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纬一凰的头像

纬一凰

网站用户

小说
202010/08
分享
《凤池归来兮》连载

第六章 忆手帕锁情缘

张荔云的追思礼拜设在卢氏庄园的内院儿的会客堂。吉美娜尊重儿媳生前愿望请来了亚立斯堂的唱诗班。

百合花簇拥着永远睡去、年轻美丽的张荔云小姐。

张荔云小姐生前为自己的葬礼预选了五首赞美诗,分别是《追思歌》、《安睡主怀》、《奇异恩典》、《人的生命只有一次》、《使命》。

七少爷回到家正值礼拜六早上,第二天下午,卢和张两家至亲的人参加追思葬礼。

七少爷麻木了两天。卢鸿仑吩咐家人不要打扰他,让他独自安静两天。

张荔云追思礼拜上,她儿子卢相德一直默默地承受着失去母亲的哀痛。家里人逐一、分别拥抱张荔云的丈夫、儿子、父亲、母亲,默默用肢体安慰着他们。

当天晚上,吉美娜亲自下厨,为儿子和孙子作了可口的汤饭,亲自端过来。卢相德接过奶奶送来的汤饭,递到他父亲面前。

吉美娜看着悲痛中的儿子和孙子,默默地离开,回到自己的房间;默默地为儿子和孙子献上祷告。

七少爷从儿子手里接过的汤饭,放在小圆桌上,把儿子拥在怀里。儿子释然地着悲痛,失声大哭。哭声传遍了内院、前院儿。哭碎了卢鸿仑的心,更哭碎了吉美娜的心;哭软了麻木的七少爷,父子俩一个呜咽、一个失声痛哭,鼻涕、眼泪一起流出来,粘着彼此的衣裳。

内院儿、前院儿的孩子们都跟着哭起来。张荔云生前经常带着孩子们玩耍,教他们唱儿歌、讲故事、做玩具、作面具。

卢老爷子在屋里楠楠道:“哭出来,就释怀啦!”

卢相德慢慢冷静下来,拿出自己的手绢,给他爹试去鼻涕和泪。七少爷歉疚地对儿子说:“儿子,对不住!娘亲的最后一天,没让你在跟前。”

“爹,对不住!我没照顾好娘亲。娘亲病倒后,我一直陪着;娘亲吩咐过,最后的时间给爹。”

“儿子,娘亲没有走,她在我们抬起头能看到的天上,最亮的那颗星星就是你娘亲。”七少爷安慰着儿子,也安慰着自己。他必须面对现实,抚养好他和荔云的三个孩子。

“爹,您去西海没几天,娘亲就病倒、咳血了。”

“哦?”七少爷想起自己赛罕塔拉客栈西行路上的感觉。

“娘亲的东舟国同学来了,她们见面后,娘亲回来就病了。”儿子说道这儿,他猜想,可能同学之间发生某件事,可能深深伤害到了妻子,否则不会有这样的结果发生。

“儿子,爹讲娘亲的故事给你听,好么?”七少爷陡然产生念想,将儿子母亲生前的一些事讲给儿子。

“爹,我特别想知道娘亲很多很多的故事。”

“就从我跟你娘亲第一次见面开始讲给你,好不?”

“好!”

“九年前的夏天,我跟着昱大帅去都统府张规翁的家,就是你外公和外婆家,在京都城外的东南方边儿。我第一次去都统府,”

“你娘亲那年二十周岁,从东舟国留学回来才第二年。爹第一见到你娘亲时,她在你外婆家的院儿里,自己推着石磨磨米浆。”

“你娘亲,身材颀长、皮肤干净,圆脸儿、尖下颏还是桃型,鼻梁挺拔,杏眼、颦眉。你的五官极像你的娘亲,唯一的脸型像爹,我儿的鼻像好,鼻梁通向印堂。”

