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王彦峰的头像

王彦峰

鲁迅文学院学员

散文
202007/27
分享

戈壁深处的那座军营

1993年冬,我穿上了向往已久的军装,乘一列军车走出山西,跨过黄河,途经西安、兰州,翻越乌鞘岭,挺进河西走廊,西出阳关一路向前,随着视野一点点开阔,映入眼中的色调渐次变化,大戈壁慢慢张开它刚劲的翅膀,以一种雄性的美呈现在我的眼前。

我对于戈壁的一点印象只是关于影视作品,文学书籍中留下的点滴记忆,并屡屡出现在梦境里的淡淡幻影:起伏的沙丘,海浪般向远方延伸,漠风落日里,金色的沙回旋游荡……但眼前的戈壁不同于沙漠,当大戈壁真正展现在你眼前时,你就知道自己错了,梦境中的浩瀚沙漠并不能和雄浑的戈壁同日而语。湛蓝湛蓝的天空下,戈壁滩一片乌黑,甚而至于油光发亮,高低起伏,线条优美壮丽,充满了海的神韵,山的伟岸。

从军西北边塞后,我就彻底和戈壁交上了朋友,最让人感叹的是戈壁的风,那风常年劲吹,粗犷、野蛮,一句名谚说的好:“戈壁一场风,从春刮到冬,风吹石头跑,四季穿皮袄。”久居内地的人,是很难感受到戈壁风的强劲和凄厉的。 “春风不度玉门关”,这话一点都不假。已是阳春三月天,可玉门关外丝毫没有春天的气息。依旧是一片萧瑟荒凉的景象,几根稀疏枯黄的野草难以遮掩遍地的黄沙,无情的风野蛮地袭击着这片干枯荒凉的土地。我们戍守边关的军人是非常盼望春天到来的,但这里的春天似乎跟我们无缘。寒冷无情的冬季一直要持续到第二年五月,方才收住它那贪婪的脚步。我们戏称这段日子是春天里的冬天。戈壁深处的春天则是“春意到头无处问,北风吹沙染飞雪”,起步极其的沉重,在所谓的春日里,整天只有大风,扬起黄沙,吹跑石头,遮天蔽日,数日不绝。有时还会给你来一场大雪,让你又回到那冷酷无情的严冬,面对这冰封雪冻,寒风扑面,天色灰暗苍凉的春天,我们都不愿再提起“春”这个字眼。仍旧穿着臃肿的冬装,生活在漫长的戈壁冬日里。埋怨也罢,伤感也罢,一切都没有办法,只好养足了性子等待春天的到来,可戈壁的春来的总是很晚很晚。其实我们真正喜欢盼望的也不是那难以等待的春天,是绿色,那怕是一点点绿色。也足以令我们高兴半天,可是这里没有绿色,要想见到绿色,除非等到春天的到来。可能是春阳德泽,律动无私的原因吧,即使是再边远,再荒凉再贫瘠的土地上也会有春的足迹,“乱山穷处亦开花”,只不过是迟早、浓淡、长短的差别罢了。自然界比人间更有公平、公正、公心。此时的戈壁风停了,雪住了,太阳光柔和地照耀着大地,升腾起暖暖热气。春日里的沙丘上积雪初融,梭梭根部有红茸茸的东西破土而出,好奇心驱使你挖开四周的沙土,露出了白生生的肉,汁水四溅。这就是盛产于戈壁的一种名贵中药材,被人们称之为“沙漠人参”的锁阳。传说唐朝大将薛仁贵西征被困,饥不得食,渴无水饮,将士们偶然发观了锁阳,吃了充饥解渴。结果萎靡不振的唐军变的精神焕发,锐不可挡,一举破敌。锁阳有滋阴壮阳之功效。我们常在柔和的阳光里挖锁阳,挖出来就吃,带着清新的泥土气息,甜丝丝的,我们还把锁阳切成片晒干,成为馈赠亲友的佳品。

春风这期间是最受人青睐的,它能带来意外的降雨,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一场朦朦细雨悄然而至。骆驼刺、马兰花、憋足了劲儿一下子长了老高;沙枣、红柳灰黄的枝条迅速泛青,抽出了新的枝叶。阳光下,空气似乎是透明的。几只野蜂在嗡嗡地飞。向来放荡不羁的戈壁风,一反常态,变得异常温柔多情。走着,鼻腔里总会盈满了蓬蒿、野花略带苦涩的清香,让你忍不住要打个痛痛快快的喷嚏。一只小小的四脚蛇被突如其来的声响所惊扰,从卵石后面探出梭子状的小脑袋,困惑地望着你这位戈壁深处的不速之客,再一溜烟地钻进裸露于阳光下拇指粗的洞穴。营区的沙枣树尽情地吮吸着这难得的甘露。你还没有在意,它便偷偷抽出满枝羽毛状的灰白色叶子。花蕾紧接着迅速长大,没过几天,微微弯曲的枝头便挤满了细密而又俏丽的黄色小花。散发出浓郁的阵阵馨香,和着漠风四处飘荡。顷刻便弥漫了整个营区,沁人心脾,令人陶醉。此时是我们戍边官兵最开心的时刻。

