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王福林的头像

王福林

网站用户

小说
202204/23
分享

女人的青春岁月连载

这是河川地区一个古老的大镇,镇上柳树参天,遮天蔽日,风景秀丽,镇子西边有一个大约几百亩的美丽湖泊,名曰情人湖。情人湖来源于一个美丽的传说,传说一个美若天仙的妃子跟着一个太监从皇宫里逃到这里,从此隐姓埋名,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妃子过不了犹如尼姑一样枯燥无味生活,就和当地一个小伙子悄悄好上了,有人说这个小伙子是当地人,也有人说是太监带来的随从,不管哪种说法正确与否都不重要,重要是这个小伙子与那个妃子有了私情,经常到这个湖边约会,更多的是到湖中心岛上去消遣。时间一长就被太监发现了,太监带人把这对情人围在了岛上,下令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一对情人没有逃出去的机会而双双投湖自尽,从此这个凄美的故事里就在河川地区流传着,直至今天。太监为了纪念他情人才在湖中修建了这座小塔,后来人们就称它为情人塔。情人塔高不过五米,方圆也只有三米半,底座为大理石,四根紫红色的柱子上均刻着龙,且有彩色描绘,使柱子上那些龙显得生动起来。塔顶成伞形,全部是木制而成,所以它历经一百多年仍然毫发无损,只是颜色显得暗淡了许多。成伞形的塔顶同样刻着一条龙,盘绕在塔顶上,远远望去给人一种错觉,仿佛一条活龙准备腾飞……

我们的女主人公就出生在这里,她的故事也就从这里开始。

这年秋天,河源县第二中学校院内一片沸腾,同学们围在录取榜前欢欣鼓舞,笑声飞扬。

柳絮和李江这对秘密情人同时拿到了北疆大学中文系的入学通知书,两人兴奋得忘记了周围的同学而当场就拥抱在一起,引起周围一片笑闹声。

同时考上北疆大学的杜保此时就站在他们身边,他用嫉妒的眼神望着眼前一对情侣。女同学金月欣看在眼里,悄悄走过来用胳膊肘碰碰杜保说:“吃醋了?”

杜保脸一红,马上说:“瞎说!”

柳絮和李江并没有在意身边同学们的反映,而是为他们考上北疆大学而忘乎所以。

这是柳絮最喜悦的一天,也是她大祸临头的一天。

为了庆祝喜悦,柳絮和李江在镇上的小饭店吃饭,并且还喝了许多白酒,两人骑自行车回村时还东摇西晃。李江把柳絮送到家门口就走了,回家向父母报告他们考上大学的喜讯去了。

柳絮兴奋地准备向母亲报告自己的特大喜讯,可进门却发现母亲秀枝却坐在炕头上流泪,她一下不知所措。

“妈,咋了这是?”柳絮上前拉住母亲的手急切地问道。

秀枝擦把眼泪说,柳四的收购款全被那个南方人马斌骗走了!十几万块钱呢!债主一个个上门来要帐,柳四却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她说着又哭出了声。

啊!十几万?十几万块钱对一个像柳絮这样的农村家庭来说,简直就是天文数字。柳絮惊呆了,望着泪流满面的母亲居然忘记了告诉自己考上大学的喜讯。

秀枝泣不成声地说:“你那两个舅舅上门来追命似的讨债。两个妗妗更是不好惹,逼着你舅舅来我家闹事。我不想亏欠娘家人的钱,想把你准备上大学的钱先拿出来应急。”

柳絮一片茫然,不知该说什么了,酒醉的脑袋突然间昏沉沉的,整个人好象进入云雾之中,飘飘悠悠的。

秀枝说:“我给你两舅舅还钱去。美丽,你拿到通知书了吗?”