你娘亲身着鹅黄绿的短衫和长裤,脚穿白色布鞋,布鞋不是京都的,应该是从东舟国带回来的;梳着齐刘海儿的短发,在太阳光照射下,通透、可爱,汗珠儿在她的脸上都是晶莹剔透的。”

“昱大帅被你外公外婆迎到屋内谈事,我拴好马匹,在院儿里候着。进院儿第一眼就看到你娘亲独自在一个角落推着石磨。石磨很小,也就是直径四十公分的样子,你娘亲却推的有点吃力,还满脸的汗珠儿。”

“然后呢?您帮娘亲了么?”儿子插话问道。

“石磨有两个推把手,看着你娘亲有些吃力,我本能地推着另一端的把手。你娘亲对我莞尔一笑,没有丝毫忸怩,落落大方。我儿子笑起来的可爱模样,跟你娘亲很像。”

儿子笑了。七少爷看到儿子的笑容,如同看到妻子的笑容。

“你娘亲笑着对我说:‘二总是大于一。’我说:‘那是必须的。现在磨豆浆,晚饭喝么?’我问你娘亲。你娘亲说:‘明天早上喝,现在磨,也是锻炼身体。不是豆浆,是多种作物混合,有豆类、谷类、薯类、果类、蔬菜类等,根据作物的属性配伍,助于人体的五脏六腑的健康。’

我掏出自己的手帕儿,递给你娘亲,让她试去脸上的汗珠儿。你娘亲接过手帕儿,没有直接试汗,而是先用鼻子嗅一嗅,然后自言自语‘没异味,还挺干净!’然后才试汗。

‘你有洁癖么?’

‘不好意思,有点儿;不过,谢谢!’

‘你每天都磨么?’

‘嗯。不过下雨天儿、刮风天儿、冷天儿,就不能磨了。’

‘是重要么?’

‘不是。但属于药食同源,也遵循中药配伍原理。’

‘君、臣、佐、使,分别搭配出有助于五脏六腑的么?’

‘对呀!对呀!你懂中药配伍原理,好厉害!’

‘嘿嘿,就知道这一句话。’被娘亲夸赞,我有些不好意思。

‘就这句是核心的核心呢。我们的老祖宗留下来的,配出来的食品,在洋人眼里,那可是超级食品。’

‘哦!就是强大的食品,对么?’

‘人从二十一岁开始,各个器官的功能开始逐渐呈现向下抛物线状,五十六岁所有器官的功能,除了肝功能之外,都大大减弱。所以你、我这个年龄,就需要补充营养,吃超级食品了。’

‘好像这两个年龄节点,都跟七这个数字有关系哦!’

‘真聪明!’被一个漂亮女孩多次夸奖,心里滋生一股力量:‘我在家就是小七。’

‘那我以后称呼你:小七?’

‘嗯,可以呀!’我很欣喜。‘你研究这叫啥的食品,多久了?’

‘超级食品。才一年不到。研究五种,分别有益于肺、脾胃、肝、肾、心脏。按君臣佐使的配伍原理,主要作物分别是大黄米、薏米、藜麦、黑米、血糯米;分别需要作物二十种、二十三种、二十种、二十一或二十二种、十五种。’

‘需要九十九或一百种作物么?’

‘那倒未必,有相同的作物,只是按配伍原理用在不同的位置而已。你计算的这么快!’

‘父亲给我们请的算术先生教的。’

‘这些超级食品什么时间吃效果最合适呢?’

‘晚餐或早餐都合适。只是现在作物不齐,只有几种,先凑合着吧。’

‘这些作物难找到么?’

‘也难;也不难。’

‘此话怎么讲?’

