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弄潮襄江的头像

弄潮襄江

网站用户

诗歌
202101/15
分享

汉水汤汤——一条河流的传记连载

 

汉水汤汤

——一条河流的传记

◎弄潮襄江

 

序章(40行)

 

山一程,水一程,红叶漫卷万里风

从襄阳到汉中,六百余公里

我足足走了半生,走了四十八年

走了一万七千多天

才回溯到自己的母体

那是我们河流的根呵

汉字的根,汉语的根,汉人的根,汉民族的根

想到此,泪水不禁奔流而下

汉水汤汤。

再多的泪也不过是汉江水底的一粒沙

一沙一世界,沙子的世界再大

也装不下一条河流

 

从襄阳沿河而上

汉江,不过是一条越收越窄的葫芦

从中国地图上看,汉江不过是一条缩小的

龙,龙头在陕西,龙尾在汉口,襄阳是龙腰

我不过是龙鳞上的一道纹路

从万米高空看,汉江不过是母亲手中的一条

丝线,密密缝出贴身的小棉袄

穿在赤裸的皮肤上时

鼓点般的心跳埋葬了

漫漫长夜

 

家住汉江边,日饮水一瓢

直到今天,我才沿着河流的走向

回溯出生的历史方位

这让我充满羞愧

此刻,我更愿成为一枚石头

打坐在秦岭深处的一处山洼里

听鸟叫和风声一次次洗涤满身的尘垢

此后,每天

观瀑,听禅,读书,写诗;

汲水,烧茶,看云,老去。

 

坐在每小时70公里的客车中,自东往西

我想象用鼠标一拉,时间开始变慢

骑着一头瘦驴,身背诗囊

每走一里路,写一句诗

我看到自己卑微的脚步,每走一步:

土地便抬高一寸

天空就辽阔一丈

心灵就空旷一分

 

第一章:汉水之源(172行)

1

嶓冢导漾,东流为汉”

《尚书》中流淌出来的八个字

穿行于莽苍苍群山间

秦岭分南北:南涝北旱,南橘北枳,南北不同天。

穿行于这道横卧在中国地图中部的山脉间

穿行于这道中国南北气候分界带的山脉间

穿行于“中华民族的祖脉”“中央水塔”间

每走一步,身体就厚重一分

每吐纳一次,气海就浩大一分

 

从秦岭巴山余脉下的岘山一路攀爬而上

我怀抱一尊佛,头顶一尊佛

在一道道皱褶里闪转腾挪

历经九九八十一回曲折

方走进秦岭的腹地

远远地,我听到一声龙吟

 

一声绵绵不绝的龙吟从九霄落下来

从夹岸森森的山顶上跳下来

从岿然不动青苍巨石的胸膛上滑下来

呵气成云,化涎成瀑,回声不绝

一层层地荡漾在山谷间

 

在陕西宁强县汉江源

我洗净耳朵和日渐臃肿的躯体

沉潜进纯净的深潭里,闭眼曲膝

我抱紧自己时仿佛回到了母体里

玉手抚过肌肤,青草抚过肌肤,小鱼亲吻肌肤。

当我赤身裸体时,对这个世界

突然再次充满了好奇:

远看山有色,细听水有声,还有秋叶落地的声音。

母亲的摇篮曲作为背景

一次次漫过宝石般的天空

进入身体的河流

每听一次,灵魂就净化一次

满面尘灰烟火色的躯体

被一次次洗经伐髓

我变得身轻如燕,如初生婴儿:

眼眸如此澄明

世界如此生动

 

2

瀑布的另一侧,岩石静默无语

唐菖蒲静默无语,野菊花静默无语

静流无声,从几十里外翻山越岭过来

从古树青苔的缝隙中挤过来

从几千米地质裂缝中喷涌出来

早已波澜不惊

修辞更是多余

 

这道细流更像不经意间的一撇

与千米高空俯冲而下的一捺

构建了汉源最稳固的支撑

自此,拉开了汉江奔走的笔意

 

站在汉水源头,我不敢与一株水草对视

生怕惊醒了她沉默的修行

更不敢与一块水底的卵石对视

生怕打断了她日臻圆融的磨砺

此刻,我只想成为一片历经风霜的枫叶

随波逐流。

或长成一丛修竹,陪伴

潭边那棵孤寂的红叶腺柳

你高兴我也高兴

你忧伤我也忧伤

 

3

褒河、湑水河、金水河、子午河、月河、旬河

蜀河、冷水河、南沙河、牧马河、任河、岚河……

这些从秦岭南坡而下数不清的支流

从东向西,咬紧牙关,一路跌跌撞撞

只为了把自己交给汉江

变成这条大河中的一朵浪花

被一道巍巍大坝拦截,在丹江水库聚合

一部分北上,润泽焦渴的黄土地

一部分继续向东,那是大海的方向

 

