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姜志宝的头像

姜志宝

网站用户

小说
202206/28
分享

梦里王国走今生连载

 

【14】

猎狗和猎人渐渐奔向了另外一座高山和一片片树林。小鸟现在顺着深水沟一段陡坡路飞了过去。

出现在小鸟前面的再不是什么山林和野草了,而是绿油油的庄稼地了。有长高的玉米,有肥胖的红苕苗,有成熟的蔬菜,有地地道道的南瓜花开得正艳,有远处的野菜花,飘香四溢。

一位老式农民的确老了许多,站直的身体不叫直挺,像是带勾的月亮;一副大板锄套在木柄上,让人想起了力量的收获;一双龙须草鞋穿在光溜溜的脚板上,让人想起了智慧的源泉;斑白的头发和花白的胡须不知道演绎出多少感人的故事;多面的笑容和沉稳的气魄,让一位老式农民在一生中,走向属于自己的幸福生活。

土地是庄稼人的命根子,而庄稼人是土地的艺术大师。不管春夏秋冬,庄稼人都用饱满的热情和高昂的斗志,书写着大地的情怀。小鸟从出生到现在穿过了不少的山林,经过了不少的山峰,面对艰难险阻飘然而过,跳过峡谷深沟却顺其自然泰然处之。

小鸟放开了眼界终于看到了人类。虽说猎人和猎狗以及野兽,第一次在身旁呼啸而过,但它们毕竟是人类的猎物,没有谁去维护它们呵护它们。庄稼地里的庄稼人离开后,庄稼在成长果实在收获。

小鸟来到庄稼地,站在了玉米一片绿叶上,一眼看到了猎人,已经捕了猎物,在回家的路上已经把猎物扛在肩上了。在此刻猎人带着一群猎狗,正朝自己家的方向走去。

【15】

小鸟在玉米地一片绿叶上站久了,就弯下脑袋把形似鸭嘴唇的嘴巴张开一条缝隙,在全身上下梳理了一次羽毛。长的短的羽毛呈麻灰色。小鸟身上的羽毛不够多较单薄,是因为还没有走向成熟期。两只形似人的一双脚,紧紧地抓扣在玉米绿叶片上,小鸟显得非常野蛮,把玉米叶片带出了伤痕。倾刻间,形似猪头脑袋的小鸟,又向空中伸伸头颅,很快吃掉了从身旁路过的一只小蝴蝶。

热浪在玉米地有所升高,就连粗壮结实的玉米杆,在太阳光的照射下,也多了一层热度。小鸟就此跳进了玉米地阴凉处,找了几粒细沙子,一边点头吃着一边还闪着尾巴,扑打着地面。小鸟暴露在尾巴上的那个小肉丁,也随着小鸟身体的运动在不停地摇晃着。

那位老式农民在玉米地东面,向没有成熟的蔬菜苗撒了一泡尿水。缠绕在老式农民腰间的布带,是一条白土布手工制作而成。所以一条大腰裤,足以代表服饰文化对中国农民生活的深刻影响。老式农民一手拿着锄头,一手在庄稼地习惯性地抓扯了一阵荒草。老式农民在放下锄头时,就一头钻进了玉米地。

玉米苗在不同的地方摇晃起来,玉米苗的影子在玉米地面交叉重合放大缩小,演变着千姿百态。身在玉米地的小鸟一时间眼花缭乱,就这样小鸟迷迷茫茫飞出了玉米地。

【16】

大山的路面坑坑洼洼,连接在大山路面的小路,有人的脚板印,也有飞禽走兽的痕迹。看不见的一条小路通向了一座茅草屋。

两棵粗壮的核桃树,高高地矗立在茅草屋的大门前。在另外一根核桃树伸出的枝桠上,支起了一个喜鹊窝。两只喜鹊一前一后在两棵核桃树上空飞舞着,发出地叫声像是一曲悠扬的歌声。如果认真一听能够听出韵味来。

