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韦兴生的头像

韦兴生

网站用户

诗歌
201906/13
分享

诗典册亨(组诗)


/韦兴生

 

1.恰是百口诗意浓

 

正好落叶知秋的时节

恰是百口诗意浓

从弄丁到各江

从洞里至坝或

房前屋后,菜园田埂

诗歌逆流而上

在迁涉波光里

闪闪又烁烁

浅浅的,轻轻的

 

门口守望的老阿妈

您的眼眸很亮很亮

三五良田熟了

七九柑橘黄了

走向幸福的路上

你微扬的指尖

是在找针?

还是找线?

 

临窗梳妆的绣娘

当你长发及腰

眉黛正好上扬

又是对歌浪哨的时节

三月花开,十八出阁

你寄存心事的鞋面上

一朵一朵的莲

何处布线?

何处下针?

 

一棵棵斑竹老去

一个个酒碗老去

一粒粒种子老去

一幢幢房屋老去

直到,我们也老去

又是春暖花开

记忆里

一冗一冗的茱萸

怎样见你?

怎样见我?

 

生活有蓝有绿

日子肥中带瘦

走过平平仄仄

才知道,彼此的距离

我是你的客

你是我的诗

之间,是一寸光

是满天星辰

隔着一重山

隔着一滩水

 

2.一江春水八渡流

 

那年的你二八之龄

那年的我弱冠书生

在八渡 甲申年

正好是一江春水

木棉花开得正艳

鱼翔浅底的一瞬

映着你的莞尔一笑

江风微湵

碧水微凉

 

时间是随波的沫

又是逆流而上的鱼

一场惊梦就到己亥年

一篝篝渔火亮了

一颗颗星辰亮了

一盏盏街灯亮了

你没有煮熟的

一句句诗行

在清水滩喃喃自语

在回头湾频频回头

在老地方久久不散

 

江面上 孤鸿掠影的断面

十八岁的你孤帆远去

从命运的小手

也从因缘的桨叶

带着情话的颜色

很远很远又挺近挺近

三五同学少年

是几根竹竿钓友

举竿的瞬间

你看见春天

我看见秋天

 

家住古渡岸边的人

时光之桨不缓不慢

正如你如我的顽皮

她浅浅的笑了一下

扬起的波澜轻轻

粒粒珍珠连成串

哪一滴是你的身影

哪一滴是我的眼睛

 

此时我三十而立

而你又芳龄几许

不老的

是江水

还是春水

谁又是我的舟

谁又是你的岸

 

3.路过丫他的时候

 

路过丫他的时侯

阿表哥 把脚步放慢些

听轻风拂过指尖

听溪水漾过脚背

轻轻唤声阿表妹

月光就掠过树梢

山就青青

歌儿也俏

心就亮了

人就暖了

 

路过丫他的时侯

阿表妹 我该如何问侯你

我沿者楼河涉水而上

你沿燕尾山徘徊而下

擦肩的 只是一程山水

阿表妹 还有一程时光

你的回望 我的回望

那一刻,很干净

 

路过丫他的时侯

在板万的某座吊脚楼上

阿表妹 你定在最向阳的窗

怀中揣着八字生辰

等我骑大马戴红花而来

带上几方红糖

还有几朵桃花

你抛下的彩头

定落在我心头

碰撞的声音 很轻 很美

 

路过丫他的时侯

阿表妹 你我就在板其洞边

租下八九亩良田

种三两亩油菜

置三两亩甘蔗

剩下的都给红豆

春来播种 秋来收成

有瓜有豆 有桃有李

板街海子的褐墙青瓦下

那一袭青衫是我

那一袭红装是你

 

4.悠悠我心巧马情

 

悠悠我心是的

思绪是不会生锈的钥匙

从三家寨到三岔河

走大榕树 过展龙坡

越云盘山与营盘山

我的城廓 青山绿水间

你栽的瓜种的豆

你拔的墨写的生

此时正好是收割的季节

你弯腰割麦的样子

总让我情不自禁打探

浅浅的诗行 发着光

哪一束属你

哪一抹属我

 