‘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叶徒相似,其实味不同,水土异也。

作物也一样,纬度、湿度、海拔、温差等不同,作物的品质也不同,效果就不一样。比如,藜麦,黔桂交界处、海拔一千五百米的地方,品质最好。’

‘哦,你已经研究这么深了!真棒!’我也终于能夸赞你娘亲了。

‘在东舟国五年,那些追求生活品质的人,早餐或晚餐,都是根据我们老祖宗留下的《黄帝内经》配餐,回来后就萌生了研究它的想法。’

快磨完的时候,昱大帅出来了。‘不能帮你了。抱歉!’我放下手里的石磨把手,出院儿牵马去了。”

“爹,然后呢?”儿子问父亲。

“先吃饭,奶奶煲的汤,呆会儿就凉了。”

“爹,吃完饭继续讲。娘亲在的时候,总是跟孩儿讲父亲的故事。”

七少爷鼻子有些酸。

七少爷打开母亲端过来的两个黑陶锅。锅壁比较厚,保温效果比较好,掀开锅盖:糯米、黑花生煲鸭肉;藜麦、赤豆煲红薯粥。还有两个萝卜丝素包子,用干屉布包裹着。

父子俩吃完饭,七少爷带着儿子在屋里的小厨灶上洗干净碗筷。儿子问道:“爹,您离开外婆家,后来呢?”

“我离开上马的那一刻,借机回头瞄一眼,只见你外公、外婆、还有你娘亲,都站在石磨那看着我们;你娘亲还向我挥挥手里我的手帕儿,我才想起来手帕儿忘记拿了。

“爹,您和娘亲是手帕儿定终身。”

“小孩子,还懂这个?”

“当然啦,《安徒生童话》里都是王子与公主的爱情故事。后来呢?”

“自跟娘亲见第一次面分开后,我每周去果蔬园子干农活儿的次数增加了,经常向你四爹请教一些农作物的知识,了解一些我们卢家‘名府天歌’铺子里经营的花儿、草等干货。”

“您想帮助娘亲把超级食品需要的作物配齐全么?”

“是呀。那时候还不知道你娘亲的身份。第二次我再去都统府,帮她推石磨时问她:‘你研究的超级食品,哪个是针对你的身体最需要的?’

‘以孝为先呢,补脾胃的最需要的;自私一点呢,补肺的是我需要的。’

‘哦,你将这两种需要的作物列个单子,给我吧。自私一点呢,我先帮你配齐你需要的;争取两个都配齐。’

‘谢谢!’你娘亲从小本子上撕下一页纸,用铅笔列出补脾胃、补肺的作物。本子和铅笔就放在石磨旁的小方桌上,方桌被风吹日晒,已经很旧了。

第二次见面分开前,我抓住机会问道:‘我怎么称呼你呢?’

‘叫我荔云好了,就是你手帕儿上绣的荔枝的荔;蓝天白云的云。小七。’此时,我才晓得自己手帕儿上绣的是荔枝。

‘荔云,我先试试补肺的所需要的最好的作物找齐。肺朝百脉,这个很重要。’我一语双关。”

“爹,那您找齐了么?”

“咱们卢家除了‘名府天歌’商号,还有个药铺号‘天若农夫’。我用两天的时间,找齐了补肺的作物。我盼着再次见到你娘亲。偏偏昱大帅这个时候安排我去镐都办差,一个礼拜后才回到京都。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

“一个礼拜我回到京都。以往出去办差,回到京都都是昱大帅赶走我回家洗漱、歇息;这次我交完差,向昱大帅告假,着一身白绸布便装、骑快马去了都统府。

都统府的大门半开着。到了门前我被拦住,我说明找荔云,他们向里边传话儿:有人找大小姐。

此时,我才知道,你娘亲是都统府的千金大小姐。那手帕是你奶奶给我们绣的,细丝白布,有各样的图案,我顺便拿了一个,每天都清洗,放在裤子胯兜儿里。”

“话儿刚刚被传过去,就见你娘亲已经跑出来。你娘亲一身果粉色宽袖短衫、长裤,十分可爱。

从石磨的地方跑到大门口,要经过客厅的窗子,你外婆大概看到你娘亲跑出来,从窗户伸出头,很快就收回。我看到了这一幕。”

“‘荔云’、‘小七’,我和你娘亲几乎同时称呼着彼此。

‘我找齐补肺的作物了,可是被安排办差去了。’我见到你娘亲急不可待地解释道。

‘你刚回来,是么?’

