐瀑

正如逝爱,有待枯萎的我们

擦去粉底,黑夜最后一层,多少有点刻意

正如卸妆的手不过解开又一个日子的结

我承认这个结解的好,这个动作

打开了作为女人的韵象,黑发倾泻而下

山峰散落,对语莫名星辰

从一个工业的成词里退出

寄居蟹面临未知,破坏它的定义

更新它的命名,难免雄心万丈

难免会写出东南西北的闲句

难免以为高,不离高楼,更不失西北

所以废词是难免的,包括废毁的意象

只要你懂得有关爱的笔触

你就会不断捡拾下去,有待从枯萎里

捞出一个带血的词

3

更深处指什么,如此迅速的不安

更多的词一层层纵深下去

意识的井,无水战栗

女人,一个形容词,如母亲

父亲就是一个名词,不说话

梦中,我还在语词里徘徊

而梦赋予语词感性

此刻,你浮着,你的上方

一层一层,人们正叠加向星辰

一部分上升,一部分下降

一部分感知,正把我变成你

4

溅,如何让水花在意识里苏醒

让水成为流动的词,有别于风

让花时刻绽放,时刻消散,得以

存续她的磁性,而不至在往复中迷失

“如何让我回到我,剥离时光”

希绪弗斯正发出女性芬芳的叹息

所以万物可爱而光辉,日日可期

万事以恰好为尺度穿梭于语境

当你抓牢一个词

就能在暴风中遁隐全副重量

5

你正向一个核内移动

正向一个词过渡,晦

暗,试图把一些情感叙述明朗

无人,在门把手那边

无人在言语的对面停步

除了词,并不存在任何事物

即便有,也不值得信赖

你看一只白鹭悠悠飞过

一棵柳树有的是时间

光顾风的舞会,你看一支荷

总会把腐朽拉长,而这些

都逃不过词语的取舍

词裁决万物,又无伤分毫

如同爱,继续保持远离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