两只喜鹊是情侣关系,它们一飘飞到喜鹊窝旁边,跟在后面的另外一只喜鹊,非常亲密地用嘴唇,在前面的喜鹊身上一上一下梳理羽毛。前面的喜鹊一回转身,两只喜鹊相互之间碰碰头,一会儿它们又嘴连着嘴。等到一只喜鹊跳进喜鹊窝时,站在喜鹊窝一边的另外一只喜鹊,还在痴痴地望着跳进喜鹊窝中另一只喜鹊。

动物界的朋友,与人类繁衍生息区别不大。离这一座茅草屋的小鸟并不遥远,发生在茅草屋周围的事情,小鸟在梦境中,同一时间里都不会改变。小鸟看到了和没有看到,同样都在发生。梦中王国之旅对于小鸟来说,任何一点一滴的变化行为虚幻等,在小鸟前进中都是人类活动的踪迹。

茅草屋的主人扛了一把劳动工具,从小鸟前面经过,回到了茅草屋。在小鸟的最前方,是一片油桐树林,小鸟飞了过去,有一群喜鹊在油桐树林之间来往穿梭。小鸟在这一刻工夫,飞了不远的距离。小鸟没有站在油桐树林的枝桠上,而是连蹦带跳跳在了油桐树林,落在一根干枯的树枝上。

【17】

油桐树林生长在平缓的陡坡上,面积不大果实繁茂,张张叶片疏密有度直挺挺地挂在油桐树枝上,遮挡了不少太阳光的直射。油桐树之间自然就出现了荫凉处。那些长七短八的油桐树枝条没有干枯的,伸出的部分却架在了另外一棵油桐树的枝条上。早早干枯的油桐树枝条不像老人的脸,是营养不足还是早期病症的影响,谁也说不清楚植物界出现什么问题。但早期干枯的油桐树枝条,似乎身体硬朗精神饱满,来到油桐树林中穿梭来往的那些喜鹊,几乎一半以上都喜欢站在油桐树林的干枯上玩耍。

油桐树林的绿荫处,有白蚂蚁爬上了油桐树的叶片上;还有红蚂蚁倒勾着头颅,爬在了油桐树的枯枝上。有一只小喜鹊,从油桐树的地面轻轻一展翅,就站在了枯枝上。小喜鹊像水中的船儿迎着波浪,身体好像故意在枯枝上前后摇摆着。

站在不远处油桐树林地面枯枝上的小鸟,不慌不忙地从地面飞起,正好降落在小喜鹊的头顶油桐树一根绿枝上。站在下面的小喜鹊,本能地稳住了摇晃的身子,歪着脑袋看看小鸟。

小鸟和小喜鹊在一瞬间里,几乎四目相对。低着头颅的小鸟,带着温柔的目光停滞一会儿,小喜鹊却带着嘎吱嘎吱的叫声,点着头面对小鸟,似乎送去了热烈的表情。动物界的朋友给人类难道有一样的感觉:息息相通的信息传递,相互之间的心领神会,和谐、平等、文明、博爱、礼仪等,这些仿佛都通向了美好生活的向往与追求的彼岸。

【18】

不知什么原因,小喜鹊一双眼睛紧盯了一阵小鸟,才收回了目光似的。形似人的一双脚的小鸟在这个时候,站在油桐树一根绿叶枝条上的,一只脚稍微抬高了一点。形似青虫一样身躯的小鸟,也跟着一升一降。被暴露在小鸟尾巴上那一个小肉丁,不知什么时候也降低不少高度。小鸟正好穿过了这棵油桐树一张老叶片。小鸟两只脚开始移动起来。