‘嗯!’

你娘亲拽着我的衣衫袖,来到水池边‘洗洗脸吧。等我拿毛巾,别用这个!’说完跑向屋里,旋即拿出自己的毛巾来,递给我。

‘外面跑了一夜半天儿,灰土仰脸的,给你的弄脏了。’

‘不碍事。你适合穿白色衣服,比穿军装更好看。’

‘你今天的衣服,也更好看。’

彼此夸赞对方后,都觉着有点不好意思了。

‘石磨那我加了两把椅子,你去那座等着,我给你弄碗米浆。你喜欢吃甜食么?’

‘嗯,喜欢。’

一会儿工夫,你娘亲提出来一个竹筒和一个小白陶碗,倒出来黑褐色的米浆。‘你路上快马加鞭,肝火大,这是补肝的。已经不烫了,喝吧。’

你娘亲将碗端给我。我接过来,一饮而尽。‘甜带点苦,还有一点点涩。好喝。’

‘你的味觉不错呀,我加了菠菜汁。’

一碗米浆喝下去,我想:我一定娶她回家作老婆。

“爹,那您跟娘亲表达了么?”儿子卢相德追问父亲。

“儿子,追女孩儿,欲速则不达。又一个礼拜的下午,昱大帅安排我去都统府送文件。顺路我先回到家,将按照你娘亲所列单子,配出来十二份补肺的食材。这是你奶奶帮着我配伍的。我要带给你娘亲。”

“到了都统府,把带你娘亲的,交到她手里,然后将文件交到指定人手里。之后,你娘亲带我来到两株小树面前。小树是海棠,枝叶茂密,看出来被剪过枝了。”

‘这两株小树是去年我栽的。当时,幼苗已经奄奄一息了。我娘亲说不能活了,已经缺水太久了。我执意带回来,栽在院儿里,就算给自己一个盼望。小七,你想知道,是一个什么盼望么?’

‘想。’我特别期待地回答。

‘你了解先天性肺结核么?我就是,我出生在江南,娘亲和父亲为了我,拜访了许多江南世家名医和江湖术士,保住了我的小命儿。我从小不敢剧烈运动,只能看书,就养成了看书的习惯。我十二岁就跟着三个哥哥读完了私塾。这一年,父亲被调到北方就职。

北方不利于我的身体。父亲打听到,东舟国的医学很发达,有机会根除我的病根。父亲就请了先生,教我们两门外语,让三个哥哥报考东舟国枣稻大学的考试,结果三个哥哥都考取了,我就随着三个哥哥去东舟国了。

哥哥们读书,我看医生医病。闲着没事,第二年我考取了新闻专业,一边读书一边医病。

很感恩,我的病医好了。但医生说,我这样的人,忌劳累、暴怒、伤心,甚至结婚生孩子都可能会有危险。我听了医生的嘱咐,就决定这辈子不结婚了,专心作点事情。

‘啊?!不能结婚?’我有些着急了。

去年见到这两株海棠幼苗,就突发奇想:带回来养活它们,如果活了,我就有希望结婚;死了,就专心作点事情。’

‘现在,它们活了,生命力还很顽强,你看枝叶繁茂,你不用担心。’我急切告诉你娘亲。

‘我有点担心,担心会害了人家。’

‘我不害怕!我会让你长寿的。我奶奶说,我应该是能够长寿的。我会让你跟我一样长寿。’

你娘亲脸红了道:‘你真是军人。’

‘我回家就跟我娘提我要娶你的事。’

‘我今晚跟我娘亲提我与你的事。’

我跟你娘亲就这样,彼此作了约定。

奶奶将我要娶你娘亲的事跟爷爷和大奶奶汇报了,你大奶奶却极力反对这桩婚姻。”

本文连载章节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