进入六月,戈壁长空青蓝,太阳开始火一般的燃烧起来,雨水对于黑戈壁是何等的珍贵,黑戈壁很少降雨,即使降雨也是微乎其微,甚至还没等落地,就被干燥的空气吸收,降临的雨水被干旱的沙子、砾石吸收的干干静静,只剩下一丝丝泪痕,这样的恶劣环境,对于一般的植物来说,肯定难以成活。可黑戈壁的植物自有生存之道,沙葱是一种宿根植物,生命力极强,耐高温抗干旱,逢雨就能生长。可就这一点点雨水,对沙葱来说却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它已足够使自己给黑戈壁献上一份厚礼了。沙葱的生长,真可谓顽强,它是在用生命与命运进行一场殊死的抗争,它是在向恶劣的自然环境宣战,在没有雨水的情况下悄悄蛰伏,只要气温合适,有一场雨水,沙葱就能几茬茬生长,即使在萧瑟的秋天,只要来一场绵绵秋雨,它照样可以生长。秋后的沙葱会长苔,样子酷似韭苔,花色红白相间,整个黑戈壁变成了粉嘟嘟紫盈盈的炫彩世界了,有这样的鲜花点缀黑戈壁,寂寞的日子有了一些光彩。这个时候,黑戈壁的羊、骆驼是最为高兴的,对它们来说,沙葱就是世间的美味,难怪这里的羊肉不膻。

在驻守黑戈壁的那些日子里,我们天天盼望下雨,终于有一天云朵越积越多,越积越厚,慢慢地云朵的颜由原先的白色变成了淡灰色,继而深灰色,到最后是乌云滚滚,冷风嗖嗖,一声声炸雷划破宁静的长空,好像要把大地劈开似的。顷刻间大雨从天而降。沙葱在当天夜里趁着湿的气和夜幕破土,三四天之内迅速长高,黑戈壁就满眼郁郁葱葱了,绿油油的沙葱潜藏在梭梭柴下,水沟旁边,砾石之中,如果遇到一块平坦的地方,沙葱长得就像一块韭菜地。这个时节,边防战士三五成群走出营区,踩着松软如棉的沙滩,沉醉在空旷浩瀚的天地之间,兴高采烈地拨起沙葱,装进随身携带的背囊,炊事班会把采回来的沙葱做出各种味美色佳的菜肴,走上餐桌,倍受大家的亲睐,还平添了几分乡野气息。最常见的是凉拌沙葱,洗净沙葱,放入开水锅焯一两分钟,然后捞出拌上精盐、陈醋,吃起来别有风味。紧接着沙葱就扬花结籽,当戈壁骄阳似火,狂风呼啸之际,沙葱的花籽纷纷爆裂,随之剥落,弱小的沙葱籽随飞四处飞扬,随遇而安。尽管此时沙葱不能生长,但它一点也不灰心丧气,只是默默地将自己弱小的生命潜藏在贫瘠的土地上,极有内心地承受着漫长的磨难,一天一天地耐心等待着,坚信能够等上一场雨水的降临的那一天,生根发芽,蓬勃生长,传宗接代,完成永不死亡的伟大历史使命。

