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苏菲的花园的头像

苏菲的花园

网站用户

小说
202002/14
分享
《半克拉钻石》连载

第二十八章 玫瑰雾

血色黄昏——一杯茶,有着一个英雄的名字。如蜜似血,如火如荼……苏惊恐地看着,这杯血红色的液体……颤抖起来……

红胡椒树的枝条,如柳枝般在月影下飘动,仿佛把它的心思缠绕舒展,舒展缠绕。低眉的浅笑的样子,轻柔地述写着,它与夜空不尽的缠绵。苏听到了那花开花落的声音,淡淡的花香,从影影的树丛中飘来,妩媚柔情。她身披了一件身濛濛烟雨图案的披肩,行走在石嵌小径上,身影绰约,脚步轻巧,在花园里散着步。花香中,她嗅到了一种气息——是罗,又在做他的茶了。从后门推门进屋,那些花香和夜的味道,也如细雨轻飘地随着她的身体进了屋里。

罗对苏回眸一笑,说:“回来了?”苏冲着茶的香味,走到罗的的身边,说:“噢,这茶……我也喜欢……”“喜欢?你想学做?”罗的蓝眼睛比宝石还要晶莹。

“是!”她的笑脸比花儿还要娇媚。

“好的,下一步由你来做。”罗说。

他从墙上取下了一把漂亮的意式长把小铜锅,放在煤气灶上,把火打燃。

苏先往锅里放了两勺蜂蜜,然后用小木勺轻轻地搅动着。

“你怎么知道会先放蜂蜜?”罗看着这位初学者问。

“没有去过罗马,但听到到罗马的故事。”她自创了一个英语谚语。

这一下把罗也逗乐了,他问苏:“那下一步呢?”“酒。”苏说。

罗倒了大约一杯红酒在铜锅里,然后把火开大了一些。

“然后呢?”罗挑衅性地问。

“然后,然后……”苏显然回答不出来,她进入了盲区,她用寻求帮助的眼神,望着罗。

“还差半步就到罗马。”(ONLY。HALF。STEP。GO。TO。ROMEN。)罗打燃了手中的打火机,点燃了锅中沸腾的红酒。“轰”地一声,火苗串起老高,把苏吓了一大跳。

“去过罗马的傻子,胜过不出门的聪明人。”(A。FOOL。WHO。HAS。EVER。BEEN。TO。ROMEN。KNOWS。MORE。THAN。AWISE。MEN。WHO。HAS。NEVER。BEEN。OUTDOORS。)苏知道罗去过罗马,她有意地运用了这句英国谚语,好好地报复了一下罗。

“快,快,快……把茶壶递过来。”苏把茶壶递给了罗,壶里面是刚刚泡好了的,滚烫的英国茶。罗把茶冲倒在铜锅里,滚烫的热茶,在锅中形成了蒸气,压住了炽热的火焰。火与水的碰撞,茶与酒的交融,一下子在瞬间爆发。轰轰烈烈的呼啸声,腾起一片殷红的雾。这茶做得令人惊心动魄。蜂蜜的焦糖香,红酒的醇香和茶的馨香和在一起,倾刻间充满了整个屋子,直入心脾。

“啊,天堂!”她赞叹了一声。

“这象不象战场?”罗指着那火焰冲天,红沫横飞的铜锅问苏。

“战场?”她不解地问。她想:“茶都与闲情暇意有关,怎得与战争参乎一起的?”

“是的,这茶诞生于战场上。”罗一边搅拌一边说:“据传,凯撒大帝从罗马亲自带兵前来征复塞浦路斯,但是,他的凯撒病频频复发。”他把火关小了一点。

“凯撒病?”苏不解地问,她不知道什么是凯撒病。凯撒是人,怎么又成了病的名称?

