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张启国的头像

张启国

网站用户

散文
201806/14
分享

何处是故乡?!连载

 

何处是故乡?!(下)
作者 张启国

        蜀山苍苍,汶水泱泱,运河之滨,山高水长……
我所描述的正是我的故乡曾经的模样——那时故乡湖光山色、水天相接、风景秀丽、湖山迷人、碧波万顷、湖心孤岛上山、寺一体、宫殿相接、恰逢庙会、人头攒动、熙熙攘攘、摩肩接踵、络绎不绝、使人流连忘返......。

                               三

       我的父亲张广寅,号锄山居士,他出生于五世中医世家,幼承庭训,少研岐伯黄帝之术,深得其高、曾、祖、父之精传,有志于医。并且旁及各家、触类旁通,十六岁即座堂行医,悬壶济世。师古而不泥古,用今而非纯今,稍长即名闻四方。

       1959年毕业于山东省中医进修学校(山东省中医药大学前身)第一期,1959年至1965年在山东省结核病防治院(后更名为山东省千佛山医院至今)工作,并且到山东省中医药大学任教,父亲自己亲自编写了(中医结核病学讲义)等教材教授学生。经过多次申请,父亲于1965年调回汶上县人民医院工作,第二年即1966年开始的运动,父亲即尝到了“蹲牛棚”、批斗等等非人待遇!

父亲曾经是两届济宁市政协委员和两届济宁市人大代表,1990年被山东省卫生厅评为省级名老中医。1992年被评为全国名老中医,并入选(全国名老中医论著选录)1992年中医古籍出版社出版869页。父亲于农历1994年8月19日病逝!人们常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父亲一生行医五十多年,救人无数,尤其擅长中医内科、妇科。
       记得小时候,那时我们还在故乡居住,只有父亲一人在县医院工作。每到周末,十里八乡到家里来等着父亲给他们看病的人坐的屋里屋外、院子里到处都是病人,就连大门口也坐的满满的都是病人。父亲一到家,停好自行车,也没有时间休息一下,不知疲惫,废寝忘食,任劳任怨,马上进入工作状态—-立即就一个接一个的给病人看病。妈妈看着父亲太辛苦,有时想说什么,父亲明白妈妈的意思,不等妈妈说,父亲对妈妈说:“你看,这么多人这么远到咱们家里来,等着让我给他们看病,是对我医德医术的信任,我怎么能辜负他们对我的信任呢?”。父亲给他们看病全部都是免费,给他们开好药方后让他们去医院拿药。

       当时经济条件都差,谁家若有辆大金鹿或者凤凰自行车,都会被别人羡慕的不得了!比现在谁家有辆奔驰、宝马轿车还要风光。那时候从县城到老家的路还是土路,在土路上铺上了一层薄薄的沙子。父亲每到周末,都要骑着大金鹿自行车回家。故乡离县城有四十多里路,按照正常骑行速度,父亲需要两个小时才能到家,可是父亲每次回家都要三个多小时,原来,父亲每次从县城到故乡的来回路上也要给病人看病。病人掌握了父亲每次回家和返回县城的的规律,他们都提前在大路边等候父亲,截住父亲让父亲给他们或者他们的家人看病。父亲每次都是有求必应。时间长了,有很多很多的病人都好像成了我们家的亲戚朋友一样亲近。来找父亲求治疗不孕不育,想生儿育女的人更是不计其数。父亲去逝后许多年,还有很多不知道父亲已经去逝的病人到医院或者到家里来找父亲看病。
父亲视病人如亲人,急病人所急,想病人所想,对病人热情周到细致,无微不至;对我们姐弟的爱更使我们终生难忘!

