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湘客的头像

湘客

网站用户

小说
202005/21
分享

我是凶手

 

文/湘客

程强收监多日,走程序的询问笔录,现场调查,一一走过,本人供认不讳,只待受害人认定指证和找到行凶时的凶器,便可民事附刑事责任一并起诉。

这个结果给程强带来的是牢狱之灾,相反,程强像打鸡血一样的兴奋,他给了郎银仁致命的一刀,解除了心头之恨,他对自己的行为不后悔,并对妻子说:“一定守口如瓶,这个秘密让他烂在肚子里。”

探监的妻子含着泪拚命点头:“我等你,你是真正的男子汉!”

从上海治疗回来的郎银仁,得知这一消息后,拒绝众人阻拦,执意来到刑侦大队,向警方说明来意,口口声声说如果警方不从重新论断,必然会造成冤假错案。

“那是我们在抢夺水果刀时,自己不小心刺破了睾丸,与程强毫无干系,再说我和程强铁得像一个人。”郎银仁从手提包里掏出一大堆发小在当兵时照片和信件,还有一件重要物证。

警察认真地查看比对每封信的内容和每张照片上的人物,指着和程强一道合影的另一位军人问。

“他呀!他叫王参军,同学、同街坊、是发小,我视力差,当兵目测五官就不合格。一个当兵四年退伍还乡,一个还在部队继续革命不停步。警察同志,你说程强会捅我刀子,剜我卵子吗?神经病会信!”郎银仁的人证物证齐全,证明程强无辜。

通过一番理论,程强拉着长长的苦瓜脸,从看守所里走出来,没好脸色地对郎银仁哼了声:“恢复得咋样?”

办案民警一脸无奈:大千世界,无奇不有。还有人争辩自己是凶手的,民不告官不理,签个字吧?

签字干嘛!

刑侦队长慎重起见地要程强写了一份不得向人大等部门,申请家国赔偿的保证书,理由是:案是你报的,凶是你行的,作案经过是你亲笔供认的。当然从案情分析,里面有很多疑点,既然受害者自己要承担责任,经请示案件审判委员会同意放人!

嫌疑人与受害人双双向办案人员行大礼,鞠躬90°度:“谢谢!”

一、村里“四人帮”,羽干各自飞,飞得再远也离不开原来的老窝窝。

程爹两天不见这几个小孩,心里想的疼,来了又嫌弃,最终用喜欢作解释。

大同村算程爹家殷实,在公路边开了一家便民超市,现在农村经济条件比较活放,空巢老人和留守儿童多,年轻人一是在外打工,二是在外求学读书。

隔代亲变得异常依赖,养成了留守儿童的性格痼癖,一切以我为中心。

农村小孩子也有自己的小圈圈。郎银仁、程强、王参军、何莉,是一起两眼一睁玩到熄灯的发小,这是程爹嫌弃他们的原因。

农村文化生活贫乏,电视是唯一打发时空的好伙伴,另一种是捉迷藏,儿童们的最爱,能躲能藏的地方哪里都去,程爹的便民小超市也不放过。

四个人算何莉小巧,藏的地方一般找不到,找不到的人要学狗叫或爬地三圈。郎银仁经常学狗叫,今天看样子又输定了。他没方向地叫唤:“何莉,笑一声,我保准知道在哪里?不然我把你嫁给印度人当性奴。”

历来女孩比男伢成熟早、懂事多,虽然不完全了解性奴的意思,对嫁字特别敏感:“砍脑壳的银伢子你敢!”

何莉两手撑地,屁股上拱,想从货架里爬出,只听见“啪”一声,货架倒塌,货物撒满小超市,液体汁横溢。

“快闪开!”王参军用掌推开何莉的一瞬间,货架上摆放的玻璃制品哗啦啦地倾斜。王参军的的脸上、手上、腿上,划出无数条口子,血染全身。吓得几个捉迷藏的娃娃嚎啕大哭。好在村卫生室就在超市旁边,经过一方处理,发现只是表皮伤,擦完碘酒又一起去疯。

何莉心里记下:保护我的是大哥哥王参军,打那以后,何莉的小吃没少过大哥哥一份,一个苹果也留半边。

一次, 何莉包着留下的苹果放在课桌上。

郎银仁嗅觉灵、嘴馋,郑强还没来及制止,就拿起苹果三下五除二地解决了战斗。

何莉办事回来找苹果,没了,没人承认吃了苹果,郑强瞟了郎银仁一眼,何莉意会。

郎银仁说没吃,学校没安监控器,谁拍了视频拿出来一目了然,这半个苹果多大一个事。“你怎么知道只有半个苹果?”何莉乘胜追问。

郎银仁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耍赖地说:“反正我没吃,吃半个赔一斤,要得不!”

正在俩人争执不休的时候,王参军提着一瓶,从家里用大塑料瓶灌的白开水到校了,听到何莉的诉求后,他指着饮料瓶说:“用我的白开水漱口,吐在痰盂里,你敢不敢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这样做?”

“笑话,我当是毒药。”郎银仁夺过饮料瓶按王参军讲的没加思索地“咕隆、咕隆”照办照做,吐进约定的痰盂,这时他猛然发现上了王参军当。

一场哄笑,结束了半个苹果事件。

孩童玩法搞笑,多半仿造大人。结婚迎亲,成为小“四人帮”常互相扮演的角色,何莉有种满足感,轮流当公主,做别人的新娘,礼婚从求婚,迎亲,走进婚姻殿堂,三拜天地,步入洞房。他们知道这是游戏,包涵的内容懵懵懂懂,充满着幸福的喜悦。

四个人渐渐长大,步入初中年代,感觉这种法玩法低俗,男孩会吱吱唔唔,避开敏感话题,女孩见到男生会害羞脸红,潜意识地懂得性别之间的差距。

那天,何莉哭得很伤心,她告诉程强和郎银仁,王参军不读书了要去参兵。

“难怪这些天不见王参军,原来是参加体检去了。”郎银仁对郑强说。

“王参军家里穷,支付不起昂贵的学费,他父亲坚持儿子参军,培养生活自理能力和坚韧不拔的意志,学会做人的根本。”何莉礼充了王参军去参军的理由。

程强说:“我也要去当兵,俩人在一起是个伴,说错了不是伴,从此是战友:战友、战友亲如兄弟,革命把我们召唤在一起。”

走的那天,何莉是抱着王参军哭的,眼睛成了金鱼眼,同学们笑她。她说不在乎,小时候她就当个过王参军的新娘,再当一次又何妨?

郎银仁明知城区禁止鸣放鞭炮,他还是噼里啪啦放了一阵,结果罚款250元,寓意只有犯二百五的人才干这傻事。

这是发生在高二的事。

二 思念是诗人永恒的主题,半个月亮爬上来,爱情来了档不住。

王参军参军的地方在湛江,当的海军。站在海边看湛江,蓝天、白云,蔚蓝、蔚蓝的海水,成天有海鸥为舞。王参军站在军舰上穿着海军服的照片,是何莉开机见人的宝宝贴,那浓浓的剑眉,黑黑的肤色,憨憨的傻笑。

高考成绩出来后,何莉的父母感到很奇怪,成绩不错的女儿,报考内地一本绝对没问题。报什么岭南师范学院,山高皇帝远。

说何莉傻的人不止她父母俩人。郎银仁没有正面干涉,悄悄地发了条微信,告诉其中的秘密,原来不是南宁师院,是岭南师院,这才使父母恍然大悟。大悟了来不及了,女儿踏上了去湛江的动车。

当然,王参军不信:什么会呢?他又不得不信,接站的信息确定一万遍是何莉发的,他要程强陪他一起去接站。

程强不肯:“你们见面时亲亲我我,搂搂抱抱,我于瞪眼,不去!”

“不去就不去。”王参军正了正军装,大步流星地挤进公汽,百米冲刺地站在出口醒目的地方,焦急地不时地查看手表,张望下站的旅客,人渐渐分散朝各自的方向走出,他伤感了,他失落了,沮丧地翻阅手机上的信息。一个不祥的猜测使王参军心跳加速,汗珠如雨地滚落:微信是火车上发的,每到一个停靠点,何莉就会准时报站。车到站点船靠岸,唯不见人的踪迹。参军急了,想出几种不好的可能,准备向车站民警室咨询或者报案。

何莉在哪里?她躲起来了,选择了一个可洞察外面一切动静,而外面不易发觉的墙柱死角。分别两年了,想得心疼,想得好苦,枕着入眠,梦里是你,她想偷偷地甄别相隔两年后的同学、老乡、发小,重要的异性朋友有什么变化。哦!躲在一边的何莉看得她心花怒放,高大壮,黑得好性感、好傲气,好男子汉。他怎么转身了,抬步的样子是要离开接站口。

“参军!”何莉很冲动地冲上去,忘记了性别的差异和女孩子的羞涩,张开双臂紧紧地匝住参军的脖子,踮起脚撤娇的摇晃着身子。

王参军给予的合腰熊抱,使何莉感受到男人的力量,那种男女合力的挤压,在兴奋中慢慢变成了异性的感觉。几乎是同时双方涨红脸,迅速推开双方。王参军望着何莉耸立的两座突起的小山峰。

哦!何莉成熟了,一朵含苞欲放的茉莉,21岁的青春散发着她羞涩的纯真:“你把我抱痛了。”

“我们战友见面除了敬礼,就是死死地熊抱,我忘纪了你是女的,对不起!”

何莉将在一座陌生的城市陪伴她心中的爱神至少四年;

王参军一个有点含蓄的汉子,积压的爱情,总有一天像火山一样爆发。

他们在爱海中滋长爱的力量,

郎银仁高考落榜,在家晃荡了两年,打工有点累人,上班受拘束,当老板缺钱,便小打小闹地利用地方保护的南北差价,玩起猫捉老鼠倒卖香烟的游戏,利润高有风险。从一条到一箱,再发展到整件、整车,形成了供销一条龙的产业链,两年功夫发了,成了老板,说是大老板。

光阴似箭,日月如棱,并非文人夸大其词。

转眼何莉学业已成,是留下选校任教,还是打道回府。她心里有主意,但要王参军定舵把子。

军队在对待男女关系上的规定是严厉的,一旦确定属于准配偶准军嫂关系后,部队长是宽容的,眼睛常会睁一只闭一只。

历史上有先例:严厉,在延安时期,功臣黄克强求婚不成强奸女红军,毛泽东挥泪斩爱将;宽容,王震在新疆建设兵团时期,为了让兵团干战有媳妇,跑到上海找时任上海市市长陈毅,请求号召上海女知青支边,而且对未婚探家的干部战士,下了一条死命令必须找个媳妇,以两人登记照为检验标准。

所以,何莉来营区,有人当面直呼军嫂,开始何莉拽着参军涨红脸,后来也就习已为常。

沉默的王参军发话了:“你先回去把家安顿好,着好做军嫂的准备,也就是说做好耐得住寂寞和两地分居的准备,当然有盼头,军营里流行说铁打的营房,流水的兵,我迟早是要回老家,投于你的怀抱里。”

“嗯!听你的,我等你。”何莉一对清澈的眸子,水汪汪地深情地凝望着心上人,她想吻他,最终收敛住自己的冲动,大街上他穿的是海军蓝。

何莉走后不久,程强向部队递交了退伍申请,私下对战友说:“参军,你留下,你学的专业部队需要,维护兵的岗位不重要,新兵培训三个月就可上岗。再说现在社会复杂,小青年一个个胆大妄为,动不动就动刀子,我要为你保护好何莉,当兵的有份真爱不容易。”

郑强的一番话说得王参军热泪盈眶:“兄弟,战友,拜托,拜托了。”

郑强退伍后从事行政工作,拿着月工资,过着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安逸生活,上不攀富,下不违民,吃政治饭,跟共产党走。

郎银仁邀郑强有财一起发:上班下班打考勤,签完名字还得留手纹,跟我郎银仁一起打拚,保你程强买套电梯房。程强不同意,道不同不相为谋,亦各从其志也,但他们会经常凑在一起喝酒串门,传统节日也结伴去乡下去看望参军的父母,哥们感情深。

三 女护士害羞地把裸露的男人抬上担架,简单地将皮囊包扎,望着一只挤在腹股沟旁的睾丸问医生怎厶处理?

王参军和何莉在老家结婚,婚礼很俭节,四桌推辞不掉的客人,自然少不了郎银仁和程强夫妻二人,觥筹交错尽虚佞,推杯换盏无真衷,幸福的爱意挂在小俩口的脸上。

郎银仁在婚礼上一醉如泥,他说心里难受,讲了一夜的胡话:“程强我有钱,多得数不清,我也要找个女人睡觉觉。”

程强按照郎银仁提供的电话号码,给一个叫妮儿的女人通了话,程强知趣地走了,召唤过来的那个妮儿从此没离开银仁,一直过着没有名分的夫妻生活。

时间长了郎银仁开始厌倦受约束的日子,提出拜拜好几次,请神容易送神难。走人很简单,二一添作五,财产均分,少一个子谁也别想开溜,你走私香烟,偷税漏税,扰乱市埸秩序,破坏经济环境,罪恶滔天,你不下地狱谁下地狱,这小妮子不是豆腐做的。

小妮子话提醒了郎银仁,挺而走险赚的风险钱,底线被人弄清了,掌握了你的七寸,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的道理使郎银仁恍然大悟,后悔不该引狼入室,当时去宾馆开个房,哪有这多还上到法律层面上的后患,更加要圆孩提时纠结的梦。

当时南海局势紧张,部队内紧外松,暂时取消探亲制度,对已外出的军人一律返队,在海、空军方面悄悄地通知一些退伍专业技术兵原地待命,王参军是在婚期未满的情况下归队的,一幅《军城早秋》的情形“昨夜秋风入汉关,朔云边月满西山。更催飞将追骄虏,莫遣沙场匹马还”彷佛出现在眼前,何莉含着泪送走挂牵一生的男人。

妈妈时的鳖,你美国佬把航母驶到南海附近想威协中国人,小样!门缝里看人,把人瞧扁了,现在的中国人怕你不成,你回白宫翻下历史旧帐,你跟中国人斗,哪次不是落荒而逃,真的是吃牛屎不估堆。

战争靠男人,女人远离战场是通过无数次血的教训总结来的经验。

何莉慌神了,打电话找程强想诉说心中的恐慌,程强在乡里在搞精淮扶贫,来不了;又打电话问郎银仁在干嘛!油腔滑舌的郎银仁说在等何莉的电话,俩人相约在咖啡屋。

咖啡屋,若隐若现的变色灯光,神奇!咖啡屋,慢节凑的轻音乐,不时地勾起客人的往事纷纭。

郎银仁很准时地等待何莉的光临,特意要了一束红枚瑰放在桌上。要说这是他们懂事以来第一次单独约会,这种情人般幽会的场所对何莉来说也是笫一次,她来了,穿的很随意,只有气质袭人,她来的时候洗了头,一股香味随着秀发的飘逸散发出女人特有的无可代替的分泌出来的高效生物活性物质荷尔蒙,可能佩戴的是黛安芬Ttiumph,前胸那么有型,加上微跷的臀和修长的腿,轻盈的步伐穿过弄堂,迎来的目光四射。

郎银仁伸手握住何莉的纤巧的玉指,弯下腰绅士般地想吻何莉的手臂被拒绝了。

“哦,我回到了当年!”

“当年怎么啦!”

“你做我新娘的年代!”

“说点别的,我心情不好!”

“正因为心情不好,说点开心的往事。”

“你家有佳丽,我身为人妻,说那点破事,俗。”何莉的心事在湛江,不时翻阅手机微信关于南海的消息,女人关心的不是战争,关心的是与战争有关的人。

“来点红酒,要得啵!”郎银仁打破尴尬。

“可以!”何莉笑得勉强。借酒清愁愁更愁。她当心受吓丈夫是海军,一旦海战,海军官兵必定冲杀在前……荷莉开始是一小口一小口的喝,变成大口大口地喝,她隐隐听到郎银仁说他从小到大一直暗恋她,追得他精疲力尽,虽然成名花有主,我有爱的权力。

“不、不、不!你错了!我从来只把你当成那种朋友,做梦都没想过那档子事,我们怎么可能呢!我心里只有参军,你懂的,我去湛江四年,你懂的,你吃醋有什么用,抱起醋坛子当水喝没人拦你。”何莉虽有醉意,说话条理清晰。

郎银仁打开手机,翻出一条最新消息,起身绕台与何莉并肩坐下:“你看,南海没事了,美军的航母退走了。”

何莉一手夺过手机:“在哪儿?”

郎银仁一手挽过何莉肩背,搂抱式的指着荧屏上显示的条文:7.12美双航母急急驶离南海的直接原因,是被我核潜艇火控雷达锁定而未能发觉,直至我方主动通过热线知会美方,要其立即撤离。五角大楼还半信半疑,命令航母核实,航母打开探测系统后发现果然被锁定,但却查不出潜艇的位置。五角大楼这才急令驶离。此前五角大楼正在为我方7月10日把红旗9导弾从永暑岛撤离的动机百思不得其解,至此才恍然大悟:单是潜艇就能完成让航母变成人工渔礁的工作,实在没必要另用导弾对付航母上的战机了。面对这一现实情况,美国不仅立马撤离航母,还得戴中方手下留情的情,知道航母在南海再也呆不下去了,只好派员来中国道谢讲和,并一改此前咄咄逼人的气势,提议把南海仲裁这一页翻过去。这就是7.12至今南海风平浪静的真正原因。中方这着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妙招真是高明之极!

“倒酒,满杯!”

“嗯,满杯!”

何莉醉了,仍凭郎银仁摆弄。

何莉不省人事地被郎银仁背进汽车,扶进宾馆,何莉的衣服被郎银仁脱光,一丝不卦地露暴在郎银仁的眼前,郎银仁不顾一切地扑……

程强从精准扶贫点回家已是晚上十点多了,不放心地想问何莉有什么事,电话拨通一次、二次、N次无人接听。程强奇怪地发现何莉发出卫星定位示意图的具体位置,有咖啡馆,文坛宾馆,他跟老婆交待后,直奔文坛宾馆。

眼前一幕让让程强怎么也不敢相信,这个一丝不卦的人竟然是衣冠禽兽的郎银仁,他末加思索地操一把水果刀,朝着郎银仁的胯下直刺。

发飚的野狼也疯狂,郎银仁左遮右挡,哼哈乱舞。

程强拿出部队擒拿格斗的本领,双手撑地,来了个右脚横扫勾踢,只见郎银仁摇晃失衡,惨叫一声倒在血泊之中。

程强很理智地跟老婆联系,反复交代妻子无论发现什么事,谁问她,她什么都不知道,速将何莉送回她住处,接下来他拨通120,并通知小妮子赶到宾馆。

女护士害羞地把裸露的男人抬上担架,简单地将皮囊包扎,望着一只挤在腹股沟旁的睾丸问医生怎么处理?

直到120离开了宾馆,程强大步朝警区走去……

四 嫌疑犯与受害者,都承认自己是真凶,其中玄妙:你知我知。

程强很轻松地走进警区,向警方陈述犯罪经过:“郎银行是我发小,我对他不检点的生活方式一直反感,多次规劝不听,这次事情发生有些巧合。我知道他喝酒常醉,喝醉了就不回家,他在文坛宾馆包了房,也给了我一把钥匙。”

审查民警机智地问:“这么晚了,你去宾馆干嘛!”

“哦!这是样的,郎银仁说他去上海跟我买了的一双球鞋,放在宾馆,我从小喜欢打蓝球,明天机关组织球赛。”程强的回话滴水不漏。

“继续你的行凶经过。”

程强喝了口水,又开始喋喋不休地编导台词:“我打开房间,房间灯火辉煌,一股浓烈的酒味,床上一对男女荒淫无度,根本无视我的存在,头都没抬的继续他们的劫作。我受到如此大的侮辱,气冲斗牛地从茶几上拿起一把水果刀,指着郎银仁说,你跟我把衣服穿好,不然我割你卵子操你裆,当然是句开玩笑的话。这句话激怒了正在兴头上的郎银仁,呼的一声从床上腾起,我没防备地挨了他一拳,我一颗门牙如今已松落,不由纷说地跟我抢夺刀具,争夺时他不慎摔倒,这时我也失去理智,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手起刀落,只听见一声惨叫,血溅四周……”

“那个床上的女人你认识吗?”

“哦” 程强苦笑了一声:“在我们斗打之中,她趁机逃之夭夭。郎银仁很不讲究生活质量,喝醉了酒只要是个蹲着撤尿的,他不管是三陪女、桑那女、酒吧女,胖也好瘦也好,出钱行事,行事走人,事后问他召应的是谁,他记得是个女人。我长期把他的名字写成淫乱人。”

“嗯,比喻很形象。”警方要求程强在询间笔录上签字摁手印:“我们警方不能听你一面之词,是开玩笑所至,还是情杀或仇杀,因受害人在治疗之中,不便核实你所述经过,程强先生你得失去自由在看守所留置,直到受害人恢复正常表达语言为止,如果法医鉴定为伤残,你不仅要负责民事责任,还要连带刑事责任,量刑以受害人证词为主。”

郑强干脆果断地表示:“伏法!”

郎银仁的伤势不轻,转到上海生殖专科医院,由于当时睾丸红肿大如鸡蛋,地方医生临床罕见。其实也就是个小手术,消炎止痛,睾丸复位,阴囊缝合,只说是个敏感部位,经络比较丰富。

最当心的是小妮子,整天以泪洗面,问过医生,郎银的仁病情会朝什么方向发展。

医生总是安慰小妮子别着急,阴囊缝合是个小手术,要相信专科医院医生的医术,今后能不能过性生活要看他的造化,心理调整和药物治疗都很关键,营养品也要跟上,两个月之内不得有非份之想,两个月后可以开始刺激,适当抚摸,放点黄片,这是为了配合治疗,经过公安部门允许的,只限夫妻俩人观看。

钱不成问题,一切都不成问题,问题是两个月之后。

小妮子度日如年地计算着一五得五,二五一十,三五一十五……

郎银仁在医院里忏悔,不该在红酒里释放安定,而且量大,他记得实施淫乱的过程中,何莉一直昏迷不醒,通过侧面了解何莉并无大碍,不记当晚发生的事,只知道喝醉了酒是程强的老婆扶她回家的,至于朋友间斗殴之事不得而知。

在小妮子的精心照料理下,郎银仁病情恢复较快,病房里常有嘻笑声传出。

一日晚,大约十点左右,探视者已走,病人基本休息,医院显得格外安静,小妮子和郎银仁在病床里打情骂悄。

突然值班的医生护士听到小妮子的呼叫声:“快来看哟,郎银仁起来了。”这呼叫声夹杂着喜悦和兴奋。

值班的医生护士不知其意,闻声入室,发现了郎银仁金抡不倒的尴尬一幕,医生说了声:“明天可以出院了。”

出院后的郎银仁,笫一时间出现在警区,找到主事的办案人员:“我只讲一个事实,就可证明这刀不是程强捅的,那天我喝醉了,程强一直反对我召应女人,开玩笑说要剜掉的鸡鸡,我信以为真,就去夺刀,由于用力过大,重心失衡,水果刀直插阴囊,挤压出左边卵子,这是当时的水果刀,上面有我的血迹和指纹。”

在当事人又是受害人强有力的证据、证词面前,警方只得将程强无罪释放,对郎银仁处以三千元的嫖娼嫖宿罚款。

警方无奈地摇头自叹:办了一起说不清道不明,都说自己是凶手的个案。

一家很隐蔽的小酒肆,三个人在一起。

程强的声音最大:“朋友妻不可欺,你胆大包天,用下三滥的手段在酒里下药,她是谁的老婆,现役军人的妻子,我们的老乡同学,你以为我真的在开玩笑,就想一刀让你终身变太监,哪怕判我十年、八年我认,我为战友出了一口恶气,好在何莉还蒙在鼓里。”

“这才是有担当男人,可以托付终生的男人,值得我钟爱一生的男人,你不配,人渣。”程强的老婆如实说。

“明天王参军探家回乡,由你郎银仁接风买单,我想你会当好演员的,老婆,我们回家。”程强站起来喝完杯中剩下的半杯酒。

呜呼!半年后,郎银仁因自闭忧郁症告别人世。(8,167字)

我是凶手

文/湘客

程强收监多日,走程序的询问笔录,现场调查,一一走过,本人供认不讳,只待受害人认定指证和找到行凶时的凶器,便可民事附刑事责任一并起诉。

这个结果给程强带来的是牢狱之灾,相反,程强像打鸡血一样的兴奋,他给了郎银仁致命的一刀,解除了心头之恨,他对自己的行为不后悔,并对妻子说:“一定守口如瓶,这个秘密让他烂在肚子里。”

探监的妻子含着泪拚命点头:“我等你,你是真正的男子汉!”

从上海治疗回来的郎银仁,得知这一消息后,拒绝众人阻拦,执意来到刑侦大队,向警方说明来意,口口声声说如果警方不从重新论断,必然会造成冤假错案。

“那是我们在抢夺水果刀时,自己不小心刺破了睾丸,与程强毫无干系,再说我和程强铁得像一个人。”郎银仁从手提包里掏出一大堆发小在当兵时照片和信件,还有一件重要物证。

警察认真地查看比对每封信的内容和每张照片上的人物,指着和程强一道合影的另一位军人问。

“他呀!他叫王参军,同学、同街坊、是发小,我视力差,当兵目测五官就不合格。一个当兵四年退伍还乡,一个还在部队继续革命不停步。警察同志,你说程强会捅我刀子,剜我卵子吗?神经病会信!”郎银仁的人证物证齐全,证明程强无辜。

通过一番理论,程强拉着长长的苦瓜脸,从看守所里走出来,没好脸色地对郎银仁哼了声:“恢复得咋样?”

办案民警一脸无奈:大千世界,无奇不有。还有人争辩自己是凶手的,民不告官不理,签个字吧?

签字干嘛!

刑侦队长慎重起见地要程强写了一份不得向人大等部门,申请家国赔偿的保证书,理由是:案是你报的,凶是你行的,作案经过是你亲笔供认的。当然从案情分析,里面有很多疑点,既然受害者自己要承担责任,经请示案件审判委员会同意放人!

嫌疑人与受害人双双向办案人员行大礼,鞠躬90°度:“谢谢!”

一、村里“四人帮”,羽干各自飞,飞得再远也离不开原来的老窝窝。

程爹两天不见这几个小孩,心里想的疼,来了又嫌弃,最终用喜欢作解释。

大同村算程爹家殷实,在公路边开了一家便民超市,现在农村经济条件比较活放,空巢老人和留守儿童多,年轻人一是在外打工,二是在外求学读书。

隔代亲变得异常依赖,养成了留守儿童的性格痼癖,一切以我为中心。

农村小孩子也有自己的小圈圈。郎银仁、程强、王参军、何莉,是一起两眼一睁玩到熄灯的发小,这是程爹嫌弃他们的原因。

农村文化生活贫乏,电视是唯一打发时空的好伙伴,另一种是捉迷藏,儿童们的最爱,能躲能藏的地方哪里都去,程爹的便民小超市也不放过。

四个人算何莉小巧,藏的地方一般找不到,找不到的人要学狗叫或爬地三圈。郎银仁经常学狗叫,今天看样子又输定了。他没方向地叫唤:“何莉,笑一声,我保准知道在哪里?不然我把你嫁给印度人当性奴。”

历来女孩比男伢成熟早、懂事多,虽然不完全了解性奴的意思,对嫁字特别敏感:“砍脑壳的银伢子你敢!”

