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指尖流年的头像

指尖流年

网站用户

诗歌
201908/26
分享

大雪之夜

大雪之夜,除了昏睡,沉沦,你能干什么呢?


就是给火炉里添加木瓣,噼噼啪啪,像鞭炮,


像它尖叫着,疼痛,兴奋,而火光温柔地起舞


跳跃在你脸上,偶尔你也向火中扔信,旧玩具,


和一首被你写坏的诗句。雪簌簌落着,恍若与


未来的阻隔;恍若使我们置于一直向北的火车上,


而我们,也不急于抵达的黎明。我想一会屋檐


下的麻雀,因为羽毛,也不至于冻僵吧。一个


夏季和秋季足以使其羽翼丰满。可怜的人类呢,


赤条条,只好向炉火里添加木瓣。而蛇在洞中,


熊在梦里,但茫茫雪中,一只孤单的鹿却极易迷失。


而一只冻僵猫却在我出去取木瓣时,喵喵叫着,


跟我进屋子的。它喵喵叫着,似乎说它快冻死了,


也要饿死了。它在疯狂啃食冻得硬邦邦的白菜,


我就暗暗地乐,食物链里蔬菜并不是猫们的食物呢


那是一只有蓝色眼睛的白猫,并非来自山野,


我想,是那种波斯猫吧……我有拿给它一点食物,


终于填饱肚子的它似乎一眼都没看我就趴在炉边,


不知为什么的,我内心悄然升起隐隐一种的喜悦,


雪夜,仿佛我欣然在款待一个远道而来的贵客。


我忙着再去给炉火填两块木瓣,又推门看一眼


外面的雪,似乎越来越大,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2019年8月25日 07:39:47




69649623ly1g1fz5cspyxj20hs0830ty.jpg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