巧马,这个名字真美

一笔一画 横竖之间

巧心灵手 马蹄轻脆

饱含理想的种子

一条条河流充满青春

一个个早晨充满青春

一张张笑脸充满青春

是的,青春在这里回旋

因为青春 我在不经易间

窥视到三月的消息

春风吹开春天的信笺

那个叫木棉花的地方

她的名字绽放时

你创造的遇见

苗姑娘也亲

布姑娘也亲

 

打马追风的汉子

以梦为马

线装的是你的匍匐

风一程 雨一程

深深的蹄印里

阳光发芽生根

你的庭院葱郁

我说

根有多深 叶就多茂

心有多诚 情就多真

你的满园花开

一朵芙蕖 三两红芍

桃花红 杏花白

留一半作种

留一半作药

 

悠悠我心是的

情思信马由缰

从锅厂踏过山峦

从孔屯顺着清溪

从纳桃溯源而上

从尾贤跳过树梢

平布 平艾 沿江 纳也

丁木 尾令 郎基 纳下

每一个村寨都在发酵

每一样土方都在孵化

此时正是九月采曲放料的日子

时光其实是一勺纯正的酒药

酝成你的词

酿成你的歌

 

5.我陪岩架到天明

 

岩架古渡口 青石码头边

最好是晚风徐徐

人约黄昏后的月挂树梢

凭栏在朱门赤檐下

一倾倾碧波扑面而来

一排排山歌随风而至

一阵阵蕉香与光同行

心住在蕉林深处的人

人住在碧波深处的心

如镜的湖 如你的眸

月色被摇曳的芦苇轻轻一荡

便打湿岸边的农家

便浸透你腮边的我

 

盘江里的太阳渐渐靠岸

一寸一寸翻山越岭

最后隐藏于出海大鱼的尾上

华灯初上,盏盏被贴在河里

新寨两三颗 洛凡三两颗

星河亦下,点点也被放在盘里

北方有几颗 南方有几颗

栖息于浪下的未眠人

夜行于涛头的未眠人

长夜未央 露染蕉叶

哪处是娘家

哪处是婆家

 

他们说:红了枇杷 绿了芭蕉

燕子姑娘 总让人念念不忘的你

于经年的走失走散间

明朝的那些事儿已走远

清朝的那些事儿已走远

民国的那些事儿也走远

爱情是永远不老的

覆盖你的村庄 你的豆粒

你的窗又是情打木叶时

飞歌昵昵 情哨悠悠

今年此年 今夕此夕

谁是你的郎

谁是我的孃

 

我陪岩架到天明

洛凡王 你的后裔

定有一个等我的女子

家住在青波第九重

人住在深闺第九阁

一波一重 都是浅浅的酒窝

一闺一阁 都是淡淡的女儿红

我的孃 我已备好一叶轻舟

满载你绯红的容颜

或顺流而下 或逆流而上

那时每夜每夜都是月圆

那时每刻每刻都有蕉香

你拔弄夜色的一瞬间

昙花不老 细数落英

苍天悠悠 此何人哉

 

6.一树弼佑油茶花

 

一树弼佑油茶花

五色花米飘香的日子

最是适合放歌的时侯

从者岳温暖到伟外

从巧相陪伴到秧项

任日头一竿一竿爬过三竿

由月色一寸一寸越过窗台

布姑娘  一路的风景

轻轻触碰你指尖的瞬间

我知道

一树一树的油茶花

红的那朵是你

白的那朵是你

 

格子帕 青围腰 绣花鞋

寨门等我的布姑娘

你竹节珍藏的女儿红

你掌心酝酿的姑娘茶

哪一杯是九月九

哪一杯是六月六

直把我送到秧里的梁子上

一里一里的婀娜

你干净的回眸

你干净的歌 照亮

一身蓑衣的我

一袭草帽的我

 

淡黄的墙 褐色的瓦

吊脚楼上 青莎窗下

问一声布姑娘

郎从远方来

哪边秧佑 哪边秧兵

哪边各两 哪边落江

还有哪一条是你的因缘

这一问就是三生桃红

这一答就是三世柳绿

如若我就此悄悄离去

往后的三更夜长

谁与你对歌

谁与我浪哨

 