       记得那是1994年7月的一天,当时父亲得了重病在济南山东大学齐鲁医院住院期间,我坐在小板凳上,右手握住父亲的左手,我的头又抵在我的手上睡着了。早上夜班护士在交班前去巡视病房,看到我坐在小板凳上趴在床边睡觉的姿势,护士轻轻的推门进去,我听到动静,马上抬起头来,护士示意我到门外,不要炒醒父亲。

护士详细询问了我父亲夜里的病情变化后,护士又问我:你怎么坐着睡觉?怎么不躺在陪护床上睡呢?我说:我自己睡的沉,我怕父亲晚上有事我听不到动静,坐着睡并且趴在床边,父亲一有动静我就能马上醒来,好照顾父亲。

        当我轻轻的推门进去时,父亲已经醒了,他正在用右手搓揉左手。我问父亲左手怎么了?父亲说没什么,就是他的手被我的手和头压麻了!我说父亲我睡着后为什么不把左手抽回去放到被子里盖上?父亲说:你好不容易睡着睡的那么香,我如果把手抽回来怕把你吵醒!父亲就是一个这样时时刻刻都替我们着想的人。父亲不仅时刻为我们着想,就连亲戚朋友,父亲也时时处处为别人着想,记得有一次,老家汶上来了八个叔叔大爷等至亲到济南齐鲁医院来看望父亲的病情,那天天气很好,晴空万里无云,父亲见到家里的至亲之人也特别高兴!等到父亲和八个叔叔大爷们谈论完病情之后,父亲说:“你们几个人几百里路远专门来看望我,我谢谢你们,你们来趟也不容易,让汶清带领你们到济南风景名胜玩玩、转转。”几个叔叔大爷都推说不去,父亲执意让我一定带着叔叔大爷们去旅游一番。最后我带着叔叔大爷们去了千佛山、趵突泉等好好的旅游了一番,父亲才心满意足。这就是让我敬爱的永世难忘的父亲。
                                四
        父亲生前就在蜀山脚下大约500米远处自己选好了陵墓位置,因为父亲青少年时期时,蜀山脚下是碧波万顷、荷花遍湖、芦苇丛生、万鸟祥集、湖鱼野生......。蜀山寺当时宫殿相接、香火鼎盛,来蜀山寺烧香拜佛、求子还愿等等之人摩肩接踵、络绎不绝。父亲生前选中此地作为陵墓之所在,所以父亲去逝后就安息于蜀山脚下。脚把心带到远方,心把脚带回故乡。我们和我们的子孙,每到清明、寒食、春节、祭日,都一定要到林上祭祀父母,寄托对父母的哀思!愿父母在天之灵永生!
                                五
游历了祖国的壮美河山,风景名胜,古迹遗址、湖泊景观、寺院道观,每每想起故乡的山、寺、湖、河等,心中不免唏嘘感叹!蜀山、蜀山寺的命运和人在社会历史长河中的命运有多么惊人的相似?

       蜀山、蜀山寺和蜀山湖还有那两条河只留下曾经的辉煌和光辉灿烂的历史以及历史遗留下的斑斑印记!而我的父亲也在历史的长河中留下了拼搏、进取、奋斗、辉煌、坎坷艰辛、酸甜苦辣、以及一生中的喜、怒、忧、思、悲、恐、惊......的故事,留给我们和子孙后代体会、感悟、思念、怀念、回忆......,特别是父亲的德艺双馨和高风亮节更是成为我们学习的人生的宝贵财富,让我们和世人永远怀念我的父亲!
       故乡的蜀山、蜀山寺、蜀山湖、故乡的两条河流、还有我的父亲都已经远去了!当我在灵魂深处思念这一切时,我只想扪心自问:天下之大,何处是故乡?
张启国作于裕丰堂
2018年4月5日 清明节4月24日修改

微信图片_20180609105438.jpg

作者简介:张启国,男,出生于1971年。笔名:文青、汶清。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山东省散文学会会员、作家协会会员。发表医学论文26篇,在各级文学期刊、网站、报纸等发表文学作品90余篇,著(张广寅传)。

本文连载章节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