柳絮没有回答,只觉得天旋地转,一头栽到外间炕上什么也不知道了。

秀枝说:“美丽,你放心,妈就是卖B也要供你上大学。”她说完走出了家门,拖着沉重的步子去了两个兄弟家还钱去了。

柳絮此时脑袋里一片空白,且嗡嗡乱响,她意识到读大学需要很多钱,但现在家里不但没有钱而且还拉下十几万元的饥荒,母亲给她攒下的学费如今也拿着给别人还帐去了,家里没有钱她还拿什么去上大学?她痛苦地流着眼泪,加之酒精的烧灼,不知不觉中沉沉睡去……她在昏昏沉沉中做了一个恶梦,梦见她和李江在黄河边赛跑。李江远远地跑在她前面,而她却双腿沉沉的跑不动,突然草丛中跳出一只狗向她扑来,吓得她直喊李江的名字,却怎么也喊不出声。狗把她扑倒在地剥着她的衣服。她一哆嗦,半醒半醉中脑袋嗡地一声炸响,屋子漆黑一团,她感觉一个男人正在剥她的裤子。她要喊叫时发现嘴里塞着毛巾喊不出声音,手也不知什么时候被捆上了。她发疯地乱踢乱踹,可由于酒醉根本用不上力气。她看不清眼前男人的面目,只闻到扑鼻的酒气,还有那非常熟悉的喘息声。畜生!王八蛋!柳絮只有在心里骂,两脚越发乱踢一顿,可无济于事,她的裤子被对方扒了下去。她踢他,她挣扎,她拼命扭动身子,由于饮酒过度浑身没有力气,挣扎反抗一切都是枉然,片刻之后她却浑身没有了一点力气。她终于被那个醉鬼压到了身下动弹不得,只觉得身和心灵同时在剧烈地疼痛,血汹涌地往下流。她气得昏死过去了……

生意做赔了的柳四整天酗酒,与他合伙做生意的人都找他要钱。他哪里有钱还人家,只得躲。

柳四认识一个南方的买主,并且和人家结为兄弟。那个南方人名叫马斌。

马斌声称自己是浙江一家炒货厂的厂长,来到情人湖镇搞葵花子收购,拿着整盒的名片到处给人发。农民对有名片的这位大厂长唯唯诺诺,敬仰有加。他身边还带着一个妙龄女郎,说是他的秘书,其实就是他的姘头。他们在柳四家的西屋明铺暗盖,根本不回避任何人。村子里没有人怀疑马斌的身份,因为曾经有人拿着他的名片给浙江那家炒货厂打过电话,确认马斌的确是这个厂子的法人代表。比鬼还精明的柳四当然也打电话访查过,所以他对马斌的身份确信无疑。

柳四把自己收购的为数不多的葵花籽卖给了马斌。马斌马上就把现款交到了柳四手上。

柳四头一笔就净赚三千多元,他来了劲头,从村民手中先赊葵花籽,然后卖给马斌。

马斌不敢在村子里直接收购,他懂得强龙压不倒地头蛇的简单道理,所以就靠柳四来为他收购,其中的差价虽然一刀一刀地割他的肉,但他认了。

收购进入旺季时,马斌回了浙江自己的厂子里,给柳四汇来几万块钱的定金,要他把收购下的所有葵花籽全部发给他。

柳四也是人精,货发出去款回不来怎么办?带着这种疑问他亲自去了一趟南方,马斌带着他在厂子里转了一圈儿,然后请他吃饭,把他灌得昏两黑地。他亲眼目睹了马斌的厂子,不再担心人家骗了他,回来后就把葵花籽全部发出去了,估计货要到了时就给马斌打电话。马斌在电话中告诉他货还没有到,再等几天。几天后他再次打电话过去,马斌却说他手头有点紧,要他再几天。如此电话打过几次后,柳四感觉有些不对劲,就坐火车亲自赶往浙江,到了厂子一问,厂长根本没有马斌这个人,先前的一切都是马斌伪装成厂长的,电话之类的全是假的,跟厂子没有一点关系。马斌拿到那笔贷款就与情妇潜逃了。

柳四到南方那家厂子附近的派出所报了案,等待破案。他在那里住了两个月,每天往派出所跑。警察告诉他说,你还是先回去吧,我们什么时候抓到罪犯再通知你。

案子始终没有结果,债主每天追着柳四要钱,连姘头们也追着向他讨要曾经许诺下的好处。女人们不再找他睡觉了,他喝醉酒就回来在秀枝身上发泄。而秀枝却不让他近身,两人打仗自然是少不了的,于是他就采取捆绑的手段来发泄性欲。

这一天夜里,柳四在外躲债,一个人在外边喝得烂醉,有点人事不醒,摇摇晃晃回家后,摸黑上了炕,身子往下一倒就想睡,可她却倒在一个热烘烘的肉体上,伸手一摸就摸到了肉乎乎的女人乳房,醉鬼的性欲马上就激发起来。但他知道,自己的老婆从来不让他近身,哪一次也得他强行睡她。如今他喝醉了,必须想办法把女人绑起来才能得手,否则他就不会成功。想到这儿他找了那根多次用来绑老婆的绳子,摁住老婆并且绑了起来,嘴里还给塞了手绢,这才放心地强行占有对方。在实施强暴时,他感觉对方在拼命挣扎,举止行为似乎有些不同以往。他在惊慌失措中清醒了许多,感觉身下的女人不是自己平时蹂躏的妻子,马上住手,且魂飞魄散,提着裤子没命地往外跑。