剪一段时光细细品味

遇见一截 相思一截

栽一树油茶等郎归

春天放针尖

秋天落眉头

布姑娘 在情歌清脆的河

等阿妈的小麦黄了

等阿爹的盐面熟了

等一树油茶花开了

你我就荡漾在瓜甜果香的路上

十月,你是油茶花妹

九月,我是打马的郎

 

7.坡妹庆坪的午后

 

坡妹庆坪的午后

一阵秋风掠过窗台

把爱情和马一起

放在南山 留在最初

任故事陪诗歌折腾

任那时那地的美

从内心 走失走散

女先生 纵然杳无音信

在说起祝福的瞬间

就遇见春风得意

恰是

那年的你

那年的我

 

午后的冗峰坪

远方的宋词真脆

阳光在这里潆洄

你的笑一如当年

红豆已熟 云影掠过

女先生 谁是你等待的

谁又把你一读再读

你又把谁一误再误

你我不谈初初相遇

也从不提念念不忘

正如

云卷,由不得你

云舒,由不得我

 

背石妹 姊妹坡

许妹山 坡妹场

郎的心事在此婉转

女先生 请得到你的允许

让纯洁的爱情发芽

让干净的感情开花

距离很轻 距离很近

纳梭河浅起的水花

笑声一片 歌声一片

你我

归去,不走新场

归来,不走者王

 

家住在木耳洞边的女先生

梯田层层叠叠

那一格能爬上你的窗

偷点凤尾 偷点石竹

峰林重重叠叠

那一重能邂逅你的香

润养长夜 熏陶诗行

你我同住在一轮明月上

中间隔着一条银河

露水已灌满了两岸

应该

时光左岸是你

时光右岸是我

 

8.把你说给者楼听

 

者楼是一条河

肥中带瘦

肥的时候

流淌许多传说

瘦的时候

沉淀许多情歌

还有不能记下的

紫色粮食

 

她的故事

比名字更远些

那时候的西堰

必须从很远的地方

用脚步一寸一寸

丈量公里数

那是父辈苦涩的张望

那时天也蓝

那时梦也蓝

 

记不清什么时辰

一个姑娘出现

在新桥的街头

只是那时

独享一排田埂

纳广 纳广

吐出的土语

饱满一个民族的美

 

第二个姑娘到来

戴着格帕子头巾

第三个姑娘到来

腰间围着彩带

之后所有的姑娘出现

深秋就万山红遍

库房里传出婴儿

顺产的声音

 

古老的摩经朗朗上口

从东风社区与东风村

从前进社区与者楼村

攀上高寨 抵达高峰

秧坪 平秧 羊场

所有的吊脚楼

所有延续的香火

都收割吉祥如意

 

传说是不会结束的

小河依然婀娜而舞

音符依然流淌成诗

时光之水泛起浪花的时候

乐此不疲的你

悄然隐退的我

虽有些莫名其妙

但就是这样

都爱得恰到好处

 

9.万重山下说纳福

 

纳福很年轻,相对于孤独

万重山也不算老

相对于被贩卖的时光

我收集到的资料

自始至终没有介绍

没有担心命运走向的

那簇带着姓氏的花束

那群携带春天的飞鸟

 

红旗村热闹起来

这是翻阅相册找不到的

册阳村保持原来的样子

某些历史片断始终清晰

者孟村跨过象征与隐喻

储存车流与行人

最风流还数秧庆村

被许多人思念和爱着

 

至于万重山

是最不让我担心的

那怕它会把爱情

典当给远方的来人

那怕它会把黄昏

租借给复苏的诗歌

一切美好的景色

都安躺在美好的事物上

 

女先生,我也不担心你

当你丰腴的吻

与月色一样清澈

当你爱上远方的真相

那里只有生活的骨骼

我自然而然想到

爱你的人在柴米油盐间

 

10.风景从双江到达央

 

人到双江,阳光正暖

适合让人弯腰拾起

举重若轻的承诺

沿着一座山往下走

沿着一条河起伏

南盘江和北盘江在此

相拥取暖了这么多年

一如既往的祥和

岸边净身的草影

黄了又绿,绿了又黄

 