何莉两手撑地,屁股上拱,想从货架里爬出,只听见“啪”一声,货架倒塌,货物撒满小超市,液体汁横溢。

“快闪开!”王参军用掌推开何莉的一瞬间,货架上摆放的玻璃制品哗啦啦地倾斜。王参军的的脸上、手上、腿上,划出无数条口子,血染全身。吓得几个捉迷藏的娃娃嚎啕大哭。好在村卫生室就在超市旁边,经过一方处理,发现只是表皮伤,擦完碘酒又一起去疯。

何莉心里记下:保护我的是大哥哥王参军,打那以后,何莉的小吃没少过大哥哥一份,一个苹果也留半边。

一次, 何莉包着留下的苹果放在课桌上。

郎银仁嗅觉灵、嘴馋,郑强还没来及制止,就拿起苹果三下五除二地解决了战斗。

何莉办事回来找苹果,没了,没人承认吃了苹果,郑强瞟了郎银仁一眼,何莉意会。

郎银仁说没吃,学校没安监控器,谁拍了视频拿出来一目了然,这半个苹果多大一个事。“你怎么知道只有半个苹果?”何莉乘胜追问。

郎银仁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耍赖地说:“反正我没吃,吃半个赔一斤,要得不!”

正在俩人争执不休的时候,王参军提着一瓶,从家里用大塑料瓶灌的白开水到校了,听到何莉的诉求后,他指着饮料瓶说:“用我的白开水漱口,吐在痰盂里,你敢不敢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这样做?”

“笑话,我当是毒药。”郎银仁夺过饮料瓶按王参军讲的没加思索地“咕隆、咕隆”照办照做,吐进约定的痰盂,这时他猛然发现上了王参军当。

一场哄笑,结束了半个苹果事件。

孩童玩法搞笑,多半仿造大人。结婚迎亲,成为小“四人帮”常互相扮演的角色,何莉有种满足感,轮流当公主,做别人的新娘,礼婚从求婚,迎亲,走进婚姻殿堂,三拜天地,步入洞房。他们知道这是游戏,包涵的内容懵懵懂懂,充满着幸福的喜悦。

四个人渐渐长大,步入初中年代,感觉这种法玩法低俗,男孩会吱吱唔唔,避开敏感话题,女孩见到男生会害羞脸红,潜意识地懂得性别之间的差距。

那天,何莉哭得很伤心,她告诉程强和郎银仁,王参军不读书了要去参兵。

“难怪这些天不见王参军,原来是参加体检去了。”郎银仁对郑强说。

“王参军家里穷,支付不起昂贵的学费,他父亲坚持儿子参军,培养生活自理能力和坚韧不拔的意志,学会做人的根本。”何莉礼充了王参军去参军的理由。

程强说:“我也要去当兵,俩人在一起是个伴,说错了不是伴,从此是战友:战友、战友亲如兄弟,革命把我们召唤在一起。”

走的那天,何莉是抱着王参军哭的,眼睛成了金鱼眼,同学们笑她。她说不在乎,小时候她就当个过王参军的新娘,再当一次又何妨?

郎银仁明知城区禁止鸣放鞭炮,他还是噼里啪啦放了一阵,结果罚款250元,寓意只有犯二百五的人才干这傻事。

这是发生在高二的事。

二 思念是诗人永恒的主题,半个月亮爬上来,爱情来了档不住。

王参军参军的地方在湛江,当的海军。站在海边看湛江,蓝天、白云,蔚蓝、蔚蓝的海水,成天有海鸥为舞。王参军站在军舰上穿着海军服的照片,是何莉开机见人的宝宝贴,那浓浓的剑眉,黑黑的肤色,憨憨的傻笑。

高考成绩出来后,何莉的父母感到很奇怪,成绩不错的女儿,报考内地一本绝对没问题。报什么岭南师范学院,山高皇帝远。

说何莉傻的人不止她父母俩人。郎银仁没有正面干涉,悄悄地发了条微信,告诉其中的秘密,原来不是南宁师院,是岭南师院,这才使父母恍然大悟。大悟了来不及了,女儿踏上了去湛江的动车。

当然,王参军不信:什么会呢?他又不得不信,接站的信息确定一万遍是何莉发的,他要程强陪他一起去接站。

程强不肯:“你们见面时亲亲我我,搂搂抱抱,我于瞪眼,不去!”

“不去就不去。”王参军正了正军装,大步流星地挤进公汽,百米冲刺地站在出口醒目的地方,焦急地不时地查看手表,张望下站的旅客,人渐渐分散朝各自的方向走出,他伤感了,他失落了,沮丧地翻阅手机上的信息。一个不祥的猜测使王参军心跳加速,汗珠如雨地滚落:微信是火车上发的,每到一个停靠点,何莉就会准时报站。车到站点船靠岸,唯不见人的踪迹。参军急了,想出几种不好的可能,准备向车站民警室咨询或者报案。

何莉在哪里?她躲起来了,选择了一个可洞察外面一切动静,而外面不易发觉的墙柱死角。分别两年了,想得心疼,想得好苦,枕着入眠,梦里是你,她想偷偷地甄别相隔两年后的同学、老乡、发小,重要的异性朋友有什么变化。哦!躲在一边的何莉看得她心花怒放,高大壮,黑得好性感、好傲气,好男子汉。他怎么转身了,抬步的样子是要离开接站口。

“参军!”何莉很冲动地冲上去,忘记了性别的差异和女孩子的羞涩,张开双臂紧紧地匝住参军的脖子,踮起脚撤娇的摇晃着身子。

王参军给予的合腰熊抱,使何莉感受到男人的力量,那种男女合力的挤压,在兴奋中慢慢变成了异性的感觉。几乎是同时双方涨红脸,迅速推开双方。王参军望着何莉耸立的两座突起的小山峰。

哦!何莉成熟了,一朵含苞欲放的茉莉,21岁的青春散发着她羞涩的纯真:“你把我抱痛了。”

“我们战友见面除了敬礼,就是死死地熊抱,我忘纪了你是女的,对不起!”

何莉将在一座陌生的城市陪伴她心中的爱神至少四年;

王参军一个有点含蓄的汉子,积压的爱情,总有一天像火山一样爆发。

他们在爱海中滋长爱的力量,

郎银仁高考落榜,在家晃荡了两年,打工有点累人,上班受拘束,当老板缺钱,便小打小闹地利用地方保护的南北差价,玩起猫捉老鼠倒卖香烟的游戏,利润高有风险。从一条到一箱,再发展到整件、整车,形成了供销一条龙的产业链,两年功夫发了,成了老板,说是大老板。

光阴似箭,日月如棱,并非文人夸大其词。

转眼何莉学业已成,是留下选校任教,还是打道回府。她心里有主意,但要王参军定舵把子。

军队在对待男女关系上的规定是严厉的,一旦确定属于准配偶准军嫂关系后,部队长是宽容的,眼睛常会睁一只闭一只。

历史上有先例:严厉,在延安时期,功臣黄克强求婚不成强奸女红军,毛泽东挥泪斩爱将;宽容,王震在新疆建设兵团时期,为了让兵团干战有媳妇,跑到上海找时任上海市市长陈毅,请求号召上海女知青支边,而且对未婚探家的干部战士,下了一条死命令必须找个媳妇,以两人登记照为检验标准。

所以,何莉来营区,有人当面直呼军嫂,开始何莉拽着参军涨红脸,后来也就习已为常。

沉默的王参军发话了:“你先回去把家安顿好,着好做军嫂的准备,也就是说做好耐得住寂寞和两地分居的准备,当然有盼头,军营里流行说铁打的营房,流水的兵,我迟早是要回老家,投于你的怀抱里。”

“嗯!听你的,我等你。”何莉一对清澈的眸子,水汪汪地深情地凝望着心上人,她想吻他,最终收敛住自己的冲动,大街上他穿的是海军蓝。

何莉走后不久,程强向部队递交了退伍申请,私下对战友说:“参军,你留下,你学的专业部队需要,维护兵的岗位不重要,新兵培训三个月就可上岗。再说现在社会复杂,小青年一个个胆大妄为,动不动就动刀子,我要为你保护好何莉,当兵的有份真爱不容易。”

郑强的一番话说得王参军热泪盈眶:“兄弟,战友,拜托,拜托了。”

郑强退伍后从事行政工作,拿着月工资,过着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安逸生活,上不攀富,下不违民,吃政治饭,跟共产党走。

郎银仁邀郑强有财一起发:上班下班打考勤,签完名字还得留手纹,跟我郎银仁一起打拚,保你程强买套电梯房。程强不同意,道不同不相为谋,亦各从其志也,但他们会经常凑在一起喝酒串门,传统节日也结伴去乡下去看望参军的父母,哥们感情深。

三 女护士害羞地把裸露的男人抬上担架,简单地将皮囊包扎,望着一只挤在腹股沟旁的睾丸问医生怎厶处理?

王参军和何莉在老家结婚,婚礼很俭节,四桌推辞不掉的客人,自然少不了郎银仁和程强夫妻二人,觥筹交错尽虚佞,推杯换盏无真衷,幸福的爱意挂在小俩口的脸上。

郎银仁在婚礼上一醉如泥,他说心里难受,讲了一夜的胡话:“程强我有钱,多得数不清,我也要找个女人睡觉觉。”

程强按照郎银仁提供的电话号码,给一个叫妮儿的女人通了话,程强知趣地走了,召唤过来的那个妮儿从此没离开银仁,一直过着没有名分的夫妻生活。

时间长了郎银仁开始厌倦受约束的日子,提出拜拜好几次,请神容易送神难。走人很简单,二一添作五,财产均分,少一个子谁也别想开溜,你走私香烟,偷税漏税,扰乱市埸秩序,破坏经济环境,罪恶滔天,你不下地狱谁下地狱,这小妮子不是豆腐做的。

小妮子话提醒了郎银仁,挺而走险赚的风险钱,底线被人弄清了,掌握了你的七寸,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的道理使郎银仁恍然大悟,后悔不该引狼入室,当时去宾馆开个房,哪有这多还上到法律层面上的后患,更加要圆孩提时纠结的梦。

当时南海局势紧张,部队内紧外松,暂时取消探亲制度,对已外出的军人一律返队,在海、空军方面悄悄地通知一些退伍专业技术兵原地待命,王参军是在婚期未满的情况下归队的,一幅《军城早秋》的情形“昨夜秋风入汉关,朔云边月满西山。更催飞将追骄虏,莫遣沙场匹马还”彷佛出现在眼前,何莉含着泪送走挂牵一生的男人。

妈妈时的鳖,你美国佬把航母驶到南海附近想威协中国人,小样!门缝里看人,把人瞧扁了,现在的中国人怕你不成,你回白宫翻下历史旧帐,你跟中国人斗,哪次不是落荒而逃,真的是吃牛屎不估堆。

战争靠男人,女人远离战场是通过无数次血的教训总结来的经验。

何莉慌神了,打电话找程强想诉说心中的恐慌,程强在乡里在搞精淮扶贫,来不了;又打电话问郎银仁在干嘛!油腔滑舌的郎银仁说在等何莉的电话,俩人相约在咖啡屋。

咖啡屋,若隐若现的变色灯光,神奇!咖啡屋,慢节凑的轻音乐,不时地勾起客人的往事纷纭。

郎银仁很准时地等待何莉的光临,特意要了一束红枚瑰放在桌上。要说这是他们懂事以来第一次单独约会,这种情人般幽会的场所对何莉来说也是笫一次,她来了,穿的很随意,只有气质袭人,她来的时候洗了头,一股香味随着秀发的飘逸散发出女人特有的无可代替的分泌出来的高效生物活性物质荷尔蒙,可能佩戴的是黛安芬Ttiumph,前胸那么有型,加上微跷的臀和修长的腿,轻盈的步伐穿过弄堂,迎来的目光四射。

郎银仁伸手握住何莉的纤巧的玉指,弯下腰绅士般地想吻何莉的手臂被拒绝了。

“哦,我回到了当年!”

“当年怎么啦!”

“你做我新娘的年代!”

“说点别的,我心情不好!”

“正因为心情不好,说点开心的往事。”

“你家有佳丽,我身为人妻,说那点破事,俗。”何莉的心事在湛江,不时翻阅手机微信关于南海的消息,女人关心的不是战争,关心的是与战争有关的人。

“来点红酒,要得啵!”郎银仁打破尴尬。

“可以!”何莉笑得勉强。借酒清愁愁更愁。她当心受吓丈夫是海军,一旦海战,海军官兵必定冲杀在前……荷莉开始是一小口一小口的喝,变成大口大口地喝,她隐隐听到郎银仁说他从小到大一直暗恋她,追得他精疲力尽,虽然成名花有主,我有爱的权力。

“不、不、不!你错了!我从来只把你当成那种朋友,做梦都没想过那档子事,我们怎么可能呢!我心里只有参军,你懂的,我去湛江四年,你懂的,你吃醋有什么用,抱起醋坛子当水喝没人拦你。”何莉虽有醉意,说话条理清晰。

郎银仁打开手机,翻出一条最新消息,起身绕台与何莉并肩坐下:“你看,南海没事了,美军的航母退走了。”

何莉一手夺过手机:“在哪儿?”

郎银仁一手挽过何莉肩背,搂抱式的指着荧屏上显示的条文:7.12美双航母急急驶离南海的直接原因,是被我核潜艇火控雷达锁定而未能发觉,直至我方主动通过热线知会美方,要其立即撤离。五角大楼还半信半疑,命令航母核实,航母打开探测系统后发现果然被锁定,但却查不出潜艇的位置。五角大楼这才急令驶离。此前五角大楼正在为我方7月10日把红旗9导弾从永暑岛撤离的动机百思不得其解,至此才恍然大悟:单是潜艇就能完成让航母变成人工渔礁的工作,实在没必要另用导弾对付航母上的战机了。面对这一现实情况,美国不仅立马撤离航母,还得戴中方手下留情的情,知道航母在南海再也呆不下去了,只好派员来中国道谢讲和,并一改此前咄咄逼人的气势,提议把南海仲裁这一页翻过去。这就是7.12至今南海风平浪静的真正原因。中方这着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妙招真是高明之极!

“倒酒,满杯!”

“嗯,满杯!”

何莉醉了,仍凭郎银仁摆弄。

何莉不省人事地被郎银仁背进汽车,扶进宾馆,何莉的衣服被郎银仁脱光,一丝不卦地露暴在郎银仁的眼前,郎银仁不顾一切地扑……

程强从精准扶贫点回家已是晚上十点多了,不放心地想问何莉有什么事,电话拨通一次、二次、N次无人接听。程强奇怪地发现何莉发出卫星定位示意图的具体位置,有咖啡馆,文坛宾馆,他跟老婆交待后,直奔文坛宾馆。

眼前一幕让让程强怎么也不敢相信,这个一丝不卦的人竟然是衣冠禽兽的郎银仁,他末加思索地操一把水果刀,朝着郎银仁的胯下直刺。

发飚的野狼也疯狂,郎银仁左遮右挡,哼哈乱舞。

程强拿出部队擒拿格斗的本领,双手撑地,来了个右脚横扫勾踢,只见郎银仁摇晃失衡,惨叫一声倒在血泊之中。

程强很理智地跟老婆联系,反复交代妻子无论发现什么事,谁问她,她什么都不知道,速将何莉送回她住处,接下来他拨通120,并通知小妮子赶到宾馆。

女护士害羞地把裸露的男人抬上担架,简单地将皮囊包扎,望着一只挤在腹股沟旁的睾丸问医生怎么处理?

直到120离开了宾馆,程强大步朝警区走去……

四 嫌疑犯与受害者,都承认自己是真凶,其中玄妙:你知我知。

程强很轻松地走进警区,向警方陈述犯罪经过:“郎银行是我发小,我对他不检点的生活方式一直反感,多次规劝不听,这次事情发生有些巧合。我知道他喝酒常醉,喝醉了就不回家,他在文坛宾馆包了房,也给了我一把钥匙。”

审查民警机智地问:“这么晚了,你去宾馆干嘛!”

“哦!这是样的,郎银仁说他去上海跟我买了的一双球鞋,放在宾馆,我从小喜欢打蓝球,明天机关组织球赛。”程强的回话滴水不漏。

“继续你的行凶经过。”

程强喝了口水,又开始喋喋不休地编导台词:“我打开房间,房间灯火辉煌,一股浓烈的酒味,床上一对男女荒淫无度,根本无视我的存在,头都没抬的继续他们的劫作。我受到如此大的侮辱,气冲斗牛地从茶几上拿起一把水果刀,指着郎银仁说,你跟我把衣服穿好,不然我割你卵子操你裆,当然是句开玩笑的话。这句话激怒了正在兴头上的郎银仁,呼的一声从床上腾起,我没防备地挨了他一拳,我一颗门牙如今已松落,不由纷说地跟我抢夺刀具,争夺时他不慎摔倒,这时我也失去理智,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手起刀落,只听见一声惨叫,血溅四周……”

“那个床上的女人你认识吗?”

“哦” 程强苦笑了一声:“在我们斗打之中,她趁机逃之夭夭。郎银仁很不讲究生活质量,喝醉了酒只要是个蹲着撤尿的,他不管是三陪女、桑那女、酒吧女,胖也好瘦也好,出钱行事,行事走人,事后问他召应的是谁,他记得是个女人。我长期把他的名字写成淫乱人。”

“嗯,比喻很形象。”警方要求程强在询间笔录上签字摁手印:“我们警方不能听你一面之词,是开玩笑所至,还是情杀或仇杀,因受害人在治疗之中,不便核实你所述经过,程强先生你得失去自由在看守所留置,直到受害人恢复正常表达语言为止,如果法医鉴定为伤残,你不仅要负责民事责任,还要连带刑事责任,量刑以受害人证词为主。”

郑强干脆果断地表示:“伏法!”

郎银仁的伤势不轻,转到上海生殖专科医院,由于当时睾丸红肿大如鸡蛋,地方医生临床罕见。其实也就是个小手术,消炎止痛,睾丸复位,阴囊缝合,只说是个敏感部位,经络比较丰富。

最当心的是小妮子,整天以泪洗面,问过医生,郎银的仁病情会朝什么方向发展。

医生总是安慰小妮子别着急,阴囊缝合是个小手术,要相信专科医院医生的医术,今后能不能过性生活要看他的造化,心理调整和药物治疗都很关键,营养品也要跟上,两个月之内不得有非份之想,两个月后可以开始刺激,适当抚摸,放点黄片,这是为了配合治疗,经过公安部门允许的,只限夫妻俩人观看。

钱不成问题,一切都不成问题,问题是两个月之后。

小妮子度日如年地计算着一五得五,二五一十,三五一十五……

郎银仁在医院里忏悔,不该在红酒里释放安定,而且量大,他记得实施淫乱的过程中,何莉一直昏迷不醒,通过侧面了解何莉并无大碍,不记当晚发生的事,只知道喝醉了酒是程强的老婆扶她回家的,至于朋友间斗殴之事不得而知。

在小妮子的精心照料理下,郎银仁病情恢复较快,病房里常有嘻笑声传出。

一日晚,大约十点左右,探视者已走,病人基本休息,医院显得格外安静,小妮子和郎银仁在病床里打情骂悄。

突然值班的医生护士听到小妮子的呼叫声:“快来看哟,郎银仁起来了。”这呼叫声夹杂着喜悦和兴奋。

值班的医生护士不知其意,闻声入室,发现了郎银仁金抡不倒的尴尬一幕,医生说了声:“明天可以出院了。”

出院后的郎银仁,笫一时间出现在警区,找到主事的办案人员:“我只讲一个事实,就可证明这刀不是程强捅的,那天我喝醉了,程强一直反对我召应女人,开玩笑说要剜掉的鸡鸡,我信以为真,就去夺刀,由于用力过大,重心失衡,水果刀直插阴囊,挤压出左边卵子,这是当时的水果刀,上面有我的血迹和指纹。”

在当事人又是受害人强有力的证据、证词面前,警方只得将程强无罪释放,对郎银仁处以三千元的嫖娼嫖宿罚款。

警方无奈地摇头自叹:办了一起说不清道不明,都说自己是凶手的个案。

一家很隐蔽的小酒肆,三个人在一起。

程强的声音最大:“朋友妻不可欺,你胆大包天,用下三滥的手段在酒里下药,她是谁的老婆,现役军人的妻子,我们的老乡同学,你以为我真的在开玩笑,就想一刀让你终身变太监,哪怕判我十年、八年我认,我为战友出了一口恶气,好在何莉还蒙在鼓里。”

“这才是有担当男人,可以托付终生的男人,值得我钟爱一生的男人,你不配,人渣。”程强的老婆如实说。

“明天王参军探家回乡,由你郎银仁接风买单,我想你会当好演员的,老婆,我们回家。”程强站起来喝完杯中剩下的半杯酒。

呜呼!半年后,郎银仁因自闭忧郁症告别人世。(8,167字)

我是凶手

文/湘客

程强收监多日,走程序的询问笔录,现场调查,一一走过,本人供认不讳,只待受害人认定指证和找到行凶时的凶器,便可民事附刑事责任一并起诉。

这个结果给程强带来的是牢狱之灾,相反,程强像打鸡血一样的兴奋,他给了郎银仁致命的一刀,解除了心头之恨,他对自己的行为不后悔,并对妻子说:“一定守口如瓶,这个秘密让他烂在肚子里。”

探监的妻子含着泪拚命点头:“我等你,你是真正的男子汉!”

从上海治疗回来的郎银仁,得知这一消息后,拒绝众人阻拦,执意来到刑侦大队,向警方说明来意,口口声声说如果警方不从重新论断,必然会造成冤假错案。

“那是我们在抢夺水果刀时,自己不小心刺破了睾丸,与程强毫无干系,再说我和程强铁得像一个人。”郎银仁从手提包里掏出一大堆发小在当兵时照片和信件,还有一件重要物证。

警察认真地查看比对每封信的内容和每张照片上的人物,指着和程强一道合影的另一位军人问。

“他呀!他叫王参军,同学、同街坊、是发小,我视力差,当兵目测五官就不合格。一个当兵四年退伍还乡,一个还在部队继续革命不停步。警察同志,你说程强会捅我刀子,剜我卵子吗?神经病会信!”郎银仁的人证物证齐全,证明程强无辜。

通过一番理论,程强拉着长长的苦瓜脸,从看守所里走出来,没好脸色地对郎银仁哼了声:“恢复得咋样?”

办案民警一脸无奈:大千世界,无奇不有。还有人争辩自己是凶手的,民不告官不理,签个字吧?

签字干嘛!

刑侦队长慎重起见地要程强写了一份不得向人大等部门,申请家国赔偿的保证书,理由是:案是你报的,凶是你行的,作案经过是你亲笔供认的。当然从案情分析,里面有很多疑点,既然受害者自己要承担责任,经请示案件审判委员会同意放人!

嫌疑人与受害人双双向办案人员行大礼,鞠躬90°度:“谢谢!”

一、村里“四人帮”,羽干各自飞,飞得再远也离不开原来的老窝窝。

程爹两天不见这几个小孩,心里想的疼,来了又嫌弃,最终用喜欢作解释。

大同村算程爹家殷实,在公路边开了一家便民超市,现在农村经济条件比较活放,空巢老人和留守儿童多,年轻人一是在外打工,二是在外求学读书。

隔代亲变得异常依赖,养成了留守儿童的性格痼癖,一切以我为中心。

农村小孩子也有自己的小圈圈。郎银仁、程强、王参军、何莉,是一起两眼一睁玩到熄灯的发小,这是程爹嫌弃他们的原因。

农村文化生活贫乏,电视是唯一打发时空的好伙伴,另一种是捉迷藏,儿童们的最爱,能躲能藏的地方哪里都去,程爹的便民小超市也不放过。

四个人算何莉小巧,藏的地方一般找不到,找不到的人要学狗叫或爬地三圈。郎银仁经常学狗叫,今天看样子又输定了。他没方向地叫唤:“何莉,笑一声,我保准知道在哪里?不然我把你嫁给印度人当性奴。”

历来女孩比男伢成熟早、懂事多,虽然不完全了解性奴的意思,对嫁字特别敏感:“砍脑壳的银伢子你敢!”

何莉两手撑地,屁股上拱,想从货架里爬出,只听见“啪”一声,货架倒塌,货物撒满小超市,液体汁横溢。

“快闪开!”王参军用掌推开何莉的一瞬间,货架上摆放的玻璃制品哗啦啦地倾斜。王参军的的脸上、手上、腿上,划出无数条口子,血染全身。吓得几个捉迷藏的娃娃嚎啕大哭。好在村卫生室就在超市旁边,经过一方处理,发现只是表皮伤,擦完碘酒又一起去疯。

何莉心里记下:保护我的是大哥哥王参军,打那以后,何莉的小吃没少过大哥哥一份,一个苹果也留半边。

一次, 何莉包着留下的苹果放在课桌上。

郎银仁嗅觉灵、嘴馋,郑强还没来及制止,就拿起苹果三下五除二地解决了战斗。

何莉办事回来找苹果,没了,没人承认吃了苹果,郑强瞟了郎银仁一眼,何莉意会。

郎银仁说没吃,学校没安监控器,谁拍了视频拿出来一目了然,这半个苹果多大一个事。“你怎么知道只有半个苹果?”何莉乘胜追问。

郎银仁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耍赖地说:“反正我没吃,吃半个赔一斤,要得不!”

正在俩人争执不休的时候,王参军提着一瓶,从家里用大塑料瓶灌的白开水到校了,听到何莉的诉求后,他指着饮料瓶说:“用我的白开水漱口,吐在痰盂里,你敢不敢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这样做?”

“笑话,我当是毒药。”郎银仁夺过饮料瓶按王参军讲的没加思索地“咕隆、咕隆”照办照做,吐进约定的痰盂,这时他猛然发现上了王参军当。

一场哄笑,结束了半个苹果事件。

孩童玩法搞笑,多半仿造大人。结婚迎亲,成为小“四人帮”常互相扮演的角色,何莉有种满足感,轮流当公主,做别人的新娘,礼婚从求婚,迎亲,走进婚姻殿堂,三拜天地,步入洞房。他们知道这是游戏,包涵的内容懵懵懂懂,充满着幸福的喜悦。

四个人渐渐长大,步入初中年代,感觉这种法玩法低俗,男孩会吱吱唔唔,避开敏感话题,女孩见到男生会害羞脸红,潜意识地懂得性别之间的差距。

那天,何莉哭得很伤心,她告诉程强和郎银仁,王参军不读书了要去参兵。

“难怪这些天不见王参军,原来是参加体检去了。”郎银仁对郑强说。

“王参军家里穷,支付不起昂贵的学费,他父亲坚持儿子参军,培养生活自理能力和坚韧不拔的意志,学会做人的根本。”何莉礼充了王参军去参军的理由。

程强说:“我也要去当兵,俩人在一起是个伴,说错了不是伴,从此是战友:战友、战友亲如兄弟,革命把我们召唤在一起。”

走的那天,何莉是抱着王参军哭的,眼睛成了金鱼眼,同学们笑她。她说不在乎,小时候她就当个过王参军的新娘,再当一次又何妨?