从连队向南行不远,有泉水从石缝中喷涌而出,汇集成小溪缓缓向北流去。有了水戈壁滩不再荒凉,寂寞的日子也生长出喧腾。红树口俨然成了戈壁滩的一道亮丽风景,成了红树口戍边人心中的一片碧绿。有水,荒凉的戈壁便生机盎然,有水就有黄羊、野兔时常光顾, 更加惹人喜爱的是可爱的小鸟整日欢唱。当然边防连的羊群和牧民的羊群也经常光顾红树口,一时间红树口成为战士们的乐园,去红树口还可以看到成群结队的黄羊,也叫黄羚、蒙古原羚、蒙古瞪羚,科普书上称作鹅喉羚,属于国家二级保护动物。黄羊耳朵长而尖,四肢细长,雄性有一双在额骨上呈竖琴状向上平行伸出呈弧形外展的角,两个角尖彼此相对尖端平滑,是自卫的有力武器。雌性没有角,它们尾巴很短呈棕色。腹面和四肢的内侧为白色,背部和四肢外侧呈浅红棕色,臀部有明显白毛。马鬃山地区属半沙漠和草原地带。有很适合黄羊的生长,它们以针茅、红柳枝梢等为食。春夏以绿草为食,冬季主要是以枯草来充饥。黄羊适应干旱能力很强,它很耐渴,有时可以几天不喝水,冬季无水源可以以雪解渴,黄羊喜欢群居,由于奔跑的本领十分出众,再加上各种感觉都十分灵敏,所以发现远处的天敌后并不害怕,往往先凝视一阵,然后奔跑一段距离,复又站住,回过头来观察一番,再飞速奔逃,黄羊为了适应恶劣的自然环境和众多的天地,刚出生的幼仔被雌羊舔干了身体就能站立起来,数分钟之内就可以行走,一两日后就可以随着母亲疾速奔走。

九月的戈壁就很有凉意了,骆驼刺、狼尾草草忙不迭地开花扬籽;红柳愈加鲜艳,象一丛丛燃烧的火焰;沙枣也挂果了,像珍珠,像玛瑙,像红豆。一串一串的甚是惹人喜爱。摘一颗放在嘴里,香甜极了。长的像红豆似的沙枣被战士们亲切地称为北国红豆。有雅兴的战友便会吟出一首别有情趣的小诗来 :红豆生北国,秋来摘几颗;送给心上人,勿忘兵哥哥;戍边真英雄,此物是见证。在戈壁你还来不及细心品味辨别秋的味道,寒冷的冬天刹那间就到了。来的甚是突然。国庆节前后,当内地还是落叶飘飘的时候,大戈壁某日清晨已是白雪皑皑了。在你惊讶或感叹间,在你对这不速之客还来不及问候之间,它已悄然降临了。冬日里的戈壁,如果是晴天的话,蓝蓝的天上飘着几朵白云,有时甚至于一丝白云都没有,天蓝的出奇。在别处是绝对没有这么蓝的。天空明净似水,空气里没有一丝的尘埃,这里没有大城市里化工气体的污染,居民只有少数蒙古族牧民和我们这些当兵的人。戈壁的冬天是非常寒冷的。刺骨的寒风从新疆或是更加遥远的西伯利亚滚滚而来,扬起沙子,吹跑石头,撞开了人家的门,遮天蔽日,数日不绝。狂风刮的正紧,暴雪就迫不及待地降临了。落雪的日子是很长的,从上年的十月一直要到第二年的五月才肯罢休。落雪的日子,总使人感到浓浓的冬意。有时是鹅毛般纷纷扬扬,漫天飞舞,有时则稀稀疏疏,飘飘悠悠。狂风将落雪一次又一次的卷起,疯狂地抛向天空,这使得天空中的雪花和地上扬起的积雪搅在一起。一时间迷漫了整个世界,分不清东西,辨不了南北。没过多久,整个大地就变成了粉装玉砌的世界,往日的荒凉寂寞荡然无存了。

在这漫长而又严寒的冬天里,我们这群士兵显得十分的臃肿,看上去早已失去了年轻人应有的潇洒与浪漫。雪后的阳光格外的明媚,去洁白的雪地里走走,心情特别的舒畅。目之所及,都是一望无际的茫茫白雪。我们把营区周围的雪集中在沙枣树下,用木板打成一堵堵的雪墙,玲珑剔透,冰雕玉琢一般。隆冬的,气温会降到零下40摄氏度,滴水成冰,呵气成霜,气温极寒,边防军人的冬天是严酷的。即使是风雪迷漫,巡逻执勤照常不误,我们不敢有丝毫的懈怠,神圣的国门,威严的界碑在他们心中重有千斤。在那漫长的冬季里。常有暴风雪的袭击,牧民的牛羊面临着严峻的考验,每每遇灾受困,他们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解放军,总是有求必应,闻讯赶来的边防军人们,不畏艰险,不怕困难,为蒙古族牧民兄弟们排忧解难,事后,还来不及喝一碗奶茶就悄然远去了。这是多么令人感动的冬天里的故事。

这就是大戈壁,雄浑、神奇、壮美的大戈壁,这就是发生在大戈壁上故事,是啊!我兵之岁月的大戈壁,我心中永远的大戈壁。我深深眷恋着的沉淀了厚重历史和壮美传奇的土地。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