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雪雁鸣的头像

雪雁鸣

网站用户

散文
202008/24
分享

雪雁鸣乡土散文集《麦颂》零壹伍:枇杷,又见枇杷


摄影/撰文  雪雁鸣

又见枇杷(雪雁鸣摄)(15).jpg

枇杷,又见枇杷。在这个美丽的红五月里,这个时候,你借夏风之手向世界发出丰硕的喜帖,又是一年,又是一季,颗粒金黄,世人遍尝。

枇杷,你是从娘胎出来就有琵琶的模样,还是前世就有密不可分的姻亲?

枇杷,你是琴者撒下的种子再生,还是星落园圃长成万树向天的渴望?

一粒种子与土地的邂逅,犹如娘子与郎君百世无血亲,一旦情深万丈,便把世间繁衍得屋起炊烟,香火遍地。珍树奇果的歌词,被琵琶解析成千层音韵,一勺枇杷的药引,止住了岁月的咳嗽。那是人间有太多的风寒,在拂晓与黄昏刮起的风中,你我的歌喉沾染了一粒尘埃,已唱不出春宵一刻的俪歌。

枇杷挂在树上借风声替自己发声,晃动着琵琶的身姿,树上垂挂,千千万万,那颗颗金粒,大小不一。枇杷仙子弹奏着琵琶,一代粒满色黄的家谱,镌刻在梨木板上,满满记载枇杷仙子的情义。鸟儿啄破枇杷,想探寻里面的秘密,小心翼翼的啄破,原来里面是一罐蜜。鸟儿想戏谑它们的坠落,就在离开枝桠之际,己有篾篮在轻轻的接。孕妇挺着肚子,在枇杷园中尝鲜,一阵咿呀的啼唤,已生下乖巧的枇杷女。恋人在枇杷树下执手言欢,幸福的向往,如枇杷一样甜蜜。浓浓的乡情呀,在江南枇杷小国中聚首,富水河畔,大畈垄中,枇杷正熟,游人接踵。枇杷树下弹琵琶,纤指拨出乡愁曲。枇杷籽落琴弦,间隙中的伴奏,挤出丝丝牵挂。

一曲青花瓷的乐音,南国婵娟翩翩起舞,枇杷仙子款款而来,巧笑倩兮!

那高雅素洁、梦寐多情的诗画,那明眸善睐、顾盼生辉的情怀,我一一收起,夹在自制的画页里,从不与人说。我无法捕捉那一道道旋风般的舞浪,只是在你妩媚的神态里,我醉我依。枇杷树下旗袍的风采依然袭来,我爱那种温柔与律动,在宿命的布局里,我是一粒枇杷的种子,钻进土地的缝隙,聆听琵琶的弹拨,弦鸣声起,余音绕林,九月来秋花渐发,佳期能不少年游?

琵琶曲,枇杷落,旗袍的神态风姿绰约。咏春的情怀余热还暖,时光的故事在橱窗里轻轻歇息,便让夏风轻轻的撩起,妩媚转身,进入寻常百姓家。摩登的华彩过于炫目,旗袍的峰转,让多少女人的心静下来,再演经典,再出神韵。东方美,不褪色,那一份含蓄把张扬的声浪轻轻的盖起,优雅多于激扬,矜持多于浅露,玲珑曲线被光影勾勒,淡淡衫儿薄薄罗,旗袍菊隐香云歇。

枇杷仙子秀姿于阡陌,或手托金粒银盘,或臂挽篾丝藤篮 柳腰花态,十里风香。红霞漫野旗袍秀,袅袅婷婷十八春。琵琶的古风催发枇杷的好运,旗袍的古韵,修身前后,典雅古今。

枇杷,又见枇杷。在美丽的红五月里,在千百个果园中,在万众来临的乡间小路上,透熟出一道浓浓的乡情。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