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陈林先的头像

陈林先

网站用户

小说
202011/23
分享

许久精升官记连载

前言

其实 ,我写这部小说的灵感来自中央电视台的专题片《巡视利剑》和我构思了近二十年没有完成的长篇小说《腐窟》。

《腐窟》是我上世纪九十年代 开始动笔的一部作品,那时我还在家乡当小学老师,从开始写到小说收尾跨度达二十年。我小说中某个村镇政府的官员系统出现了塌方式腐败,而现在的一些腐败分子,甚至一些老虎级的,很多是从《腐窟》中人物所处的那个年代开始一步步堕落的,那个年代虽然没有几百万几千万甚至上亿的钱让他们贪,但大吃大喝迎来送往业绩造假正是他们腐败的开始。

《巡视利剑》第二集中讲了副部级干部卢恩光是如何由一个口杯制造商一步步升到司法部政治部主任的。他金钱开道,年龄造假,学历造假,入党材料造假,工作经历造假,家庭情况造假,是地地道道如假包换的“五假干部”。我看了专题片后,发现卢恩光的升官过程和《腐窟》中的人物赵同曾是何等的相似。赵同曾是个文盲,靠在油田承包工程发了家,后来金钱开路,给村支书送了礼当了乡人大代表,给乡长送了礼当了县人大代表,给副县长送了礼当了科技副乡长,最后给县委书记送了礼当了副县长。最起码现实中的腐败分子卢恩光和小说中的人物赵同曾在乡镇这块是非常相似的。我思考了一个多月,终于想好了一个创作方案,把长篇小说《腐窟》中的配角赵同曾拉出来,升为主角,重新创作一部长篇小说《许久精升官记》,而且把赵同曾从一个承包商人到副县长的章节全部搬过来,作为新主人公升官的一部分。不同的是赵同曾的名字改为许久精,许久精最后的官职也不再是副县长,而是一位副省级干部。

把主人公的名字取为“许久精”是我特意的安排。喜欢京剧的人,都知道有一部名剧《徐九经升官记》,和许久精不同的是,徐九经斜嘴、歪脖、高低肩,但他相貌丑陋却有状元之才,嘴肩歪斜却能公正执法,不惧王爷侯爷的淫威公正判案。这样取名会让读者印象更深:一位为了升官而溜须拍马、阿谀奉承、大肆行贿,一位为了正义而不畏强权、不怕丢官、清正廉洁。

毋庸讳言,我们中国人正生活在有史以来最幸福的年代,尤其是十八大以来的反腐风暴更是让国人热血喷涌,因为大多数人对腐败现象是深恶痛绝的,这也包括一些受益于腐败现象的人。

很多文学作品里都有作者自己的影子,我也不例外。一九九六年对我来说注定是个不寻常的年份,那一年的大年初五,我们村一位姓黄的找到我,向我倾诉被派出所人员在野外毒打的事,公安人员甚至把他的上半身塞到水泥管里,屁股光着朝外,电警棍冒着火花雨点般落到屁股上,更为变态的是他的生殖器被电击地成为球状。我听着他夫妻俩声嘶力竭的哭诉,心如刀绞,脑海里立刻闪现出给孩子们上课时讲得“白狗子”欺负老百姓的事,人民警察怎么会干这事呢?我也明白这个同村老乡找我是因为我文章写得好(新闻报道方面多次受到宣传部表彰),是想让我替他伸冤。没想到的是,当我指出这位老乡有错在先,公安人员恣意妄为执法在后,情况反应上去,有关部门会来调查的,不仅处理违法的公安干警,也有可能追究其犯的错误时,我这位老乡犹豫了......