站在油桐树干枯上的喜鹊,似乎已经收住了目光,就闪闪尾巴又点点头。小鸟和喜鹊它们一上一下,各自在树枝上玩耍起来。喜鹊在干枯的树枝上,张开嘴巴滴滴答答寻觅着什么,一个跳步到了小鸟的绿叶树枝上。小鸟不惧怕,并且看着喜鹊来到了自己身边。喜鹊嘎吱一声,从小鸟头顶上空飞过去,拐着一条斜线倒挂在了,另外一棵油桐树的树枝上。

小鸟距离喜鹊只有一米之遥,但在小鸟的斜对面吹来一股微风,吹偏了小鸟的脑袋,让小鸟一时间不知道怎么一回事,整个身体就自然飘向了地面。原来是在油桐树林玩够了的三五只小喜鹊,追逐打闹,朝着小鸟的迎面猛飞过去,带来了一股风向,把小鸟抛向了地面。

落在地面的小鸟,正在一蹦一跳搜寻着食物,一只白蚂蚁被小鸟吃掉了。还在油桐树上那只小喜鹊,从树枝上快速冲进了地面,把正在寻觅食物的小鸟,吓得箭一般腾空而起。小鸟稍倾飞向油桐树,又落在了地面上小喜鹊的背后,慢慢悠悠地前进着。

走在前面的小喜鹊,已经穿过了油桐树林,向一个小山包飞去。小鸟飞得更慢。小鸟飞啊,飞啊,飞出了油桐树林,迎面却碰上了一座茅草屋。

【19】

茅草屋传出了男主人的声音。男主人对妻子说:“忘了给两只山羊,扯把野草回来喂它。”妻子生气回答说:“忘了,别回家吃饭。山羊在圈里叫了一早晨,你听听还在叫唤。”

茅草屋的男主人话少,没有和妻子争执下去,把劳动工具朝厨房强角一丢,“咚”的一声响,男主人回转身,很快就在腰间别上一把弯刀,走出泥巴墙木质大门,弯着脖颈对刚走出大门的妻子说:“吃午饭,就不要等我了。”妻子说道:“搞快点,山羊还等着吃草。”夫妻之间对话锋芒没有升级。男主人的妻子,就这样看着自己的丈夫,钻进树林给山羊割野草去了。

男主人的妻子来到堆放在院坝边沿,一棵核桃树下的柴火旁,弯腰蹲下时身体失去重心,一屁股瘫坐在地面上。接着双手一撑,又从地面弹跳起来,一手扫扫身上的灰尘,一手向头顶拨一拨散落在面部的头发,这才把腾过来的双手,伸向核桃树下一堆干柴火。

男主人的妻子勤劳踏实,把一根根干柴火,折断一截又一截,捆成小捆匆匆抱进厨房,顺着厨房一面墙壁码得整整齐齐。男主人的妻子这一折腾,累出了一身大汗,脸上豆大的汗珠,顺着面颊冲向了脖颈。

男主人的妻子不得不一手拿上土布制成的白毛巾,放进木质脸盆中,一手在木质水桶里舀了一葫芦瓢冷水,倒进木质脸盆。男主人的妻子一端上木质脸盆,就走出大门,一直到了堆放柴火旁的对面,蹲下身子放下木质脸盆,把水淋淋的土布白毛巾,从木质脸盆中一把捞起来拧一拧,就在脸部颈部迅速擦洗。男主人的妻子一边擦洗,一边还在观望周围情况,最后把满褡襟衣服下摆提上很高一截,却露出了两个胖乎乎的奶子。男主人的妻子把土布湿毛巾拧成半干,在前胸后背擦洗一圈,又四处张望一下,就赶快放下了满褡襟衣服下摆。

【20】

男主人背了一小捆野草回家,正好遇上自己的妻子,把一盆洗脸水,倒向与茅草屋相邻的一块玉米地。男主人把一捆野草在背脊上抖了抖,没有别在腰间那一把弯刀还捏在手中,并伸向空中扬一扬,温和地说道:“我割野草的速度多快!”男主人的妻子急忙放下木质脸盆和土布毛巾,上前一步接过丈夫背上的小捆野草,说道:“一大早晨,饭菜都凉了。我们赶快去吃饭。”男主人的妻子背着一小捆野草走在前面,妻子的丈夫男主人,端着脸盆和手拿毛巾走在妻子的后面,不停地对妻子说道:“老婆还是真好。”夫妻二人,一人向羊圈的山羊走去,一人向茅草屋走去。

