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张启国的头像

张启国

网站用户

散文
201806/14
分享

何处是故乡?!连载

 

何处是故乡?!
作者 张启国

        蜀山苍苍,汶水泱泱,运河之滨,山高水长……
我所描述的正是我的故乡曾经的模样——那时故乡湖光山色、水天相接、风景秀丽、湖山迷人、碧波万顷、湖心孤岛上山、寺一体、宫殿相接、恰逢庙会、人头攒动、熙熙攘攘、摩肩接踵、络绎不绝、使人流连忘返......。
                            一    
         我的故乡在山东省汶上县南旺镇小店子村,在县城正南约二十四公里处,我们村是一个风景秀美、景色宜人的平原村庄,以前有一条小河从我们村庄正中自北向南穿越而过,小河在村庄的南面汇入自西向东流向的京杭大运河。

       清乾隆皇帝六下江南时曾经多次经过故乡的那段京杭大运河,留下了很多历史典故和遗迹,南旺风水龙王庙曾经是京杭大运河的“屋脊”,是重要的水利枢纽,在这里,京杭大运河“三分朝天子,七分下江南”,成了故乡历史上曾经灿烂辉煌的明证!两条河给我的童年留下了难忘的回忆,至今仍记忆犹新,历历在目。我的故乡,小桥流水交相辉映,风景如画,移步换景、景景不同,使人如入仙境。

       春天来了,小河被剪刀似的春风吹得两岸丝绦万条垂下,一河被吹皱的清澈见底的春水自北向南温柔的、静静地注入京杭大运河,注目自南向北望去,两岸满目绿色,犹如两条水天相接的挂毯一望无际,河水像一面长长的明镜在太阳的照射和反射下发射出万丈光芒!

        夏天到了,满河的擎雨盖似的荷叶、还有那成百上千的已经怒放的、已经半开的、含苞待放的莲花,莲花上时有蜻蜓驻足和蜜蜂光顾,把小河遮盖的严严实实,如果仔细看还可以看到河水的缓缓流淌和河里的鱼、虾等自由自在、无忧无虑的游荡,听着数不清的青蛙参差不齐的蛙鸣,“居高声自远,非是籍秋风”的知了的齐声歌唱,河里和河两岸更是此起彼伏的愉快的笑声,河边三五成群的小媳妇、大妈们边洗衣服边畅所欲言的拉着家常,无拘无束,谈到惊心动魄处或是私密紧要关头,惹得“哄河大笑”。

        秋天,是收获的季节,莲子成熟,不时有小船穿梭于荷叶之间采摘莲蓬,别有一番情趣!秋高气爽,天高云淡。 一阵凛冽而刺骨的寒风吹来,“荷尽已无擎雨盖”,但是故乡的小河依然是我们欢乐的场所。当厚厚的冰冻冻的结结实实后,冰面上就是我们小孩们玩耍的天堂!有抽陀螺的、滑冰的、跳绳的、踢毽子的......,应有尽有。不时有哪个小朋友摔倒后,引起一片片欢乐而天真无邪的笑声。有时,几个小伙伴同时跳起同时落下,冰面上不时传来咯吱咯吱的响声,引得小伙伴们更加剧烈的蹦跳。
        有一年夏天,在这条小河里,还发生了令我的屁股不愉快的事。事情是这样的:那年夏天很热,我割草回来,和小伙伴们一起去小河里洗澡、玩耍。玩到正高兴时,我突然觉得左侧屁股上疼痛了一下,我认为是被小河里的什么东西划了一下,没有在意。不想却越来越痛,刺痛难忍,我赶忙让小伙伴们看是什么东西,其中一个小伙伴说,你左侧屁股上的小黑色东西还会动呢?我恐惧万分,疼痛和恐惧把我吓的号啕大哭!这时,被在河边洗衣服的几个嫂子看到了。

其中一个嫂子说:“汶清,过来。”我一丝不挂,出于年龄小,不好意思近前 。那位嫂子严厉的说,赶快过来,我看看是什么?我羞羞答答,双手捂着前面羞处,生怕几个嫂子给我看跑了,慢慢腾腾的来到嫂子跟前。嫂子让我背对着她,撅起屁股。屁股上疼痛着,我也顾不得害羞,倒垂着头,睁开双眼,看看嫂子在我屁股上到底干什么?这时,只见嫂子脱下右侧鞋子,用右手拿住鞋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我左侧屁股疼痛处“啪啪啪啪啪”打了几下,我屁股上顿时疼痛减轻,舒服了很多。

 

嫂子从我屁股上捏下那个黑色的会蠕动的小东西说:“看到了吗?就是这个小东西咬的你,它叫水窒,是水里的一种小动物,咬到人皮肤时,不能直接用手向外拔,那样它会拼命向里钻,容易把它的喙留在你的皮肤里,要直接用硬东西拍打,它就会松口自动出来。刚才,嫂子也不舍得打你,那是为你好,知道吗?小弟弟”。这时,我摸了摸屁股,已经不痛了。我对嫂子说了感谢的话,继续和小伙伴们玩耍去了!这件事虽然过去了四十多年,至今摸摸屁股,还能想起来嫂子对我的好。我一生一世岂能忘记?