人到达央,在山腰上

截取一小段雾海日出

默默注视,独具的一抹

天光云影,山青水净

一生向善的土地

披着昨晚吹落的桐花

遂让人发现事实真相

山里山外,平平仄仄

过去很美,也易碎

 

美丽又深厚的画面上

安放着一个个村庄

打宾  顶肖  纳院

双江  荣丁  丁马

坝纳  平华  林木

盘江  路吉

这一个个动听的乳名

饱满着一个民族的基本口音

和生活的根本意义

感染一个个打马走过的旅人

 

在处处生机的田野上

还传承着一个个形形色色的

高贵的生命种子

洛法  秧绕  坝麦

坝布  八望  洛央

我从打朋踏歌归来

巧坝的娘子,在你的井口

春花正开,春潮正涨

是否就尝到爱情的滋味

 

山水之间繁衍的幸福

时间是只小木舟

我们一桨一桨击打

记忆有时在船底流淌

故事有时在河床掩映

从此岸到彼岸

所有的人都找到

回家的路和花开的入口

风景从双江到达央

又从达央到双江

如命之生生不息

 

11.秧坝杉海诉衷情

 

所有美好的人与事物

人们总会问问她的名字

比如冗赛,念叨千年的乳名

她带着遥远的韵味

她喃喃纯洁的耕耘

当油菜花盛开时

整条河流淌着金色

当风吹过葱葱杉海

整座山都饱满笑靥

当我悄然路过

每一寸竖直的空间

都被她漏出的风吹拂

 

名字,从森林深处走出

或在森林深处安放

者术  昂涛  顺汉

秧望  板用  宜哨

大伟  伟帮  坝朝

当人们把梦还愿给自己

没什么能怎敌过家的美

陌上放生的蝴蝶

覆盖着我的心

 

福尧,福是一直燃烧的火焰

她照亮从山头到山脚的村庄

和群山飞舞的精灵

那时门前的姑娘

她的温柔,正是

绣好了的荷包

绣醒了的黎明

绣美了的盛装

绣肥了的爱情

那时的我正好

找回诗最初的美貌

 

谁和我一样后知后觉

没有掌握好被爱的艺术

藏匿在叶尖的少女杳无音信

不相负的誓言也无影无踪

这时秧坝醇香满河面

这时我醉倒在吊脚楼

那时梦中的闺阁

是一个移植的死结

请宽恕我们流恋人间

 

找一个干净的地方

找一个人安静的生活

油菜花上的娇娘

早晨杉木林下的露水

是你晶莹剔透的眼眸

把这遍土地爱得透彻

我大如愿的幸福

是作揖下跪时的一页民谣

春风十里,不如你莞尓一笑

 

12.人到冗渡威旁时

 

大寨不大,只有悠扬的

一曲勒呜,她响动的时候

惊动四里八乡的窗扉 

和群山之上,辽阔的

天空此时是艳阳天

看得见云的花絮

 

也许是三百年

甚至是六百年或更长

有一个温暖的名字

叫王李寨,住着王家和李家

户户绿意葱葱茏茏

家家清溪流水环绕

处处鸣珠溅玉

那棵阴阳树,让人相信

是她把一切护佑

 

睡美人是一位美人

所有人都为她正名

迷人的风情

在无法购买的街市上

穿过我们的口岸

眼睛拾足而上

抵达谦和卑微的山岗

 

七道拐,被多人

用多种形式解读

路边的田园

正处于适当的拐点

一树妖娆的梨花

每一位路人,都享有

她的甜蜜之果

此时的布依山龙

正在腾挪

 

人到冗渡,或威旁

抵达的心纯净无比

正如美一直都在

山还是那座山

你还是那个你

我们的付出,终有所得

只是需要许些时间

一杯酒把你陈酿

真实的传说

终将越久越香

 

