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纬一凰的头像

纬一凰

网站用户

小说
202101/11
分享
《凤池归来兮》连载

第四十四章 谋取“7.25规划”

七少爷、张荔水、卢水善,与四位青少年离开“品茶分享会”。

卢鸿仑、张规翁、汪嘉珍商议如何帮助少帅获取东舟国“7.25规划”。

“嘉珍弟兄,作好出关的准备了么?”张规翁关切道。

“谢谢都统关心!已经准备妥当了,下月开始过去。”汪嘉珍平静地回答都统的回答,在他看来,两位长者是可以信赖的爱国者。

“少帅在津城能够从火车下来,是你作的工作吧?”张规翁问道。

“都统,是我。就是少帅离开京都前,在卢伯家的菜园子里,我跟他约好在津城见面的。”

那天在庄园的石拱桥上,少帅见到汪嘉珍就奔跑过去,一下子环抱住嘉珍。汪嘉珍很感动,他能感受到到少帅需要他。

汪嘉珍双手沾满了菜园子里的泥土。少帅掏出自己洁净的手帕,试去了汪嘉珍满手的泥土。

“汪先生,我已经下决心,这次撤回关外,左手抓好经济发展、右手搞好与欧美的关,关内不是我的菜。我了解自己,不是带兵打仗的材料;就让老头子自己带兵吧。我搞好建设和外交,不再依赖任何人,建立独立经济王国。”少帅用热切的目光看着汪嘉珍。

两个年轻人沿着卢氏活水渠,边走边交流。

汪嘉珍说:“少帅,我钦佩你的少年壮志,我也愿意支持你建设关外。关外是风水宝地,可农可工,铁路建设再完善些,与海港相通,经济贸易就会通畅,势必要强于箕子国,也绝不逊色于东舟国。”

“我爹身边的那些东舟国顾问,我爹跟他们打交道这么多年,也能看出来,他们之间从源头就不和,都各揣着自己的小九九,都看着关外这块地是块肥肉,我爹他心知肚明,多次试图摆脱他们,但总感觉背后有一双大手,牢牢地抓住了他。

关外是我爹用半辈子打下来的根基,我不赞同他入关往南扩充地盘,距离大本营太远,鞭长莫及。总算在多重压力挤压下,我爹同一撤回关外,他赞同我吸引关内的人才,全力建设好关外三省,不再接受移民。’少帅恨不能一口气向汪嘉珍表白自己全部的想法,“我的想法在实施之前,我得先知道东舟国的发展规划。我断定他的规划一定与我的关外有关,我要尽快获取这份规划。’

汪嘉珍安抚少帅说:“少帅,我非常理解你的心情。据我所知,都统大人和卢会长一定会想方设法帮助你获取那份规划。我猜测卢会长这次南方之行,一定与你要的规划有关系。”

“代我谢过卢伯和都统大人!”少帅很感动。

“少帅,您一心想建设发展关外的经济,我们都有目共睹,比如:您投资建设的兵工厂、汽车制造厂;您还要开垦建设稻田农场。这些还不够,还应该建设情报体系。”汪嘉珍鼓励少帅、启发少帅。

“汪先生,你说的太好了。我何尝不想啊,我没有情报这方面的人才啊。”少帅的情绪有些激动,“如果有这些系统,我可以知道我背后暗藏的敌人是谁,是谁总是在离间我爹身边的人。”

“少帅,你就守着一个人才库啊。”汪嘉珍提示少帅。

“你是说卢伯的家族么?”少帅似乎有所悟,但有疑惑。

“我私下给你透露一些鲜为人知的,都统大人的二公子毕业于枣稻大学的情报专业,现在由菅原家族负责的东舟国国家安全系统要害部门;卢伯家的三少爷毕业于美国名校,生物专业,现在瑞士一所大学专研中国民族医学。”汪嘉珍透露给少帅

少帅着急了:“他不能回来么?两位长辈这么低调,外界都不知道呢。”

我说:‘张二公子是学校的高材生,大学读一半时就被菅原大将军相中签约门下了。他假使回来,没有他可以施展的基础啊;卢三少爷更厉害,瑞士的大学高薪挖走的。”

少帅道:“需要啥样的基础,我在关外满足他们。”

汪嘉珍说:“少帅,先说你最关注的安全情报体系吧,首先需要先进的、完备的、布局涉及全地区的电讯基础。”

少帅急不可耐,抓住汪嘉珍的手,道:“汪先生,下个月,到我那,这件事由你全权负责。我也是高薪挖你。”

汪嘉珍对少帅说:“我礼拜一去津城,我部在津城的部门,新来一位美国毕业的电讯高材生,我去津城跟他有工作上的交集。要不要见见他?”