柳絮苏醒过来后,想解开绳索,却怎么也解不开。

秀枝给两个弟弟还完钱回到家拉着电灯一看,女儿美丽被绑在炕上,下身一丝不挂,身下满是血污。她哭喊着给女儿松绑,并且一边帮女儿穿上了衣服,一边骂着那个畜生柳四。

柳絮从炕上爬起来,拖着软弱的身子往外走,要找那个畜生算帐,走到锅台前刚抓住菜刀时就一头栽倒,再度昏迷过去。

秀枝扑过去扶着女儿上炕,好歹才把女儿弄醒了过来。秀枝此时考虑的不是要把柳四送进监狱,而是为女儿的前途着想。她说:“美丽,你要想开些,既然已经考上大学就应该去上学。一旦把这件丑事抖出去那就全完了,你这一辈子就彻底毁了!美丽,听妈的没错,你去上大学,妈妈替你报仇,你放心。”

柳絮愤怒地喊道:“这个畜生,我不会放过他!”她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这个残酷的事实。她愤怒!她呐喊!她嚎啕!但这一切都与事无补。

秀枝泪流满面地对女儿说:“美丽,你走吧,你去上大学,永远不要回这个家,就当什么也没有发生,就当没有这个家,没有过父母。千万不可以告发他,否则,不但他完了你也要完,我也没有好结果。你走吧!悄悄地去上大学,家里的事情我来为你解决。妈不会饶了那个畜牲的。”秀枝这么说着,眼泪却止不住往下流。二十年忍辱负重的母亲在这种时候居然教她女儿咽下那奇耻大辱。

柳絮吼道:“没门儿!让我放过他休想!”她吼着就提了菜刀冲出家门,四处寻找柳四。

可那个畜生找不到了,村子里找不到。柳絮几乎找遍了邻村上下,也没有见到柳四的鬼魂领儿。

柳絮拖着沉重的步伐走进了镇派出所。

所长是李江的哥哥李河。

李河听了柳絮报案后,气得一拳砸在桌子上,然后接连不断地拔打手机,片刻之后,他的全部下属出现在他面前。

追捕柳四的行动开始了。

柳絮被父亲奸污的消息立刻在村子里传了开来,并且向镇子周围扩散。

柳絮的初恋情人李江是从他哥哥的口中得知自己的恋人被父亲强暴的,他发疯地往柳絮家里跑,想去安慰一下自己心爱的女孩。

李江刚走到柳絮家的门口,就被后面追来的母亲拽住了。

李江母亲对儿子说:“从一开始我就不同意你与柳絮相好,现在怎么样?看到了哇?这是一家什么人家?王八人家!她家怎么能配得上咱家?你趁早离她远点,不要去管她,省得村里人给咱们泼污水,不能让咱们家跟着他家倒霉。”

李江说:“妈,毕竟我们一起长大,相好这么久了,她遇上这种事并不是她的错,至少应该去看望一下。”

“不行!不许你再踏进她家的大门!”李母拦住儿子不许他进柳家大门,硬是把儿子拉回了家。

李江的父亲李二是村主任,当他听说柳絮被父亲柳四奸污后非常气愤,同时也很同情柳絮,也为自己的儿子李江感到愤愤不平。

李二也对儿子吼道:“事情已经发生了,听你妈的没错,以后不能去柳家,必须和这种人家永远划清界线。”

柳絮从派出所报案回来后躺在床上万念俱毁,遭遇如此不幸,唯一的企盼就是想见李江一面,向他倾吐一下自己的不幸。可李强没有来,连鬼影也没见着。

柳絮在床上躺了许多天也不见恋人来看看自己,女儿身被柳四糟蹋,大学的美梦随之破碎,恋人也无情地离开了,不出村子也知道村里人怎么看待她了。一切的一切都没有让她留恋的了,不死还活着干什么?她开始寻找服毒自杀的办法。

趁母亲去零碎地摘菜的空隙,柳絮跑进了凉房,拿起一瓶农药,拧开盖子时那带毒的气味几乎将她醺倒在地。那一刻她似乎想放弃死亡,但她狠狠心就扬起瓶子咕隆隆地往下灌,灌得自己喘不上气来,一头栽倒在地……

