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纬一凰的头像

纬一凰

网站用户

小说
202012/23
分享
《凤池归来兮》连载

第三十六章 关外宏图

宴席结束时已过中午2点,兴致还没有散,卢鸿仑与张规翁、司令与少帅去了会客堂,品着茶,继续聊家和国。

少帅对东舟国的战略规划内容仍念念不忘。当着卢鸿仑与张规翁的面儿,他力劝自己的爹,尽早撤回到关外。

“爹,京都不是咱家想得,就能得着的;您关外生活习惯了,融入京圈儿,没十年、二十年的,融不进去的;再耽搁些日子,恐怕关外已经被东舟国神不知鬼不觉地占去了。”

“司令,我觉得少帅说的对。我是商人,不懂什么枪啊、炮啊,但有个理儿我知道,立足之本不能丢啊!”卢鸿仑跟着说。

“宁甬青年第二次北伐又开始了。第一次北伐,你不是他要讨伐的对象,第二次北伐,你想想,不伐你还伐谁呢。”张规翁说道。

“都统,你说的是呀。他妈拉巴子的,他们现在南军、西军,全部向京都、津城压过来。老子不打了,不跟他们费周折了,省着回关外折腾去。”

“爹,这个月底前就离开。别等战火开了,被纠缠住了,关外再有人趁火打劫,鸡也飞了、蛋也打碎了。只要我们守住富足的关外,不愁东山再起,重新杀回关内。”少帅希望借助卢鸿仑和张规翁之口,力促父亲摇摆不定的心。

“司令是不是在等待东舟国最高长官的支持?”张规翁试探问道。

司令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都统,我想尽快得到东舟国的战略规划内容。”少帅回到他想要谈的主题上来。

“少帅,先耐心等几日,我已经私下让汪嘉珍尽早给他父亲写信,征求他父亲的意见,我个人认为不应该成问题;只要薪俸给足。年轻人么,读了这么多年的书,都是家里吃撑着;汪家父亲的家业也不甚雄厚,如果能够多得一些薪俸,他也贴补一些家里,相信不成问题。”张规翁安慰少帅。

“都统,您放心,只要他答应跟我去关外,我保证承诺给他的薪俸,甚至还多。”少帅再一次表态。

“我们都信任少帅。”张规翁说道。

“回到关外,我想从细粮供应方面,逐渐减少对东舟国的依赖,”

还没等少帅话说完,司令打断了他儿子,道:“我也不想依赖他们。自打那两个贼人在我们地盘打那一架后,这么多年来,老子游走在他们中间。为了尽量确保自己的利益不受损失,有多险呢!老子是野道上出来的,尚且跟他们周旋还吃力;你一个蜜罐子长大的,虽说在武官学校练过家什子。但爹担心,你终究鬼不过那两个贼家的人。”

“爹,我想跟卢伯这儿,建立一个长久的生意关系;在治理方面,还有教育方面,聘请都统为顾问;在外交方面,交给汪先生打理,他在东舟国读过书、在美国也读过书,有一些同学关系。我相信,用不了两年,您就可以不用走钢丝了。”少帅很自信说道,“我还想建立一整套情报班子。”

三位长辈都被少帅的一番言论惊着了:眼前这个表面看上去像个纨绔子弟,操着一口关外腔调的年轻人,实则胸怀壮志。

卢鸿仑和张规翁都笑着、看着司令。

“他妈拉巴子的,这小子从来没单独在老子面前说过这些。”

“司令,该放手就得放手,让年轻人搏一搏,我们当老子的,在后面兜着点,就可以啦。”卢鸿仑说道。

“是呀,司令。你看卢会长,诺大家业,交给长子打理,四儿子帮衬打理。卢会长多清闲。”张规翁道。

“卢老,你七个儿子,我怎么就看见两个呢?那五个儿子呢?”司令不失时机,想了解卢鸿仑更多。

“啊哈,司令,我不如你福气啊,你的儿女们承欢膝下;我的儿女天各一方,五个儿子、两个女儿,两个女儿都嫁到外地去了;只有大儿子和小儿子在身边,老二在香港帮他舅舅打理海上运输;老三自成年就去了美国;这不,老四也去欧洲负责面粉生意了。”

