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韦兴生的头像

韦兴生

网站用户

散文
201904/08
分享

父不过六


/小巧

 

对于父亲,我是愧疚的、亏欠的。亲戚朋友或寨子里的人们都常说“父亲命苦,苦了一辈子,熬到儿女长大,却撒手遗憾而去”。是的,我的父亲的命就是这么的一个写照,我的父亲的一生就是这样的一生。

关于父亲,这么多年来,我才渐渐的从很多小事中认识他,懂得他的痛、他的苦与他的不舍。当年,寨子里家家户户种玉米,种少的至少六七十斤种子,种多的二三百斤,近五十岁的父母每年也种八九十斤种。玉米经济是人们那个时代每年的主要收入,用于送孩子读书等家庭开销。时至今日让我记忆犹新的是,恩师陆显生在世时跟我说过的一句话,他说“小巧,你看你父母种的那片玉米地,像天上的一片大云朵,那就是你学费、生活费的来源”。可谓语重心长,每当思及都泪眼怆然。

因为人们都种得多,收成的时节都是先堆在一处,然后大家结伙“打包谷”,就是亲戚互相帮忙,十来二十个人一起轮流今天帮你家、明天他家,重要的上车环节,一般买的袋子装玉米子装下来都有一百五十斤重左右,上车即要人从“打包谷”的地方扛装车,一般不算远,但都是重力活。据有人的流言说,父亲每次都扛得不多,以至于有人讲父亲喜欢躲懒、惜力等小言语。直到有一次和二舅爹吃饭谈及父亲,他说“你父亲不是惜力、不是躲懒,而是他的身体他知道,他真的扛不动”。认真深思,才知道父亲当年已经为生活、为家庭、为子女筯疲力尽。

父亲去世那年,家里养了几头猪,长势挺好。因为父亲咳嗽得较为厉害了,我们就强势的让他戒烟戒酒,而一辈子与烟酒相伙的父亲是怎么也戒不了的,在我们不注意的时候还是像个小孩子一样偷偷摸摸的抽,每当母亲发现说他两句,他就以一句“你们养猪再怎么肥、怎么大,过年我是不得吃了的”来回应,让人哭笑不得,我们只当是他的气话,也不甚在意,直至他磕然而逝,仔细想想,原来父亲已经知道自己油尽灯枯。

父亲一生的劳碌命,一辈子的儿女债。记得很多年前有人对我说,“我命格克父、父不过六”,既父亲活不过六十。如今,我信了。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