郎银仁明知城区禁止鸣放鞭炮,他还是噼里啪啦放了一阵,结果罚款250元,寓意只有犯二百五的人才干这傻事。

这是发生在高二的事。

二 思念是诗人永恒的主题,半个月亮爬上来,爱情来了档不住。

王参军参军的地方在湛江,当的海军。站在海边看湛江,蓝天、白云,蔚蓝、蔚蓝的海水,成天有海鸥为舞。王参军站在军舰上穿着海军服的照片,是何莉开机见人的宝宝贴,那浓浓的剑眉,黑黑的肤色,憨憨的傻笑。

高考成绩出来后,何莉的父母感到很奇怪,成绩不错的女儿,报考内地一本绝对没问题。报什么岭南师范学院,山高皇帝远。

说何莉傻的人不止她父母俩人。郎银仁没有正面干涉,悄悄地发了条微信,告诉其中的秘密,原来不是南宁师院,是岭南师院,这才使父母恍然大悟。大悟了来不及了,女儿踏上了去湛江的动车。

当然,王参军不信:什么会呢?他又不得不信,接站的信息确定一万遍是何莉发的,他要程强陪他一起去接站。

程强不肯:“你们见面时亲亲我我,搂搂抱抱,我于瞪眼,不去!”

“不去就不去。”王参军正了正军装,大步流星地挤进公汽,百米冲刺地站在出口醒目的地方,焦急地不时地查看手表,张望下站的旅客,人渐渐分散朝各自的方向走出,他伤感了,他失落了,沮丧地翻阅手机上的信息。一个不祥的猜测使王参军心跳加速,汗珠如雨地滚落:微信是火车上发的,每到一个停靠点,何莉就会准时报站。车到站点船靠岸,唯不见人的踪迹。参军急了,想出几种不好的可能,准备向车站民警室咨询或者报案。

何莉在哪里?她躲起来了,选择了一个可洞察外面一切动静,而外面不易发觉的墙柱死角。分别两年了,想得心疼,想得好苦,枕着入眠,梦里是你,她想偷偷地甄别相隔两年后的同学、老乡、发小,重要的异性朋友有什么变化。哦!躲在一边的何莉看得她心花怒放,高大壮,黑得好性感、好傲气,好男子汉。他怎么转身了,抬步的样子是要离开接站口。

“参军!”何莉很冲动地冲上去,忘记了性别的差异和女孩子的羞涩,张开双臂紧紧地匝住参军的脖子,踮起脚撤娇的摇晃着身子。

王参军给予的合腰熊抱,使何莉感受到男人的力量,那种男女合力的挤压,在兴奋中慢慢变成了异性的感觉。几乎是同时双方涨红脸,迅速推开双方。王参军望着何莉耸立的两座突起的小山峰。

哦!何莉成熟了,一朵含苞欲放的茉莉,21岁的青春散发着她羞涩的纯真:“你把我抱痛了。”

“我们战友见面除了敬礼,就是死死地熊抱,我忘纪了你是女的,对不起!”

何莉将在一座陌生的城市陪伴她心中的爱神至少四年;

王参军一个有点含蓄的汉子,积压的爱情,总有一天像火山一样爆发。

他们在爱海中滋长爱的力量,

郎银仁高考落榜,在家晃荡了两年,打工有点累人,上班受拘束,当老板缺钱,便小打小闹地利用地方保护的南北差价,玩起猫捉老鼠倒卖香烟的游戏,利润高有风险。从一条到一箱,再发展到整件、整车,形成了供销一条龙的产业链,两年功夫发了,成了老板,说是大老板。

光阴似箭,日月如棱,并非文人夸大其词。

转眼何莉学业已成,是留下选校任教,还是打道回府。她心里有主意,但要王参军定舵把子。

军队在对待男女关系上的规定是严厉的,一旦确定属于准配偶准军嫂关系后,部队长是宽容的,眼睛常会睁一只闭一只。

历史上有先例:严厉,在延安时期,功臣黄克强求婚不成强奸女红军,毛泽东挥泪斩爱将;宽容,王震在新疆建设兵团时期,为了让兵团干战有媳妇,跑到上海找时任上海市市长陈毅,请求号召上海女知青支边,而且对未婚探家的干部战士,下了一条死命令必须找个媳妇,以两人登记照为检验标准。

所以,何莉来营区,有人当面直呼军嫂,开始何莉拽着参军涨红脸,后来也就习已为常。

沉默的王参军发话了:“你先回去把家安顿好,着好做军嫂的准备,也就是说做好耐得住寂寞和两地分居的准备,当然有盼头,军营里流行说铁打的营房,流水的兵,我迟早是要回老家,投于你的怀抱里。”

“嗯!听你的,我等你。”何莉一对清澈的眸子,水汪汪地深情地凝望着心上人,她想吻他,最终收敛住自己的冲动,大街上他穿的是海军蓝。

何莉走后不久,程强向部队递交了退伍申请,私下对战友说:“参军,你留下,你学的专业部队需要,维护兵的岗位不重要,新兵培训三个月就可上岗。再说现在社会复杂,小青年一个个胆大妄为,动不动就动刀子,我要为你保护好何莉,当兵的有份真爱不容易。”

郑强的一番话说得王参军热泪盈眶:“兄弟,战友,拜托,拜托了。”

郑强退伍后从事行政工作,拿着月工资,过着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安逸生活,上不攀富,下不违民,吃政治饭,跟共产党走。

郎银仁邀郑强有财一起发:上班下班打考勤,签完名字还得留手纹,跟我郎银仁一起打拚,保你程强买套电梯房。程强不同意,道不同不相为谋,亦各从其志也,但他们会经常凑在一起喝酒串门,传统节日也结伴去乡下去看望参军的父母,哥们感情深。

三 女护士害羞地把裸露的男人抬上担架,简单地将皮囊包扎,望着一只挤在腹股沟旁的睾丸问医生怎厶处理?

王参军和何莉在老家结婚,婚礼很俭节,四桌推辞不掉的客人,自然少不了郎银仁和程强夫妻二人,觥筹交错尽虚佞,推杯换盏无真衷,幸福的爱意挂在小俩口的脸上。

郎银仁在婚礼上一醉如泥,他说心里难受,讲了一夜的胡话:“程强我有钱,多得数不清,我也要找个女人睡觉觉。”

程强按照郎银仁提供的电话号码,给一个叫妮儿的女人通了话,程强知趣地走了,召唤过来的那个妮儿从此没离开银仁,一直过着没有名分的夫妻生活。

时间长了郎银仁开始厌倦受约束的日子,提出拜拜好几次,请神容易送神难。走人很简单,二一添作五,财产均分,少一个子谁也别想开溜,你走私香烟,偷税漏税,扰乱市埸秩序,破坏经济环境,罪恶滔天,你不下地狱谁下地狱,这小妮子不是豆腐做的。

小妮子话提醒了郎银仁,挺而走险赚的风险钱,底线被人弄清了,掌握了你的七寸,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的道理使郎银仁恍然大悟,后悔不该引狼入室,当时去宾馆开个房,哪有这多还上到法律层面上的后患,更加要圆孩提时纠结的梦。

当时南海局势紧张,部队内紧外松,暂时取消探亲制度,对已外出的军人一律返队,在海、空军方面悄悄地通知一些退伍专业技术兵原地待命,王参军是在婚期未满的情况下归队的,一幅《军城早秋》的情形“昨夜秋风入汉关,朔云边月满西山。更催飞将追骄虏,莫遣沙场匹马还”彷佛出现在眼前,何莉含着泪送走挂牵一生的男人。

妈妈时的鳖,你美国佬把航母驶到南海附近想威协中国人,小样!门缝里看人,把人瞧扁了,现在的中国人怕你不成,你回白宫翻下历史旧帐,你跟中国人斗,哪次不是落荒而逃,真的是吃牛屎不估堆。

战争靠男人,女人远离战场是通过无数次血的教训总结来的经验。

何莉慌神了,打电话找程强想诉说心中的恐慌,程强在乡里在搞精淮扶贫,来不了;又打电话问郎银仁在干嘛!油腔滑舌的郎银仁说在等何莉的电话,俩人相约在咖啡屋。

咖啡屋,若隐若现的变色灯光,神奇!咖啡屋,慢节凑的轻音乐,不时地勾起客人的往事纷纭。

郎银仁很准时地等待何莉的光临,特意要了一束红枚瑰放在桌上。要说这是他们懂事以来第一次单独约会,这种情人般幽会的场所对何莉来说也是笫一次,她来了,穿的很随意,只有气质袭人,她来的时候洗了头,一股香味随着秀发的飘逸散发出女人特有的无可代替的分泌出来的高效生物活性物质荷尔蒙,可能佩戴的是黛安芬Ttiumph,前胸那么有型,加上微跷的臀和修长的腿,轻盈的步伐穿过弄堂,迎来的目光四射。

郎银仁伸手握住何莉的纤巧的玉指,弯下腰绅士般地想吻何莉的手臂被拒绝了。

“哦,我回到了当年!”

“当年怎么啦!”

“你做我新娘的年代!”

“说点别的,我心情不好!”

“正因为心情不好,说点开心的往事。”

“你家有佳丽,我身为人妻,说那点破事,俗。”何莉的心事在湛江,不时翻阅手机微信关于南海的消息,女人关心的不是战争,关心的是与战争有关的人。

“来点红酒,要得啵!”郎银仁打破尴尬。

“可以!”何莉笑得勉强。借酒清愁愁更愁。她当心受吓丈夫是海军,一旦海战,海军官兵必定冲杀在前……荷莉开始是一小口一小口的喝,变成大口大口地喝,她隐隐听到郎银仁说他从小到大一直暗恋她,追得他精疲力尽,虽然成名花有主,我有爱的权力。

“不、不、不!你错了!我从来只把你当成那种朋友,做梦都没想过那档子事,我们怎么可能呢!我心里只有参军,你懂的,我去湛江四年,你懂的,你吃醋有什么用,抱起醋坛子当水喝没人拦你。”何莉虽有醉意,说话条理清晰。

郎银仁打开手机,翻出一条最新消息,起身绕台与何莉并肩坐下:“你看,南海没事了,美军的航母退走了。”

何莉一手夺过手机:“在哪儿?”

郎银仁一手挽过何莉肩背,搂抱式的指着荧屏上显示的条文:7.12美双航母急急驶离南海的直接原因,是被我核潜艇火控雷达锁定而未能发觉,直至我方主动通过热线知会美方,要其立即撤离。五角大楼还半信半疑,命令航母核实,航母打开探测系统后发现果然被锁定,但却查不出潜艇的位置。五角大楼这才急令驶离。此前五角大楼正在为我方7月10日把红旗9导弾从永暑岛撤离的动机百思不得其解,至此才恍然大悟:单是潜艇就能完成让航母变成人工渔礁的工作,实在没必要另用导弾对付航母上的战机了。面对这一现实情况,美国不仅立马撤离航母,还得戴中方手下留情的情,知道航母在南海再也呆不下去了,只好派员来中国道谢讲和,并一改此前咄咄逼人的气势,提议把南海仲裁这一页翻过去。这就是7.12至今南海风平浪静的真正原因。中方这着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妙招真是高明之极!

“倒酒,满杯!”

“嗯,满杯!”

何莉醉了,仍凭郎银仁摆弄。

何莉不省人事地被郎银仁背进汽车,扶进宾馆,何莉的衣服被郎银仁脱光,一丝不卦地露暴在郎银仁的眼前,郎银仁不顾一切地扑……

程强从精准扶贫点回家已是晚上十点多了,不放心地想问何莉有什么事,电话拨通一次、二次、N次无人接听。程强奇怪地发现何莉发出卫星定位示意图的具体位置,有咖啡馆,文坛宾馆,他跟老婆交待后,直奔文坛宾馆。

眼前一幕让让程强怎么也不敢相信,这个一丝不卦的人竟然是衣冠禽兽的郎银仁,他末加思索地操一把水果刀,朝着郎银仁的胯下直刺。

发飚的野狼也疯狂,郎银仁左遮右挡,哼哈乱舞。

程强拿出部队擒拿格斗的本领,双手撑地,来了个右脚横扫勾踢,只见郎银仁摇晃失衡,惨叫一声倒在血泊之中。

程强很理智地跟老婆联系,反复交代妻子无论发现什么事,谁问她,她什么都不知道,速将何莉送回她住处,接下来他拨通120,并通知小妮子赶到宾馆。

女护士害羞地把裸露的男人抬上担架,简单地将皮囊包扎,望着一只挤在腹股沟旁的睾丸问医生怎么处理?

直到120离开了宾馆,程强大步朝警区走去……

四 嫌疑犯与受害者,都承认自己是真凶,其中玄妙:你知我知。

程强很轻松地走进警区,向警方陈述犯罪经过:“郎银行是我发小,我对他不检点的生活方式一直反感,多次规劝不听,这次事情发生有些巧合。我知道他喝酒常醉,喝醉了就不回家,他在文坛宾馆包了房,也给了我一把钥匙。”

审查民警机智地问:“这么晚了,你去宾馆干嘛!”

“哦!这是样的,郎银仁说他去上海跟我买了的一双球鞋,放在宾馆,我从小喜欢打蓝球,明天机关组织球赛。”程强的回话滴水不漏。

“继续你的行凶经过。”

程强喝了口水,又开始喋喋不休地编导台词:“我打开房间,房间灯火辉煌,一股浓烈的酒味,床上一对男女荒淫无度,根本无视我的存在,头都没抬的继续他们的劫作。我受到如此大的侮辱,气冲斗牛地从茶几上拿起一把水果刀,指着郎银仁说,你跟我把衣服穿好,不然我割你卵子操你裆,当然是句开玩笑的话。这句话激怒了正在兴头上的郎银仁,呼的一声从床上腾起,我没防备地挨了他一拳,我一颗门牙如今已松落,不由纷说地跟我抢夺刀具,争夺时他不慎摔倒,这时我也失去理智,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手起刀落,只听见一声惨叫,血溅四周……”

“那个床上的女人你认识吗?”

“哦” 程强苦笑了一声:“在我们斗打之中,她趁机逃之夭夭。郎银仁很不讲究生活质量,喝醉了酒只要是个蹲着撤尿的,他不管是三陪女、桑那女、酒吧女,胖也好瘦也好,出钱行事,行事走人,事后问他召应的是谁,他记得是个女人。我长期把他的名字写成淫乱人。”

“嗯,比喻很形象。”警方要求程强在询间笔录上签字摁手印:“我们警方不能听你一面之词,是开玩笑所至,还是情杀或仇杀,因受害人在治疗之中,不便核实你所述经过,程强先生你得失去自由在看守所留置,直到受害人恢复正常表达语言为止,如果法医鉴定为伤残,你不仅要负责民事责任,还要连带刑事责任,量刑以受害人证词为主。”

郑强干脆果断地表示:“伏法!”

郎银仁的伤势不轻,转到上海生殖专科医院,由于当时睾丸红肿大如鸡蛋,地方医生临床罕见。其实也就是个小手术,消炎止痛,睾丸复位,阴囊缝合,只说是个敏感部位,经络比较丰富。

最当心的是小妮子,整天以泪洗面,问过医生,郎银的仁病情会朝什么方向发展。

医生总是安慰小妮子别着急,阴囊缝合是个小手术,要相信专科医院医生的医术,今后能不能过性生活要看他的造化,心理调整和药物治疗都很关键,营养品也要跟上,两个月之内不得有非份之想,两个月后可以开始刺激,适当抚摸,放点黄片,这是为了配合治疗,经过公安部门允许的,只限夫妻俩人观看。

钱不成问题,一切都不成问题,问题是两个月之后。

小妮子度日如年地计算着一五得五,二五一十,三五一十五……

郎银仁在医院里忏悔,不该在红酒里释放安定,而且量大,他记得实施淫乱的过程中,何莉一直昏迷不醒,通过侧面了解何莉并无大碍,不记当晚发生的事,只知道喝醉了酒是程强的老婆扶她回家的,至于朋友间斗殴之事不得而知。

在小妮子的精心照料理下,郎银仁病情恢复较快,病房里常有嘻笑声传出。

一日晚,大约十点左右,探视者已走,病人基本休息,医院显得格外安静,小妮子和郎银仁在病床里打情骂悄。

突然值班的医生护士听到小妮子的呼叫声:“快来看哟,郎银仁起来了。”这呼叫声夹杂着喜悦和兴奋。

值班的医生护士不知其意,闻声入室,发现了郎银仁金抡不倒的尴尬一幕,医生说了声:“明天可以出院了。”

出院后的郎银仁,笫一时间出现在警区,找到主事的办案人员:“我只讲一个事实,就可证明这刀不是程强捅的,那天我喝醉了,程强一直反对我召应女人,开玩笑说要剜掉的鸡鸡,我信以为真,就去夺刀,由于用力过大,重心失衡,水果刀直插阴囊,挤压出左边卵子,这是当时的水果刀,上面有我的血迹和指纹。”

在当事人又是受害人强有力的证据、证词面前,警方只得将程强无罪释放,对郎银仁处以三千元的嫖娼嫖宿罚款。

警方无奈地摇头自叹:办了一起说不清道不明,都说自己是凶手的个案。

一家很隐蔽的小酒肆,三个人在一起。

程强的声音最大:“朋友妻不可欺,你胆大包天,用下三滥的手段在酒里下药,她是谁的老婆,现役军人的妻子,我们的老乡同学,你以为我真的在开玩笑,就想一刀让你终身变太监,哪怕判我十年、八年我认,我为战友出了一口恶气,好在何莉还蒙在鼓里。”

“这才是有担当男人,可以托付终生的男人,值得我钟爱一生的男人,你不配,人渣。”程强的老婆如实说。

“明天王参军探家回乡,由你郎银仁接风买单,我想你会当好演员的,老婆,我们回家。”程强站起来喝完杯中剩下的半杯酒。

呜呼!半年后,郎银仁因自闭忧郁症告别人世。(8,167字)

我是凶手

文/湘客

程强收监多日,走程序的询问笔录,现场调查,一一走过,本人供认不讳,只待受害人认定指证和找到行凶时的凶器,便可民事附刑事责任一并起诉。

这个结果给程强带来的是牢狱之灾,相反,程强像打鸡血一样的兴奋,他给了郎银仁致命的一刀,解除了心头之恨,他对自己的行为不后悔,并对妻子说:“一定守口如瓶,这个秘密让他烂在肚子里。”

探监的妻子含着泪拚命点头:“我等你,你是真正的男子汉!”

从上海治疗回来的郎银仁,得知这一消息后,拒绝众人阻拦,执意来到刑侦大队,向警方说明来意,口口声声说如果警方不从重新论断,必然会造成冤假错案。

“那是我们在抢夺水果刀时,自己不小心刺破了睾丸,与程强毫无干系,再说我和程强铁得像一个人。”郎银仁从手提包里掏出一大堆发小在当兵时照片和信件,还有一件重要物证。

警察认真地查看比对每封信的内容和每张照片上的人物,指着和程强一道合影的另一位军人问。

“他呀!他叫王参军,同学、同街坊、是发小,我视力差,当兵目测五官就不合格。一个当兵四年退伍还乡,一个还在部队继续革命不停步。警察同志,你说程强会捅我刀子,剜我卵子吗?神经病会信!”郎银仁的人证物证齐全,证明程强无辜。

通过一番理论,程强拉着长长的苦瓜脸,从看守所里走出来,没好脸色地对郎银仁哼了声:“恢复得咋样?”

办案民警一脸无奈:大千世界,无奇不有。还有人争辩自己是凶手的,民不告官不理,签个字吧?

签字干嘛!

刑侦队长慎重起见地要程强写了一份不得向人大等部门,申请家国赔偿的保证书,理由是:案是你报的,凶是你行的,作案经过是你亲笔供认的。当然从案情分析,里面有很多疑点,既然受害者自己要承担责任,经请示案件审判委员会同意放人!

嫌疑人与受害人双双向办案人员行大礼,鞠躬90°度:“谢谢!”

一、村里“四人帮”,羽干各自飞,飞得再远也离不开原来的老窝窝。

程爹两天不见这几个小孩,心里想的疼,来了又嫌弃,最终用喜欢作解释。

大同村算程爹家殷实,在公路边开了一家便民超市,现在农村经济条件比较活放,空巢老人和留守儿童多,年轻人一是在外打工,二是在外求学读书。

隔代亲变得异常依赖,养成了留守儿童的性格痼癖,一切以我为中心。

农村小孩子也有自己的小圈圈。郎银仁、程强、王参军、何莉,是一起两眼一睁玩到熄灯的发小,这是程爹嫌弃他们的原因。

农村文化生活贫乏,电视是唯一打发时空的好伙伴,另一种是捉迷藏,儿童们的最爱,能躲能藏的地方哪里都去,程爹的便民小超市也不放过。

四个人算何莉小巧,藏的地方一般找不到,找不到的人要学狗叫或爬地三圈。郎银仁经常学狗叫,今天看样子又输定了。他没方向地叫唤:“何莉,笑一声,我保准知道在哪里?不然我把你嫁给印度人当性奴。”

历来女孩比男伢成熟早、懂事多,虽然不完全了解性奴的意思,对嫁字特别敏感:“砍脑壳的银伢子你敢!”

何莉两手撑地,屁股上拱,想从货架里爬出,只听见“啪”一声,货架倒塌,货物撒满小超市,液体汁横溢。

“快闪开!”王参军用掌推开何莉的一瞬间,货架上摆放的玻璃制品哗啦啦地倾斜。王参军的的脸上、手上、腿上,划出无数条口子,血染全身。吓得几个捉迷藏的娃娃嚎啕大哭。好在村卫生室就在超市旁边,经过一方处理,发现只是表皮伤,擦完碘酒又一起去疯。

何莉心里记下:保护我的是大哥哥王参军,打那以后,何莉的小吃没少过大哥哥一份,一个苹果也留半边。

一次, 何莉包着留下的苹果放在课桌上。

郎银仁嗅觉灵、嘴馋,郑强还没来及制止,就拿起苹果三下五除二地解决了战斗。

何莉办事回来找苹果,没了,没人承认吃了苹果,郑强瞟了郎银仁一眼,何莉意会。

郎银仁说没吃,学校没安监控器,谁拍了视频拿出来一目了然,这半个苹果多大一个事。“你怎么知道只有半个苹果?”何莉乘胜追问。

郎银仁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耍赖地说:“反正我没吃,吃半个赔一斤,要得不!”

正在俩人争执不休的时候,王参军提着一瓶,从家里用大塑料瓶灌的白开水到校了,听到何莉的诉求后,他指着饮料瓶说:“用我的白开水漱口,吐在痰盂里,你敢不敢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这样做?”

“笑话,我当是毒药。”郎银仁夺过饮料瓶按王参军讲的没加思索地“咕隆、咕隆”照办照做,吐进约定的痰盂,这时他猛然发现上了王参军当。

一场哄笑,结束了半个苹果事件。

孩童玩法搞笑,多半仿造大人。结婚迎亲,成为小“四人帮”常互相扮演的角色,何莉有种满足感,轮流当公主,做别人的新娘,礼婚从求婚,迎亲,走进婚姻殿堂,三拜天地,步入洞房。他们知道这是游戏,包涵的内容懵懵懂懂,充满着幸福的喜悦。

四个人渐渐长大,步入初中年代,感觉这种法玩法低俗,男孩会吱吱唔唔,避开敏感话题,女孩见到男生会害羞脸红,潜意识地懂得性别之间的差距。

那天,何莉哭得很伤心,她告诉程强和郎银仁,王参军不读书了要去参兵。

“难怪这些天不见王参军,原来是参加体检去了。”郎银仁对郑强说。

“王参军家里穷,支付不起昂贵的学费,他父亲坚持儿子参军,培养生活自理能力和坚韧不拔的意志,学会做人的根本。”何莉礼充了王参军去参军的理由。

程强说:“我也要去当兵,俩人在一起是个伴,说错了不是伴,从此是战友:战友、战友亲如兄弟,革命把我们召唤在一起。”

走的那天,何莉是抱着王参军哭的,眼睛成了金鱼眼,同学们笑她。她说不在乎,小时候她就当个过王参军的新娘,再当一次又何妨?

郎银仁明知城区禁止鸣放鞭炮,他还是噼里啪啦放了一阵,结果罚款250元,寓意只有犯二百五的人才干这傻事。

这是发生在高二的事。

二 思念是诗人永恒的主题,半个月亮爬上来,爱情来了档不住。

王参军参军的地方在湛江,当的海军。站在海边看湛江,蓝天、白云,蔚蓝、蔚蓝的海水,成天有海鸥为舞。王参军站在军舰上穿着海军服的照片,是何莉开机见人的宝宝贴,那浓浓的剑眉,黑黑的肤色,憨憨的傻笑。

高考成绩出来后,何莉的父母感到很奇怪,成绩不错的女儿,报考内地一本绝对没问题。报什么岭南师范学院,山高皇帝远。

说何莉傻的人不止她父母俩人。郎银仁没有正面干涉,悄悄地发了条微信,告诉其中的秘密,原来不是南宁师院,是岭南师院,这才使父母恍然大悟。大悟了来不及了,女儿踏上了去湛江的动车。

当然,王参军不信:什么会呢?他又不得不信,接站的信息确定一万遍是何莉发的,他要程强陪他一起去接站。

程强不肯:“你们见面时亲亲我我,搂搂抱抱,我于瞪眼,不去!”

“不去就不去。”王参军正了正军装,大步流星地挤进公汽,百米冲刺地站在出口醒目的地方,焦急地不时地查看手表,张望下站的旅客,人渐渐分散朝各自的方向走出,他伤感了,他失落了,沮丧地翻阅手机上的信息。一个不祥的猜测使王参军心跳加速,汗珠如雨地滚落:微信是火车上发的,每到一个停靠点,何莉就会准时报站。车到站点船靠岸,唯不见人的踪迹。参军急了,想出几种不好的可能,准备向车站民警室咨询或者报案。

何莉在哪里?她躲起来了,选择了一个可洞察外面一切动静,而外面不易发觉的墙柱死角。分别两年了,想得心疼,想得好苦,枕着入眠,梦里是你,她想偷偷地甄别相隔两年后的同学、老乡、发小,重要的异性朋友有什么变化。哦!躲在一边的何莉看得她心花怒放,高大壮,黑得好性感、好傲气,好男子汉。他怎么转身了,抬步的样子是要离开接站口。

“参军!”何莉很冲动地冲上去,忘记了性别的差异和女孩子的羞涩,张开双臂紧紧地匝住参军的脖子,踮起脚撤娇的摇晃着身子。

王参军给予的合腰熊抱,使何莉感受到男人的力量,那种男女合力的挤压,在兴奋中慢慢变成了异性的感觉。几乎是同时双方涨红脸,迅速推开双方。王参军望着何莉耸立的两座突起的小山峰。

哦!何莉成熟了,一朵含苞欲放的茉莉,21岁的青春散发着她羞涩的纯真:“你把我抱痛了。”

“我们战友见面除了敬礼,就是死死地熊抱,我忘纪了你是女的,对不起!”