梦境中的小鸟在茅草屋相邻的那一块玉米地,飞飞停停,停停飞飞。小鸟形似鸭嘴唇的嘴巴也张开了,羽毛不断地一阵阵在浑身上下倒竖起来。小鸟恐怕实在飞得太累了。一累身体水分要蒸发,生理明显特征口干舌燥,希望马上有水来解渴。

小鸟在玉米地避开太阳光照射的地方,向荫凉处慢慢行走着。玉米地荫凉处空间很广阔,小鸟行走不需要加速了,是因为在几根玉米苗之间,有一处湿润的地方,在泥土凹下去的位置上,还保存一点点水源。小鸟就此踩着湿润的地方伸伸头,用形似鸭嘴唇的嘴巴;即得到了一次水源,又解了一次口渴。

一次两次多次,小鸟喝水的速度并不有多快。不想喝水的时候,小鸟退后一步时,突然从头顶上空落下一股水源,重力不轻却把小鸟冲了个仰面朝天,靠在了一根玉米苗旁边了。就在此刻,从玉米地外围传进来,只有茅草屋男主人对妻子说话的响声:“脸洗毕了。急啥,马上来吃饭!”

【21】

小鸟有多层羽毛挡住了水分的冲击,没有出现水过的痕迹。小鸟算是摔了一跤,身体并无大碍。从地面爬起来的小鸟,沿着玉米地之间,低空绕过一排排玉米苗。这一次小鸟到了玉米苗叶面上,承受不起小鸟整个身体的重量。小鸟形似人的一双脚,就紧紧抓住了玉米叶面,被压弯了腰的玉米叶面,托付着小鸟好像荡秋千似的在空中摇来晃去。

一只幼小的绿蚂蚱沿着玉米秆,正悄悄从一株玉米根部,爬上玉米叶的交叉口。在玉米秆上跳一跳的那只幼小绿蚂蚱,正好一头飞向了小鸟的上空。小鸟眼尖在玉米苗叶片上一个猛跳,一口接住了从空中飞过来的那只幼小绿蚂蚱。落在地面的小鸟一口气吃完了绿蚂蚱的时候,还甩了甩头飞向一株矮玉米苗的顶端,转上一圈停在矮玉米苗的长叶片上面。小鸟把形似猪头的脑袋,左右摇摆一会儿工夫,小鸟面对四野茫茫,就发出了非常细微地鸣叫声。

三只大喜鹊从小鸟头顶飞过,停在了茅草屋男主人门前的一棵核桃树上。小鸟的视线很敏锐,尽管太阳光再强烈,但丝毫没有影响小鸟准确的目光。小鸟兴致来了,跃过了一排排玉米苗,准备试图飞过茅草屋顶,但长在茅草屋大门口那棵核桃树,大大吸引住了小鸟的眼球。小鸟不得不在空中绕一道弯弯,鼓足了一股勇气顺利飞到了核桃树上。

【22】

太阳偏西的时候,太阳光线已经越过了茅草屋的核桃树,没有飞走的小鸟,在核桃树上跳过来飞过去。小鸟停在核桃树树枝上,对飞过的小蚊虫,一张口就随意吃上一只。当小鸟站在核桃树树干上时,对核桃树干上上下下的红蚂蚁,偶尔间,有选择性地点头吃上一口。小鸟在核桃树上填饱了肚子,并在核桃树上找了叶片比较密集的地方,安静地休息起来。