“那种病是一种神经性的疾病,发病的时候人会昏迷和颤抖。”罗边比划边说。

她从他的述说和比划中,渐渐地明白了,那种病可能是癫痫。

“那个时候,凯撒的御医急得团团转,因为,御医所带的药都用完了,他束手无策。这时正巧,女仆为御医端来一壶茶,御医自己没有喝,他赶紧用蜂蜜和红酒熬了,然后把茶冲了进去,给凯撒端去,凯撒喝了这茶,病情立刻好转。”罗绘声绘色地讲着,如同真事儿一般。

她看着那如血如火的液体,也听着入了神。

“这茶的做法,就这样地在塞浦路斯流传了下来。所以,大家把这种茶叫做凯撒茶。”

罗给红色的液体加入了奶液,轻轻地搅拌了几下,然后倒进了杯子里,递给了苏。

苏喝了一口,然后停住了。她的手,开始颤抖起来。一开始她只看见了一片玫瑰雾和水晶云,然后又有了蓝色的闪电和斑斓的色彩,最后,她什么都看不见了……她想:“莫非我也得了那病吧?”她开始惊恐起来……

罗对她说:“亲爱的,你必须去看医生了!”

一个纯正的,有媚力的,男性的,伦敦口音在说话,他没有对苏说,而是在与罗交谈。

“它由外向内分为十层,它是衬于血管膜内面的一层有感光作用的薄膜,在后部鼻侧有一神经乳头。”

“恩哼。”从音频和音色上判断,这是罗在回应。

“它居于眼球壁的内层,是一层透明的薄膜。视网膜由色素上皮层和视网膜感觉层组成,两层间在病理情况下可分开……”还是那位伦敦男。从感觉上来判断,这位伦敦男大约三十多岁,个子很高而英俊。他的手臂修长而有力,掌指温暖柔软,象一位钢琴师的手。

每当他要触苏的面部时,之前都会轻轻地不自觉地揉搓片刻。从这一点上判断,他一定是一位有经验的,医术德尚并重的医生。

“恩哼。”罗又附和了一声。

他们在讨论一种叫做“端提娜”(RETINA)的东西。

苏猜想,那个东西应该是和眼睛有关的重要器官。她躺在病床上,脸上蒙着一块布。她能感到眼睛处有强烈的光感。但是,眼前仍然是一片玫瑰色的雾。在雾中,苏看到了凯撒的队伍军队:千军万马,黑云压城,刀光剑影,血肉横飞……玫瑰雾再也没有散去,她看不见任何东西……

“飞蚊与闪光出现最早,然后还时常还伴随着出现幻觉。实际上是玻璃体后脱离的症状飞蚊症,当飞蚊症突然加重时,应注意是否为它脱落的前驱症状。患者感觉到眼前有黑影飘动,黑影呈烟雾状或点、片状,形态常变换……”医生握了握苏的手,象是在对苏和罗同时说。

飞蚊与闪光,其实是苏的老朋友:一片一片的水晶般的云彩,掠过眼界;蓝色的,红色的,绿色的闪光,时常闪现在眼前;昨日也并没有走远,回时常回来,出现在苏的眼前……苏需要去认真地甄别识辨,有时,她宁可相信那是真……医生的脚步远离了诊断台,她听到了水龙头的哗哗声。然后,她闻到了咖啡的香味。

苏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在说:“这是你的咖啡。”她也许是一位接诊员,或是护士。

“谢谢!”那是罗的声音。

“你是受欢迎的!”女人说,然后是轻轻的关门声。

医生与罗正在谈论关于她的病情,她也想抓住与此有关的关键词。她对自己的眼睛十分地关心,她想:即使明天死去,她今天也需要一双明亮的眼睛,可以最后再看一眼这个自己爱过的世界!

罗走了过来,拍了拍苏的肩膀,说:“亲爱的,”

“OK。”她装出一付无所谓的样子。

“医生说,你的端提娜(视网膜)出了问题。”罗说:“它们脱落了!所以眼睛出现了色谱混乱。”

“知道了。”苏轻松地说:“那么,我需要一只导盲犬了!”

医生在一旁扑哧一下笑出了声。

“不,不需要,”罗没有笑,脸上是严肃的表情。

他对苏说:“如果你需要,我可以做你的导盲犬……”

本文连载章节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