何莉将在一座陌生的城市陪伴她心中的爱神至少四年;

王参军一个有点含蓄的汉子,积压的爱情,总有一天像火山一样爆发。

他们在爱海中滋长爱的力量,

郎银仁高考落榜,在家晃荡了两年,打工有点累人,上班受拘束,当老板缺钱,便小打小闹地利用地方保护的南北差价,玩起猫捉老鼠倒卖香烟的游戏,利润高有风险。从一条到一箱,再发展到整件、整车,形成了供销一条龙的产业链,两年功夫发了,成了老板,说是大老板。

光阴似箭,日月如棱,并非文人夸大其词。

转眼何莉学业已成,是留下选校任教,还是打道回府。她心里有主意,但要王参军定舵把子。

军队在对待男女关系上的规定是严厉的,一旦确定属于准配偶准军嫂关系后,部队长是宽容的,眼睛常会睁一只闭一只。

历史上有先例:严厉,在延安时期,功臣黄克强求婚不成强奸女红军,毛泽东挥泪斩爱将;宽容,王震在新疆建设兵团时期,为了让兵团干战有媳妇,跑到上海找时任上海市市长陈毅,请求号召上海女知青支边,而且对未婚探家的干部战士,下了一条死命令必须找个媳妇,以两人登记照为检验标准。

所以,何莉来营区,有人当面直呼军嫂,开始何莉拽着参军涨红脸,后来也就习已为常。

沉默的王参军发话了:“你先回去把家安顿好,着好做军嫂的准备,也就是说做好耐得住寂寞和两地分居的准备,当然有盼头,军营里流行说铁打的营房,流水的兵,我迟早是要回老家,投于你的怀抱里。”

“嗯!听你的,我等你。”何莉一对清澈的眸子,水汪汪地深情地凝望着心上人,她想吻他,最终收敛住自己的冲动,大街上他穿的是海军蓝。

何莉走后不久,程强向部队递交了退伍申请,私下对战友说:“参军,你留下,你学的专业部队需要,维护兵的岗位不重要,新兵培训三个月就可上岗。再说现在社会复杂,小青年一个个胆大妄为,动不动就动刀子,我要为你保护好何莉,当兵的有份真爱不容易。”

郑强的一番话说得王参军热泪盈眶:“兄弟,战友,拜托,拜托了。”

郑强退伍后从事行政工作,拿着月工资,过着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安逸生活,上不攀富,下不违民,吃政治饭,跟共产党走。

郎银仁邀郑强有财一起发:上班下班打考勤,签完名字还得留手纹,跟我郎银仁一起打拚,保你程强买套电梯房。程强不同意,道不同不相为谋,亦各从其志也,但他们会经常凑在一起喝酒串门,传统节日也结伴去乡下去看望参军的父母,哥们感情深。

三 女护士害羞地把裸露的男人抬上担架,简单地将皮囊包扎,望着一只挤在腹股沟旁的睾丸问医生怎厶处理?

王参军和何莉在老家结婚,婚礼很俭节,四桌推辞不掉的客人,自然少不了郎银仁和程强夫妻二人,觥筹交错尽虚佞,推杯换盏无真衷,幸福的爱意挂在小俩口的脸上。

郎银仁在婚礼上一醉如泥,他说心里难受,讲了一夜的胡话:“程强我有钱,多得数不清,我也要找个女人睡觉觉。”

程强按照郎银仁提供的电话号码,给一个叫妮儿的女人通了话,程强知趣地走了,召唤过来的那个妮儿从此没离开银仁,一直过着没有名分的夫妻生活。

时间长了郎银仁开始厌倦受约束的日子,提出拜拜好几次,请神容易送神难。走人很简单,二一添作五,财产均分,少一个子谁也别想开溜,你走私香烟,偷税漏税,扰乱市埸秩序,破坏经济环境,罪恶滔天,你不下地狱谁下地狱,这小妮子不是豆腐做的。

小妮子话提醒了郎银仁,挺而走险赚的风险钱,底线被人弄清了,掌握了你的七寸,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的道理使郎银仁恍然大悟,后悔不该引狼入室,当时去宾馆开个房,哪有这多还上到法律层面上的后患,更加要圆孩提时纠结的梦。

当时南海局势紧张,部队内紧外松,暂时取消探亲制度,对已外出的军人一律返队,在海、空军方面悄悄地通知一些退伍专业技术兵原地待命,王参军是在婚期未满的情况下归队的,一幅《军城早秋》的情形“昨夜秋风入汉关,朔云边月满西山。更催飞将追骄虏,莫遣沙场匹马还”彷佛出现在眼前,何莉含着泪送走挂牵一生的男人。

妈妈时的鳖,你美国佬把航母驶到南海附近想威协中国人,小样!门缝里看人,把人瞧扁了,现在的中国人怕你不成,你回白宫翻下历史旧帐,你跟中国人斗,哪次不是落荒而逃,真的是吃牛屎不估堆。

战争靠男人,女人远离战场是通过无数次血的教训总结来的经验。

何莉慌神了,打电话找程强想诉说心中的恐慌,程强在乡里在搞精淮扶贫,来不了;又打电话问郎银仁在干嘛!油腔滑舌的郎银仁说在等何莉的电话,俩人相约在咖啡屋。

咖啡屋,若隐若现的变色灯光,神奇!咖啡屋,慢节凑的轻音乐,不时地勾起客人的往事纷纭。

郎银仁很准时地等待何莉的光临,特意要了一束红枚瑰放在桌上。要说这是他们懂事以来第一次单独约会,这种情人般幽会的场所对何莉来说也是笫一次,她来了,穿的很随意,只有气质袭人,她来的时候洗了头,一股香味随着秀发的飘逸散发出女人特有的无可代替的分泌出来的高效生物活性物质荷尔蒙,可能佩戴的是黛安芬Ttiumph,前胸那么有型,加上微跷的臀和修长的腿,轻盈的步伐穿过弄堂,迎来的目光四射。

郎银仁伸手握住何莉的纤巧的玉指,弯下腰绅士般地想吻何莉的手臂被拒绝了。

“哦,我回到了当年!”

“当年怎么啦!”

“你做我新娘的年代!”

“说点别的,我心情不好!”

“正因为心情不好,说点开心的往事。”

“你家有佳丽,我身为人妻,说那点破事,俗。”何莉的心事在湛江,不时翻阅手机微信关于南海的消息,女人关心的不是战争,关心的是与战争有关的人。

“来点红酒,要得啵!”郎银仁打破尴尬。

“可以!”何莉笑得勉强。借酒清愁愁更愁。她当心受吓丈夫是海军,一旦海战,海军官兵必定冲杀在前……荷莉开始是一小口一小口的喝,变成大口大口地喝,她隐隐听到郎银仁说他从小到大一直暗恋她,追得他精疲力尽,虽然成名花有主,我有爱的权力。

“不、不、不!你错了!我从来只把你当成那种朋友,做梦都没想过那档子事,我们怎么可能呢!我心里只有参军,你懂的,我去湛江四年,你懂的,你吃醋有什么用,抱起醋坛子当水喝没人拦你。”何莉虽有醉意,说话条理清晰。

郎银仁打开手机,翻出一条最新消息,起身绕台与何莉并肩坐下:“你看,南海没事了,美军的航母退走了。”

何莉一手夺过手机:“在哪儿?”

郎银仁一手挽过何莉肩背,搂抱式的指着荧屏上显示的条文:7.12美双航母急急驶离南海的直接原因,是被我核潜艇火控雷达锁定而未能发觉,直至我方主动通过热线知会美方,要其立即撤离。五角大楼还半信半疑,命令航母核实,航母打开探测系统后发现果然被锁定,但却查不出潜艇的位置。五角大楼这才急令驶离。此前五角大楼正在为我方7月10日把红旗9导弾从永暑岛撤离的动机百思不得其解,至此才恍然大悟:单是潜艇就能完成让航母变成人工渔礁的工作,实在没必要另用导弾对付航母上的战机了。面对这一现实情况,美国不仅立马撤离航母,还得戴中方手下留情的情,知道航母在南海再也呆不下去了,只好派员来中国道谢讲和,并一改此前咄咄逼人的气势,提议把南海仲裁这一页翻过去。这就是7.12至今南海风平浪静的真正原因。中方这着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妙招真是高明之极!

“倒酒,满杯!”

“嗯,满杯!”

何莉醉了,仍凭郎银仁摆弄。

何莉不省人事地被郎银仁背进汽车,扶进宾馆,何莉的衣服被郎银仁脱光,一丝不卦地露暴在郎银仁的眼前,郎银仁不顾一切地扑……

程强从精准扶贫点回家已是晚上十点多了,不放心地想问何莉有什么事,电话拨通一次、二次、N次无人接听。程强奇怪地发现何莉发出卫星定位示意图的具体位置,有咖啡馆,文坛宾馆,他跟老婆交待后,直奔文坛宾馆。

眼前一幕让让程强怎么也不敢相信,这个一丝不卦的人竟然是衣冠禽兽的郎银仁,他末加思索地操一把水果刀,朝着郎银仁的胯下直刺。

发飚的野狼也疯狂,郎银仁左遮右挡,哼哈乱舞。

程强拿出部队擒拿格斗的本领,双手撑地,来了个右脚横扫勾踢,只见郎银仁摇晃失衡,惨叫一声倒在血泊之中。

程强很理智地跟老婆联系,反复交代妻子无论发现什么事,谁问她,她什么都不知道,速将何莉送回她住处,接下来他拨通120,并通知小妮子赶到宾馆。

女护士害羞地把裸露的男人抬上担架,简单地将皮囊包扎,望着一只挤在腹股沟旁的睾丸问医生怎么处理?

直到120离开了宾馆,程强大步朝警区走去……

四 嫌疑犯与受害者,都承认自己是真凶,其中玄妙:你知我知。

程强很轻松地走进警区,向警方陈述犯罪经过:“郎银行是我发小,我对他不检点的生活方式一直反感,多次规劝不听,这次事情发生有些巧合。我知道他喝酒常醉,喝醉了就不回家,他在文坛宾馆包了房,也给了我一把钥匙。”

审查民警机智地问:“这么晚了,你去宾馆干嘛!”

“哦!这是样的,郎银仁说他去上海跟我买了的一双球鞋,放在宾馆,我从小喜欢打蓝球,明天机关组织球赛。”程强的回话滴水不漏。

“继续你的行凶经过。”

程强喝了口水,又开始喋喋不休地编导台词:“我打开房间,房间灯火辉煌,一股浓烈的酒味,床上一对男女荒淫无度,根本无视我的存在,头都没抬的继续他们的劫作。我受到如此大的侮辱,气冲斗牛地从茶几上拿起一把水果刀,指着郎银仁说,你跟我把衣服穿好,不然我割你卵子操你裆,当然是句开玩笑的话。这句话激怒了正在兴头上的郎银仁,呼的一声从床上腾起,我没防备地挨了他一拳,我一颗门牙如今已松落,不由纷说地跟我抢夺刀具,争夺时他不慎摔倒,这时我也失去理智,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手起刀落,只听见一声惨叫,血溅四周……”

“那个床上的女人你认识吗?”

“哦” 程强苦笑了一声:“在我们斗打之中,她趁机逃之夭夭。郎银仁很不讲究生活质量,喝醉了酒只要是个蹲着撤尿的,他不管是三陪女、桑那女、酒吧女,胖也好瘦也好,出钱行事,行事走人,事后问他召应的是谁,他记得是个女人。我长期把他的名字写成淫乱人。”

“嗯,比喻很形象。”警方要求程强在询间笔录上签字摁手印:“我们警方不能听你一面之词,是开玩笑所至,还是情杀或仇杀,因受害人在治疗之中,不便核实你所述经过,程强先生你得失去自由在看守所留置,直到受害人恢复正常表达语言为止,如果法医鉴定为伤残,你不仅要负责民事责任,还要连带刑事责任,量刑以受害人证词为主。”

郑强干脆果断地表示:“伏法!”

郎银仁的伤势不轻,转到上海生殖专科医院,由于当时睾丸红肿大如鸡蛋,地方医生临床罕见。其实也就是个小手术,消炎止痛,睾丸复位,阴囊缝合,只说是个敏感部位,经络比较丰富。

最当心的是小妮子,整天以泪洗面,问过医生,郎银的仁病情会朝什么方向发展。

医生总是安慰小妮子别着急,阴囊缝合是个小手术,要相信专科医院医生的医术,今后能不能过性生活要看他的造化,心理调整和药物治疗都很关键,营养品也要跟上,两个月之内不得有非份之想,两个月后可以开始刺激,适当抚摸,放点黄片,这是为了配合治疗,经过公安部门允许的,只限夫妻俩人观看。

钱不成问题,一切都不成问题,问题是两个月之后。

小妮子度日如年地计算着一五得五,二五一十,三五一十五……

郎银仁在医院里忏悔,不该在红酒里释放安定,而且量大,他记得实施淫乱的过程中,何莉一直昏迷不醒,通过侧面了解何莉并无大碍,不记当晚发生的事,只知道喝醉了酒是程强的老婆扶她回家的,至于朋友间斗殴之事不得而知。

在小妮子的精心照料理下,郎银仁病情恢复较快,病房里常有嘻笑声传出。

一日晚,大约十点左右,探视者已走,病人基本休息,医院显得格外安静,小妮子和郎银仁在病床里打情骂悄。

突然值班的医生护士听到小妮子的呼叫声:“快来看哟,郎银仁起来了。”这呼叫声夹杂着喜悦和兴奋。

值班的医生护士不知其意,闻声入室,发现了郎银仁金抡不倒的尴尬一幕,医生说了声:“明天可以出院了。”

出院后的郎银仁,笫一时间出现在警区,找到主事的办案人员:“我只讲一个事实,就可证明这刀不是程强捅的,那天我喝醉了,程强一直反对我召应女人,开玩笑说要剜掉的鸡鸡,我信以为真,就去夺刀,由于用力过大,重心失衡,水果刀直插阴囊,挤压出左边卵子,这是当时的水果刀,上面有我的血迹和指纹。”

在当事人又是受害人强有力的证据、证词面前,警方只得将程强无罪释放,对郎银仁处以三千元的嫖娼嫖宿罚款。

警方无奈地摇头自叹:办了一起说不清道不明,都说自己是凶手的个案。

一家很隐蔽的小酒肆,三个人在一起。

程强的声音最大:“朋友妻不可欺,你胆大包天,用下三滥的手段在酒里下药,她是谁的老婆,现役军人的妻子,我们的老乡同学,你以为我真的在开玩笑,就想一刀让你终身变太监,哪怕判我十年、八年我认,我为战友出了一口恶气,好在何莉还蒙在鼓里。”

“这才是有担当男人,可以托付终生的男人,值得我钟爱一生的男人,你不配,人渣。”程强的老婆如实说。

“明天王参军探家回乡,由你郎银仁接风买单,我想你会当好演员的,老婆,我们回家。”程强站起来喝完杯中剩下的半杯酒。

呜呼!半年后,郎银仁因自闭忧郁症告别人世。(8,167字)

我是凶手

文/湘客

程强收监多日,走程序的询问笔录,现场调查,一一走过,本人供认不讳,只待受害人认定指证和找到行凶时的凶器,便可民事附刑事责任一并起诉。

这个结果给程强带来的是牢狱之灾,相反,程强像打鸡血一样的兴奋,他给了郎银仁致命的一刀,解除了心头之恨,他对自己的行为不后悔,并对妻子说:“一定守口如瓶,这个秘密让他烂在肚子里。”

探监的妻子含着泪拚命点头:“我等你,你是真正的男子汉!”

从上海治疗回来的郎银仁,得知这一消息后,拒绝众人阻拦,执意来到刑侦大队,向警方说明来意,口口声声说如果警方不从重新论断,必然会造成冤假错案。

“那是我们在抢夺水果刀时,自己不小心刺破了睾丸,与程强毫无干系,再说我和程强铁得像一个人。”郎银仁从手提包里掏出一大堆发小在当兵时照片和信件,还有一件重要物证。

警察认真地查看比对每封信的内容和每张照片上的人物,指着和程强一道合影的另一位军人问。

“他呀!他叫王参军,同学、同街坊、是发小,我视力差,当兵目测五官就不合格。一个当兵四年退伍还乡,一个还在部队继续革命不停步。警察同志,你说程强会捅我刀子,剜我卵子吗?神经病会信!”郎银仁的人证物证齐全,证明程强无辜。

通过一番理论,程强拉着长长的苦瓜脸,从看守所里走出来,没好脸色地对郎银仁哼了声:“恢复得咋样?”

办案民警一脸无奈:大千世界,无奇不有。还有人争辩自己是凶手的,民不告官不理,签个字吧?

签字干嘛!

刑侦队长慎重起见地要程强写了一份不得向人大等部门,申请家国赔偿的保证书,理由是:案是你报的,凶是你行的,作案经过是你亲笔供认的。当然从案情分析,里面有很多疑点,既然受害者自己要承担责任,经请示案件审判委员会同意放人!

嫌疑人与受害人双双向办案人员行大礼,鞠躬90°度:“谢谢!”

一、村里“四人帮”,羽干各自飞,飞得再远也离不开原来的老窝窝。

程爹两天不见这几个小孩,心里想的疼,来了又嫌弃,最终用喜欢作解释。

大同村算程爹家殷实,在公路边开了一家便民超市,现在农村经济条件比较活放,空巢老人和留守儿童多,年轻人一是在外打工,二是在外求学读书。

隔代亲变得异常依赖,养成了留守儿童的性格痼癖,一切以我为中心。

农村小孩子也有自己的小圈圈。郎银仁、程强、王参军、何莉,是一起两眼一睁玩到熄灯的发小,这是程爹嫌弃他们的原因。

农村文化生活贫乏,电视是唯一打发时空的好伙伴,另一种是捉迷藏,儿童们的最爱,能躲能藏的地方哪里都去,程爹的便民小超市也不放过。

四个人算何莉小巧,藏的地方一般找不到,找不到的人要学狗叫或爬地三圈。郎银仁经常学狗叫,今天看样子又输定了。他没方向地叫唤:“何莉,笑一声,我保准知道在哪里?不然我把你嫁给印度人当性奴。”

历来女孩比男伢成熟早、懂事多,虽然不完全了解性奴的意思,对嫁字特别敏感:“砍脑壳的银伢子你敢!”

何莉两手撑地,屁股上拱,想从货架里爬出,只听见“啪”一声,货架倒塌,货物撒满小超市,液体汁横溢。

“快闪开!”王参军用掌推开何莉的一瞬间,货架上摆放的玻璃制品哗啦啦地倾斜。王参军的的脸上、手上、腿上,划出无数条口子,血染全身。吓得几个捉迷藏的娃娃嚎啕大哭。好在村卫生室就在超市旁边,经过一方处理,发现只是表皮伤,擦完碘酒又一起去疯。

何莉心里记下:保护我的是大哥哥王参军,打那以后,何莉的小吃没少过大哥哥一份,一个苹果也留半边。

一次, 何莉包着留下的苹果放在课桌上。

郎银仁嗅觉灵、嘴馋,郑强还没来及制止,就拿起苹果三下五除二地解决了战斗。

何莉办事回来找苹果,没了,没人承认吃了苹果,郑强瞟了郎银仁一眼,何莉意会。

郎银仁说没吃,学校没安监控器,谁拍了视频拿出来一目了然,这半个苹果多大一个事。“你怎么知道只有半个苹果?”何莉乘胜追问。

郎银仁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耍赖地说:“反正我没吃,吃半个赔一斤,要得不!”

正在俩人争执不休的时候,王参军提着一瓶,从家里用大塑料瓶灌的白开水到校了,听到何莉的诉求后,他指着饮料瓶说:“用我的白开水漱口,吐在痰盂里,你敢不敢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这样做?”

“笑话,我当是毒药。”郎银仁夺过饮料瓶按王参军讲的没加思索地“咕隆、咕隆”照办照做,吐进约定的痰盂,这时他猛然发现上了王参军当。

一场哄笑,结束了半个苹果事件。

孩童玩法搞笑,多半仿造大人。结婚迎亲,成为小“四人帮”常互相扮演的角色,何莉有种满足感,轮流当公主,做别人的新娘,礼婚从求婚,迎亲,走进婚姻殿堂,三拜天地,步入洞房。他们知道这是游戏,包涵的内容懵懵懂懂,充满着幸福的喜悦。

四个人渐渐长大,步入初中年代,感觉这种法玩法低俗,男孩会吱吱唔唔,避开敏感话题,女孩见到男生会害羞脸红,潜意识地懂得性别之间的差距。

那天,何莉哭得很伤心,她告诉程强和郎银仁,王参军不读书了要去参兵。

“难怪这些天不见王参军,原来是参加体检去了。”郎银仁对郑强说。

“王参军家里穷,支付不起昂贵的学费,他父亲坚持儿子参军,培养生活自理能力和坚韧不拔的意志,学会做人的根本。”何莉礼充了王参军去参军的理由。

程强说:“我也要去当兵,俩人在一起是个伴,说错了不是伴,从此是战友:战友、战友亲如兄弟,革命把我们召唤在一起。”

走的那天,何莉是抱着王参军哭的,眼睛成了金鱼眼,同学们笑她。她说不在乎,小时候她就当个过王参军的新娘,再当一次又何妨?

郎银仁明知城区禁止鸣放鞭炮,他还是噼里啪啦放了一阵,结果罚款250元,寓意只有犯二百五的人才干这傻事。

这是发生在高二的事。

二 思念是诗人永恒的主题,半个月亮爬上来,爱情来了档不住。

王参军参军的地方在湛江,当的海军。站在海边看湛江,蓝天、白云,蔚蓝、蔚蓝的海水,成天有海鸥为舞。王参军站在军舰上穿着海军服的照片,是何莉开机见人的宝宝贴,那浓浓的剑眉,黑黑的肤色,憨憨的傻笑。

高考成绩出来后,何莉的父母感到很奇怪,成绩不错的女儿,报考内地一本绝对没问题。报什么岭南师范学院,山高皇帝远。

说何莉傻的人不止她父母俩人。郎银仁没有正面干涉,悄悄地发了条微信,告诉其中的秘密,原来不是南宁师院,是岭南师院,这才使父母恍然大悟。大悟了来不及了,女儿踏上了去湛江的动车。

当然,王参军不信:什么会呢?他又不得不信,接站的信息确定一万遍是何莉发的,他要程强陪他一起去接站。

程强不肯:“你们见面时亲亲我我,搂搂抱抱,我于瞪眼,不去!”

“不去就不去。”王参军正了正军装,大步流星地挤进公汽,百米冲刺地站在出口醒目的地方,焦急地不时地查看手表,张望下站的旅客,人渐渐分散朝各自的方向走出,他伤感了,他失落了,沮丧地翻阅手机上的信息。一个不祥的猜测使王参军心跳加速,汗珠如雨地滚落:微信是火车上发的,每到一个停靠点,何莉就会准时报站。车到站点船靠岸,唯不见人的踪迹。参军急了,想出几种不好的可能,准备向车站民警室咨询或者报案。

何莉在哪里?她躲起来了,选择了一个可洞察外面一切动静,而外面不易发觉的墙柱死角。分别两年了,想得心疼,想得好苦,枕着入眠,梦里是你,她想偷偷地甄别相隔两年后的同学、老乡、发小,重要的异性朋友有什么变化。哦!躲在一边的何莉看得她心花怒放,高大壮,黑得好性感、好傲气,好男子汉。他怎么转身了,抬步的样子是要离开接站口。

“参军!”何莉很冲动地冲上去,忘记了性别的差异和女孩子的羞涩,张开双臂紧紧地匝住参军的脖子,踮起脚撤娇的摇晃着身子。

王参军给予的合腰熊抱,使何莉感受到男人的力量,那种男女合力的挤压,在兴奋中慢慢变成了异性的感觉。几乎是同时双方涨红脸,迅速推开双方。王参军望着何莉耸立的两座突起的小山峰。

哦!何莉成熟了,一朵含苞欲放的茉莉,21岁的青春散发着她羞涩的纯真:“你把我抱痛了。”

“我们战友见面除了敬礼,就是死死地熊抱,我忘纪了你是女的,对不起!”

何莉将在一座陌生的城市陪伴她心中的爱神至少四年;

王参军一个有点含蓄的汉子,积压的爱情,总有一天像火山一样爆发。

他们在爱海中滋长爱的力量,

郎银仁高考落榜,在家晃荡了两年,打工有点累人,上班受拘束,当老板缺钱,便小打小闹地利用地方保护的南北差价,玩起猫捉老鼠倒卖香烟的游戏,利润高有风险。从一条到一箱,再发展到整件、整车,形成了供销一条龙的产业链,两年功夫发了,成了老板,说是大老板。

光阴似箭,日月如棱,并非文人夸大其词。

转眼何莉学业已成,是留下选校任教,还是打道回府。她心里有主意,但要王参军定舵把子。

军队在对待男女关系上的规定是严厉的,一旦确定属于准配偶准军嫂关系后,部队长是宽容的,眼睛常会睁一只闭一只。

历史上有先例:严厉,在延安时期,功臣黄克强求婚不成强奸女红军,毛泽东挥泪斩爱将;宽容,王震在新疆建设兵团时期,为了让兵团干战有媳妇,跑到上海找时任上海市市长陈毅,请求号召上海女知青支边,而且对未婚探家的干部战士,下了一条死命令必须找个媳妇,以两人登记照为检验标准。

所以,何莉来营区,有人当面直呼军嫂,开始何莉拽着参军涨红脸,后来也就习已为常。

沉默的王参军发话了:“你先回去把家安顿好,着好做军嫂的准备,也就是说做好耐得住寂寞和两地分居的准备,当然有盼头,军营里流行说铁打的营房,流水的兵,我迟早是要回老家,投于你的怀抱里。”

“嗯!听你的,我等你。”何莉一对清澈的眸子,水汪汪地深情地凝望着心上人,她想吻他,最终收敛住自己的冲动,大街上他穿的是海军蓝。

何莉走后不久,程强向部队递交了退伍申请,私下对战友说:“参军,你留下,你学的专业部队需要,维护兵的岗位不重要,新兵培训三个月就可上岗。再说现在社会复杂,小青年一个个胆大妄为,动不动就动刀子,我要为你保护好何莉,当兵的有份真爱不容易。”

郑强的一番话说得王参军热泪盈眶:“兄弟,战友,拜托,拜托了。”

郑强退伍后从事行政工作,拿着月工资,过着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安逸生活,上不攀富,下不违民,吃政治饭,跟共产党走。

郎银仁邀郑强有财一起发:上班下班打考勤,签完名字还得留手纹,跟我郎银仁一起打拚,保你程强买套电梯房。程强不同意,道不同不相为谋,亦各从其志也,但他们会经常凑在一起喝酒串门,传统节日也结伴去乡下去看望参军的父母,哥们感情深。

三 女护士害羞地把裸露的男人抬上担架,简单地将皮囊包扎,望着一只挤在腹股沟旁的睾丸问医生怎厶处理?