“好儿郎志在四方。卢伯,我觉得挺好,您想去哪儿,都有照顾您的。”少帅说道。

“卢伯,您欧洲的面粉,也可以销往关外呀。一直以来,关外吃的面粉都是东省的;关外吃大米,都是从东舟国进口。我今年下半年就开始着手准备,在辽河的盘山开垦一块农场,种植一万晌稻田,明年先种上1500晌。再过一年,我不仅大米不用依赖东舟国进口,还可以供应卢伯您的关内。”

“小子,你会种水稻么?”司令疑惑,他没有想到儿子对关外大本营的稳固与发展,有这样的打算。

“爹,我们的士兵有来自箕子国的,我可以通过他们,从箕子国招一些长工过来种植、管理,可以半兵半农,农忙季节务农、闲季练兵,负责后勤。”少帅成竹在胸。

“这个方式方法不错。”卢鸿仑赞叹。

“卢伯,除了稻米,关外还可以大规模种植玉米和大豆。如果我把产量搞上去,就可以跟您贸易。”少帅说道。

卢鸿仑听着少帅的规划,盘算着:吉傲云那个地方的大豆是否可以搞进来呢。

张规翁听他们聊着,在思考:少帅如果主政一方,还真有一些常人不具备的、无所畏惧的精神头呢。他建议道:“亲家翁,可以在滨州组织新的耕地种植小麦,与少帅的稻米互为贸易。双方都可以海上运输。”

“如果有了贸易,我就可以鼓励很多人在关外开荒、种地,避免东洋人带进来大量的拓荒团进来。这些拓荒团人,将来都是麻烦啊。”司令也在思考这些。

“爹,尽早安排出关吧,越早越好,可以保存实力。”少帅敦促他父亲。

“司令,我赞同少帅的意见,尽早班师出关,如若与宁甬青年发生征战,你未必能胜算,这是其一;其二,现在东舟国提出的蛮横无理要求你可以不答应他,一旦与宁甬青年打起来,你将无暇顾及关外。如果你与宁甬青年双方势均力敌,长久焦灼征战,恐怕关外就不是你能掌控的了;其三,若能避免与宁甬青年一战,京都黎民百姓免遭涂炭,我代表他们感谢你呀!”张规翁陈明利弊。

司令在想:你这个老学究,原来就是不让在你的管辖的地盘发生战乱啊。“都统,宁甬青年已经近在咫尺了。我若在这月底之前出关,你得帮我说服宁甬青年,让我安全离开。”司令开口提条件。

“那边我真说不上话呢。亲家翁,你沪城的生意伙伴辜铭俊辜老板也是中山先生的好朋友,他在经济上一直支持宁甬青年北伐。你可以亲自去趟沪城,请辜老板帮咱们司令出面协调这事。你的面子辜老板还是要给的。”张规翁说给司令听。

“卢会长,拜托你了,为了京都黎民百姓免遭战火涂炭。”司令转向卢鸿仑,说道。

“没问题!司令,你希望我哪一天出发合适呢?”卢鸿仑问司令。

“我下礼拜一就开始归拢这些东西,我一声号令,三天就归拢完。我就可以撤走了。”

“我礼拜一就乘火车去沪城帮你做这件事。”

“卢伯,我礼拜一去兰州,有要紧事,得一个礼拜左右的时间,就不能亲自送您去火车站了。别克轿车额让七哥开回府上先用着,接送您也方便。”少帅说道。

“谢谢少帅!我们已经习惯马车了。”

四人家事、国事交流着,不知不觉到下午四点。少帅提醒他爹该离开卢氏庄园了。走时,少帅找七少爷一起去他府邸,再把车开回来,才知道七少爷午饭后就去跟吉村岗茨练剑去了。

会客堂仅剩卢鸿仑与张规翁一对亲家翁。张规翁向卢鸿仑道:“亲家翁,礼拜一劳烦你一个人去沪城,呆会儿你就电话辜老板,跟他洽谈关外的生意。”

“辜老板对关外的生意有兴趣么?”