现在,流经我故乡正中自北向南的那条小河,早已经废弃多年,河心已长出了好多房子,只有小河在村庄中间的小桥、以及小桥的部分石件尚在。京杭大运河流经故乡村南的那段,已经干涸、废弃,改道向西。废弃的河道里终年干涸,有人在两边滩涂上种植了庄稼和树木,只有夏天下大雨时河心才有一点点水。
                                二
        我们村小河东岸河堤东侧,昔日即为碧波万顷的蜀山湖,东北方向去村二公里处原有一孤岛,是为蜀山,因湖中有蜀山而得名蜀山湖。蜀山古庙建筑群独占蜀山西侧,山前山后土地分属南旺镇和刘楼镇管辖。

       蜀山湖,古时为大野泽,至宋朝,梁山水泊八百里,南旺刘楼是水泊梁山腹地,距梁山约四十公里,北有东平湖,南有微山南四湖,以蜀山为中心,方圆几十公里之内星罗棋布地密布着大小几十个湖泊,至建国前,还有南旺湖、马踏湖、蜀山湖并称北三湖。蜀山湖南北长约十公里,东西宽八公里,面积大约八十平方公里左右。跨汶上、嘉祥、济宁三个县。小时候听奶奶和父亲说,据传说:泰山、峄山、蜀山为玉皇大帝的三姊妹山,泰山为大姥奶奶,峄山为二姥奶奶,蜀山是三姥奶奶。远古时期三位神奶奶分别掌管泰山、峄山和蜀山。
        还有一种传说是,造山时,分管山神的神仙见蜀山增长最快,在半径几十公里的土地上孤零零地从地下钻出一座石头山,而且日升尺余,遮天蔽日,天庭动怒,玉皇大帝乃遣一天神执锄而锄之,至此山不仅不增高,反而小的可怜,山顶平平,故蜀山亦称锄山。留下现在低矮的样子,但是玉皇大帝有旨:水涨山也涨,不准水漫过蜀山。

 一代代老人口耳相传,再大的洪水也从来没有淹没过蜀山。蜀山被锄之后,东岳大帝的长女碧霞元君闻蜀山要建一寺院,遂令三妹下凡观之,三妹见蜀山湖光山色如此之美,流连忘返而居殿之正位。碧霞元君见三妹不归,复遣二妹往,二妹亦恋美景而不归,居二位。无奈,碧霞元君亲邻观望,惊叹此方美景远胜天宫,亦留在蜀山寺而不返回天庭,故居三位。因此,故有“大娘娘西,二娘娘东,剩下三娘娘坐正中”之说。
        蜀山寺的历史渊源更富有传奇色彩。据传,明初一富豪举子进京赶考,自恃才华出众,离家时夸口说:“凭我所学,至少也是探花!”,不料三甲榜示,名落孙山无颜归故里,见蜀山山清水秀,曲径通幽,如临仙境,便在此建寺出家,是为蜀山寺。寺院有三大殿:释迦牟尼殿、圣母殿、宗鲁堂。蜀山寺古庙建筑群独占蜀山西侧,有几十间建筑,建筑风格雄伟壮观,僧人几十人。蜀山寺有许多流传的传说故事:如“蜀山拴子”、“拜堂求仙上蜀山”......。每年的农历四月初八,是古蜀山寺的庙会,人流熙熙攘攘,络绎不绝,车水马龙,蔚为壮观,让人流连忘返!蜀山寺香火缭绕,求子的、拜佛的、求财神的、......摩肩接踵,常年不断。足见当时香火旺盛。
         由于1958年开山采石,蜀山被琢的只剩下一个大石坑,特别是1966年开始的破“四旧”,使壮观雄伟的宫殿建筑群荡然无存,令人扼腕叹息!现在只剩蜀山寺的遗迹还孤零零地矗立在原地,向有心来考证的人述说着曾经光辉的历史。蜀山湖里的水早已经不见了踪影,变成了万亩良田,散发着淡淡的故乡的泥土的芬芳。
现在即使想恢复和重建名胜古迹,从地下钻出的石头山已经成为大石头坑怎么恢复?山上的三大殿和几十间寺庙建筑群怎么建?最多只能在平地重新建一些新建筑而已!现在又平地复建了寺院三大殿:释迦牟尼殿、圣母殿、宗鲁堂。

 

                   张启国作于裕丰堂
                     2018年4月5日 清明节4月24日修改                           

 

作者简介:张启国,男,出生于1971年。笔名:文青、汶清。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山东省散文学会会员、作家协会会员。发表医学论文26篇,在各级文学期刊、网站、报纸等发表文学作品90余篇,著(张广寅传)。                微信图片_20180609105438.jpg

本文连载章节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