然而,冥冥之中上天好像有安排,揭露全县部分公安干警违法乱纪的重担还是落在了我肩上,因为没几天我也被违法干警打了。

寒假过后开学没几天,我和三位老师去学区住地领课本,回来的路上天很黑了,那个时候没私家车,只能骑自行车载书,半路上,石恩绪老师的车链子断了,我们只好陪着他推着车子走。碰巧的是,后面来了一辆三轮摩托(没闪警灯),我的熟人正好有一辆,我认为是他,就想拦下他把课本捎到学校。我没想到的是三轮摩托超过我们后又返了回来,更没想到的是车上下来的人一手拿枪,一手拿警棍,这才知道是派出所长徐某某和一位协警。我们只好解释是误会,徐不听,先是开枪恐吓,紧接着对我们是一通乱揍,石恩绪老师眼角被打裂,献血满脸都是......打完人的徐某某骂骂咧咧走了,他也许和每次打完人一样,心里一点内疚也没有,可他没想到这次是他随意打人的终结,因为他打了不该打的人。

那个时候不像现在的自媒体时代,刚发生的事几分钟朋友圈就传遍了,而且很快有关部门就来平息。我只能一边投书各大报刊,一边泣血向县委书记、地委管教育的专员投诉。二十年过去了,我还清楚记得给县委书记的信中有这么几句话——我们县是全省贫困县,这不是您个人的原因,因为我们县过去就穷,既没有国有大企业驻县,也没有丰富的自然资源可采,我们穷,我们不抱怨,可县里的一些公安干警随便打人,您作为一县之主就该负起责任。好在我们几个碰到了一位为民做主的好书记曹兴宽,县里很快为此事召开了常委扩大会议,徐某某受到了严厉处分,灰溜溜地离开了大高乡,警察乱打人的现象戛然而止。

我也因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失去了最后一次手捧“铁饭碗”的机会。因为就在发生这次事件不久,滨州地区出台了一个民办教师政策,符合条件的民办老师可以参加九六年的成人高考,成绩优秀的可到教育学院学习转为公办教师。我接到这个通知时,离参加考试还有五十多天,我正忙于写投诉信,忙于接待县纪委、县公安局的调查组,连买成人高考资料的时间也没有,同事、亲人都劝我放下这件事,备战高考。我没听他们的劝说,继续和腐败分子作斗争,终于在考试的前一天,等来了县委对徐某某的严肃处理。我高中学的理科,因为没时间复习,只好参加了成人高考的文科考试,因为我爱好历史,喜欢阅读史书。就这样,我以理科生的身份参加了文科考试,取得了近五百分的成绩,只比我同样参加文科考试被录取为公办教师的高中同学少了十几分,而他学了三年文科。如果我有二十天的时间学习“洋流、季风”类的东西,地理成绩提高三十分稳稳的。然而,我没后悔过,为家乡除害我感到自豪。

这个事情我在短篇小说《屁大的事不是事》中提到过,在本部小说中也会用到,不过,在《许久精升官记》中,派出所长梁鸨旭没受处分,他被好朋友乡企业家许久精用金钱救了,受害的老师也没有我那种宁折不弯的骨气。

一提到腐败分子,大家脑海里会马上闪现出把验钞机烧毁的堆积如山的成捆钞票,耀人眼目的金银玉器,丰胸肥臀的小三小四小二十六。你见过不贪一分钱,甚至自己搭上钱的腐败分子吗?主人公许久精就是这样的人。他走上仕途后不贪不嫖,还搭上自己企业里的钱,而且从不以权谋私为自己的企业谋利益,他一心想做官,做大官,从一个初中毕业的农民变成具有工商管理研究生学历的副省级干部,其过程是何等的惊天地泣鬼神。但是,他最终还是被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因为无论是经济腐败还是政治腐败,我们的党都不会任其存在。

近几年,我涉猎反腐题材创作,不是发泄个人的私愤,主要是为了让人们记住腐败分子的破坏力之大,任由他们泛滥的话,亡党亡国绝不是危言耸听。同时,我也想通过作品,提醒那些侥幸逃脱的腐败分子和想要加入公务员队伍的人,手莫伸,伸手必被抓,用人们常说的一句话来说,出来混早晚是要还的。

小说《许久精升官记》里的所有故事,有的也许真发生过类似的事,有的也许只是构思的事,至于真假,大家不要过于纠结,它毕竟是部小说。我套用电视剧序幕里常用的一句话: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我在后面再加上一句:切莫对号入座,如果看了小说后,您如坐针毡,本人不负责精神赔偿。

本文连载章节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