“是时候跟辜老板洽谈羊肉的事情了。吉王爷牧场的羊肉,可以加大养殖量,贸易到沪城。辜老板有两个助手,你应该都见过的。生意方面的助手小虞,是个帅小伙子,甬都人;生活方面的助手小潘,晋都人,个子不高,样貌憨憨的小伙子。如果去火车站接你的人是小潘,他可能会问“卢会长家人可好”,你告诉他两句话:第一句,家里人在北方已经生活下来;第二句,回来的家人可以跟着出去了。”

“家里人在北方已经生活下来;回来的家人可以跟着出去了。”卢鸿仑重复了一遍亲家要他说的话语,数着,第一句十二个字、第二句话也是十二个字。

“我现在就打电话。”卢鸿仑说完,就要去打电话。

“稍等!如果接通电话,是小潘接起的电话,你要强调一句‘东家会安排你接我么’。”

卢鸿仑走到屏风旁边的电话机前,拨通电话局,要了长途电话。三分钟,接通辜铭俊家的电话,恰好小潘接电话,比较浓的晋都口音。

“你好!是辜铭俊老板家么?我是京都卢鸿仑。”

“你好!卢会长,我是小潘。您稍等,我这就告诉东家接电话。”

“小潘,请稍等,我有句话先跟你说。”

“卢会长请讲。”

“我乘火车礼拜二到沪城,东家会安排你接我么?”

“卢会长,呆会儿东家跟您通话后,他会安排好接您的人,您敬请放心。您稍后,我这就去喊东家接电话。”

礼拜天下午,出乎意外,司令派人给卢鸿仑送来一张礼拜一京都去沪城的火车贵宾豪华包厢车票;同时来人把少帅开的别克轿车留在了卢氏庄园。

礼拜六晚上,卢鸿仑用与吉王爷之间特有的联系方式,礼拜天晚上,两人在他的书房通上了电话,并告知他府上牧场的羊肉,有朋友给他对接上了关系,销往沪城。

吉王爷想起守常教授最后一次与他见面,临别时,叮嘱他:“吉王爷,未来一段时间,无论京都这边发生什么事情,你都不要离开草原,直等到有人安排你牧场的羊肉销往沪城的时候。”

卢鸿仑对这一暗语全然不知,这些都是他生意上能够操作的;吉王爷听到老伙计卢鸿仑的这则信息,从脚步声就能感知他内心的愉悦,他知道,北方总部开始要重新启动了!

礼拜一上午,司令召集他的几位心腹之人开会,宣布撤回关外,并生命:“跟老子回关外的,发放搬迁费;不愿意回的,留在京都继续发展,老子跟他还是朋友;来京都置办的东西,重要的带回去;不重要的,都留下。”

下午,吉村岗茨接到上司命令,让他代表东舟国去见警察总署司令,让他答复“条款十条”。吉村岗茨接到命令后,不敢懈怠,立即拨通警察总署司令办公室的电话:“司令阁下,我奉上司命令,跟您见一面。现在就过去。”吉村岗茨放下电话,手持上司交代的“条款十条”,独自一人开车直奔司令办公室。

“司令,久违了!上次见面到今日,有一年了吧。”吉村岗茨见到了司令,开口就是酸辣味道。

“吉村社长大驾光临,有何公干呢?”司令根本没把东舟国这位漂亮小生放在眼里。

“京都当着司令多舒服,怎么要打道撤回关外了呢?”吉村感觉到这个土匪出身的司令瞧不上自己,便开始阴阳怪气起来。

“老子想回去就回去,想呆在京都就呆在京都。”

“回去是对的,否则,你也未必干的过那些讨伐你的青年兵。”

“老子是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你管得着么?”

“我是管不着,也不想管;但我是受上司的命令来见你的。我跟你儿子见过几次面,跟你儿子倒还谈得来。说正事之前,我要问司令一个问题,请如实回答我。”

面对吉村岗茨非常认真的态度,司令缓和了态度:“你说,什么事?”

“去年你答应我,释放的那些人,为什么还是杀了?”