少帅道:“下礼拜不行,我先送老头子出关,回来时去拜见他,可以不?”

汪嘉珍心想,果然他要跟他爹出关。我得抓住机会阻止他:“少帅,见他赶早不赶晚,此人祖籍是关外的。”

少帅想了一下:“那我津城下车去找你。我最不放心的就是出京都这段的安全。”

汪嘉珍说:“少帅,我们一言为定,我约好电讯高材生,在津城府等您。”

“哦,我猜想是你让他在津城下了火车。嘉珍兄弟,真的谢谢你,没有你,少帅也难逃脱网罗啊!感谢主!”张规翁道。

“感谢主!感谢嘉珍兄弟!”卢鸿仑道。

“少帅现在怎么样了?”汪嘉珍担忧道。

张规翁道:“辽省的海泉省长是荔水东舟国同学的哥哥,他在‘六·四黄桂窝棚爆炸’事件发生后,给予少帅很大的支持和帮助。荔水的同学在关州一家东舟国远洋公司任业务经理,嘉珍弟兄,你到了关外有事情可以联系他。”

“好的,我记下了。”汪嘉珍道,并记下了关州荔水同学的联系方式。

“嘉珍,我已经与东舟国蔡老板约定好,七月末八月初在香港见面。蔡老板答应将获取的‘7.25规划’原件手抄本给少帅。届时要引荐你认识蔡老板。也算是你带给少帅一个大礼包吧。”卢鸿仑向汪嘉珍说道。

“谢谢长辈!谢谢都统大人!两位长辈为嘉珍想的如此周到。”汪嘉珍起身,分别给主内两位长辈鞠躬道谢。

最后卢鸿仑代祷,为汪嘉珍弟兄祷告,面对少帅身边的诡诈,上帝赐给嘉珍弟兄从上而下的智慧,帮助到帅少。

一如往常吃完晚饭全家人去菜园子务农,并在睡前卢鸿仑去父母屋里道晚安。

卢老爷子与老伴儿每晚都能享受着曾孙轮流给洗脚。此时,老两口已经洗漱完毕,脚也泡好了,各自在摇椅上,眯着眼睛凉快着,等待儿子过来。

卢鸿仑进屋,老两口便坐起来。

“鸿仑,戏匣子每天说的都是歌平盛世,但我总觉得,世道太平不了。关外胡子没来两年又走了;现在又是谁谁来了。卢家这点家业,除了这儿,也就是东省那点儿了,移不走、挪不动。你和你弟弟鸿仓能守住就给子孙留着;守不住就早点变卖了吧。”卢老爷子喝口茶,跟儿子念叨着。

“爹,好好的,怎想起唠叨这些了?”卢鸿仑奇怪道。

“你这次出去了那么久,我心里明白,你出去办的不单单是家事,对吧。你长这么大,离开家超过两个礼拜以上的,都是为了国事么。”老爷子又喝口茶,卢鸿仑端起老爷子喝茶的杯子。

“您又开始喝油梨果干茶了?”卢鸿仑岔开老爷子的话题。

“美娜总是按季节准时给我们换着吃的、喝的。她为卢家可没少操心劳力啊!”老太太在旁边发话了,“你心里啊,不能守着老规矩。”

“娘,儿子心里有数。”