两只大喜鹊从茅草屋相邻的玉米地,低空盘旋过来,它们又一头飞向了核桃树,一只落在了喜鹊窝的旁边,一只降落在喜鹊窝上面核桃树的枝桠上。喜鹊窝有三只雏鸟,发出了轻微的嘎吱声。两只大喜鹊一前一后跳进喜鹊窝,给三只小雏鸟小心翼翼在喂食。一只大喜鹊飞走了,一只大喜鹊还站在喜鹊窝旁边守候着。

核桃树上寂静起来,守候在喜鹊窝那只大喜鹊,站在核桃树枝上,一动不动似乎瞌睡起来,一会儿静得那样憨厚。吃饱了的那三只雏鸟在喜鹊窝中,沉睡中的形象好像婴儿那样甜蜜可爱。在核桃树密叶中,睁大眼睛玩够了的小鸟,抖了一次羽毛。其中有一小片羽毛,在小鸟身上掉在了空中。小鸟飘飞的羽毛,像是低空飞翔的蝴蝶,慢慢滑向了地面。

那只远飞的大喜鹊嘴里叼着食物,悄悄地从核桃树密叶处小鸟身旁飞过,带来的一股凉风吹在了小鸟的身体上。小鸟斜着身子,默默看着那只大喜鹊叼着食物,跳进了喜鹊窝给小雏鸟一只只喂食。天黑了下来,茅草屋的炊烟又在向天空升去了。

【23】

夜间,只有两间茅草屋的男主人,在茅草屋的院坝中央,支了一条长木凳。男主人坐在长木凳子上,吧嗒吧嗒吸着旱烟叶,浓浓的烟雾,从男主人的鼻孔滚滚而出,弥漫在夜空里,像是给漆黑的夜晚,又添上了一层黑色的厚度。坐在长木凳子上的男主人狂咳一声嗽。妻子端来一瓷壶热茶水,盛在一个小碗中,递到旁边丈夫的手中。

男主人喝一口热茶水,问妻子:“这么晚了,石头还没有回家?”

妻子站在了男主人的对面,不慌不忙地答道:“给人家干活,总是吃了夜饭才回家。”

男主人听了妻子的话,把一件土布制成的黑色单领便衣,解开了一排布纽扣,露出了黝黑的皮肤,随手扯住便衣角,扇起了一股股凉风。男主人对妻子说道:“你站在土包梁上,喊叫几声,也好给走在路途中的石头打个响声。”

还提在手中一瓷壶热茶水的妻子一听有理,把一瓷壶热茶水慌忙递给丈夫,趁着黑夜朝土包梁上走去。

在土包梁下坡拐弯处,传出了人的说话声。男主人的妻子,像握紧喇叭筒形状的一双手,憋足力气大喊一声,有人回音,是自己儿子石头熟悉的声音。男主人的妻子隔着夜色走近一看,走在儿子石头前面还有一位男青年,肩上扛着一支火枪,插在隐眼旁边的火捻,冒着明火还带着烟雾,向着夜色的天空悠悠飘去。

男主人的妻子进了茅草屋。男主人儿子一到茅草屋院坝中央,让跟他一同到来的男青年,和他父亲坐在一条长木凳上,就把那支火枪要过来,要求向天空放一枪。这位男青年许可了。一声枪响,天空出现了一团火球,飞出的火花,一半落在了核桃树的叶片上,一半落在半空照亮了漆黑的夜晚。核桃树上的小鸟受惊了,但没有飞出核桃树。马上要进入梦乡的两只大喜鹊,枪一响立刻腾飞起来,但最后一只还是落在了核桃树上,一只落在了喜鹊窝。这位男青年从男主人儿子石头手中接过了火枪,一边装火药一边与男主人拉起了家常……

男主人和妻子的儿子石头站在一边,看着这位男青年趁着夜色装火药的技巧。那时石头足有十八周岁了,目不识丁,是一位封建社会最底层的劳动者,所以茅草屋一家人,是地地道道写种田地的庄稼人。游离在梦境中的小鸟想也想不到,历史的长河也许让它在梦中王国之旅路途中,看到了中国过去的历史原貌和中国过去的社会生活,这一面活生生的镜子。