秀枝一进院就闻到了乐果的味道,丢下菜蓝子就往凉房跑。

秀枝的哭叫声引来几位同情的邻居,他们帮着秀枝把柳絮送进镇医院抢救。

柳絮自杀没有成功,被镇医院抢救了过来。

秀枝对柳絮说:“你的命就那么贱?你要活下来,而且要活出个人样让那些龟孙们看看。”话是这么说,可她瞒着女儿一样以泪洗面。

父亲奸污女儿天理难容,可它就在柳絮身上发生了。此事轰动了十里八乡,成了头号新闻。柳絮厄运生活从此拉开序幕,暗无天日的岁月笼罩着她的全部,难熬呀!

就在柳絮服毒那天,柳四逃到浙江去寻找马斌,被尾随而来的警察抓了回来。

柳四坐牢了,他欠下十多万元的债没人替他还,债主们成群结伙地来家找秀枝讨债。债主都是庄稼人,从土里刨闹两个钱真不容易,谁也不想就这么把钱漂了水花儿。

秀枝对债主们说:“钱是柳四欠的,你们去找他要吧!”

债主却说:“你这就不讲理了!柳四是你男人,他到现在还是你男人。他如今在牢里,而且这辈子恐怕出不来了,欠我们的那可都是血汗钱呀!他欠下的债理应你们母女来还,赖是赖不掉的。”

秀枝吼道:“那你们去牢里跟柳四去要。我们母女没有钱,不要往死里逼我们。”

债主们一个个露出了可怕的面目,不依不饶。

秀枝的两个弟弟在他们媳妇的怂恿下也来找麻烦,不依不饶地讨债。

闹腾来闹腾去秀枝也没有了办法,只好将全部家产变卖来还债。连房子卖了才只还了三万块钱外债,还有七万多外债还不上,人家每天来逼。秀枝和女儿柳絮母女俩借住的那间破房子里每天都挤满人,均为债主。

柳絮什么也不干也不问,就躺在土炕上胡思乱想,整夜整夜的失眠已经快让她的精神崩溃了,继续下去她肯定要发疯。

就在柳絮想再次寻短见时,镇上的两个同班同学来到了她家找她。男同学叫杜保,女同学叫金月欣。在学校时,柳絮是班长,而杜保和金月欣也是班干,他俩一个分管卫生一个分管文艺。杜保其实也很爱柳絮,但是柳絮最喜欢的是李江,所以让他一直不能如愿。如今柳絮出了事,李江在家人的阻拦下将柳絮弃之不顾。杜保听说后很是气愤,约了同学金月欣一起来看望柳絮。

柳絮虽然在生死线上挣扎,但是看见镇上的同班同学来看她时不得不装出一副笑脸来欢迎,然而不管她怎么装也无法抹去她痛苦的心情。

金月欣关切地说:“柳絮,你应当坚强起来,出那种事不是你的错,不要为此寻死觅活的,应当面对现实,勇敢地去上大学。”

杜保也说:“是啊!你不应当如此颓废,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就应该面对。你已经考上了北疆大学中文系,应该大大方方地去上学。”

“是啊!柳絮,你是咱们地方上的头名状元,不应该放弃,上大学应该是你摆脱人生困境的最好途经,千万不能错过。”

柳絮不自觉地抹一下眼泪说:“我已经臭名远扬,哪里还有脸去上大学!”

金月欣解释说:“那不是你的错!”

杜保说:“对呀!那不是你自己的品质问题。你是受害者,是无辜的。”

柳絮叹口气说:“可、可我们家债台高筑,我拿什么去上大学?”

金月欣马上说:“这个好办,只要你愿意去上大学,我们可以帮助你。而且还可以号召同学伸手帮忙。无论如何你也得上大学,否则你这一辈子就毁啦。”

“我的人生已经毁了,连生的希望都没有了,哪里还敢奢望上大学!”

金月欣说:“你不能如此颓废,要敢于面对!”

此时,柳絮的母亲秀枝从外面回来,一进门就热情地与女儿的两位同学打招呼。然后对女儿说:“美丽,你要听他们的话,去上大学吧!”

柳絮说:“家里欠下十来万块钱的债务还不清,我拿什么去上大学?再说呢,我走了谁来照顾你?”

秀枝说:“你不用管我。我有手有脚,还有土地,我饿不死的。只要你能够上大学,妈就是去要饭也要给你挣学费。”

“妈,你当着我两个同学在说什么呢?”

