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于春水的头像

于春水

网站用户

随笔杂谈
202106/06
分享

陷落

地裂一样的,平坦广袤的大地上的那一条河流于是就闪着亮光来。而多年后的今天,忽然的一下子铺陈在眼前的时候,却仅仅的只是感觉到水流小了很多,也浊黄了很多。则是当然的还是记得的,在此刻的河流的底部,去找寻着当年遗落了下来的那些丛丛郁郁的地衣草。冰冷的河水的底部,竟也一直的痴痴的保存着那时候遗失了的赭黄的叶子,才发现原来那时候的点点滴滴,也还在一刻不停的焦急的等待着这一刻的翻寻。才知道,那时候的感觉,此刻,竟然的还是原初的那么的绵软与细腻。

霜飞满天的时候,就只是留存在了记忆里的事情了,蹒蹒跚跚的老人,那背影徐徐缓缓的艰难的挪动着,身后巨大的彤红的夕阳,恐怖的让他想起了夜半睁大的血红的眼睛。

伸进窗棱的爬藤,眼睫一样的遮蔽着明亮冰冷的月亮以及他的不安的踱步。流淌的河水,也正一丝一寸的攀着爬藤上升着………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