王参军和何莉在老家结婚,婚礼很俭节,四桌推辞不掉的客人,自然少不了郎银仁和程强夫妻二人,觥筹交错尽虚佞,推杯换盏无真衷,幸福的爱意挂在小俩口的脸上。

郎银仁在婚礼上一醉如泥,他说心里难受,讲了一夜的胡话:“程强我有钱,多得数不清,我也要找个女人睡觉觉。”

程强按照郎银仁提供的电话号码,给一个叫妮儿的女人通了话,程强知趣地走了,召唤过来的那个妮儿从此没离开银仁,一直过着没有名分的夫妻生活。

时间长了郎银仁开始厌倦受约束的日子,提出拜拜好几次,请神容易送神难。走人很简单,二一添作五,财产均分,少一个子谁也别想开溜,你走私香烟,偷税漏税,扰乱市埸秩序,破坏经济环境,罪恶滔天,你不下地狱谁下地狱,这小妮子不是豆腐做的。

小妮子话提醒了郎银仁,挺而走险赚的风险钱,底线被人弄清了,掌握了你的七寸,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的道理使郎银仁恍然大悟,后悔不该引狼入室,当时去宾馆开个房,哪有这多还上到法律层面上的后患,更加要圆孩提时纠结的梦。

当时南海局势紧张,部队内紧外松,暂时取消探亲制度,对已外出的军人一律返队,在海、空军方面悄悄地通知一些退伍专业技术兵原地待命,王参军是在婚期未满的情况下归队的,一幅《军城早秋》的情形“昨夜秋风入汉关,朔云边月满西山。更催飞将追骄虏,莫遣沙场匹马还”彷佛出现在眼前,何莉含着泪送走挂牵一生的男人。

妈妈时的鳖,你美国佬把航母驶到南海附近想威协中国人,小样!门缝里看人,把人瞧扁了,现在的中国人怕你不成,你回白宫翻下历史旧帐,你跟中国人斗,哪次不是落荒而逃,真的是吃牛屎不估堆。

战争靠男人,女人远离战场是通过无数次血的教训总结来的经验。

何莉慌神了,打电话找程强想诉说心中的恐慌,程强在乡里在搞精淮扶贫,来不了;又打电话问郎银仁在干嘛!油腔滑舌的郎银仁说在等何莉的电话,俩人相约在咖啡屋。

咖啡屋,若隐若现的变色灯光,神奇!咖啡屋,慢节凑的轻音乐,不时地勾起客人的往事纷纭。

郎银仁很准时地等待何莉的光临,特意要了一束红枚瑰放在桌上。要说这是他们懂事以来第一次单独约会,这种情人般幽会的场所对何莉来说也是笫一次,她来了,穿的很随意,只有气质袭人,她来的时候洗了头,一股香味随着秀发的飘逸散发出女人特有的无可代替的分泌出来的高效生物活性物质荷尔蒙,可能佩戴的是黛安芬Ttiumph,前胸那么有型,加上微跷的臀和修长的腿,轻盈的步伐穿过弄堂,迎来的目光四射。

郎银仁伸手握住何莉的纤巧的玉指,弯下腰绅士般地想吻何莉的手臂被拒绝了。

“哦,我回到了当年!”

“当年怎么啦!”

“你做我新娘的年代!”

“说点别的,我心情不好!”

“正因为心情不好,说点开心的往事。”

“你家有佳丽,我身为人妻,说那点破事,俗。”何莉的心事在湛江,不时翻阅手机微信关于南海的消息,女人关心的不是战争,关心的是与战争有关的人。

“来点红酒,要得啵!”郎银仁打破尴尬。

“可以!”何莉笑得勉强。借酒清愁愁更愁。她当心受吓丈夫是海军,一旦海战,海军官兵必定冲杀在前……荷莉开始是一小口一小口的喝,变成大口大口地喝,她隐隐听到郎银仁说他从小到大一直暗恋她,追得他精疲力尽,虽然成名花有主,我有爱的权力。

“不、不、不!你错了!我从来只把你当成那种朋友,做梦都没想过那档子事,我们怎么可能呢!我心里只有参军,你懂的,我去湛江四年,你懂的,你吃醋有什么用,抱起醋坛子当水喝没人拦你。”何莉虽有醉意,说话条理清晰。

郎银仁打开手机,翻出一条最新消息,起身绕台与何莉并肩坐下:“你看,南海没事了,美军的航母退走了。”

何莉一手夺过手机:“在哪儿?”

郎银仁一手挽过何莉肩背,搂抱式的指着荧屏上显示的条文:7.12美双航母急急驶离南海的直接原因,是被我核潜艇火控雷达锁定而未能发觉,直至我方主动通过热线知会美方,要其立即撤离。五角大楼还半信半疑,命令航母核实,航母打开探测系统后发现果然被锁定,但却查不出潜艇的位置。五角大楼这才急令驶离。此前五角大楼正在为我方7月10日把红旗9导弾从永暑岛撤离的动机百思不得其解,至此才恍然大悟:单是潜艇就能完成让航母变成人工渔礁的工作,实在没必要另用导弾对付航母上的战机了。面对这一现实情况,美国不仅立马撤离航母,还得戴中方手下留情的情,知道航母在南海再也呆不下去了,只好派员来中国道谢讲和,并一改此前咄咄逼人的气势,提议把南海仲裁这一页翻过去。这就是7.12至今南海风平浪静的真正原因。中方这着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妙招真是高明之极!

“倒酒,满杯!”

“嗯,满杯!”

何莉醉了,仍凭郎银仁摆弄。

何莉不省人事地被郎银仁背进汽车,扶进宾馆,何莉的衣服被郎银仁脱光,一丝不卦地露暴在郎银仁的眼前,郎银仁不顾一切地扑……

程强从精准扶贫点回家已是晚上十点多了,不放心地想问何莉有什么事,电话拨通一次、二次、N次无人接听。程强奇怪地发现何莉发出卫星定位示意图的具体位置,有咖啡馆,文坛宾馆,他跟老婆交待后,直奔文坛宾馆。

眼前一幕让让程强怎么也不敢相信,这个一丝不卦的人竟然是衣冠禽兽的郎银仁,他末加思索地操一把水果刀,朝着郎银仁的胯下直刺。

发飚的野狼也疯狂,郎银仁左遮右挡,哼哈乱舞。

程强拿出部队擒拿格斗的本领,双手撑地,来了个右脚横扫勾踢,只见郎银仁摇晃失衡,惨叫一声倒在血泊之中。

程强很理智地跟老婆联系,反复交代妻子无论发现什么事,谁问她,她什么都不知道,速将何莉送回她住处,接下来他拨通120,并通知小妮子赶到宾馆。

女护士害羞地把裸露的男人抬上担架,简单地将皮囊包扎,望着一只挤在腹股沟旁的睾丸问医生怎么处理?

直到120离开了宾馆,程强大步朝警区走去……

四 嫌疑犯与受害者,都承认自己是真凶,其中玄妙:你知我知。

程强很轻松地走进警区,向警方陈述犯罪经过:“郎银行是我发小,我对他不检点的生活方式一直反感,多次规劝不听,这次事情发生有些巧合。我知道他喝酒常醉,喝醉了就不回家,他在文坛宾馆包了房,也给了我一把钥匙。”

审查民警机智地问:“这么晚了,你去宾馆干嘛!”

“哦!这是样的,郎银仁说他去上海跟我买了的一双球鞋,放在宾馆,我从小喜欢打蓝球,明天机关组织球赛。”程强的回话滴水不漏。

“继续你的行凶经过。”

程强喝了口水,又开始喋喋不休地编导台词:“我打开房间,房间灯火辉煌,一股浓烈的酒味,床上一对男女荒淫无度,根本无视我的存在,头都没抬的继续他们的劫作。我受到如此大的侮辱,气冲斗牛地从茶几上拿起一把水果刀,指着郎银仁说,你跟我把衣服穿好,不然我割你卵子操你裆,当然是句开玩笑的话。这句话激怒了正在兴头上的郎银仁,呼的一声从床上腾起,我没防备地挨了他一拳,我一颗门牙如今已松落,不由纷说地跟我抢夺刀具,争夺时他不慎摔倒,这时我也失去理智,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手起刀落,只听见一声惨叫,血溅四周……”

“那个床上的女人你认识吗?”

“哦” 程强苦笑了一声:“在我们斗打之中,她趁机逃之夭夭。郎银仁很不讲究生活质量,喝醉了酒只要是个蹲着撤尿的,他不管是三陪女、桑那女、酒吧女,胖也好瘦也好,出钱行事,行事走人,事后问他召应的是谁,他记得是个女人。我长期把他的名字写成淫乱人。”

“嗯,比喻很形象。”警方要求程强在询间笔录上签字摁手印:“我们警方不能听你一面之词,是开玩笑所至,还是情杀或仇杀,因受害人在治疗之中,不便核实你所述经过,程强先生你得失去自由在看守所留置,直到受害人恢复正常表达语言为止,如果法医鉴定为伤残,你不仅要负责民事责任,还要连带刑事责任,量刑以受害人证词为主。”

郑强干脆果断地表示:“伏法!”

郎银仁的伤势不轻,转到上海生殖专科医院,由于当时睾丸红肿大如鸡蛋,地方医生临床罕见。其实也就是个小手术,消炎止痛,睾丸复位,阴囊缝合,只说是个敏感部位,经络比较丰富。

最当心的是小妮子,整天以泪洗面,问过医生,郎银的仁病情会朝什么方向发展。

医生总是安慰小妮子别着急,阴囊缝合是个小手术,要相信专科医院医生的医术,今后能不能过性生活要看他的造化,心理调整和药物治疗都很关键,营养品也要跟上,两个月之内不得有非份之想,两个月后可以开始刺激,适当抚摸,放点黄片,这是为了配合治疗,经过公安部门允许的,只限夫妻俩人观看。

钱不成问题,一切都不成问题,问题是两个月之后。

小妮子度日如年地计算着一五得五,二五一十,三五一十五……

郎银仁在医院里忏悔,不该在红酒里释放安定,而且量大,他记得实施淫乱的过程中,何莉一直昏迷不醒,通过侧面了解何莉并无大碍,不记当晚发生的事,只知道喝醉了酒是程强的老婆扶她回家的,至于朋友间斗殴之事不得而知。

在小妮子的精心照料理下,郎银仁病情恢复较快,病房里常有嘻笑声传出。

一日晚,大约十点左右,探视者已走,病人基本休息,医院显得格外安静,小妮子和郎银仁在病床里打情骂悄。

突然值班的医生护士听到小妮子的呼叫声:“快来看哟,郎银仁起来了。”这呼叫声夹杂着喜悦和兴奋。

值班的医生护士不知其意,闻声入室,发现了郎银仁金抡不倒的尴尬一幕,医生说了声:“明天可以出院了。”

出院后的郎银仁,笫一时间出现在警区,找到主事的办案人员:“我只讲一个事实,就可证明这刀不是程强捅的,那天我喝醉了,程强一直反对我召应女人,开玩笑说要剜掉的鸡鸡,我信以为真,就去夺刀,由于用力过大,重心失衡,水果刀直插阴囊,挤压出左边卵子,这是当时的水果刀,上面有我的血迹和指纹。”

在当事人又是受害人强有力的证据、证词面前,警方只得将程强无罪释放,对郎银仁处以三千元的嫖娼嫖宿罚款。

警方无奈地摇头自叹:办了一起说不清道不明,都说自己是凶手的个案。

一家很隐蔽的小酒肆,三个人在一起。

程强的声音最大:“朋友妻不可欺,你胆大包天,用下三滥的手段在酒里下药,她是谁的老婆,现役军人的妻子,我们的老乡同学,你以为我真的在开玩笑,就想一刀让你终身变太监,哪怕判我十年、八年我认,我为战友出了一口恶气,好在何莉还蒙在鼓里。”

“这才是有担当男人,可以托付终生的男人,值得我钟爱一生的男人,你不配,人渣。”程强的老婆如实说。

“明天王参军探家回乡,由你郎银仁接风买单,我想你会当好演员的,老婆,我们回家。”程强站起来喝完杯中剩下的半杯酒。

呜呼!半年后,郎银仁因自闭忧郁症告别人世。(8,167字)

我是凶手

文/湘客

程强收监多日,走程序的询问笔录,现场调查,一一走过,本人供认不讳,只待受害人认定指证和找到行凶时的凶器,便可民事附刑事责任一并起诉。

这个结果给程强带来的是牢狱之灾,相反,程强像打鸡血一样的兴奋,他给了郎银仁致命的一刀,解除了心头之恨,他对自己的行为不后悔,并对妻子说:“一定守口如瓶,这个秘密让他烂在肚子里。”

探监的妻子含着泪拚命点头:“我等你,你是真正的男子汉!”

从上海治疗回来的郎银仁,得知这一消息后,拒绝众人阻拦,执意来到刑侦大队,向警方说明来意,口口声声说如果警方不从重新论断,必然会造成冤假错案。

“那是我们在抢夺水果刀时,自己不小心刺破了睾丸,与程强毫无干系,再说我和程强铁得像一个人。”郎银仁从手提包里掏出一大堆发小在当兵时照片和信件,还有一件重要物证。

警察认真地查看比对每封信的内容和每张照片上的人物,指着和程强一道合影的另一位军人问。

“他呀!他叫王参军,同学、同街坊、是发小,我视力差,当兵目测五官就不合格。一个当兵四年退伍还乡,一个还在部队继续革命不停步。警察同志,你说程强会捅我刀子,剜我卵子吗?神经病会信!”郎银仁的人证物证齐全,证明程强无辜。

通过一番理论,程强拉着长长的苦瓜脸,从看守所里走出来,没好脸色地对郎银仁哼了声:“恢复得咋样?”

办案民警一脸无奈:大千世界,无奇不有。还有人争辩自己是凶手的,民不告官不理,签个字吧?

签字干嘛!

刑侦队长慎重起见地要程强写了一份不得向人大等部门,申请家国赔偿的保证书,理由是:案是你报的,凶是你行的,作案经过是你亲笔供认的。当然从案情分析,里面有很多疑点,既然受害者自己要承担责任,经请示案件审判委员会同意放人!

嫌疑人与受害人双双向办案人员行大礼,鞠躬90°度:“谢谢!”

一、村里“四人帮”,羽干各自飞,飞得再远也离不开原来的老窝窝。

程爹两天不见这几个小孩,心里想的疼,来了又嫌弃,最终用喜欢作解释。

大同村算程爹家殷实,在公路边开了一家便民超市,现在农村经济条件比较活放,空巢老人和留守儿童多,年轻人一是在外打工,二是在外求学读书。

隔代亲变得异常依赖,养成了留守儿童的性格痼癖,一切以我为中心。

农村小孩子也有自己的小圈圈。郎银仁、程强、王参军、何莉,是一起两眼一睁玩到熄灯的发小,这是程爹嫌弃他们的原因。

农村文化生活贫乏,电视是唯一打发时空的好伙伴,另一种是捉迷藏,儿童们的最爱,能躲能藏的地方哪里都去,程爹的便民小超市也不放过。

四个人算何莉小巧,藏的地方一般找不到,找不到的人要学狗叫或爬地三圈。郎银仁经常学狗叫,今天看样子又输定了。他没方向地叫唤:“何莉,笑一声,我保准知道在哪里?不然我把你嫁给印度人当性奴。”

历来女孩比男伢成熟早、懂事多,虽然不完全了解性奴的意思,对嫁字特别敏感:“砍脑壳的银伢子你敢!”

何莉两手撑地,屁股上拱,想从货架里爬出,只听见“啪”一声,货架倒塌,货物撒满小超市,液体汁横溢。

“快闪开!”王参军用掌推开何莉的一瞬间,货架上摆放的玻璃制品哗啦啦地倾斜。王参军的的脸上、手上、腿上,划出无数条口子,血染全身。吓得几个捉迷藏的娃娃嚎啕大哭。好在村卫生室就在超市旁边,经过一方处理,发现只是表皮伤,擦完碘酒又一起去疯。

何莉心里记下:保护我的是大哥哥王参军,打那以后,何莉的小吃没少过大哥哥一份,一个苹果也留半边。

一次, 何莉包着留下的苹果放在课桌上。

郎银仁嗅觉灵、嘴馋,郑强还没来及制止,就拿起苹果三下五除二地解决了战斗。

何莉办事回来找苹果,没了,没人承认吃了苹果,郑强瞟了郎银仁一眼,何莉意会。

郎银仁说没吃,学校没安监控器,谁拍了视频拿出来一目了然,这半个苹果多大一个事。“你怎么知道只有半个苹果?”何莉乘胜追问。

郎银仁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耍赖地说:“反正我没吃,吃半个赔一斤,要得不!”

正在俩人争执不休的时候,王参军提着一瓶,从家里用大塑料瓶灌的白开水到校了,听到何莉的诉求后,他指着饮料瓶说:“用我的白开水漱口,吐在痰盂里,你敢不敢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这样做?”

“笑话,我当是毒药。”郎银仁夺过饮料瓶按王参军讲的没加思索地“咕隆、咕隆”照办照做,吐进约定的痰盂,这时他猛然发现上了王参军当。

一场哄笑,结束了半个苹果事件。

孩童玩法搞笑,多半仿造大人。结婚迎亲,成为小“四人帮”常互相扮演的角色,何莉有种满足感,轮流当公主,做别人的新娘,礼婚从求婚,迎亲,走进婚姻殿堂,三拜天地,步入洞房。他们知道这是游戏,包涵的内容懵懵懂懂,充满着幸福的喜悦。

四个人渐渐长大,步入初中年代,感觉这种法玩法低俗,男孩会吱吱唔唔,避开敏感话题,女孩见到男生会害羞脸红,潜意识地懂得性别之间的差距。

那天,何莉哭得很伤心,她告诉程强和郎银仁,王参军不读书了要去参兵。

“难怪这些天不见王参军,原来是参加体检去了。”郎银仁对郑强说。

“王参军家里穷,支付不起昂贵的学费,他父亲坚持儿子参军,培养生活自理能力和坚韧不拔的意志,学会做人的根本。”何莉礼充了王参军去参军的理由。

程强说:“我也要去当兵,俩人在一起是个伴,说错了不是伴,从此是战友:战友、战友亲如兄弟,革命把我们召唤在一起。”

走的那天,何莉是抱着王参军哭的,眼睛成了金鱼眼,同学们笑她。她说不在乎,小时候她就当个过王参军的新娘,再当一次又何妨?

郎银仁明知城区禁止鸣放鞭炮,他还是噼里啪啦放了一阵,结果罚款250元,寓意只有犯二百五的人才干这傻事。

这是发生在高二的事。

二 思念是诗人永恒的主题,半个月亮爬上来,爱情来了档不住。

王参军参军的地方在湛江,当的海军。站在海边看湛江,蓝天、白云,蔚蓝、蔚蓝的海水,成天有海鸥为舞。王参军站在军舰上穿着海军服的照片,是何莉开机见人的宝宝贴,那浓浓的剑眉,黑黑的肤色,憨憨的傻笑。

高考成绩出来后,何莉的父母感到很奇怪,成绩不错的女儿,报考内地一本绝对没问题。报什么岭南师范学院,山高皇帝远。

说何莉傻的人不止她父母俩人。郎银仁没有正面干涉,悄悄地发了条微信,告诉其中的秘密,原来不是南宁师院,是岭南师院,这才使父母恍然大悟。大悟了来不及了,女儿踏上了去湛江的动车。

当然,王参军不信:什么会呢?他又不得不信,接站的信息确定一万遍是何莉发的,他要程强陪他一起去接站。

程强不肯:“你们见面时亲亲我我,搂搂抱抱,我于瞪眼,不去!”

“不去就不去。”王参军正了正军装,大步流星地挤进公汽,百米冲刺地站在出口醒目的地方,焦急地不时地查看手表,张望下站的旅客,人渐渐分散朝各自的方向走出,他伤感了,他失落了,沮丧地翻阅手机上的信息。一个不祥的猜测使王参军心跳加速,汗珠如雨地滚落:微信是火车上发的,每到一个停靠点,何莉就会准时报站。车到站点船靠岸,唯不见人的踪迹。参军急了,想出几种不好的可能,准备向车站民警室咨询或者报案。

何莉在哪里?她躲起来了,选择了一个可洞察外面一切动静,而外面不易发觉的墙柱死角。分别两年了,想得心疼,想得好苦,枕着入眠,梦里是你,她想偷偷地甄别相隔两年后的同学、老乡、发小,重要的异性朋友有什么变化。哦!躲在一边的何莉看得她心花怒放,高大壮,黑得好性感、好傲气,好男子汉。他怎么转身了,抬步的样子是要离开接站口。

“参军!”何莉很冲动地冲上去,忘记了性别的差异和女孩子的羞涩,张开双臂紧紧地匝住参军的脖子,踮起脚撤娇的摇晃着身子。

王参军给予的合腰熊抱,使何莉感受到男人的力量,那种男女合力的挤压,在兴奋中慢慢变成了异性的感觉。几乎是同时双方涨红脸,迅速推开双方。王参军望着何莉耸立的两座突起的小山峰。

哦!何莉成熟了,一朵含苞欲放的茉莉,21岁的青春散发着她羞涩的纯真:“你把我抱痛了。”

“我们战友见面除了敬礼,就是死死地熊抱,我忘纪了你是女的,对不起!”

何莉将在一座陌生的城市陪伴她心中的爱神至少四年;

王参军一个有点含蓄的汉子,积压的爱情,总有一天像火山一样爆发。

他们在爱海中滋长爱的力量,

郎银仁高考落榜,在家晃荡了两年,打工有点累人,上班受拘束,当老板缺钱,便小打小闹地利用地方保护的南北差价,玩起猫捉老鼠倒卖香烟的游戏,利润高有风险。从一条到一箱,再发展到整件、整车,形成了供销一条龙的产业链,两年功夫发了,成了老板,说是大老板。

光阴似箭,日月如棱,并非文人夸大其词。

转眼何莉学业已成,是留下选校任教,还是打道回府。她心里有主意,但要王参军定舵把子。

军队在对待男女关系上的规定是严厉的,一旦确定属于准配偶准军嫂关系后,部队长是宽容的,眼睛常会睁一只闭一只。

历史上有先例:严厉,在延安时期,功臣黄克强求婚不成强奸女红军,毛泽东挥泪斩爱将;宽容,王震在新疆建设兵团时期,为了让兵团干战有媳妇,跑到上海找时任上海市市长陈毅,请求号召上海女知青支边,而且对未婚探家的干部战士,下了一条死命令必须找个媳妇,以两人登记照为检验标准。

所以,何莉来营区,有人当面直呼军嫂,开始何莉拽着参军涨红脸,后来也就习已为常。

沉默的王参军发话了:“你先回去把家安顿好,着好做军嫂的准备,也就是说做好耐得住寂寞和两地分居的准备,当然有盼头,军营里流行说铁打的营房,流水的兵,我迟早是要回老家,投于你的怀抱里。”

“嗯!听你的,我等你。”何莉一对清澈的眸子,水汪汪地深情地凝望着心上人,她想吻他,最终收敛住自己的冲动,大街上他穿的是海军蓝。

何莉走后不久,程强向部队递交了退伍申请,私下对战友说:“参军,你留下,你学的专业部队需要,维护兵的岗位不重要,新兵培训三个月就可上岗。再说现在社会复杂,小青年一个个胆大妄为,动不动就动刀子,我要为你保护好何莉,当兵的有份真爱不容易。”

郑强的一番话说得王参军热泪盈眶:“兄弟,战友,拜托,拜托了。”

郑强退伍后从事行政工作,拿着月工资,过着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安逸生活,上不攀富,下不违民,吃政治饭,跟共产党走。

郎银仁邀郑强有财一起发:上班下班打考勤,签完名字还得留手纹,跟我郎银仁一起打拚,保你程强买套电梯房。程强不同意,道不同不相为谋,亦各从其志也,但他们会经常凑在一起喝酒串门,传统节日也结伴去乡下去看望参军的父母,哥们感情深。

三 女护士害羞地把裸露的男人抬上担架,简单地将皮囊包扎,望着一只挤在腹股沟旁的睾丸问医生怎厶处理?

王参军和何莉在老家结婚,婚礼很俭节,四桌推辞不掉的客人,自然少不了郎银仁和程强夫妻二人,觥筹交错尽虚佞,推杯换盏无真衷,幸福的爱意挂在小俩口的脸上。

郎银仁在婚礼上一醉如泥,他说心里难受,讲了一夜的胡话:“程强我有钱,多得数不清,我也要找个女人睡觉觉。”

程强按照郎银仁提供的电话号码,给一个叫妮儿的女人通了话,程强知趣地走了,召唤过来的那个妮儿从此没离开银仁,一直过着没有名分的夫妻生活。

时间长了郎银仁开始厌倦受约束的日子,提出拜拜好几次,请神容易送神难。走人很简单,二一添作五,财产均分,少一个子谁也别想开溜,你走私香烟,偷税漏税,扰乱市埸秩序,破坏经济环境,罪恶滔天,你不下地狱谁下地狱,这小妮子不是豆腐做的。

小妮子话提醒了郎银仁,挺而走险赚的风险钱,底线被人弄清了,掌握了你的七寸,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的道理使郎银仁恍然大悟,后悔不该引狼入室,当时去宾馆开个房,哪有这多还上到法律层面上的后患,更加要圆孩提时纠结的梦。

当时南海局势紧张,部队内紧外松,暂时取消探亲制度,对已外出的军人一律返队,在海、空军方面悄悄地通知一些退伍专业技术兵原地待命,王参军是在婚期未满的情况下归队的,一幅《军城早秋》的情形“昨夜秋风入汉关,朔云边月满西山。更催飞将追骄虏,莫遣沙场匹马还”彷佛出现在眼前,何莉含着泪送走挂牵一生的男人。

妈妈时的鳖,你美国佬把航母驶到南海附近想威协中国人,小样!门缝里看人,把人瞧扁了,现在的中国人怕你不成,你回白宫翻下历史旧帐,你跟中国人斗,哪次不是落荒而逃,真的是吃牛屎不估堆。

战争靠男人,女人远离战场是通过无数次血的教训总结来的经验。

何莉慌神了,打电话找程强想诉说心中的恐慌,程强在乡里在搞精淮扶贫,来不了;又打电话问郎银仁在干嘛!油腔滑舌的郎银仁说在等何莉的电话,俩人相约在咖啡屋。

咖啡屋,若隐若现的变色灯光,神奇!咖啡屋,慢节凑的轻音乐,不时地勾起客人的往事纷纭。

郎银仁很准时地等待何莉的光临,特意要了一束红枚瑰放在桌上。要说这是他们懂事以来第一次单独约会,这种情人般幽会的场所对何莉来说也是笫一次,她来了,穿的很随意,只有气质袭人,她来的时候洗了头,一股香味随着秀发的飘逸散发出女人特有的无可代替的分泌出来的高效生物活性物质荷尔蒙,可能佩戴的是黛安芬Ttiumph,前胸那么有型,加上微跷的臀和修长的腿,轻盈的步伐穿过弄堂,迎来的目光四射。

郎银仁伸手握住何莉的纤巧的玉指,弯下腰绅士般地想吻何莉的手臂被拒绝了。

“哦,我回到了当年!”

