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朱惠兰的头像

朱惠兰

网站用户

散文
202203/21
分享

赣南未雪不复盼


在赣南,盼雪的心情是煎熬的。像等待一场久别重逢的盛宴,像奔赴一场风景曼妙的旅行。雪呢,沸沸扬扬地落在赣北,飘飘洒洒地飞过赣东,麻溜地窜到了赣西,唯有赣南,它难得光顾,盼一场赣南的雪,就好像要做好地老天荒海枯石烂的准备。

 冷空气明明以千军万马之势南迁,狂风怒号,吹起了冲锋号,那些冷冷的冰雨打了好几回前阵,可雪却迟迟未到。地处南边的赣州真有冰释雪融的莫大热情。

偶然间,下起了雪粒子,也不足为奇。若在一片叮叮咚咚的声响中,空中飞来些许“柳絮”,哇,雪来了!人们停下来,张目望雪,窗子成了最诗意的注脚,窗外正写着一首不老的情歌。雪,翩若惊鸿般落在地上,你的心也生出了翅膀,期许雪团团地下,拳头般重重砸下,把枯草盖住,把衰枝装点,把黛瓦涂抹,甚至隐去青菜,渲染道路。一切如你所愿:喧嚣远去,沉寂归来,只剩一个冰天雪地。

然而,赣南的天空冷得只欠一场雪。雪与时间,好像自然地杠上了,等上七年八年是常有的事,等上十几年也不为过,赣南酝酿一场雪,实在是大手笔的较量。也难怪,天冷的时候,常常遇到一些刚放学的孩童,呵着白气,吸溜着鼻子,满脸期盼地说:“下雪啦!”可你不知道,"下雪啦!"在赣南是一句诳语,只表示天冷的意思。可怜的小后生们还未盼来一场属于赣南的雪!

雪呀,好像是彩色的,在小孩的眼里意味着五彩斑斓的童年;雪呀,好像有味道,甜甜地藏在小孩们的睡梦里。雪呀,好像能生出无限的快乐与希望!雪一下,年就来了,人也就大一岁了。

人生几何,在赣南,一生可用多少场雪做总结。作为已落伍的八零后,也才经历几场赣南的雪罢了。

儿时盼雪的心情无异于现在的小毛孩,天气一冷,反而早起,第一件事就是撩起窗帘看外面有没有变白,日复一日,都大失所望,索性忘却。在某个不经意的早晨,你睁开眼,一个银装素裹的世界跳入眼帘,竟然下了雪!原野白茫茫一片,全罩上了一层白地毯。大菜蓁蓁离离的叶子拥向菜心,菜心上留有一捧洁白的雪,像一盏水晶琉璃灯。屋檐上好像长出了一条条冰棱,像一根根盐水冰棒挑逗着我们的味蕾,我们乐意将这“天然的冰棒”摘下,咬得嘎嘣脆。南方的故乡没有冰雕,却处处有精美的“艺术品”,废旧的油桶打磨出一圆形巨柱,牛脚印里能练就一对孪生的印子章。一只破碗里也能掏出一只琥珀杯。橘子叶能雕镂出纹路清晰的冰树叶,柏树的冰叶拿下来就是一幅糖画,而青松叶摘一把就是金庸小说里的冰魄银针,将原野的雪卷起来,就是一床厚厚的鹅毛被,一方水井就是一面飞天镜……

雪在孩童的世界里那么晶莹剔透,充满纯粹的快乐!年岁渐长,对雪的那份情有独钟却五味杂陈。

人生多少的哲思就在这冰天雪地里发酵,像曹雪芹在《红楼梦》中写到的雪,第一场雪:素雪少年,儿女情长,多少情丝悸动,多少美好期许,宝玉与宝钗互换神玉与金锁相看,黛玉萌发醋意。这场情愫暗生的雪,是黛玉冰心一片的见证,也是两人悲剧的伏笔,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第二场雪:下得浪漫绮丽,它弥满着青春的气息,家族盛嚣,风华岁月,在那雪如琉璃的世界,有吐放如丹的梅花,有笑靥如彤的佳人,这是青春的盛宴,他们华服鹤氅,观雪赏梅,宝玉还特意到栊翠庵乞得一支红梅,灼灼其华,鲜姸美丽。大伙在缕缕馨香里吟诗作对,畅饮欢歌,这番觥筹交错,是人生的高光时刻,是最好的似水流年。第三场雪:贾家失势,散的散,死的死,好似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这是命运的终点,曹雪芹那么精心地安排这样一场漫天大雪,覆盖一切的过往痕迹,或许正是到头来,空空如也。大雪天,宝玉受人点化,即便中了乡魁也要了却尘缘,他告别父亲,走向茫茫大荒之中,这雪下得多么孤独啊!或许,所有的繁华都不过是转瞬即逝。谁不是在粗砺的生活中淬炼成钢?