秀枝解释说:“妈是说气话呢!我就是讨吃要饭也要供你上大学。今天既然两位同学来找你,你就跟他们一起去上学,家里的事你不用管。你上大学的钱我明天给你出去借,活人哪能让尿憋死?”

金月欣赶快说:“是啊!柳絮,还有我们这些同学呢,天无绝人之路,你放心吧!”

“对!你要活出个人样儿来让别人看看。你柳絮不是可以轻易能够打倒的。”杜保愤愤地说。

杜保的这句话提醒了金月欣,她问道:“柳絮,你出事后李江一直没来看你吗?”

柳絮低头不语。

秀枝气愤地说:“李家没有一个好东西。那李江更是一个无情无义的东西。”

杜保趁机埋怨柳絮说:“柳絮,你真是有眼不识金镶玉,怎么可以看得上那种人?”

金月欣也说:“就是,当你遭难时,他怎么可以连面都不露一下,毕竟还是同班同学呢!”

“就是!”

柳絮喃喃地说:“这也怪不得他,我出了这么丢人的事,他们家都是有头有脸的人,不来看我也是合情合理的。”

秀枝大声说:“什么叫合情合理?这叫落井下石,背信弃义!”

“对!大娘说得对,这就是背信弃义!这种人你这辈子再不要理他。”杜保附和着说。

秀枝要开始做饭,出去院子里逮那只唯一的下蛋母鸡。金月欣看见马上制止,并且要带柳絮去镇上一起吃饭。柳絮没有同意,她说自己没有脸面在镇子上出没。

金月欣和杜保要离开时,仍然劝柳絮千万要想开些,大学不能不上,那是摆脱困境的唯一希望。并且答应过两天借钱给她。柳絮答应了,表示一定要去上学。

送走两位同学的第二天,债主们领来一个五十岁的大款,名叫冯华。冯华长得象个皮球,圆滚滚的,大脑袋,小眼睛,还有一张地包天的嘴巴,其丑无比。看了就让人恶心。介绍人说冯华愿意出十万块钱娶柳絮,问柳絮愿不愿意。

柳絮跳下地端起半盆洗脸水泼向人群,然后拉起地下的鞋子摔向他们,像发疯似的。那些人都以为柳絮疯了,吓得一溜烟散去。

冯华走了再也没有来。

债主们还是追命似的讨债,其中还有柳絮的两个舅舅。两舅舅居然也劝说柳絮嫁给那个大款冯华算啦!说你都这样了,好容易有个大款肯出那么大价钱要你,你还等甚?他们并不是关心柳絮的死活,而是急着想要回柳四欠他们的钱。可恶至极!

柳絮毫不客气地朝他们吐痰,有点装疯卖傻的意思。

既然死不成那就要想法子活下去。柳絮开始为下一步做打算。金月欣和杜保两位同学的来访激活了柳絮内心的一潭死水,开始琢磨自己下一步的活路了。人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既然在村子里待不下去,那就重新选择一条可以生存的道路。先去上大学,边上学边打工,实在读不下去再想别的办法。妈妈说得对,活人哪能让尿憋死。柳絮和母亲秀枝开始悄悄地变卖猪和鸡等一些值钱的东西。

一天夜里,柳絮和秀枝母女俩带着几件必须要穿的衣服逃出了村子,逃出了河川,跳上了开往省城的火车。第二天下午她们到达省城,在省城的西城租了一间凉房安顿下来。

住进凉房后,秀枝说:“美丽,妈什么也干不了,也不会干,可妈身体还行,明天起妈去拣破烂,维持家用。你去北疆大学认认门子,好好准备去上大学。”

柳絮说:“妈,咱们现在是山穷水尽了,能不能活下去就看咱们的造化了。我也出去找活干,可以勤工俭学,只要想活就有活下去的路子。”

“是呢!天无绝人之路。你要一心去上学,家里的事不用你管。”

柳絮说:“妈,你一个人拣破烂只能维持咱们的吃饭问题,可我上学需要花钱,我怎么可以让你一个人去拼命呢!我一定要活出个人样来给家乡的人看看。”

“好!我闺女有志气。”

房东是一对中年夫妇,男的是位警察,名叫赵清,还是个所长。女的叫张银美,在一家房地产公司当会计。房子是他家祖上留下来的,四合院。东西南北都是房子,全部出租给打工的人们居住。那天柳絮母女正在街头打听房子时,正好赵清从柳絮身边路过,他无意中扫了柳絮一眼。柳絮也不经意中看了他一眼。赵清立即站下,走过来问:“你们是想租房子吧?”