“当年怎么啦!”

“你做我新娘的年代!”

“说点别的,我心情不好!”

“正因为心情不好,说点开心的往事。”

“你家有佳丽,我身为人妻,说那点破事,俗。”何莉的心事在湛江,不时翻阅手机微信关于南海的消息,女人关心的不是战争,关心的是与战争有关的人。

“来点红酒,要得啵!”郎银仁打破尴尬。

“可以!”何莉笑得勉强。借酒清愁愁更愁。她当心受吓丈夫是海军,一旦海战,海军官兵必定冲杀在前……荷莉开始是一小口一小口的喝,变成大口大口地喝,她隐隐听到郎银仁说他从小到大一直暗恋她,追得他精疲力尽,虽然成名花有主,我有爱的权力。

“不、不、不!你错了!我从来只把你当成那种朋友,做梦都没想过那档子事,我们怎么可能呢!我心里只有参军,你懂的,我去湛江四年,你懂的,你吃醋有什么用,抱起醋坛子当水喝没人拦你。”何莉虽有醉意,说话条理清晰。

郎银仁打开手机,翻出一条最新消息,起身绕台与何莉并肩坐下:“你看,南海没事了,美军的航母退走了。”

何莉一手夺过手机:“在哪儿?”

郎银仁一手挽过何莉肩背,搂抱式的指着荧屏上显示的条文:7.12美双航母急急驶离南海的直接原因,是被我核潜艇火控雷达锁定而未能发觉,直至我方主动通过热线知会美方,要其立即撤离。五角大楼还半信半疑,命令航母核实,航母打开探测系统后发现果然被锁定,但却查不出潜艇的位置。五角大楼这才急令驶离。此前五角大楼正在为我方7月10日把红旗9导弾从永暑岛撤离的动机百思不得其解,至此才恍然大悟:单是潜艇就能完成让航母变成人工渔礁的工作,实在没必要另用导弾对付航母上的战机了。面对这一现实情况,美国不仅立马撤离航母,还得戴中方手下留情的情,知道航母在南海再也呆不下去了,只好派员来中国道谢讲和,并一改此前咄咄逼人的气势,提议把南海仲裁这一页翻过去。这就是7.12至今南海风平浪静的真正原因。中方这着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妙招真是高明之极!

“倒酒,满杯!”

“嗯,满杯!”

何莉醉了,仍凭郎银仁摆弄。

何莉不省人事地被郎银仁背进汽车,扶进宾馆,何莉的衣服被郎银仁脱光,一丝不卦地露暴在郎银仁的眼前,郎银仁不顾一切地扑……

程强从精准扶贫点回家已是晚上十点多了,不放心地想问何莉有什么事,电话拨通一次、二次、N次无人接听。程强奇怪地发现何莉发出卫星定位示意图的具体位置,有咖啡馆,文坛宾馆,他跟老婆交待后,直奔文坛宾馆。

眼前一幕让让程强怎么也不敢相信,这个一丝不卦的人竟然是衣冠禽兽的郎银仁,他末加思索地操一把水果刀,朝着郎银仁的胯下直刺。

发飚的野狼也疯狂,郎银仁左遮右挡,哼哈乱舞。

程强拿出部队擒拿格斗的本领,双手撑地,来了个右脚横扫勾踢,只见郎银仁摇晃失衡,惨叫一声倒在血泊之中。

程强很理智地跟老婆联系,反复交代妻子无论发现什么事,谁问她,她什么都不知道,速将何莉送回她住处,接下来他拨通120,并通知小妮子赶到宾馆。

女护士害羞地把裸露的男人抬上担架,简单地将皮囊包扎,望着一只挤在腹股沟旁的睾丸问医生怎么处理?

直到120离开了宾馆,程强大步朝警区走去……

四 嫌疑犯与受害者,都承认自己是真凶,其中玄妙:你知我知。

程强很轻松地走进警区,向警方陈述犯罪经过:“郎银行是我发小,我对他不检点的生活方式一直反感,多次规劝不听,这次事情发生有些巧合。我知道他喝酒常醉,喝醉了就不回家,他在文坛宾馆包了房,也给了我一把钥匙。”

审查民警机智地问:“这么晚了,你去宾馆干嘛!”

“哦!这是样的,郎银仁说他去上海跟我买了的一双球鞋,放在宾馆,我从小喜欢打蓝球,明天机关组织球赛。”程强的回话滴水不漏。

“继续你的行凶经过。”

程强喝了口水,又开始喋喋不休地编导台词:“我打开房间,房间灯火辉煌,一股浓烈的酒味,床上一对男女荒淫无度,根本无视我的存在,头都没抬的继续他们的劫作。我受到如此大的侮辱,气冲斗牛地从茶几上拿起一把水果刀,指着郎银仁说,你跟我把衣服穿好,不然我割你卵子操你裆,当然是句开玩笑的话。这句话激怒了正在兴头上的郎银仁,呼的一声从床上腾起,我没防备地挨了他一拳,我一颗门牙如今已松落,不由纷说地跟我抢夺刀具,争夺时他不慎摔倒,这时我也失去理智,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手起刀落,只听见一声惨叫,血溅四周……”

“那个床上的女人你认识吗?”

“哦” 程强苦笑了一声:“在我们斗打之中,她趁机逃之夭夭。郎银仁很不讲究生活质量,喝醉了酒只要是个蹲着撤尿的,他不管是三陪女、桑那女、酒吧女,胖也好瘦也好,出钱行事,行事走人,事后问他召应的是谁,他记得是个女人。我长期把他的名字写成淫乱人。”

“嗯,比喻很形象。”警方要求程强在询间笔录上签字摁手印:“我们警方不能听你一面之词,是开玩笑所至,还是情杀或仇杀,因受害人在治疗之中,不便核实你所述经过,程强先生你得失去自由在看守所留置,直到受害人恢复正常表达语言为止,如果法医鉴定为伤残,你不仅要负责民事责任,还要连带刑事责任,量刑以受害人证词为主。”

郑强干脆果断地表示:“伏法!”

郎银仁的伤势不轻,转到上海生殖专科医院,由于当时睾丸红肿大如鸡蛋,地方医生临床罕见。其实也就是个小手术,消炎止痛,睾丸复位,阴囊缝合,只说是个敏感部位,经络比较丰富。

最当心的是小妮子,整天以泪洗面,问过医生,郎银的仁病情会朝什么方向发展。

医生总是安慰小妮子别着急,阴囊缝合是个小手术,要相信专科医院医生的医术,今后能不能过性生活要看他的造化,心理调整和药物治疗都很关键,营养品也要跟上,两个月之内不得有非份之想,两个月后可以开始刺激,适当抚摸,放点黄片,这是为了配合治疗,经过公安部门允许的,只限夫妻俩人观看。

钱不成问题,一切都不成问题,问题是两个月之后。

小妮子度日如年地计算着一五得五,二五一十,三五一十五……

郎银仁在医院里忏悔,不该在红酒里释放安定,而且量大,他记得实施淫乱的过程中,何莉一直昏迷不醒,通过侧面了解何莉并无大碍,不记当晚发生的事,只知道喝醉了酒是程强的老婆扶她回家的,至于朋友间斗殴之事不得而知。

在小妮子的精心照料理下,郎银仁病情恢复较快,病房里常有嘻笑声传出。

一日晚,大约十点左右,探视者已走,病人基本休息,医院显得格外安静,小妮子和郎银仁在病床里打情骂悄。

突然值班的医生护士听到小妮子的呼叫声:“快来看哟,郎银仁起来了。”这呼叫声夹杂着喜悦和兴奋。

值班的医生护士不知其意,闻声入室,发现了郎银仁金抡不倒的尴尬一幕,医生说了声:“明天可以出院了。”

出院后的郎银仁,笫一时间出现在警区,找到主事的办案人员:“我只讲一个事实,就可证明这刀不是程强捅的,那天我喝醉了,程强一直反对我召应女人,开玩笑说要剜掉的鸡鸡,我信以为真,就去夺刀,由于用力过大,重心失衡,水果刀直插阴囊,挤压出左边卵子,这是当时的水果刀,上面有我的血迹和指纹。”

在当事人又是受害人强有力的证据、证词面前,警方只得将程强无罪释放,对郎银仁处以三千元的嫖娼嫖宿罚款。

警方无奈地摇头自叹:办了一起说不清道不明,都说自己是凶手的个案。

一家很隐蔽的小酒肆,三个人在一起。

程强的声音最大:“朋友妻不可欺,你胆大包天,用下三滥的手段在酒里下药,她是谁的老婆,现役军人的妻子,我们的老乡同学,你以为我真的在开玩笑,就想一刀让你终身变太监,哪怕判我十年、八年我认,我为战友出了一口恶气,好在何莉还蒙在鼓里。”

“这才是有担当男人,可以托付终生的男人,值得我钟爱一生的男人,你不配,人渣。”程强的老婆如实说。

“明天王参军探家回乡,由你郎银仁接风买单,我想你会当好演员的,老婆,我们回家。”程强站起来喝完杯中剩下的半杯酒。

呜呼!半年后,郎银仁因自闭忧郁症告别人世。(8,167字)

我是凶手

文/湘客

程强收监多日,走程序的询问笔录,现场调查,一一走过,本人供认不讳,只待受害人认定指证和找到行凶时的凶器,便可民事附刑事责任一并起诉。

这个结果给程强带来的是牢狱之灾,相反,程强像打鸡血一样的兴奋,他给了郎银仁致命的一刀,解除了心头之恨,他对自己的行为不后悔,并对妻子说:“一定守口如瓶,这个秘密让他烂在肚子里。”

探监的妻子含着泪拚命点头:“我等你,你是真正的男子汉!”

从上海治疗回来的郎银仁,得知这一消息后,拒绝众人阻拦,执意来到刑侦大队,向警方说明来意,口口声声说如果警方不从重新论断,必然会造成冤假错案。

“那是我们在抢夺水果刀时,自己不小心刺破了睾丸,与程强毫无干系,再说我和程强铁得像一个人。”郎银仁从手提包里掏出一大堆发小在当兵时照片和信件,还有一件重要物证。

警察认真地查看比对每封信的内容和每张照片上的人物,指着和程强一道合影的另一位军人问。

“他呀!他叫王参军,同学、同街坊、是发小,我视力差,当兵目测五官就不合格。一个当兵四年退伍还乡,一个还在部队继续革命不停步。警察同志,你说程强会捅我刀子,剜我卵子吗?神经病会信!”郎银仁的人证物证齐全,证明程强无辜。

通过一番理论,程强拉着长长的苦瓜脸,从看守所里走出来,没好脸色地对郎银仁哼了声:“恢复得咋样?”

办案民警一脸无奈:大千世界,无奇不有。还有人争辩自己是凶手的,民不告官不理,签个字吧?

签字干嘛!

刑侦队长慎重起见地要程强写了一份不得向人大等部门,申请家国赔偿的保证书,理由是:案是你报的,凶是你行的,作案经过是你亲笔供认的。当然从案情分析,里面有很多疑点,既然受害者自己要承担责任,经请示案件审判委员会同意放人!

嫌疑人与受害人双双向办案人员行大礼,鞠躬90°度:“谢谢!”

一、村里“四人帮”,羽干各自飞,飞得再远也离不开原来的老窝窝。

程爹两天不见这几个小孩,心里想的疼,来了又嫌弃,最终用喜欢作解释。

大同村算程爹家殷实,在公路边开了一家便民超市,现在农村经济条件比较活放,空巢老人和留守儿童多,年轻人一是在外打工,二是在外求学读书。

隔代亲变得异常依赖,养成了留守儿童的性格痼癖,一切以我为中心。

农村小孩子也有自己的小圈圈。郎银仁、程强、王参军、何莉,是一起两眼一睁玩到熄灯的发小,这是程爹嫌弃他们的原因。

农村文化生活贫乏,电视是唯一打发时空的好伙伴,另一种是捉迷藏,儿童们的最爱,能躲能藏的地方哪里都去,程爹的便民小超市也不放过。

四个人算何莉小巧,藏的地方一般找不到,找不到的人要学狗叫或爬地三圈。郎银仁经常学狗叫,今天看样子又输定了。他没方向地叫唤:“何莉,笑一声,我保准知道在哪里?不然我把你嫁给印度人当性奴。”

历来女孩比男伢成熟早、懂事多,虽然不完全了解性奴的意思,对嫁字特别敏感:“砍脑壳的银伢子你敢!”

何莉两手撑地,屁股上拱,想从货架里爬出,只听见“啪”一声,货架倒塌,货物撒满小超市,液体汁横溢。

“快闪开!”王参军用掌推开何莉的一瞬间,货架上摆放的玻璃制品哗啦啦地倾斜。王参军的的脸上、手上、腿上,划出无数条口子,血染全身。吓得几个捉迷藏的娃娃嚎啕大哭。好在村卫生室就在超市旁边,经过一方处理,发现只是表皮伤,擦完碘酒又一起去疯。

何莉心里记下:保护我的是大哥哥王参军,打那以后,何莉的小吃没少过大哥哥一份,一个苹果也留半边。

一次, 何莉包着留下的苹果放在课桌上。

郎银仁嗅觉灵、嘴馋,郑强还没来及制止,就拿起苹果三下五除二地解决了战斗。

何莉办事回来找苹果,没了,没人承认吃了苹果,郑强瞟了郎银仁一眼,何莉意会。

郎银仁说没吃,学校没安监控器,谁拍了视频拿出来一目了然,这半个苹果多大一个事。“你怎么知道只有半个苹果?”何莉乘胜追问。

郎银仁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耍赖地说:“反正我没吃,吃半个赔一斤,要得不!”

正在俩人争执不休的时候,王参军提着一瓶,从家里用大塑料瓶灌的白开水到校了,听到何莉的诉求后,他指着饮料瓶说:“用我的白开水漱口,吐在痰盂里,你敢不敢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这样做?”

“笑话,我当是毒药。”郎银仁夺过饮料瓶按王参军讲的没加思索地“咕隆、咕隆”照办照做,吐进约定的痰盂,这时他猛然发现上了王参军当。

一场哄笑,结束了半个苹果事件。

孩童玩法搞笑,多半仿造大人。结婚迎亲,成为小“四人帮”常互相扮演的角色,何莉有种满足感,轮流当公主,做别人的新娘,礼婚从求婚,迎亲,走进婚姻殿堂,三拜天地,步入洞房。他们知道这是游戏,包涵的内容懵懵懂懂,充满着幸福的喜悦。

四个人渐渐长大,步入初中年代,感觉这种法玩法低俗,男孩会吱吱唔唔,避开敏感话题,女孩见到男生会害羞脸红,潜意识地懂得性别之间的差距。

那天,何莉哭得很伤心,她告诉程强和郎银仁,王参军不读书了要去参兵。

“难怪这些天不见王参军,原来是参加体检去了。”郎银仁对郑强说。

“王参军家里穷,支付不起昂贵的学费,他父亲坚持儿子参军,培养生活自理能力和坚韧不拔的意志,学会做人的根本。”何莉礼充了王参军去参军的理由。

程强说:“我也要去当兵,俩人在一起是个伴,说错了不是伴,从此是战友:战友、战友亲如兄弟,革命把我们召唤在一起。”

走的那天,何莉是抱着王参军哭的,眼睛成了金鱼眼,同学们笑她。她说不在乎,小时候她就当个过王参军的新娘,再当一次又何妨?

郎银仁明知城区禁止鸣放鞭炮,他还是噼里啪啦放了一阵,结果罚款250元,寓意只有犯二百五的人才干这傻事。

这是发生在高二的事。

二 思念是诗人永恒的主题,半个月亮爬上来,爱情来了档不住。

王参军参军的地方在湛江,当的海军。站在海边看湛江,蓝天、白云,蔚蓝、蔚蓝的海水,成天有海鸥为舞。王参军站在军舰上穿着海军服的照片,是何莉开机见人的宝宝贴,那浓浓的剑眉,黑黑的肤色,憨憨的傻笑。

高考成绩出来后,何莉的父母感到很奇怪,成绩不错的女儿,报考内地一本绝对没问题。报什么岭南师范学院,山高皇帝远。

说何莉傻的人不止她父母俩人。郎银仁没有正面干涉,悄悄地发了条微信,告诉其中的秘密,原来不是南宁师院,是岭南师院,这才使父母恍然大悟。大悟了来不及了,女儿踏上了去湛江的动车。

当然,王参军不信:什么会呢?他又不得不信,接站的信息确定一万遍是何莉发的,他要程强陪他一起去接站。

程强不肯:“你们见面时亲亲我我,搂搂抱抱,我于瞪眼,不去!”

“不去就不去。”王参军正了正军装,大步流星地挤进公汽,百米冲刺地站在出口醒目的地方,焦急地不时地查看手表,张望下站的旅客,人渐渐分散朝各自的方向走出,他伤感了,他失落了,沮丧地翻阅手机上的信息。一个不祥的猜测使王参军心跳加速,汗珠如雨地滚落:微信是火车上发的,每到一个停靠点,何莉就会准时报站。车到站点船靠岸,唯不见人的踪迹。参军急了,想出几种不好的可能,准备向车站民警室咨询或者报案。

何莉在哪里?她躲起来了,选择了一个可洞察外面一切动静,而外面不易发觉的墙柱死角。分别两年了,想得心疼,想得好苦,枕着入眠,梦里是你,她想偷偷地甄别相隔两年后的同学、老乡、发小,重要的异性朋友有什么变化。哦!躲在一边的何莉看得她心花怒放,高大壮,黑得好性感、好傲气,好男子汉。他怎么转身了,抬步的样子是要离开接站口。

“参军!”何莉很冲动地冲上去,忘记了性别的差异和女孩子的羞涩,张开双臂紧紧地匝住参军的脖子,踮起脚撤娇的摇晃着身子。

王参军给予的合腰熊抱,使何莉感受到男人的力量,那种男女合力的挤压,在兴奋中慢慢变成了异性的感觉。几乎是同时双方涨红脸,迅速推开双方。王参军望着何莉耸立的两座突起的小山峰。

哦!何莉成熟了,一朵含苞欲放的茉莉,21岁的青春散发着她羞涩的纯真:“你把我抱痛了。”

“我们战友见面除了敬礼,就是死死地熊抱,我忘纪了你是女的,对不起!”

何莉将在一座陌生的城市陪伴她心中的爱神至少四年;

王参军一个有点含蓄的汉子,积压的爱情,总有一天像火山一样爆发。

他们在爱海中滋长爱的力量,

郎银仁高考落榜,在家晃荡了两年,打工有点累人,上班受拘束,当老板缺钱,便小打小闹地利用地方保护的南北差价,玩起猫捉老鼠倒卖香烟的游戏,利润高有风险。从一条到一箱,再发展到整件、整车,形成了供销一条龙的产业链,两年功夫发了,成了老板,说是大老板。

光阴似箭,日月如棱,并非文人夸大其词。

转眼何莉学业已成,是留下选校任教,还是打道回府。她心里有主意,但要王参军定舵把子。

军队在对待男女关系上的规定是严厉的,一旦确定属于准配偶准军嫂关系后,部队长是宽容的,眼睛常会睁一只闭一只。

历史上有先例:严厉,在延安时期,功臣黄克强求婚不成强奸女红军,毛泽东挥泪斩爱将;宽容,王震在新疆建设兵团时期,为了让兵团干战有媳妇,跑到上海找时任上海市市长陈毅,请求号召上海女知青支边,而且对未婚探家的干部战士,下了一条死命令必须找个媳妇,以两人登记照为检验标准。

所以,何莉来营区,有人当面直呼军嫂,开始何莉拽着参军涨红脸,后来也就习已为常。

沉默的王参军发话了:“你先回去把家安顿好,着好做军嫂的准备,也就是说做好耐得住寂寞和两地分居的准备,当然有盼头,军营里流行说铁打的营房,流水的兵,我迟早是要回老家,投于你的怀抱里。”

“嗯!听你的,我等你。”何莉一对清澈的眸子,水汪汪地深情地凝望着心上人,她想吻他,最终收敛住自己的冲动,大街上他穿的是海军蓝。

何莉走后不久,程强向部队递交了退伍申请,私下对战友说:“参军,你留下,你学的专业部队需要,维护兵的岗位不重要,新兵培训三个月就可上岗。再说现在社会复杂,小青年一个个胆大妄为,动不动就动刀子,我要为你保护好何莉,当兵的有份真爱不容易。”

郑强的一番话说得王参军热泪盈眶:“兄弟,战友,拜托,拜托了。”

郑强退伍后从事行政工作,拿着月工资,过着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安逸生活,上不攀富,下不违民,吃政治饭,跟共产党走。

郎银仁邀郑强有财一起发:上班下班打考勤,签完名字还得留手纹,跟我郎银仁一起打拚,保你程强买套电梯房。程强不同意,道不同不相为谋,亦各从其志也,但他们会经常凑在一起喝酒串门,传统节日也结伴去乡下去看望参军的父母,哥们感情深。

三 女护士害羞地把裸露的男人抬上担架,简单地将皮囊包扎,望着一只挤在腹股沟旁的睾丸问医生怎厶处理?

王参军和何莉在老家结婚,婚礼很俭节,四桌推辞不掉的客人,自然少不了郎银仁和程强夫妻二人,觥筹交错尽虚佞,推杯换盏无真衷,幸福的爱意挂在小俩口的脸上。

郎银仁在婚礼上一醉如泥,他说心里难受,讲了一夜的胡话:“程强我有钱,多得数不清,我也要找个女人睡觉觉。”

程强按照郎银仁提供的电话号码,给一个叫妮儿的女人通了话,程强知趣地走了,召唤过来的那个妮儿从此没离开银仁,一直过着没有名分的夫妻生活。

时间长了郎银仁开始厌倦受约束的日子,提出拜拜好几次,请神容易送神难。走人很简单,二一添作五,财产均分,少一个子谁也别想开溜,你走私香烟,偷税漏税,扰乱市埸秩序,破坏经济环境,罪恶滔天,你不下地狱谁下地狱,这小妮子不是豆腐做的。

小妮子话提醒了郎银仁,挺而走险赚的风险钱,底线被人弄清了,掌握了你的七寸,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的道理使郎银仁恍然大悟,后悔不该引狼入室,当时去宾馆开个房,哪有这多还上到法律层面上的后患,更加要圆孩提时纠结的梦。

当时南海局势紧张,部队内紧外松,暂时取消探亲制度,对已外出的军人一律返队,在海、空军方面悄悄地通知一些退伍专业技术兵原地待命,王参军是在婚期未满的情况下归队的,一幅《军城早秋》的情形“昨夜秋风入汉关,朔云边月满西山。更催飞将追骄虏,莫遣沙场匹马还”彷佛出现在眼前,何莉含着泪送走挂牵一生的男人。

妈妈时的鳖,你美国佬把航母驶到南海附近想威协中国人,小样!门缝里看人,把人瞧扁了,现在的中国人怕你不成,你回白宫翻下历史旧帐,你跟中国人斗,哪次不是落荒而逃,真的是吃牛屎不估堆。

战争靠男人,女人远离战场是通过无数次血的教训总结来的经验。

何莉慌神了,打电话找程强想诉说心中的恐慌,程强在乡里在搞精淮扶贫,来不了;又打电话问郎银仁在干嘛!油腔滑舌的郎银仁说在等何莉的电话,俩人相约在咖啡屋。

咖啡屋,若隐若现的变色灯光,神奇!咖啡屋,慢节凑的轻音乐,不时地勾起客人的往事纷纭。

郎银仁很准时地等待何莉的光临,特意要了一束红枚瑰放在桌上。要说这是他们懂事以来第一次单独约会,这种情人般幽会的场所对何莉来说也是笫一次,她来了,穿的很随意,只有气质袭人,她来的时候洗了头,一股香味随着秀发的飘逸散发出女人特有的无可代替的分泌出来的高效生物活性物质荷尔蒙,可能佩戴的是黛安芬Ttiumph,前胸那么有型,加上微跷的臀和修长的腿,轻盈的步伐穿过弄堂,迎来的目光四射。

郎银仁伸手握住何莉的纤巧的玉指,弯下腰绅士般地想吻何莉的手臂被拒绝了。

“哦,我回到了当年!”

“当年怎么啦!”

“你做我新娘的年代!”

“说点别的,我心情不好!”

“正因为心情不好,说点开心的往事。”

“你家有佳丽,我身为人妻,说那点破事,俗。”何莉的心事在湛江,不时翻阅手机微信关于南海的消息,女人关心的不是战争,关心的是与战争有关的人。

“来点红酒,要得啵!”郎银仁打破尴尬。

“可以!”何莉笑得勉强。借酒清愁愁更愁。她当心受吓丈夫是海军,一旦海战,海军官兵必定冲杀在前……荷莉开始是一小口一小口的喝,变成大口大口地喝,她隐隐听到郎银仁说他从小到大一直暗恋她,追得他精疲力尽,虽然成名花有主,我有爱的权力。

“不、不、不!你错了!我从来只把你当成那种朋友,做梦都没想过那档子事,我们怎么可能呢!我心里只有参军,你懂的,我去湛江四年,你懂的,你吃醋有什么用,抱起醋坛子当水喝没人拦你。”何莉虽有醉意,说话条理清晰。

郎银仁打开手机,翻出一条最新消息,起身绕台与何莉并肩坐下:“你看,南海没事了,美军的航母退走了。”

何莉一手夺过手机:“在哪儿?”

郎银仁一手挽过何莉肩背,搂抱式的指着荧屏上显示的条文:7.12美双航母急急驶离南海的直接原因,是被我核潜艇火控雷达锁定而未能发觉,直至我方主动通过热线知会美方,要其立即撤离。五角大楼还半信半疑,命令航母核实,航母打开探测系统后发现果然被锁定,但却查不出潜艇的位置。五角大楼这才急令驶离。此前五角大楼正在为我方7月10日把红旗9导弾从永暑岛撤离的动机百思不得其解,至此才恍然大悟:单是潜艇就能完成让航母变成人工渔礁的工作,实在没必要另用导弾对付航母上的战机了。面对这一现实情况,美国不仅立马撤离航母,还得戴中方手下留情的情,知道航母在南海再也呆不下去了,只好派员来中国道谢讲和,并一改此前咄咄逼人的气势,提议把南海仲裁这一页翻过去。这就是7.12至今南海风平浪静的真正原因。中方这着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妙招真是高明之极!

“倒酒,满杯!”

“嗯,满杯!”

何莉醉了,仍凭郎银仁摆弄。

何莉不省人事地被郎银仁背进汽车,扶进宾馆,何莉的衣服被郎银仁脱光,一丝不卦地露暴在郎银仁的眼前,郎银仁不顾一切地扑……

程强从精准扶贫点回家已是晚上十点多了,不放心地想问何莉有什么事,电话拨通一次、二次、N次无人接听。程强奇怪地发现何莉发出卫星定位示意图的具体位置,有咖啡馆,文坛宾馆,他跟老婆交待后,直奔文坛宾馆。

眼前一幕让让程强怎么也不敢相信,这个一丝不卦的人竟然是衣冠禽兽的郎银仁,他末加思索地操一把水果刀,朝着郎银仁的胯下直刺。

发飚的野狼也疯狂,郎银仁左遮右挡,哼哈乱舞。

程强拿出部队擒拿格斗的本领,双手撑地,来了个右脚横扫勾踢,只见郎银仁摇晃失衡,惨叫一声倒在血泊之中。

程强很理智地跟老婆联系,反复交代妻子无论发现什么事,谁问她,她什么都不知道,速将何莉送回她住处,接下来他拨通120,并通知小妮子赶到宾馆。

女护士害羞地把裸露的男人抬上担架,简单地将皮囊包扎,望着一只挤在腹股沟旁的睾丸问医生怎么处理?

