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雪雁鸣的头像

雪雁鸣

网站用户

散文
202008/27
分享

雪雁鸣乡土散文集《麦颂》零壹玖:一朵荷花的童话


撰文/摄影  雪雁鸣

02-《凤凰涅槃·浴火重生·燃烧自己·奉献苍生》双重曝光—雪雁鸣摄.jpg

荷花,你以怎样的韧性藐视世俗?

荷花,你以怎样的柔情温暖书生?

出生卑微,在最低处,在龌龊的世界里,淤泥是你的根基,而你的灵魂清澈,惹得月儿一阵冲动,离开空洞的月宫,一头投进水里,吮吸荷花的甘露,从此不再孤单。月儿跌落荷塘,把自己浸得冰凉,借荷花的笔力,能够写完月的一生,和嫦娥的悲戚。

荷花的娇嗔,来自雨的轻打,那一份妩媚,被深情滋润。荷花的沉默,说与谁听?只有风手在抚琴。月宫看荷,那是原野的纽扣;荷塘看月,盛满天地的精魂。

荷塘月色,月浸荷塘,一首和谐曲,弥漫于长夜。月探花心,花窥月影,花颜月貌,在乡野,在静谧的田园。天亮了,阅荷者总要归去,还要去继续窥探芸芸众生的心,还有那看不见的鸿沟。混沌世界的铠甲,谁能穿破?赏悦荷花,是多么奢侈的宴会。惜别荷花,更需要太多的勇气。真不想走,走进尘土飞扬的闹市,去倾听市井的喧嚣,这是人人的命,山下的红尘,需要太多的防毒面具。

逐渐走进了失语的时空,与荷花对话,才有太多的心语,说不完,滔滔不绝。

好想移居,与荷花为邻,生息在不见铁锈和铅毒的柴扉里,迎日荷锄去,踏月洗犁铧,写诗、填词,做一名白日下的山农和月夜下的书生。

是否痴心就能换来情深?是否等待就能盼来福满?静立乡间一隅,看不见尘世的锱铢必较。我喜欢走在田野上的人,那一双带着泥土的赤脚,远胜招摇在街道上的时尚,和光环下的金身。

城市的美也只是海市蜃楼,那不是雾霭,也不是阴霾,那是由各种金属汇聚而成的碎屑织成的网,弥天大网,和网下的弥天朦胧,网住天,看不见日月,蒙住脸,看不见人心。总有人经不住晨钟的敲打,经不住露水的浸湿,但还在摩天大楼里俯视,还在条条街道上旁若无人的行走。

荷花,那一笑的风情,让我不忍离去,你的一个流盼,将我定身。美人如花隔云端,你站在我眼前激励我一生。

荷花,你我的邂逅,是命中注定的相逢,百花争艳,你自端庄,花落何处,莲蓬问踪。

中通外直,不蔓不枝,七宝莲花,步步生香。我抬手画莲,画那枝枝风骨,瓣瓣笑靥。五色天华,佛生莲眼,观音慈悲,万物化生。洁身自处,涤尽尘埃,那一份神圣,早已根植人心。我不是荷痴,我是荷花久违的友人,次次赏阅荷塘,带走了明净和清韵。

又是云破月来,花叶弄影,那是玉姬的化身,朝荷塘泼彩,冰肌水灵。山窝之夏,南塘之秋,雾露隐芙蓉,见莲不分明。

荷塘月色,隐隐约约,若有若无,清淡幽香。

荷塘月色,光华银白,郁郁蓊蓊,含情脉脉。

荷塘月色,月华如水,光照人间,大爱无声。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