柳絮冲他点点头,算是答复。

赵清又仔细看了柳絮一会儿,那眼神有点暧昧。

柳絮生得漂亮,这种看她的眼神她见多了,所以她马上就知道对方心里在想什么,可她已经顾及不了那么多了,问他:“你家有房子吗?”

赵清笑笑说:“房子已经全部租出去了,不过我可以给你们腾一间凉房,不知道你们愿意不愿意,如果愿意住就跟我走吧。”

就这样柳絮和母亲跟着赵清去了,并且住进了赵清家的南凉房。

腾凉房子的时候,柳絮母女俩没有看到房东的老婆。赵清干得很欢,和柳絮有说有笑的。一切收拾好之后,他摊开双手冲柳絮说:“好了,就这样将就着住吧。生活慢慢会好起来的。”

柳絮问:“房租费现在交还是到一个月再交?”

“初来乍到的,以后再说吧!”赵清很干脆地回答。

柳絮对房东有了些许好感。

这天晚上,女房东到凉房来看柳絮母女俩。

赵清的老婆张银美长得不算美,但是看上去人很精明。她端详了柳絮一下说:“院子的墙上贴着对租房户的要求,按上面要求办就行。”她说完转身走了。

柳絮和母亲住进一间十五平方米的凉房,从此开始了她们新的生活。

秀枝拣破烂卖钱维持家用。

柳絮出去找工作,找了两天也没有着落。一天中午时分,她刚回到出租屋的院外,就见房东赵青骑着摩托车回来,她热情地问道:“赵大哥下班了?”

赵青叉住摩托车回答:“刚下班。你是不是出去找活了?”

柳絮回答:“是呢。两天了也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营生。”

“到饭店当服务员怎么样?”

“我倒是去过两家饭店,人家都不缺人。”柳絮回答。

“这附近有家饭店,老板和我熟悉,要不我带你去看看,只要你愿意她就会收你的。”

“是嘛!那你带我去吧!”柳絮非常高兴地说。

“那就上车吧,我带你去。”

柳絮坐到了赵青的摩托车后座上,两人便来到了附近一家小酒店。

走进酒店,只见一个风华正茂的年轻女老板热情地和赵青打招呼,并把他让到座位上。

赵青指着柳絮说:“徐月,我给介绍一个人。她叫柳絮,是个刚考上大学的学生,家境比较困难,和她母亲两个人租住在我家的南凉房。她想找个打工的地方,我就把她给你带来了。你看能不能让她在你的酒店打工?”

徐月仔细看了看柳絮,然后回答说:“这么漂亮的女孩来我酒店打工当然好了。何况是你赵哥介绍来的,收下了!”

柳絮马上说:“谢谢经理!”

徐月说:“不用谢我!应该谢谢赵大哥。他是我酒店的守护神,要不是他罩着我这酒店早就开不下去了。你说对吧赵大哥?”

赵青说:“应该的。俗话说,好狗护三邻,好人护三村。好歹我还是个警察,不能让一个开在我家附近的酒店受人欺负。噢!对啦,忘了问你,那几个小流氓再没有来捣乱吧?”

徐月说:“来是来过,可他们变得很规矩,对我也彬彬有礼,吃饭也照常给钱,再也不像上次那样吃饭不给钱还闹事了。”

赵青说:“这些小流氓就是欠收拾。好了!不说这些。柳絮就交给你了,具体事宜你们谈。我就不打搅了。”他说罢就站起来往外走,走到门口回头对柳絮说:“这儿离家很近,最适合你了。”

柳絮说:“谢谢赵大哥!”

“不必客气!”赵青说完离开了酒店。

徐月对柳絮说:“一看你就是个从农村出来的老实姑娘。人也长得很漂亮,就跟着我干吧!”

柳絮说:“徐经理,开学之后我还得去北疆大学去读书,到时候只能下学后才能到酒店来干活。当然了星期天可以全天在此服务。你看这样行吗?”

徐月爽快地说:“行!学校没开学前你全天在我饭店服务。开学后你就晚上过来,星期天全天服务。至于工钱你就放心吧,我会让你满意的。”

第二天,柳絮就在徐月的酒店开始工作,她干活很勤快,接待客人也非常热情,很快就博得了经理徐月的赞扬与欢心。

本文连载章节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