直到120离开了宾馆,程强大步朝警区走去……

四 嫌疑犯与受害者,都承认自己是真凶,其中玄妙:你知我知。

程强很轻松地走进警区,向警方陈述犯罪经过:“郎银行是我发小,我对他不检点的生活方式一直反感,多次规劝不听,这次事情发生有些巧合。我知道他喝酒常醉,喝醉了就不回家,他在文坛宾馆包了房,也给了我一把钥匙。”

审查民警机智地问:“这么晚了,你去宾馆干嘛!”

“哦!这是样的,郎银仁说他去上海跟我买了的一双球鞋,放在宾馆,我从小喜欢打蓝球,明天机关组织球赛。”程强的回话滴水不漏。

“继续你的行凶经过。”

程强喝了口水,又开始喋喋不休地编导台词:“我打开房间,房间灯火辉煌,一股浓烈的酒味,床上一对男女荒淫无度,根本无视我的存在,头都没抬的继续他们的劫作。我受到如此大的侮辱,气冲斗牛地从茶几上拿起一把水果刀,指着郎银仁说,你跟我把衣服穿好,不然我割你卵子操你裆,当然是句开玩笑的话。这句话激怒了正在兴头上的郎银仁,呼的一声从床上腾起,我没防备地挨了他一拳,我一颗门牙如今已松落,不由纷说地跟我抢夺刀具,争夺时他不慎摔倒,这时我也失去理智,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手起刀落,只听见一声惨叫,血溅四周……”

“那个床上的女人你认识吗?”

“哦” 程强苦笑了一声:“在我们斗打之中,她趁机逃之夭夭。郎银仁很不讲究生活质量,喝醉了酒只要是个蹲着撤尿的,他不管是三陪女、桑那女、酒吧女,胖也好瘦也好,出钱行事,行事走人,事后问他召应的是谁,他记得是个女人。我长期把他的名字写成淫乱人。”

“嗯,比喻很形象。”警方要求程强在询间笔录上签字摁手印:“我们警方不能听你一面之词,是开玩笑所至,还是情杀或仇杀,因受害人在治疗之中,不便核实你所述经过,程强先生你得失去自由在看守所留置,直到受害人恢复正常表达语言为止,如果法医鉴定为伤残,你不仅要负责民事责任,还要连带刑事责任,量刑以受害人证词为主。”

郑强干脆果断地表示:“伏法!”

郎银仁的伤势不轻,转到上海生殖专科医院,由于当时睾丸红肿大如鸡蛋,地方医生临床罕见。其实也就是个小手术,消炎止痛,睾丸复位,阴囊缝合,只说是个敏感部位,经络比较丰富。

最当心的是小妮子,整天以泪洗面,问过医生,郎银的仁病情会朝什么方向发展。

医生总是安慰小妮子别着急,阴囊缝合是个小手术,要相信专科医院医生的医术,今后能不能过性生活要看他的造化,心理调整和药物治疗都很关键,营养品也要跟上,两个月之内不得有非份之想,两个月后可以开始刺激,适当抚摸,放点黄片,这是为了配合治疗,经过公安部门允许的,只限夫妻俩人观看。

钱不成问题,一切都不成问题,问题是两个月之后。

小妮子度日如年地计算着一五得五,二五一十,三五一十五……

郎银仁在医院里忏悔,不该在红酒里释放安定,而且量大,他记得实施淫乱的过程中,何莉一直昏迷不醒,通过侧面了解何莉并无大碍,不记当晚发生的事,只知道喝醉了酒是程强的老婆扶她回家的,至于朋友间斗殴之事不得而知。

在小妮子的精心照料理下,郎银仁病情恢复较快,病房里常有嘻笑声传出。

一日晚,大约十点左右,探视者已走,病人基本休息,医院显得格外安静,小妮子和郎银仁在病床里打情骂悄。

突然值班的医生护士听到小妮子的呼叫声:“快来看哟,郎银仁起来了。”这呼叫声夹杂着喜悦和兴奋。

值班的医生护士不知其意,闻声入室,发现了郎银仁金抡不倒的尴尬一幕,医生说了声:“明天可以出院了。”

出院后的郎银仁,笫一时间出现在警区,找到主事的办案人员:“我只讲一个事实,就可证明这刀不是程强捅的,那天我喝醉了,程强一直反对我召应女人,开玩笑说要剜掉的鸡鸡,我信以为真,就去夺刀,由于用力过大,重心失衡,水果刀直插阴囊,挤压出左边卵子,这是当时的水果刀,上面有我的血迹和指纹。”

在当事人又是受害人强有力的证据、证词面前,警方只得将程强无罪释放,对郎银仁处以三千元的嫖娼嫖宿罚款。

警方无奈地摇头自叹:办了一起说不清道不明,都说自己是凶手的个案。

一家很隐蔽的小酒肆,三个人在一起。

程强的声音最大:“朋友妻不可欺,你胆大包天,用下三滥的手段在酒里下药,她是谁的老婆,现役军人的妻子,我们的老乡同学,你以为我真的在开玩笑,就想一刀让你终身变太监,哪怕判我十年、八年我认,我为战友出了一口恶气,好在何莉还蒙在鼓里。”

“这才是有担当男人,可以托付终生的男人,值得我钟爱一生的男人,你不配,人渣。”程强的老婆如实说。

“明天王参军探家回乡,由你郎银仁接风买单,我想你会当好演员的,老婆,我们回家。”程强站起来喝完杯中剩下的半杯酒。

呜呼!半年后,郎银仁因自闭忧郁症告别人世。(8,167字)

我是凶手

文/湘客

程强收监多日,走程序的询问笔录,现场调查,一一走过,本人供认不讳,只待受害人认定指证和找到行凶时的凶器,便可民事附刑事责任一并起诉。

这个结果给程强带来的是牢狱之灾,相反,程强像打鸡血一样的兴奋,他给了郎银仁致命的一刀,解除了心头之恨,他对自己的行为不后悔,并对妻子说:“一定守口如瓶,这个秘密让他烂在肚子里。”

探监的妻子含着泪拚命点头:“我等你,你是真正的男子汉!”

从上海治疗回来的郎银仁,得知这一消息后,拒绝众人阻拦,执意来到刑侦大队,向警方说明来意,口口声声说如果警方不从重新论断,必然会造成冤假错案。

“那是我们在抢夺水果刀时,自己不小心刺破了睾丸,与程强毫无干系,再说我和程强铁得像一个人。”郎银仁从手提包里掏出一大堆发小在当兵时照片和信件,还有一件重要物证。

警察认真地查看比对每封信的内容和每张照片上的人物,指着和程强一道合影的另一位军人问。

“他呀!他叫王参军,同学、同街坊、是发小,我视力差,当兵目测五官就不合格。一个当兵四年退伍还乡,一个还在部队继续革命不停步。警察同志,你说程强会捅我刀子,剜我卵子吗?神经病会信!”郎银仁的人证物证齐全,证明程强无辜。

通过一番理论,程强拉着长长的苦瓜脸,从看守所里走出来,没好脸色地对郎银仁哼了声:“恢复得咋样?”

办案民警一脸无奈:大千世界,无奇不有。还有人争辩自己是凶手的,民不告官不理,签个字吧?

签字干嘛!

刑侦队长慎重起见地要程强写了一份不得向人大等部门,申请家国赔偿的保证书,理由是:案是你报的,凶是你行的,作案经过是你亲笔供认的。当然从案情分析,里面有很多疑点,既然受害者自己要承担责任,经请示案件审判委员会同意放人!

嫌疑人与受害人双双向办案人员行大礼,鞠躬90°度:“谢谢!”

一、村里“四人帮”,羽干各自飞,飞得再远也离不开原来的老窝窝。

程爹两天不见这几个小孩,心里想的疼,来了又嫌弃,最终用喜欢作解释。

大同村算程爹家殷实,在公路边开了一家便民超市,现在农村经济条件比较活放,空巢老人和留守儿童多,年轻人一是在外打工,二是在外求学读书。

隔代亲变得异常依赖,养成了留守儿童的性格痼癖,一切以我为中心。

农村小孩子也有自己的小圈圈。郎银仁、程强、王参军、何莉,是一起两眼一睁玩到熄灯的发小,这是程爹嫌弃他们的原因。

农村文化生活贫乏,电视是唯一打发时空的好伙伴,另一种是捉迷藏,儿童们的最爱,能躲能藏的地方哪里都去,程爹的便民小超市也不放过。

四个人算何莉小巧,藏的地方一般找不到,找不到的人要学狗叫或爬地三圈。郎银仁经常学狗叫,今天看样子又输定了。他没方向地叫唤:“何莉,笑一声,我保准知道在哪里?不然我把你嫁给印度人当性奴。”

历来女孩比男伢成熟早、懂事多,虽然不完全了解性奴的意思,对嫁字特别敏感:“砍脑壳的银伢子你敢!”

何莉两手撑地,屁股上拱,想从货架里爬出,只听见“啪”一声,货架倒塌,货物撒满小超市,液体汁横溢。

“快闪开!”王参军用掌推开何莉的一瞬间,货架上摆放的玻璃制品哗啦啦地倾斜。王参军的的脸上、手上、腿上,划出无数条口子,血染全身。吓得几个捉迷藏的娃娃嚎啕大哭。好在村卫生室就在超市旁边,经过一方处理,发现只是表皮伤,擦完碘酒又一起去疯。

何莉心里记下:保护我的是大哥哥王参军,打那以后,何莉的小吃没少过大哥哥一份,一个苹果也留半边。

一次, 何莉包着留下的苹果放在课桌上。

郎银仁嗅觉灵、嘴馋,郑强还没来及制止,就拿起苹果三下五除二地解决了战斗。

何莉办事回来找苹果,没了,没人承认吃了苹果,郑强瞟了郎银仁一眼,何莉意会。

郎银仁说没吃,学校没安监控器,谁拍了视频拿出来一目了然,这半个苹果多大一个事。“你怎么知道只有半个苹果?”何莉乘胜追问。

郎银仁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耍赖地说:“反正我没吃,吃半个赔一斤,要得不!”

正在俩人争执不休的时候,王参军提着一瓶,从家里用大塑料瓶灌的白开水到校了,听到何莉的诉求后,他指着饮料瓶说:“用我的白开水漱口,吐在痰盂里,你敢不敢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这样做?”

“笑话,我当是毒药。”郎银仁夺过饮料瓶按王参军讲的没加思索地“咕隆、咕隆”照办照做,吐进约定的痰盂,这时他猛然发现上了王参军当。

一场哄笑,结束了半个苹果事件。

孩童玩法搞笑,多半仿造大人。结婚迎亲,成为小“四人帮”常互相扮演的角色,何莉有种满足感,轮流当公主,做别人的新娘,礼婚从求婚,迎亲,走进婚姻殿堂,三拜天地,步入洞房。他们知道这是游戏,包涵的内容懵懵懂懂,充满着幸福的喜悦。

四个人渐渐长大,步入初中年代,感觉这种法玩法低俗,男孩会吱吱唔唔,避开敏感话题,女孩见到男生会害羞脸红,潜意识地懂得性别之间的差距。

那天,何莉哭得很伤心,她告诉程强和郎银仁,王参军不读书了要去参兵。

“难怪这些天不见王参军,原来是参加体检去了。”郎银仁对郑强说。

“王参军家里穷,支付不起昂贵的学费,他父亲坚持儿子参军,培养生活自理能力和坚韧不拔的意志,学会做人的根本。”何莉礼充了王参军去参军的理由。

程强说:“我也要去当兵,俩人在一起是个伴,说错了不是伴,从此是战友:战友、战友亲如兄弟,革命把我们召唤在一起。”

走的那天,何莉是抱着王参军哭的,眼睛成了金鱼眼,同学们笑她。她说不在乎,小时候她就当个过王参军的新娘,再当一次又何妨?

郎银仁明知城区禁止鸣放鞭炮,他还是噼里啪啦放了一阵,结果罚款250元,寓意只有犯二百五的人才干这傻事。

这是发生在高二的事。

二 思念是诗人永恒的主题,半个月亮爬上来,爱情来了档不住。

王参军参军的地方在湛江,当的海军。站在海边看湛江,蓝天、白云,蔚蓝、蔚蓝的海水,成天有海鸥为舞。王参军站在军舰上穿着海军服的照片,是何莉开机见人的宝宝贴,那浓浓的剑眉,黑黑的肤色,憨憨的傻笑。

高考成绩出来后,何莉的父母感到很奇怪,成绩不错的女儿,报考内地一本绝对没问题。报什么岭南师范学院,山高皇帝远。

说何莉傻的人不止她父母俩人。郎银仁没有正面干涉,悄悄地发了条微信,告诉其中的秘密,原来不是南宁师院,是岭南师院,这才使父母恍然大悟。大悟了来不及了,女儿踏上了去湛江的动车。

当然,王参军不信:什么会呢?他又不得不信,接站的信息确定一万遍是何莉发的,他要程强陪他一起去接站。

程强不肯:“你们见面时亲亲我我,搂搂抱抱,我于瞪眼,不去!”

“不去就不去。”王参军正了正军装,大步流星地挤进公汽,百米冲刺地站在出口醒目的地方,焦急地不时地查看手表,张望下站的旅客,人渐渐分散朝各自的方向走出,他伤感了,他失落了,沮丧地翻阅手机上的信息。一个不祥的猜测使王参军心跳加速,汗珠如雨地滚落:微信是火车上发的,每到一个停靠点,何莉就会准时报站。车到站点船靠岸,唯不见人的踪迹。参军急了,想出几种不好的可能,准备向车站民警室咨询或者报案。

何莉在哪里?她躲起来了,选择了一个可洞察外面一切动静,而外面不易发觉的墙柱死角。分别两年了,想得心疼,想得好苦,枕着入眠,梦里是你,她想偷偷地甄别相隔两年后的同学、老乡、发小,重要的异性朋友有什么变化。哦!躲在一边的何莉看得她心花怒放,高大壮,黑得好性感、好傲气,好男子汉。他怎么转身了,抬步的样子是要离开接站口。

“参军!”何莉很冲动地冲上去,忘记了性别的差异和女孩子的羞涩,张开双臂紧紧地匝住参军的脖子,踮起脚撤娇的摇晃着身子。

王参军给予的合腰熊抱,使何莉感受到男人的力量,那种男女合力的挤压,在兴奋中慢慢变成了异性的感觉。几乎是同时双方涨红脸,迅速推开双方。王参军望着何莉耸立的两座突起的小山峰。

哦!何莉成熟了,一朵含苞欲放的茉莉,21岁的青春散发着她羞涩的纯真:“你把我抱痛了。”

“我们战友见面除了敬礼,就是死死地熊抱,我忘纪了你是女的,对不起!”

何莉将在一座陌生的城市陪伴她心中的爱神至少四年;

王参军一个有点含蓄的汉子,积压的爱情,总有一天像火山一样爆发。

他们在爱海中滋长爱的力量,

郎银仁高考落榜,在家晃荡了两年,打工有点累人,上班受拘束,当老板缺钱,便小打小闹地利用地方保护的南北差价,玩起猫捉老鼠倒卖香烟的游戏,利润高有风险。从一条到一箱,再发展到整件、整车,形成了供销一条龙的产业链,两年功夫发了,成了老板,说是大老板。

光阴似箭,日月如棱,并非文人夸大其词。

转眼何莉学业已成,是留下选校任教,还是打道回府。她心里有主意,但要王参军定舵把子。

军队在对待男女关系上的规定是严厉的,一旦确定属于准配偶准军嫂关系后,部队长是宽容的,眼睛常会睁一只闭一只。

历史上有先例:严厉,在延安时期,功臣黄克强求婚不成强奸女红军,毛泽东挥泪斩爱将;宽容,王震在新疆建设兵团时期,为了让兵团干战有媳妇,跑到上海找时任上海市市长陈毅,请求号召上海女知青支边,而且对未婚探家的干部战士,下了一条死命令必须找个媳妇,以两人登记照为检验标准。

所以,何莉来营区,有人当面直呼军嫂,开始何莉拽着参军涨红脸,后来也就习已为常。

沉默的王参军发话了:“你先回去把家安顿好,着好做军嫂的准备,也就是说做好耐得住寂寞和两地分居的准备,当然有盼头,军营里流行说铁打的营房,流水的兵,我迟早是要回老家,投于你的怀抱里。”

“嗯!听你的,我等你。”何莉一对清澈的眸子,水汪汪地深情地凝望着心上人,她想吻他,最终收敛住自己的冲动,大街上他穿的是海军蓝。

何莉走后不久,程强向部队递交了退伍申请,私下对战友说:“参军,你留下,你学的专业部队需要,维护兵的岗位不重要,新兵培训三个月就可上岗。再说现在社会复杂,小青年一个个胆大妄为,动不动就动刀子,我要为你保护好何莉,当兵的有份真爱不容易。”

郑强的一番话说得王参军热泪盈眶:“兄弟,战友,拜托,拜托了。”

郑强退伍后从事行政工作,拿着月工资,过着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安逸生活,上不攀富,下不违民,吃政治饭,跟共产党走。

郎银仁邀郑强有财一起发:上班下班打考勤,签完名字还得留手纹,跟我郎银仁一起打拚,保你程强买套电梯房。程强不同意,道不同不相为谋,亦各从其志也,但他们会经常凑在一起喝酒串门,传统节日也结伴去乡下去看望参军的父母,哥们感情深。

三 女护士害羞地把裸露的男人抬上担架,简单地将皮囊包扎,望着一只挤在腹股沟旁的睾丸问医生怎厶处理?

王参军和何莉在老家结婚,婚礼很俭节,四桌推辞不掉的客人,自然少不了郎银仁和程强夫妻二人,觥筹交错尽虚佞,推杯换盏无真衷,幸福的爱意挂在小俩口的脸上。

郎银仁在婚礼上一醉如泥,他说心里难受,讲了一夜的胡话:“程强我有钱,多得数不清,我也要找个女人睡觉觉。”

程强按照郎银仁提供的电话号码,给一个叫妮儿的女人通了话,程强知趣地走了,召唤过来的那个妮儿从此没离开银仁,一直过着没有名分的夫妻生活。

时间长了郎银仁开始厌倦受约束的日子,提出拜拜好几次,请神容易送神难。走人很简单,二一添作五,财产均分,少一个子谁也别想开溜,你走私香烟,偷税漏税,扰乱市埸秩序,破坏经济环境,罪恶滔天,你不下地狱谁下地狱,这小妮子不是豆腐做的。

小妮子话提醒了郎银仁,挺而走险赚的风险钱,底线被人弄清了,掌握了你的七寸,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的道理使郎银仁恍然大悟,后悔不该引狼入室,当时去宾馆开个房,哪有这多还上到法律层面上的后患,更加要圆孩提时纠结的梦。

当时南海局势紧张,部队内紧外松,暂时取消探亲制度,对已外出的军人一律返队,在海、空军方面悄悄地通知一些退伍专业技术兵原地待命,王参军是在婚期未满的情况下归队的,一幅《军城早秋》的情形“昨夜秋风入汉关,朔云边月满西山。更催飞将追骄虏,莫遣沙场匹马还”彷佛出现在眼前,何莉含着泪送走挂牵一生的男人。

妈妈时的鳖,你美国佬把航母驶到南海附近想威协中国人,小样!门缝里看人,把人瞧扁了,现在的中国人怕你不成,你回白宫翻下历史旧帐,你跟中国人斗,哪次不是落荒而逃,真的是吃牛屎不估堆。

战争靠男人,女人远离战场是通过无数次血的教训总结来的经验。

何莉慌神了,打电话找程强想诉说心中的恐慌,程强在乡里在搞精淮扶贫,来不了;又打电话问郎银仁在干嘛!油腔滑舌的郎银仁说在等何莉的电话,俩人相约在咖啡屋。

咖啡屋,若隐若现的变色灯光,神奇!咖啡屋,慢节凑的轻音乐,不时地勾起客人的往事纷纭。

郎银仁很准时地等待何莉的光临,特意要了一束红枚瑰放在桌上。要说这是他们懂事以来第一次单独约会,这种情人般幽会的场所对何莉来说也是笫一次,她来了,穿的很随意,只有气质袭人,她来的时候洗了头,一股香味随着秀发的飘逸散发出女人特有的无可代替的分泌出来的高效生物活性物质荷尔蒙,可能佩戴的是黛安芬Ttiumph,前胸那么有型,加上微跷的臀和修长的腿,轻盈的步伐穿过弄堂,迎来的目光四射。

郎银仁伸手握住何莉的纤巧的玉指,弯下腰绅士般地想吻何莉的手臂被拒绝了。

“哦,我回到了当年!”

“当年怎么啦!”

“你做我新娘的年代!”

“说点别的,我心情不好!”

“正因为心情不好,说点开心的往事。”

“你家有佳丽,我身为人妻,说那点破事,俗。”何莉的心事在湛江,不时翻阅手机微信关于南海的消息,女人关心的不是战争,关心的是与战争有关的人。

“来点红酒,要得啵!”郎银仁打破尴尬。

“可以!”何莉笑得勉强。借酒清愁愁更愁。她当心受吓丈夫是海军,一旦海战,海军官兵必定冲杀在前……荷莉开始是一小口一小口的喝,变成大口大口地喝,她隐隐听到郎银仁说他从小到大一直暗恋她,追得他精疲力尽,虽然成名花有主,我有爱的权力。

“不、不、不!你错了!我从来只把你当成那种朋友,做梦都没想过那档子事,我们怎么可能呢!我心里只有参军,你懂的,我去湛江四年,你懂的,你吃醋有什么用,抱起醋坛子当水喝没人拦你。”何莉虽有醉意,说话条理清晰。

郎银仁打开手机,翻出一条最新消息,起身绕台与何莉并肩坐下:“你看,南海没事了,美军的航母退走了。”

何莉一手夺过手机:“在哪儿?”

郎银仁一手挽过何莉肩背,搂抱式的指着荧屏上显示的条文:7.12美双航母急急驶离南海的直接原因,是被我核潜艇火控雷达锁定而未能发觉,直至我方主动通过热线知会美方,要其立即撤离。五角大楼还半信半疑,命令航母核实,航母打开探测系统后发现果然被锁定,但却查不出潜艇的位置。五角大楼这才急令驶离。此前五角大楼正在为我方7月10日把红旗9导弾从永暑岛撤离的动机百思不得其解,至此才恍然大悟:单是潜艇就能完成让航母变成人工渔礁的工作,实在没必要另用导弾对付航母上的战机了。面对这一现实情况,美国不仅立马撤离航母,还得戴中方手下留情的情,知道航母在南海再也呆不下去了,只好派员来中国道谢讲和,并一改此前咄咄逼人的气势,提议把南海仲裁这一页翻过去。这就是7.12至今南海风平浪静的真正原因。中方这着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妙招真是高明之极!

“倒酒,满杯!”

“嗯,满杯!”

何莉醉了,仍凭郎银仁摆弄。

何莉不省人事地被郎银仁背进汽车,扶进宾馆,何莉的衣服被郎银仁脱光,一丝不卦地露暴在郎银仁的眼前,郎银仁不顾一切地扑……

程强从精准扶贫点回家已是晚上十点多了,不放心地想问何莉有什么事,电话拨通一次、二次、N次无人接听。程强奇怪地发现何莉发出卫星定位示意图的具体位置,有咖啡馆,文坛宾馆,他跟老婆交待后,直奔文坛宾馆。

眼前一幕让让程强怎么也不敢相信,这个一丝不卦的人竟然是衣冠禽兽的郎银仁,他末加思索地操一把水果刀,朝着郎银仁的胯下直刺。

发飚的野狼也疯狂,郎银仁左遮右挡,哼哈乱舞。

程强拿出部队擒拿格斗的本领,双手撑地,来了个右脚横扫勾踢,只见郎银仁摇晃失衡,惨叫一声倒在血泊之中。

程强很理智地跟老婆联系,反复交代妻子无论发现什么事,谁问她,她什么都不知道,速将何莉送回她住处,接下来他拨通120,并通知小妮子赶到宾馆。

女护士害羞地把裸露的男人抬上担架,简单地将皮囊包扎,望着一只挤在腹股沟旁的睾丸问医生怎么处理?

直到120离开了宾馆,程强大步朝警区走去……

四 嫌疑犯与受害者,都承认自己是真凶,其中玄妙:你知我知。

程强很轻松地走进警区,向警方陈述犯罪经过:“郎银行是我发小,我对他不检点的生活方式一直反感,多次规劝不听,这次事情发生有些巧合。我知道他喝酒常醉,喝醉了就不回家,他在文坛宾馆包了房,也给了我一把钥匙。”

审查民警机智地问:“这么晚了,你去宾馆干嘛!”

“哦!这是样的,郎银仁说他去上海跟我买了的一双球鞋,放在宾馆,我从小喜欢打蓝球,明天机关组织球赛。”程强的回话滴水不漏。

“继续你的行凶经过。”

程强喝了口水,又开始喋喋不休地编导台词:“我打开房间,房间灯火辉煌,一股浓烈的酒味,床上一对男女荒淫无度,根本无视我的存在,头都没抬的继续他们的劫作。我受到如此大的侮辱,气冲斗牛地从茶几上拿起一把水果刀,指着郎银仁说,你跟我把衣服穿好,不然我割你卵子操你裆,当然是句开玩笑的话。这句话激怒了正在兴头上的郎银仁,呼的一声从床上腾起,我没防备地挨了他一拳,我一颗门牙如今已松落,不由纷说地跟我抢夺刀具,争夺时他不慎摔倒,这时我也失去理智,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手起刀落,只听见一声惨叫,血溅四周……”

“那个床上的女人你认识吗?”

“哦” 程强苦笑了一声:“在我们斗打之中,她趁机逃之夭夭。郎银仁很不讲究生活质量,喝醉了酒只要是个蹲着撤尿的,他不管是三陪女、桑那女、酒吧女,胖也好瘦也好,出钱行事,行事走人,事后问他召应的是谁,他记得是个女人。我长期把他的名字写成淫乱人。”

“嗯,比喻很形象。”警方要求程强在询间笔录上签字摁手印:“我们警方不能听你一面之词,是开玩笑所至,还是情杀或仇杀,因受害人在治疗之中,不便核实你所述经过,程强先生你得失去自由在看守所留置,直到受害人恢复正常表达语言为止,如果法医鉴定为伤残,你不仅要负责民事责任,还要连带刑事责任,量刑以受害人证词为主。”

郑强干脆果断地表示:“伏法!”

