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小金刀的头像

小金刀

网站用户

小说
202110/13
分享

车间班长

玩具厂的车间班长叫肖迅,四十来岁。为人不苟言笑,工作认真。他年纪不大,却是已经白了头,许是常年上夜班劳顿的缘故。

这天下了夜班已是凌晨五点,他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回到小区的家里。妻子刘霞正在厨房清洗杀好的肉鸡。肖迅在玩具厂上班的工资每个月三千左右,这点钱连维持家庭的生计都有问题,更别说供他的两个孩子上学了。由于他家的小区住的离菜市场较近,他的妻子便到菜市场做起了卖生鸡肉的生意。刘霞一般都是下午出去买三四十只鸡回来,关到卫生间里,第二天早早便起来杀好,再拉到菜市场去卖。钱虽赚的不多,但多少还能补贴点家用。

她看到肖迅回来了,从厨房探出头冲着肖迅说道:“肖迅,等到七点钟你送孩子们上学。孩子们学校已经通知,要孩子家长交钱,你赶紧替孩子们的一起交了。”

“我上个月三千块钱的工资,已经全部交给你了,哪还有钱。”肖迅原本想进厨房帮忙。听到刘霞这么一说,站在厨房门口愣住了。

“你在玩具厂做工,每个月领这么点薪水,吃不饱也饿不死。不如干脆别做了,另外出去找点别的事做。”刘霞埋怨道。

“我要真能像你说的那样,想不干就不干那就好了。”

……

等到肖迅送完两个孩子上学回到家以后,他便沉沉地睡了一觉。直到了他醒来时,已是晚上七点。肖迅草草吃了一点妻子做的晚饭,又匆匆上班去了。

玩具厂原本每天也是三班轮换制,每人每天工作8个小时。后来,玩具市场趋于饱和,竞争变得日益激烈,而肖迅他们的厂在偏远的山区,运输成本太高。到了最后厂里的订单就逐渐减少,也就慢慢改成了一天只上两班。虽然同样也是每人每天8个小时,只是剩余的时间就比较灵活,可以用来加班,也拿来做清洁保养机床。

玩具厂离肖迅的家有三四公里,在市郊的兵营旁边。因为靠近部队,所以治安很好。厂子有三米多高的砖墙围着,大门处有一道铁栅栏,铁栅栏旁边有个保安亭,里面有保安在看守。

穿过大门,肖迅来到玩具厂生产车间。

车间里灯火通明,宽敞干净。几十台车床整齐地排列着。不少刚来的新人已经来到车间。他们会由仓库管理员王波带去车间仓库去,自行挑选半成品玩具,然后搬运来车间进行加工。半成品玩具料有便宜的,也有贵的。肖迅作为车间班长,他一般都是让厂里新来的年轻人先自个挑选玩具料去做,他到最后才挑选。

“今天又只剩小件的便宜料了。做不做?”肖迅在对自己的车床做开工前的安全检查时,王波走了过来问他。

王波三十多岁,长得膀大腰圆,四肢粗壮,干起活来力大如牛。他与肖迅都是厂里的老员工了,二人比较熟。

“不做还能做什么。拉过来呗。”肖迅抬头看了王波一眼,开玩笑道:“难道你想把这些便宜料外包出去,给私人作坊去做。”

在这个小县城,私人玩具作坊有好几家,而且私人作坊做外包料的工钱也比较便宜。厂里偶尔也会外包些半成品玩具料给私人作坊去做。

“那倒不是。厂长说了,没有人做的料才能外包出去。你要做当然就拉给你。”王波咧嘴笑了笑。过了一会儿,他又好心说道:“明天我再给你留点好玩具料。”

“别,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我一个干了十几年的老员工了,什么料做不得。犯得着跟新人抢料来做吗?”

“只是照这样下去,你下个月工资还是只有三千。这哪够花呀!”

“你不也一样吗。”

“对,一样。三千是厂里员工的平均工资。”王波支吾了一下,“你有没有想过改行换一份工作?”

“还能换什么工作?我觉得做哪一行都一样。都是要靠本事才行。”肖迅停下手中的活,“常言道,多大的螃蟹,就住多大的洞穴。好高骛远是不行的。”

“你这么说也对,其实我也只是说说。真要改行又要从头来过,而且我也不知道要做什么好。”

“尽人事,知天命。努力创造出自己最大的价值,做好咱们自己的工作就好了。”

“能够像你这么想的人不多呀。怪不得你能当选爱岗标兵。”

说到肖迅当选爱岗标兵这件事,那是今年过年时候的事了。

在今年临近春节的一个晚上,车间里的一台机床突然出现故障。而此时车间的维修老师傅都已经回老家过年去了,剩下的年轻师傅不会维修。临近春节的订单向来都非常紧张。人可以休息,机床却不能停。这时,年轻维修师傅们想到了肖迅。

所谓久病成良医。

肖迅虽然不是维修师傅,可是由于他是老员工,机床的各种故障,他差不多都经历过。机床的毛病多少他都有些了解。

等到肖迅接到年轻师傅们的电话时,已是凌晨一两点钟。肖迅得知情况后,二话不说就赶到了厂里。在他与维修师傅的共同努力下,机床最终修好了。厂里的订单任务得以按时顺利完成。

就冲着肖迅这种不计较个人得失,敢于奉献的精神,在一年一度的爱岗标兵的评选中,大伙都一致推选他来当,可谓实至名归。

且说,肖迅做完这批便宜料,已经是天亮。今天是厂里一周一次的例会,肖迅留在厂里吃了早餐,就集合到车间前面的场地上站着排队开会。开完会议之后,厂长把肖迅和王波两人叫到办公室。

厂长办公室不大,加上里面摆设的桌椅,看起来就显得有些拥挤。厂长由于经常在外面跑业务,很少待在厂里,所以对自己的办公室不太讲究。

厂长今年五十多岁,个子不高,身着西装革履,头油发亮,给人一副精明能干的感觉。此时,厂长正坐在办公桌旁看文件,见到肖迅与王波,招呼二人坐下,“听说昨晚那些新来的年轻人又把许多便宜料给落下了。”

“嗯,不过没事。我已经把那些便宜料给做完了。”肖迅挺直着腰板,人显得有些拘谨。

“真是一群不知好歹的家伙。”厂长小声嘀咕了一句。

“玩具厂要不是厂长辛辛苦苦跑到大厂去讨来订单,早就没活干了。”王波看到厂长在抱怨。他连忙起身,递给厂长一包中华香烟。这是昨天他上班的时候,私人作坊老板过来拉外包出去的玩具料时,悄悄送的香烟。

只是厂长不缺烟抽,他摇了摇手,轻轻将香烟推了回去。他继续说道:“何止这些。若不是我到处筹钱,利用厂里的闲置地盖起来集资房卖给他们,厂里的许多人都还没有房子住呢。”

厂长这么做原本是出于好心,只是厂里却有人有着不同的声音。

“是啊。”肖迅听了点点头,“可有些不安好心的人却说厂长这是在变相地卖掉厂里的土地,搞房地产。”

“厂长这些年当的真不容易呀!”王波在一旁附声感叹道。

“还有我最近新增的几台机床。虽说都是老型号,不是新机型。但仍能表明我要扩大生产规模的决心。况且我也是照顾员工操作习惯问题,以免他们对新机型不会操作,才不买新机型的。”

“可是结果呢,有人却说,这是在拿从总公司上面拨下来扩建工厂规模的钱,在草草买几台机器敷衍了事。”

“厂长做得可真是够的辛苦呀。”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