【24】

随身带着火枪的那位男青年,天麻麻亮就离开了茅草屋。茅草屋男主人的儿子石头,把男青年送至离核桃树不远处返回时,提着打了补丁的土布大腰裤,到玉米地蹲下屙屎。男主人的儿子没有穿上衣,退下的大腰裤露出了赤裸裸两条大腿,屙屎的姿势摆在玉米地,像是一丝不挂光溜溜的婴儿。

男主人的儿子石头在玉米地,随手扯下一小片玉米叶,折成方块形状,准备去擦拭屁股。忽然从玉米地斜对面飞来一颗石子,问道:“哪一个?”石头不怕,回答:“爸。是我,石头。”

这是石头父亲茅草屋的男主人,也是在天还没有亮白的时候,赤裸着身体出来小便,听到玉米地有响动,就急中生智,从地面摸上一个石子,就使劲向玉米地掷去。男主人晓得了是自己儿子石头在玉米地屙屎,朝玉米地方向说道:“有茅坑不拉屎。”男主人赤裸着身体,话一说毕刚一迈步,放了一声响屁,打了一声饱嗝,揪了一把清鼻涕,张开嘴巴狂咳一声嗽,一泡浓痰,就飞了出去。男主人就这样光着身子,翘着光溜溜的屁股,走进了茅草屋。

此时,提着大腰裤露着上半截身子的石头,从玉米地走了出来。石头一边走,一手不光是提着大腰裤,另外一只手还在抓胸摸脸。在经过核桃树下面时,一坨鸟屎掉在耳门上。石头用手一摸鸟屎粘稠,一股臭气扑面而来。石头呼吸放慢,紧绷着脸眨巴着眼睛,把黏在手上的鸟屎,在走过核桃树之后,顺便擦在了大腰裤上。石头在进入茅草屋那一刹那,还回头望一望核桃树,脸上立刻出现了一阵阵灿烂的笑容。

【25】

天亮了,核桃树上的喜鹊早早地飞走了,要给小雏鸟寻找食物。停在核桃树密叶中的小鸟,似乎还没有睡醒过来。小鸟把熟睡的空间仿佛当成了美丽的世界在享受着。

小鸟在核桃树上坠入梦境。梦中核桃树果实金光灿灿,桃树叶片亮晶晶,核桃树的树枝树干彩虹一片。在核桃树之间,一条河流带着金光潺潺流去。河面一条彩船飘然而至,小鸟坐在船尾带着小船走上舞台,仿佛穿过了时空。下面观众歌声掌声万呼齐鸣,一阵阵欢呼的浪潮,把小鸟的船儿颠向东边又抬向了西边。无数只双手抓着船儿的边沿,伸手要与小鸟握手言欢。无数观众得到了小鸟的满足高兴极了。于是,小鸟轻飘飘地走下船儿被观众簇拥着。小鸟一步步走进观众,热烈的掌声如同春雷一般,轰隆隆地响起来了……

梦境中的世界盛况,你说它美也美如仙境,说它不完美也有真实内涵存在;虚无缥缈的东西,你说它不来,它却偏偏到来了。存在与不存在都是世界上的一部分,既然出现了,我们要有诚恳的态度去对待它。

处在梦境中的小鸟,一路走来和平常人生活一样,似乎没有多少曲折,没有多少坎坷,面对世界中的风风雨雨,山川河流,遇弯走弯路,上陡坡决不走直路,飞空间不畏密林,过野草不怕大树缠绕,穿越庄稼地不怕低空盘旋……核桃树上的小鸟,在意识流方向也许出现模糊一面;小鸟把它丢掉一块,也许及时补上一点。无论怎样变化,小鸟头脑中故事和历程,将会继续发展下去。

本文连载章节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