郎银仁的伤势不轻,转到上海生殖专科医院,由于当时睾丸红肿大如鸡蛋,地方医生临床罕见。其实也就是个小手术,消炎止痛,睾丸复位,阴囊缝合,只说是个敏感部位,经络比较丰富。

最当心的是小妮子,整天以泪洗面,问过医生,郎银的仁病情会朝什么方向发展。

医生总是安慰小妮子别着急,阴囊缝合是个小手术,要相信专科医院医生的医术,今后能不能过性生活要看他的造化,心理调整和药物治疗都很关键,营养品也要跟上,两个月之内不得有非份之想,两个月后可以开始刺激,适当抚摸,放点黄片,这是为了配合治疗,经过公安部门允许的,只限夫妻俩人观看。

钱不成问题,一切都不成问题,问题是两个月之后。

小妮子度日如年地计算着一五得五,二五一十,三五一十五……

郎银仁在医院里忏悔,不该在红酒里释放安定,而且量大,他记得实施淫乱的过程中,何莉一直昏迷不醒,通过侧面了解何莉并无大碍,不记当晚发生的事,只知道喝醉了酒是程强的老婆扶她回家的,至于朋友间斗殴之事不得而知。

在小妮子的精心照料理下,郎银仁病情恢复较快,病房里常有嘻笑声传出。

一日晚,大约十点左右,探视者已走,病人基本休息,医院显得格外安静,小妮子和郎银仁在病床里打情骂悄。

突然值班的医生护士听到小妮子的呼叫声:“快来看哟,郎银仁起来了。”这呼叫声夹杂着喜悦和兴奋。

值班的医生护士不知其意,闻声入室,发现了郎银仁金抡不倒的尴尬一幕,医生说了声:“明天可以出院了。”

出院后的郎银仁,笫一时间出现在警区,找到主事的办案人员:“我只讲一个事实,就可证明这刀不是程强捅的,那天我喝醉了,程强一直反对我召应女人,开玩笑说要剜掉的鸡鸡,我信以为真,就去夺刀,由于用力过大,重心失衡,水果刀直插阴囊,挤压出左边卵子,这是当时的水果刀,上面有我的血迹和指纹。”

在当事人又是受害人强有力的证据、证词面前,警方只得将程强无罪释放,对郎银仁处以三千元的嫖娼嫖宿罚款。

警方无奈地摇头自叹:办了一起说不清道不明,都说自己是凶手的个案。

一家很隐蔽的小酒肆,三个人在一起。

程强的声音最大:“朋友妻不可欺,你胆大包天,用下三滥的手段在酒里下药,她是谁的老婆,现役军人的妻子,我们的老乡同学,你以为我真的在开玩笑,就想一刀让你终身变太监,哪怕判我十年、八年我认,我为战友出了一口恶气,好在何莉还蒙在鼓里。”

“这才是有担当男人,可以托付终生的男人,值得我钟爱一生的男人,你不配,人渣。”程强的老婆如实说。

“明天王参军探家回乡,由你郎银仁接风买单,我想你会当好演员的,老婆,我们回家。”程强站起来喝完杯中剩下的半杯酒。

呜呼!半年后,郎银仁因自闭忧郁症告别人世。(8,167字)

我是凶手

文/湘客

程强收监多日,走程序的询问笔录,现场调查,一一走过,本人供认不讳,只待受害人认定指证和找到行凶时的凶器,便可民事附刑事责任一并起诉。

这个结果给程强带来的是牢狱之灾,相反,程强像打鸡血一样的兴奋,他给了郎银仁致命的一刀,解除了心头之恨,他对自己的行为不后悔,并对妻子说:“一定守口如瓶,这个秘密让他烂在肚子里。”

探监的妻子含着泪拚命点头:“我等你,你是真正的男子汉!”

从上海治疗回来的郎银仁,得知这一消息后,拒绝众人阻拦,执意来到刑侦大队,向警方说明来意,口口声声说如果警方不从重新论断,必然会造成冤假错案。

“那是我们在抢夺水果刀时,自己不小心刺破了睾丸,与程强毫无干系,再说我和程强铁得像一个人。”郎银仁从手提包里掏出一大堆发小在当兵时照片和信件,还有一件重要物证。

警察认真地查看比对每封信的内容和每张照片上的人物,指着和程强一道合影的另一位军人问。

“他呀!他叫王参军,同学、同街坊、是发小,我视力差,当兵目测五官就不合格。一个当兵四年退伍还乡,一个还在部队继续革命不停步。警察同志,你说程强会捅我刀子,剜我卵子吗?神经病会信!”郎银仁的人证物证齐全,证明程强无辜。

通过一番理论,程强拉着长长的苦瓜脸,从看守所里走出来,没好脸色地对郎银仁哼了声:“恢复得咋样?”

办案民警一脸无奈:大千世界,无奇不有。还有人争辩自己是凶手的,民不告官不理,签个字吧?

签字干嘛!

刑侦队长慎重起见地要程强写了一份不得向人大等部门,申请家国赔偿的保证书,理由是:案是你报的,凶是你行的,作案经过是你亲笔供认的。当然从案情分析,里面有很多疑点,既然受害者自己要承担责任,经请示案件审判委员会同意放人!

嫌疑人与受害人双双向办案人员行大礼,鞠躬90°度:“谢谢!”

一、村里“四人帮”,羽干各自飞,飞得再远也离不开原来的老窝窝。

程爹两天不见这几个小孩,心里想的疼,来了又嫌弃,最终用喜欢作解释。

大同村算程爹家殷实,在公路边开了一家便民超市,现在农村经济条件比较活放,空巢老人和留守儿童多,年轻人一是在外打工,二是在外求学读书。

隔代亲变得异常依赖,养成了留守儿童的性格痼癖,一切以我为中心。

农村小孩子也有自己的小圈圈。郎银仁、程强、王参军、何莉,是一起两眼一睁玩到熄灯的发小,这是程爹嫌弃他们的原因。

农村文化生活贫乏,电视是唯一打发时空的好伙伴,另一种是捉迷藏,儿童们的最爱,能躲能藏的地方哪里都去,程爹的便民小超市也不放过。

四个人算何莉小巧,藏的地方一般找不到,找不到的人要学狗叫或爬地三圈。郎银仁经常学狗叫,今天看样子又输定了。他没方向地叫唤:“何莉,笑一声,我保准知道在哪里?不然我把你嫁给印度人当性奴。”

历来女孩比男伢成熟早、懂事多,虽然不完全了解性奴的意思,对嫁字特别敏感:“砍脑壳的银伢子你敢!”

何莉两手撑地,屁股上拱,想从货架里爬出,只听见“啪”一声,货架倒塌,货物撒满小超市,液体汁横溢。

“快闪开!”王参军用掌推开何莉的一瞬间,货架上摆放的玻璃制品哗啦啦地倾斜。王参军的的脸上、手上、腿上,划出无数条口子,血染全身。吓得几个捉迷藏的娃娃嚎啕大哭。好在村卫生室就在超市旁边,经过一方处理,发现只是表皮伤,擦完碘酒又一起去疯。

何莉心里记下:保护我的是大哥哥王参军,打那以后,何莉的小吃没少过大哥哥一份,一个苹果也留半边。

一次, 何莉包着留下的苹果放在课桌上。

郎银仁嗅觉灵、嘴馋,郑强还没来及制止,就拿起苹果三下五除二地解决了战斗。

何莉办事回来找苹果,没了,没人承认吃了苹果,郑强瞟了郎银仁一眼,何莉意会。

郎银仁说没吃,学校没安监控器,谁拍了视频拿出来一目了然,这半个苹果多大一个事。“你怎么知道只有半个苹果?”何莉乘胜追问。

郎银仁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耍赖地说:“反正我没吃,吃半个赔一斤,要得不!”

正在俩人争执不休的时候,王参军提着一瓶,从家里用大塑料瓶灌的白开水到校了,听到何莉的诉求后,他指着饮料瓶说:“用我的白开水漱口,吐在痰盂里,你敢不敢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这样做?”

“笑话,我当是毒药。”郎银仁夺过饮料瓶按王参军讲的没加思索地“咕隆、咕隆”照办照做,吐进约定的痰盂,这时他猛然发现上了王参军当。

一场哄笑,结束了半个苹果事件。

孩童玩法搞笑,多半仿造大人。结婚迎亲,成为小“四人帮”常互相扮演的角色,何莉有种满足感,轮流当公主,做别人的新娘,礼婚从求婚,迎亲,走进婚姻殿堂,三拜天地,步入洞房。他们知道这是游戏,包涵的内容懵懵懂懂,充满着幸福的喜悦。

四个人渐渐长大,步入初中年代,感觉这种法玩法低俗,男孩会吱吱唔唔,避开敏感话题,女孩见到男生会害羞脸红,潜意识地懂得性别之间的差距。

那天,何莉哭得很伤心,她告诉程强和郎银仁,王参军不读书了要去参兵。

“难怪这些天不见王参军,原来是参加体检去了。”郎银仁对郑强说。

“王参军家里穷,支付不起昂贵的学费,他父亲坚持儿子参军,培养生活自理能力和坚韧不拔的意志,学会做人的根本。”何莉礼充了王参军去参军的理由。

程强说:“我也要去当兵,俩人在一起是个伴,说错了不是伴,从此是战友:战友、战友亲如兄弟,革命把我们召唤在一起。”

走的那天,何莉是抱着王参军哭的,眼睛成了金鱼眼,同学们笑她。她说不在乎,小时候她就当个过王参军的新娘,再当一次又何妨?

郎银仁明知城区禁止鸣放鞭炮,他还是噼里啪啦放了一阵,结果罚款250元,寓意只有犯二百五的人才干这傻事。

这是发生在高二的事。

二 思念是诗人永恒的主题,半个月亮爬上来,爱情来了档不住。

王参军参军的地方在湛江,当的海军。站在海边看湛江,蓝天、白云,蔚蓝、蔚蓝的海水,成天有海鸥为舞。王参军站在军舰上穿着海军服的照片,是何莉开机见人的宝宝贴,那浓浓的剑眉,黑黑的肤色,憨憨的傻笑。

高考成绩出来后,何莉的父母感到很奇怪,成绩不错的女儿,报考内地一本绝对没问题。报什么岭南师范学院,山高皇帝远。

说何莉傻的人不止她父母俩人。郎银仁没有正面干涉,悄悄地发了条微信,告诉其中的秘密,原来不是南宁师院,是岭南师院,这才使父母恍然大悟。大悟了来不及了,女儿踏上了去湛江的动车。

当然,王参军不信:什么会呢?他又不得不信,接站的信息确定一万遍是何莉发的,他要程强陪他一起去接站。

程强不肯:“你们见面时亲亲我我,搂搂抱抱,我于瞪眼,不去!”

“不去就不去。”王参军正了正军装,大步流星地挤进公汽,百米冲刺地站在出口醒目的地方,焦急地不时地查看手表,张望下站的旅客,人渐渐分散朝各自的方向走出,他伤感了,他失落了,沮丧地翻阅手机上的信息。一个不祥的猜测使王参军心跳加速,汗珠如雨地滚落:微信是火车上发的,每到一个停靠点,何莉就会准时报站。车到站点船靠岸,唯不见人的踪迹。参军急了,想出几种不好的可能,准备向车站民警室咨询或者报案。

何莉在哪里?她躲起来了,选择了一个可洞察外面一切动静,而外面不易发觉的墙柱死角。分别两年了,想得心疼,想得好苦,枕着入眠,梦里是你,她想偷偷地甄别相隔两年后的同学、老乡、发小,重要的异性朋友有什么变化。哦!躲在一边的何莉看得她心花怒放,高大壮,黑得好性感、好傲气,好男子汉。他怎么转身了,抬步的样子是要离开接站口。

“参军!”何莉很冲动地冲上去,忘记了性别的差异和女孩子的羞涩,张开双臂紧紧地匝住参军的脖子,踮起脚撤娇的摇晃着身子。

王参军给予的合腰熊抱,使何莉感受到男人的力量,那种男女合力的挤压,在兴奋中慢慢变成了异性的感觉。几乎是同时双方涨红脸,迅速推开双方。王参军望着何莉耸立的两座突起的小山峰。

哦!何莉成熟了,一朵含苞欲放的茉莉,21岁的青春散发着她羞涩的纯真:“你把我抱痛了。”

“我们战友见面除了敬礼,就是死死地熊抱,我忘纪了你是女的,对不起!”

何莉将在一座陌生的城市陪伴她心中的爱神至少四年;

王参军一个有点含蓄的汉子,积压的爱情,总有一天像火山一样爆发。

他们在爱海中滋长爱的力量,

郎银仁高考落榜,在家晃荡了两年,打工有点累人,上班受拘束,当老板缺钱,便小打小闹地利用地方保护的南北差价,玩起猫捉老鼠倒卖香烟的游戏,利润高有风险。从一条到一箱,再发展到整件、整车,形成了供销一条龙的产业链,两年功夫发了,成了老板,说是大老板。

光阴似箭,日月如棱,并非文人夸大其词。

转眼何莉学业已成,是留下选校任教,还是打道回府。她心里有主意,但要王参军定舵把子。

军队在对待男女关系上的规定是严厉的,一旦确定属于准配偶准军嫂关系后,部队长是宽容的,眼睛常会睁一只闭一只。

历史上有先例:严厉,在延安时期,功臣黄克强求婚不成强奸女红军,毛泽东挥泪斩爱将;宽容,王震在新疆建设兵团时期,为了让兵团干战有媳妇,跑到上海找时任上海市市长陈毅,请求号召上海女知青支边,而且对未婚探家的干部战士,下了一条死命令必须找个媳妇,以两人登记照为检验标准。

所以,何莉来营区,有人当面直呼军嫂,开始何莉拽着参军涨红脸,后来也就习已为常。

沉默的王参军发话了:“你先回去把家安顿好,着好做军嫂的准备,也就是说做好耐得住寂寞和两地分居的准备,当然有盼头,军营里流行说铁打的营房,流水的兵,我迟早是要回老家,投于你的怀抱里。”

“嗯!听你的,我等你。”何莉一对清澈的眸子,水汪汪地深情地凝望着心上人,她想吻他,最终收敛住自己的冲动,大街上他穿的是海军蓝。

何莉走后不久,程强向部队递交了退伍申请,私下对战友说:“参军,你留下,你学的专业部队需要,维护兵的岗位不重要,新兵培训三个月就可上岗。再说现在社会复杂,小青年一个个胆大妄为,动不动就动刀子,我要为你保护好何莉,当兵的有份真爱不容易。”

郑强的一番话说得王参军热泪盈眶:“兄弟,战友,拜托,拜托了。”

郑强退伍后从事行政工作,拿着月工资,过着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安逸生活,上不攀富,下不违民,吃政治饭,跟共产党走。

郎银仁邀郑强有财一起发:上班下班打考勤,签完名字还得留手纹,跟我郎银仁一起打拚,保你程强买套电梯房。程强不同意,道不同不相为谋,亦各从其志也,但他们会经常凑在一起喝酒串门,传统节日也结伴去乡下去看望参军的父母,哥们感情深。

三 女护士害羞地把裸露的男人抬上担架,简单地将皮囊包扎,望着一只挤在腹股沟旁的睾丸问医生怎厶处理?

王参军和何莉在老家结婚,婚礼很俭节,四桌推辞不掉的客人,自然少不了郎银仁和程强夫妻二人,觥筹交错尽虚佞,推杯换盏无真衷,幸福的爱意挂在小俩口的脸上。

郎银仁在婚礼上一醉如泥,他说心里难受,讲了一夜的胡话:“程强我有钱,多得数不清,我也要找个女人睡觉觉。”

程强按照郎银仁提供的电话号码,给一个叫妮儿的女人通了话,程强知趣地走了,召唤过来的那个妮儿从此没离开银仁,一直过着没有名分的夫妻生活。

时间长了郎银仁开始厌倦受约束的日子,提出拜拜好几次,请神容易送神难。走人很简单,二一添作五,财产均分,少一个子谁也别想开溜,你走私香烟,偷税漏税,扰乱市埸秩序,破坏经济环境,罪恶滔天,你不下地狱谁下地狱,这小妮子不是豆腐做的。

小妮子话提醒了郎银仁,挺而走险赚的风险钱,底线被人弄清了,掌握了你的七寸,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的道理使郎银仁恍然大悟,后悔不该引狼入室,当时去宾馆开个房,哪有这多还上到法律层面上的后患,更加要圆孩提时纠结的梦。

当时南海局势紧张,部队内紧外松,暂时取消探亲制度,对已外出的军人一律返队,在海、空军方面悄悄地通知一些退伍专业技术兵原地待命,王参军是在婚期未满的情况下归队的,一幅《军城早秋》的情形“昨夜秋风入汉关,朔云边月满西山。更催飞将追骄虏,莫遣沙场匹马还”彷佛出现在眼前,何莉含着泪送走挂牵一生的男人。

妈妈时的鳖,你美国佬把航母驶到南海附近想威协中国人,小样!门缝里看人,把人瞧扁了,现在的中国人怕你不成,你回白宫翻下历史旧帐,你跟中国人斗,哪次不是落荒而逃,真的是吃牛屎不估堆。

战争靠男人,女人远离战场是通过无数次血的教训总结来的经验。

何莉慌神了,打电话找程强想诉说心中的恐慌,程强在乡里在搞精淮扶贫,来不了;又打电话问郎银仁在干嘛!油腔滑舌的郎银仁说在等何莉的电话,俩人相约在咖啡屋。

咖啡屋,若隐若现的变色灯光,神奇!咖啡屋,慢节凑的轻音乐,不时地勾起客人的往事纷纭。

郎银仁很准时地等待何莉的光临,特意要了一束红枚瑰放在桌上。要说这是他们懂事以来第一次单独约会,这种情人般幽会的场所对何莉来说也是笫一次,她来了,穿的很随意,只有气质袭人,她来的时候洗了头,一股香味随着秀发的飘逸散发出女人特有的无可代替的分泌出来的高效生物活性物质荷尔蒙,可能佩戴的是黛安芬Ttiumph,前胸那么有型,加上微跷的臀和修长的腿,轻盈的步伐穿过弄堂,迎来的目光四射。

郎银仁伸手握住何莉的纤巧的玉指,弯下腰绅士般地想吻何莉的手臂被拒绝了。

“哦,我回到了当年!”

“当年怎么啦!”

“你做我新娘的年代!”

“说点别的,我心情不好!”

“正因为心情不好,说点开心的往事。”

“你家有佳丽,我身为人妻,说那点破事,俗。”何莉的心事在湛江,不时翻阅手机微信关于南海的消息,女人关心的不是战争,关心的是与战争有关的人。

“来点红酒,要得啵!”郎银仁打破尴尬。

“可以!”何莉笑得勉强。借酒清愁愁更愁。她当心受吓丈夫是海军,一旦海战,海军官兵必定冲杀在前……荷莉开始是一小口一小口的喝,变成大口大口地喝,她隐隐听到郎银仁说他从小到大一直暗恋她,追得他精疲力尽,虽然成名花有主,我有爱的权力。

“不、不、不!你错了!我从来只把你当成那种朋友,做梦都没想过那档子事,我们怎么可能呢!我心里只有参军,你懂的,我去湛江四年,你懂的,你吃醋有什么用,抱起醋坛子当水喝没人拦你。”何莉虽有醉意,说话条理清晰。

郎银仁打开手机,翻出一条最新消息,起身绕台与何莉并肩坐下:“你看,南海没事了,美军的航母退走了。”

何莉一手夺过手机:“在哪儿?”

郎银仁一手挽过何莉肩背,搂抱式的指着荧屏上显示的条文:7.12美双航母急急驶离南海的直接原因,是被我核潜艇火控雷达锁定而未能发觉,直至我方主动通过热线知会美方,要其立即撤离。五角大楼还半信半疑,命令航母核实,航母打开探测系统后发现果然被锁定,但却查不出潜艇的位置。五角大楼这才急令驶离。此前五角大楼正在为我方7月10日把红旗9导弾从永暑岛撤离的动机百思不得其解,至此才恍然大悟:单是潜艇就能完成让航母变成人工渔礁的工作,实在没必要另用导弾对付航母上的战机了。面对这一现实情况,美国不仅立马撤离航母,还得戴中方手下留情的情,知道航母在南海再也呆不下去了,只好派员来中国道谢讲和,并一改此前咄咄逼人的气势,提议把南海仲裁这一页翻过去。这就是7.12至今南海风平浪静的真正原因。中方这着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妙招真是高明之极!

“倒酒,满杯!”

“嗯,满杯!”

何莉醉了,仍凭郎银仁摆弄。

何莉不省人事地被郎银仁背进汽车,扶进宾馆,何莉的衣服被郎银仁脱光,一丝不卦地露暴在郎银仁的眼前,郎银仁不顾一切地扑……

程强从精准扶贫点回家已是晚上十点多了,不放心地想问何莉有什么事,电话拨通一次、二次、N次无人接听。程强奇怪地发现何莉发出卫星定位示意图的具体位置,有咖啡馆,文坛宾馆,他跟老婆交待后,直奔文坛宾馆。

眼前一幕让让程强怎么也不敢相信,这个一丝不卦的人竟然是衣冠禽兽的郎银仁,他末加思索地操一把水果刀,朝着郎银仁的胯下直刺。

发飚的野狼也疯狂,郎银仁左遮右挡,哼哈乱舞。

程强拿出部队擒拿格斗的本领,双手撑地,来了个右脚横扫勾踢,只见郎银仁摇晃失衡,惨叫一声倒在血泊之中。

程强很理智地跟老婆联系,反复交代妻子无论发现什么事,谁问她,她什么都不知道,速将何莉送回她住处,接下来他拨通120,并通知小妮子赶到宾馆。

女护士害羞地把裸露的男人抬上担架,简单地将皮囊包扎,望着一只挤在腹股沟旁的睾丸问医生怎么处理?

直到120离开了宾馆,程强大步朝警区走去……

四 嫌疑犯与受害者,都承认自己是真凶,其中玄妙:你知我知。

程强很轻松地走进警区,向警方陈述犯罪经过:“郎银行是我发小,我对他不检点的生活方式一直反感,多次规劝不听,这次事情发生有些巧合。我知道他喝酒常醉,喝醉了就不回家,他在文坛宾馆包了房,也给了我一把钥匙。”

审查民警机智地问:“这么晚了,你去宾馆干嘛!”

“哦!这是样的,郎银仁说他去上海跟我买了的一双球鞋,放在宾馆,我从小喜欢打蓝球,明天机关组织球赛。”程强的回话滴水不漏。

“继续你的行凶经过。”

程强喝了口水,又开始喋喋不休地编导台词:“我打开房间,房间灯火辉煌,一股浓烈的酒味,床上一对男女荒淫无度,根本无视我的存在,头都没抬的继续他们的劫作。我受到如此大的侮辱,气冲斗牛地从茶几上拿起一把水果刀,指着郎银仁说,你跟我把衣服穿好,不然我割你卵子操你裆,当然是句开玩笑的话。这句话激怒了正在兴头上的郎银仁,呼的一声从床上腾起,我没防备地挨了他一拳,我一颗门牙如今已松落,不由纷说地跟我抢夺刀具,争夺时他不慎摔倒,这时我也失去理智,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手起刀落,只听见一声惨叫,血溅四周……”

“那个床上的女人你认识吗?”

“哦” 程强苦笑了一声:“在我们斗打之中,她趁机逃之夭夭。郎银仁很不讲究生活质量,喝醉了酒只要是个蹲着撤尿的,他不管是三陪女、桑那女、酒吧女,胖也好瘦也好,出钱行事,行事走人,事后问他召应的是谁,他记得是个女人。我长期把他的名字写成淫乱人。”

“嗯,比喻很形象。”警方要求程强在询间笔录上签字摁手印:“我们警方不能听你一面之词,是开玩笑所至,还是情杀或仇杀,因受害人在治疗之中,不便核实你所述经过,程强先生你得失去自由在看守所留置,直到受害人恢复正常表达语言为止,如果法医鉴定为伤残,你不仅要负责民事责任,还要连带刑事责任,量刑以受害人证词为主。”

郑强干脆果断地表示:“伏法!”

郎银仁的伤势不轻,转到上海生殖专科医院,由于当时睾丸红肿大如鸡蛋,地方医生临床罕见。其实也就是个小手术,消炎止痛,睾丸复位,阴囊缝合,只说是个敏感部位,经络比较丰富。

最当心的是小妮子,整天以泪洗面,问过医生,郎银的仁病情会朝什么方向发展。

医生总是安慰小妮子别着急,阴囊缝合是个小手术,要相信专科医院医生的医术,今后能不能过性生活要看他的造化,心理调整和药物治疗都很关键,营养品也要跟上,两个月之内不得有非份之想,两个月后可以开始刺激,适当抚摸,放点黄片,这是为了配合治疗,经过公安部门允许的,只限夫妻俩人观看。

钱不成问题,一切都不成问题,问题是两个月之后。

小妮子度日如年地计算着一五得五,二五一十,三五一十五……

郎银仁在医院里忏悔,不该在红酒里释放安定,而且量大,他记得实施淫乱的过程中,何莉一直昏迷不醒,通过侧面了解何莉并无大碍,不记当晚发生的事,只知道喝醉了酒是程强的老婆扶她回家的,至于朋友间斗殴之事不得而知。

在小妮子的精心照料理下,郎银仁病情恢复较快,病房里常有嘻笑声传出。

一日晚,大约十点左右,探视者已走,病人基本休息,医院显得格外安静,小妮子和郎银仁在病床里打情骂悄。

突然值班的医生护士听到小妮子的呼叫声:“快来看哟,郎银仁起来了。”这呼叫声夹杂着喜悦和兴奋。

值班的医生护士不知其意,闻声入室,发现了郎银仁金抡不倒的尴尬一幕,医生说了声:“明天可以出院了。”

出院后的郎银仁,笫一时间出现在警区,找到主事的办案人员:“我只讲一个事实,就可证明这刀不是程强捅的,那天我喝醉了,程强一直反对我召应女人,开玩笑说要剜掉的鸡鸡,我信以为真,就去夺刀,由于用力过大,重心失衡,水果刀直插阴囊,挤压出左边卵子,这是当时的水果刀,上面有我的血迹和指纹。”

在当事人又是受害人强有力的证据、证词面前,警方只得将程强无罪释放,对郎银仁处以三千元的嫖娼嫖宿罚款。

警方无奈地摇头自叹:办了一起说不清道不明,都说自己是凶手的个案。

一家很隐蔽的小酒肆,三个人在一起。

程强的声音最大:“朋友妻不可欺,你胆大包天,用下三滥的手段在酒里下药,她是谁的老婆,现役军人的妻子,我们的老乡同学,你以为我真的在开玩笑,就想一刀让你终身变太监,哪怕判我十年、八年我认,我为战友出了一口恶气,好在何莉还蒙在鼓里。”

“这才是有担当男人,可以托付终生的男人,值得我钟爱一生的男人,你不配,人渣。”程强的老婆如实说。

“明天王参军探家回乡,由你郎银仁接风买单,我想你会当好演员的,老婆,我们回家。”程强站起来喝完杯中剩下的半杯酒。

呜呼!半年后,郎银仁因自闭忧郁症告别人世。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