创作谈:一切都是她的馈赠

/韦兴生

如果你需要文字,她就给你文字。正如你需要粮食,她就给你粮食。她,就是家园。

“根性写作”无疑是一个永恒的课题,源于故乡是永恒的,永恒的期望与守候,生生不息,死生不渝。这是中国优秀伦理文化“叶落归根”和“根深叶茂”的渲染、延续和价值所在,从而又引领很多诗人作家都自觉并喜欢匍匐在生养他们的大地上,呼吸吐纳着涵养之乡的地域气息,捕捉挑逗着内心深处的地域特性,以此来表现自己的个性身份特征。应该就是因此,让自己自然而然的想写一组关于册亨的、具有册亨元素的诗歌,作为自身对这片恩深情重的土地的一种致敬与感恩,“诗典册亨”就由此而来,又这样从想法到书写,应思而生。

当然,所有的事正如人们常说的,都是想来容易做起来难。特别是做自己在意的、喜欢的事更是如此。究其原因,归结于自身的局限性,就是力所不足、能所不及。我想主要还是不能把握三个方面的问题。

关于熟悉与陌生。谈及册亨,我认为自己是熟悉的,虽不能家珍如数、娓娓而道,但基本情况总还较为了解。册亨布依语称“西堰”,位于贵州省西南部,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东南端,地处珠江上游两大支流南、北盘江交汇的夹角地带,国土面积2598平方公里,辖12个乡(镇、街道),下设123个村委会、2个社区、7个居委会,置994个村民小组总人口24万人,其中布依族人口也占全县总人口的76.8%,享有“中华布依第一县”的美誉,先后荣获“全国民族团结进步创建活动示范县”“全国平安建设先进县”“布依文化保护与传承研究基地”“中国民族文化之乡”“中国布依族刺绣艺术之乡”等殊荣。如此说了一大通之后,真正要下笔时,却不知从何说起,恰似小时候的命题作文“我的父亲”“我的母亲”一样,茫然不能入手落墨,这也许是许多写作者的“常疾”吧。怎么办呢?在熟悉与陌生之间,我想一个踏实的桥梁:就是情怀。

关于生活与文学。不可否认,文学和生活之间,有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这条鸿沟就是文学既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而不是对生活的简单模仿和自然摹本。这就引出了这么一个问题?在当前一个知识爆炸、信息的产出和流通都极度过剩,并且无可遏阻的时代,人们的生活更加的物质化、商业化和娱乐化,文学应该如何的坚守,我们又要怎样才能诗意的栖息、诗意的生活。生活的现实是残酷的,它不时以一种匪夷所思、防不胜防的方式运行,而从事文学的人,正怀揣着自己的天真,期望自己的作品引起人们的思考,获得共鸣,但情形却往往事与愿违。在现实的束缚与无邪的情感中,怎么突围?我的答案很简单:就是热爱。

关于政论文与诗歌。有人认为“作家要远离政治。”也有人认为“政治把诗歌边缘化”,更有人说“一个行政的人是很难写出好的诗歌的”,所以出现了政治诗与非政治诗的分别,所以写诗的公职人员少之又少,因为他们有时候被认为是不务正业,被边缘化、甚至被贬化,导致他们写诗都偷偷摸摸、像见不得光一样,而诗人作家们又自觉或不自觉的远离政治,在自己的圈圈里自娱自乐。这里又产生两个疑问,一个是“一个拒绝诗歌的社会环境,是否健康?”,另一个是“一个搞不清政治的作家,如何书写?”。当然,诗歌与政论文的体例范式、思维方式、行文要求不同。诗歌是有灵气的“字短情长”,字里行间总是留着启人联想、开人悟性的“空白”,含有深意,藏而不露。而政论文是有所指的表达思想理念,体现方针政策和措施办法,要遵循规律,合乎规范和格式,它美不是修辞手法来实现的,而是依其自身的文体语言魅力来完成的、用最短的话将问题清晰准确得体地表达出来的美。如何处理好文学文体与应用文体之间的关系,我认为最好的理由:就是坦荡。

如果说创作任何文学作品都需要一种境界,我认为自己有且唯一的就是“赤子之心”了。我不寻求对家乡谈得上头头是道,我只想证明自己是“本地的”,我也不寻求所谓的“诗歌文本”或高大的“话语体系”,我只想说明一些话是“原生态的家乡话”。

情之如此,不胜惶恐。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