“你说的那些教书的?谁委托你救他们的?”

“请司令阁下先如实回答我。”

“是南方青年军总司令。该你你告诉我了,你受谁的委托?”

“受我母国最高长官身边的人委托。你可知道,母国最高长官有看重教授的才华。还有一个原因,杨高白是我的朋友。”吉村岗茨吐着清晰的国文。

司令心里咯噔一下,一丝悔意擦过他的眼神。

“阁下看我年轻,认为我在我的母国没有背景,就这样轻而易举地毁了对我的承诺,是么?”吉村岗茨察觉到眼前这位世故的土匪司令的悔意,继续说道,“然后,就当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年轻人,”司令刚想要说什么,被吉村岗茨果断打断:“司令阁下,这是我的上司提出的条件,请你一一回答,并将答复写在纸面上。我回去复命。”吉村说着拿出“条款十条”。

司令接过吉村岗茨手里的纸张,脸色由不屑变成愤怒,又快速变成了冷笑,接着将纸张撕成几片,揉吧一下,摔在地上。

“老子一条都不答应!你回去复命吧。”

面对司令的态度,吉村岗茨头也没回,就离开了。

司令冷静后,将撕坏的“条款十条”拾起来,让警卫员重新粘贴好,给卢鸿仑拨通了电话。接电话的是七少爷,他才想起来,卢会长去沪城为他办事去了。“侄子啊,你看我被气糊涂了,忘记你爹去了沪城了。”

“司令,从电话这头,都能感觉到您余怒未消。别生气,您不是也意料他们会趁机提出条件的么。”七少爷特有的语调和声音,再加上司令对他有一种特殊的欣赏,在电话这头就消除了这个小他父亲没几岁的中年人心中的余怒。

“司令,您把那十条的内容念叨一遍给我,好么。”

司令在电话里,将东舟国提出的十条内容,逐条说给七少爷听。七少爷在电话这头一一记在头脑中。

七少爷提醒道:“司令,您别着急,也别上火。关键时刻还需要您指挥一切呢。”

“谢谢侄子!我回到关外,一切就绪后,你带着你爹和你岳父,到我这里作客。”

“我代我爹和我岳父谢谢您的邀请,我们会去的。司令,我忽然想到的,估计您已经想到了,有两点。”

“侄子,你讲。”

“第一点,人家可能在您的左右人里安排了密探,你上午开会宣布,下午人家就收到信息,提出十条要求了。您得多加小心啊!”

“嗯,肯定有,被收买了,等我回去一定得密查清楚。你说第二点呢?”

“您呆会儿就派最信得过的人,把您办公室和家里的电话,从电话局总装线上清除。这两步电话是您入关新安装的吧,所有有关这部电话的来往电话,总装机上全部销毁。避免在您走后有人捯饬后账。您安排信得过的人单独联系我。”

“侄子,老夫我现在就安排。挂了吧。”

司令挂了电话,心里赞叹:卢鸿仑这个小儿子,心思这么缜密,搞个面包坊、当个小学武术老师,岂不是屈才了。

心里想着,叫来警卫队长,亲自去电话局,当天夜里,就将办公室和家里的电话,从总装机清除并消除了所有的信息。

礼拜三上午,卢鸿仑在沪城电话总局接通张规翁办公室电话,按照约定的简单用语,“亲家,转告家里人了;每月可以供应两千只肉羊;出去安全可以了。”

张规翁放下电话后,等到课间休息时间一到,拨通儿子张荔水的电话,“你把小七叫来接电话。”

张荔水打开办公室窗户,看着七少爷刚好武术课结束,迅速团了一个没用的纸团,投到七少爷脚前。七少爷听到有东西投过来的声音,顺着声音看去,张荔水向他招手。

张荔水校长办公室在一层,七少爷拾起地上的纸团跑进来。张荔水指着电话“都统的。”

“父亲,我是小七。”

“你中午回家的路上,多跑点路,去趟司令府邸,亲口告诉司令,他可以安全出关了。”那头电话挂掉了。

“我今天的课完成了,我先走了。”七少爷跟张荔水道了一声。

本文连载章节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