自认为真诚相待便可平步逆旅,孰不知人心险恶,亦如大雪覆盖之下,千沟万壑。在林冲的世界里,一场劲风骤雪让他彻底醒悟。“天理昭昭不可诬,莫将奸恶作良图。若非风雪沽村酒,定被焚烧化朽枯。”“正是严冬天气,彤云密布,朔风渐起,却早纷纷扬扬卷下一天大雪来。那雪早下得密了”,林冲将花枪挑着酒壶出门打酒,回来时,草厅被雪压倒,无奈之下,只得来山神庙避寒,谁料草厅燎火燃尽,林冲偶然间听管营、陆虞候、富安谋计要将自己烧死,林冲大怒道:“天可怜见林冲!”将他们三人结果了。这场紧锣密鼓的大雪,分明为逆来顺受的林冲敲响了警钟,人性的恶,你永远无法想象,有朗朗乾坤,有莹莹朔雪,却也有静水流深,暗流汹涌!林冲踏着碎琼乱玉,背着北风而行,那雪正下得紧。那决绝的背影留下了几多思考,鲁迅曾说:“我向来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揣摩中国人。”人心寒凉胜于冰雪,唯有自救、抗争,才能抵制恶意。愿你看清了生活的真相后,依然热爱生活。

如果说林冲这场雪下得心惊胆战,那么白居易笔下则下了一场悲天悯人的雪。两鬓苍苍的卖炭翁伐木烧炭南山中,竟然有“可怜身上衣正单,心忧炭贱愿天寒”的愿望,这看似矛盾的心理,却道出了多少生活的幸酸。这位勤劳年迈的老翁一路艰辛赶早市,山高路远,大雪纷飞,只能在泥泞的路旁稍作休息。可是一车炭,千余斤,只换得半匹红绡一丈绫,这宫使难道不是暗抢豪夺吗?这场雪下得真是令人矛盾也令人心疼,此时的白居易没有心情去欣赏雪花的飘然翩跹,也没有雅趣弄个红泥小火炉,问一句:"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红楼梦》里也有一场看似轻描淡写实则惊心动魄的雪!乌进孝进贾府交租子,贾府埋怨他来迟,他交代雪大,外头都是四五尺深的雪,一暖一化,路难走,整整走了一个月零两天才到。贾家嫌租子交得少,乌庄头将实情禀报:连月下雨,还有一场冰雹,连人带房牲畜粮食,打伤了成千上万。且看那长长的账目单,山珍海味,五谷杂粮,柴炭干菜,十几辆大车满载而来,灾年雪月,可以想象这些底层的人们不仅要冒风雪,一路艰辛地送租子,更多的百姓在盘剥之后,忍冻挨饿,过着凄凉的日子。这场雪掀开了封建贵族穷奢尽侈的贪婪面目,也反映出了底层百姓上天无路,下地无门的苦楚。

在苦难面前,真正优秀的作者有最深沉的情感与最无华的语言,他们接近大地,贴近民众,他们的心里载着良知与善意。

然而,当怜悯不能相助,唯有抗争才能自救。鲁迅在《雪》这篇散文中赞扬朔方的雪花在纷飞之后,“却永远如粉,如沙,他们决不粘连。”“旋风忽来,便蓬勃地奋飞”这是不妥协、不甘心、不妄自菲薄的雪,这北方的雪坚硬、独立、充满了战斗的力量。这场北方的雪何尝不是鲁迅自己的化身,他清醒、勇敢、不屈、斗志昂扬!

儿时,对雪的盼望,只是一味地希望,希望下一场大雪,有趣得很,却不知道父亲在大雪过后要趁早把塘里的鱼打捞起,那冰冷彻骨的池水湿漉漉地粘黏着他的衣服。

少年,对雪的期盼,也只限于浪漫,认为下场雪,便可多一幅千里雪景图,便可在青春的记忆簿上写上绚丽的一笔,殊不知父母抱怨着雪天耽误了他们出门劳作,他们要为子女的学费奔波呢!

人到中年,盼雪的同时,还有许多的矛盾,在彤云密布的黄昏,想到天空若飘落下雪花,芦花般地轻轻巧巧,如梦如幻,多少复原了少年时强烈的梦想。但想到大雪天父亲要在冰冷的血水里处理好半片猪肉,再骑上摩托车冒着风雪赶早市,想象着他蜷缩在菜场的一隅,冻得哆哆嗦嗦就心酸。再想到大雪天那些推着载货三轮车艰难的步履,那些扛着煤气罐深驼的背影,我就觉得下雪不是一种浪漫,而是一种负担,我宁可赣南的雪天成为一种奢望。

想想先辈们一路走来筚路蓝缕,我还记得魏巍笔下那个可爱的小战士,身为战地记者的魏巍问他苦不苦,他吃口炒面就一口雪,说志愿军不是怪物,哪有不苦的,但是他说道:“就拿吃雪来说吧。我在这里吃雪,正是为了我们祖国的人民不吃雪。他们可以坐在挺豁亮的屋子里,泡上一壶茶,守住个小火炉子,想吃点什么就做点什么。”这个朴素的愿望,现在成为了现实,但那是无数战士流血牺牲换来的。还要想想那些在冬奥会上拼搏的身影,那些为了奖杯挥洒的无数汗水,那些因训练受过的伤流过的泪。或许风雪愈劲,品格愈坚。我们生活中遇到的苦又算得了什么呢!

雪天呢,在我的心里,或许不全是"千峰笋石千株玉,万树松萝万朵银"的诗意与浪漫,也不囿于"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那怀才不遇的孤独。发人深省的是罗隐的《雪》:"长安多贫者,为瑞不宜多。"触动心弦的是刘长卿的诗:"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天寒雪重,贫者没有赏雪的闲暇,他们所居陋室,所着薄袄,他们还得为生计奔波。白雪皑皑中,不是只有 "不知天上谁横笛,吹落琼花满世间。"的美态,也不是只有"洒空深巷静,积素广庭闲。"的空寂。还有那"雪暗凋旗画,风多杂鼓声。"的艰苦,也有那"夜来城外一尺雪,晓驾炭车碾冰辙"的悲苦。

  生活的真实永远是这样:有人在盼望,天雪赏美景,也有人在祈祷,天暖好奔波。一场犹豫的雪最终也没有下到赣南,而我盼雪的心情早没了。赣南未雪亦未盼,只希望寒雪已飞远,带来春的气息,在明媚的阳光里,大家忙着,各奔前程。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