这些支流的上游,还有更多数不清的

涓涓细流

“江河不择细流乃成其大”

我们只看到了镜子的一面,江河的胸怀

没有看到镜子的另一面,那些细小的足步

她们用滴水穿石的另一种形态

不舍昼夜的把身体交给江河湖海

交给大地和天空

 

从汉江源一路向下奔跑欢跳,走村过庄

马家河、朱家河、赵家河、二道河

玉带河、沔水、沧浪水、襄江,每走一段

就重生一回

这些河流的名字

是汉江不同地段的胎记

只有沿河而居的母亲

才能分清哪一段

才是自己的脐血

这些名字,不过是汉江不同区域的方言

他们和众多数不清的支流一样

一点点的集合成浩浩荡荡的大河

江河不择细流

更不会嫌弃自己的乳名

 

4

日月经天,江河行地。

惟天有道。祖先朴素的哲学里

天地对应。天人相应。

天上的银河落在地上,就成了汉江

“云汉,天河也。”“语曰天汉,其称甚美。”

喝着天河里的水

养精蓄锐的汉中王心里的野草不停地疯长

月下追回来的韩信,拜将台上

奠定了汉家四百年基业

从汉江源头出发,横刀跃马

汉风浩荡。汉风过处皆吾家。

自此,炎黄子孙有了另一个简称:汉

成为血脉中的象形文字

旗帜明亮,高高飘扬,猎猎作响

无论开枝散叶到什么地方

只听到母亲一声呼唤

就会回到身旁——大写的故乡

 

沿着这座城市的河流向上

华阳黑水惟梁州”,古梁州是另一个称呼

向上,龙岗寺的人面壶圈足碗余温尚在

再向上,旧石器时代的石斧石球火花四射

文明因火而生,因水而兴。

逐水而居。人类找到了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方式

有人撒网捕鱼,有人俯身挖野菜,有人仰天大笑

在比长江还早七亿年的地质年轮上

不过匆忙一瞥

唯有时间永恒

 

5

了解一座城市的根系

博物馆无疑是最形象最生动的打开方式

作为汉水源头城市

汉文化早已经成为这座城市最鲜明的底色

推开汉中博物馆的朱漆大门

阵阵粗犷的汉风把我撞了趔趄

 

“留此一抷土,犹是汉家基。”

沿着长满青苔的台阶拾级而上

我们渺小如蚁,恍若尘土

唯有“汉台”两个方方正正的碑文

横亘在天空

 

当我站在昔时汉宫的遗址上

铁马金戈,旌旗猎猎,声音一浪高过一浪

明修栈道,暗渡陈仓。运筹帷幄。楚汉相争。

这些汉字成语的烽烟滚滚

把我烧灼得热血沸腾

“言之不足故嗟叹之”。此时,所有的诗句

都苍白无力,我只想仰天长啸

穿越到那个热血奔流的岁月

 

望江楼上望江流。江流看不见,

被雨后拔起的幢幢高楼隔离

我看见了汉隶的惊涛巨浪

三十年前,初习隶书

石门,玉盆,石虎,衮雪……

这些汉隶中的最高海拔

在我虔诚地握住狼毫的一霎,风起云涌

多年后的冬天,在石门十三品陈列室内

与这些失散多年的兄弟重逢

我突然泪流满面

一河流水,岂缺水乎!”

曹孟德的千里快哉风一下淹没了我

贫乏的想象

“故垒西边,卷起千堆雪。”

浪花似雪。豪情似雪。诗意似雪。

在汉中,我血脉里的汉字再次得到提纯

 

6

早上五点,当汉中还沉睡在梦乡时

我和一个叫乌鸦的男人

深一脚浅一脚地朝圣在汉江边

天苍苍,雾茫茫,天地四合。

有那么一刻,我坚信自己飞升在天空中

浸泡在天河温润的子宫里

鱼跃龙门。直到龙岗大桥上的游鱼一跃啄破

雾的壳时,汉水的面目一点点明亮

我才重返这个烟火满面的人间

 

这里的汉江与襄江并没有什么不同

不过削瘦了一些,雾气更重了一些

当我们轻微的足音轻叩芦苇时

有平平仄仄的捣衣声穿云破雾而来

惊起了一群觅食的长腿白鹭

不停地在盘旋,翩然若仙,不肯离去

让我想起了日日思乡不得开笑颜的褒姒

为博美人笑,周幽王丢了性命也丢了天下

“赫赫宗周,褒姒灭之。”

美人何其无辜,凭空替男人背负亡国的骂名

那些不愿离去徘徊的精灵,是不是当年

离乡时,长长的一声叹息?

本文连载章节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