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太湖梅子的头像

太湖梅子

网站用户

散文
202007/27
分享

翠衣


1c690001c859ba8d3ab7.jpg

翠衣

太湖梅子


夏天无非是赏花、喝茶、吃瓜、纳凉。或者和心上的人说说话,哪怕相视一笑,一言不发,亦是温馨的。


日子过得飞快,转身已是盛夏。


夏天就很少呆在屋里,也很少一本正经坐在餐桌前吃饭,喜欢在院子里渡光阴,喝茶读书跳舞,一张小饭桌,支在树下,树叶像一把大伞,遮住了艳阳。


黄昏时分吃晚饭,桌子上摆着一盘玫瑰绿豆糕,一碟洁白的酒酿饼,一碗小米粥,几块囟汁豆腐干,盐煮花生米,一盘凉拌西瓜皮。

六七月份,本土黄土塘西瓜上市,清晨瓜农现摘,一只只碧绿生青,带着新鲜的藤。

并不会挑西瓜,我总是对瓜农说:请你帮忙挑一只最最好的瓜,不要太大,瓜皮要好,我要吃西瓜皮的。

瓜农总是挑给我最好的瓜。

黄土塘西瓜,本地最有名气,刀一碰西瓜,瓜应声而裂,红瓤黑籽,鲜洁!

瓜吃完,吃瓜皮。

西瓜皮有一个清雅的名字叫翠衣。

夏天的翠衣在江南人家的饭桌上有点像舞台上的青衣,不是主角,却是活色生香的一道风景。

凉拌,清炒,做酱菜。

清爽脆嫩,好吃!


将西瓜皮瓤挖掉,我喜欢保留翠皮,切成细丝,盐腌一下,沥干水分。白瓷盆里放麻油生抽白糖味精香醋……

拌好,覆盖保鲜膜入冰箱冷藏里,入味。

晚饭常常煮一小锅绿豆粥,自己做一些小点心,几味素菜,西瓜皮总是最受家人欢迎。

有时也会炒西瓜皮。需要刨去外面的青皮,只取瓜瓤和瓜皮中间青白的一层,切细丝,与毛豆子肉丝同炒,亦是一只可口的小菜。

1c6e0001abb3a82ad544.jpg


童年时光住在小巷子里,夏天几乎家家户户吃西瓜皮,西瓜皮代菜,意味着节俭会过日子。

巷口住着一户人家,三个男孩子,父亲在工厂里上班,母亲在家里糊纸盒补贴家用,日子自是清苦些。


邻居王家姆妈家境好,生了一个娇滴滴的女儿,她常常嘲笑三个儿子的人家:哎呦,这种人家冬天吃腌菜,夏天吃瓜皮,三个男孩子,眼乌珠绿幽幽,饿得像强盗坯!

傍晚王家的小女儿洗好澡,她娘就替她套了花短裤扑了菲子粉抱了放在家门口的竹床上,又拿了面盆坐着洗衣裳。


“冬瓜皮、西瓜皮,毛丫头赤膊胳勿要面皮!”几个男孩子悄悄过来对着王家小女儿放声唱,又一溜烟跑了。

王家小女儿嘤嘤嘤哭,她娘只好去屋里拿了小布衫给她穿好,嘴里骂几声:细杀千刀!

现在想起儿时大家都会唱的这两句,大概也可算作是文化遗产吴歌中的童谣了。


锡剧《珍珠塔》里方卿有句唱词:穷来不是钉转脚,富贵不是铁生根。

斗转星移,幼时西瓜皮代菜的人家三个儿子个个都有出息,早就将父母亲接到大宅里居住,而嘲笑人家的王家姆妈跟着女儿女婿还是住在老屋里,平常日子倒也活得自在。


想来也不会再嘲笑吃西瓜皮的人了。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