“你们都甭打岔。如果关外守住了,京都就能安生些;如果关外守不住了,我担心老家那、京都这儿,都难平安。鸿仑啊,我不求别的,宅子、地,都是身外之物。如果关外守不住了,我只求你保护好我的孙子们。卢家向来人丁不旺,只有到了你这辈儿,你有了五个儿,十一个孙儿、孙女;你弟弟有两个儿,七个孙孙儿、孙女。”老爷子继续跟儿子说道,“你得尽快找回初善,他有几个孩子啦。”卢老爷子说着,竟然眼睛湿润了。

“爹,暑假我让您的七孙儿去找他回来。”卢鸿仑暗自笃定当初七儿子从汉都回来说的楚大夫定是他三儿子卢初善,否则骑兵的几乎零成本装备哪里来的呢。

卢鸿仑分神儿,老爷子看在眼里,便停止了话语。

“爹、娘,儿子不孝,让您二老劳心了。来,我先扶您和娘上床歇息。小七放暑假,我一定让他去把您的初善孙儿叫回来。好么。”

“咱家的孩子,我都了解,如果不是特殊,绝对不会这些年不回家来看一看。你爹念叨归念叨就好了。”老太太安慰儿子。

“娘,我知道。您先上床吧。”

卢鸿仑扶父母上床后,把蚊帐撩下来,在屋里巡视一圈,驱蚊虫的香炉点上了,纱窗都严丝合缝。检查完毕,扭开床头灯,关上顶棚灯和墙壁灯,随手拉上纱窗木门。

卢鸿仑回自己屋后,跟大夫人郭嫒玲道:

“大姐,爹娘今年八十四了吧。”

“是啊,怎么突然......”大夫人欲言又止。

“爹今儿晚上有点怪。”

“感觉你也有点怪。”大夫人温和地怼回一句。

“七三、八四啊。”

“别胡思乱想了。别人家咱不晓得,咱卢家向来注重养生之道,尤其小七结婚后,咱卢家的养生之道更上一层。早点睡吧,在外面辛苦了那些天。”大夫人说着,给卢鸿仑递过来睡衣,又把衣服挂到柜子里。

礼拜天下午品茶分享的次日,卢鸿仑给蔡老板发了电报,建议八月初 面谈生意。

少帅回到奉京处理他爹的后事,在对外封锁消息的日子里,他化悲痛为力量,告诫自己保持清醒的头脑。经过二十来天,他老子打下的江山全部安全掌控在他手中。

在七少爷在医院养伤的日子,张荔水夜晚来陪护他时,郎舅二人私下聊起少帅。

荔水问过七少爷:“少帅果真如世人所说那么风流么?”

“我原接触他不多,自办家庭Paity开始接触他频繁了。”七少爷回复三舅哥。

“你原办晚会,不是接近他想报仇么。现在竟变成舍命相助了。”荔水说。

“晚会上,美女也多,但我看他只与华蕊小姐交流,而且是话语不多的人。我改变想法是因为他对待教授的态度。”七少爷道,“教授曾派他的得意弟子杨高白间离了茂宸兵变。而在后来他爹要杀教授和他的弟子时,少帅却多次劝阻他爹,留下这些人才。”

“我听说,自他亦师亦友的那个茂宸兵变背叛他,东舟国派兵帮助他家老头子平定了兵变,茂宸夫妻也双双惨死;伤心欲绝的少帅竟染上吸毒。后来为了戒掉吸毒,受了好些苦呢。”

“所以看他身体还是比较薄弱。现在他父亲遇难,不知道身体能承受住么?”七少爷担忧道。

“少帅的身上没有他爹的胡子作派。”张荔水疑惑已久,今日有了答案。

“我看他是一个深明大义之人。”七少爷道。

“我看你,跟他一样。父亲嘱咐你信儿捎到立即离开;你却还要护他一程,险些丢了性命。”张荔水埋怨七少爷。

六月底最后一天,礼拜六,少帅邀请了外国驻奉京领事馆在内的记者会议,公布了他父亲遇害死亡的消息,并求助各国侦探高手,帮助追查事件的始作俑者;最后宣布他帅关外三省的军队、政府等,易帜归顺中华民国。七月一日,他向国民政府发出《绝不妨碍统一电》。

少帅将他爹在世时所有外籍顾问一律解聘。

之后,少帅病倒了。

会议结束后,全国关内关外、大江南北的各大报纸,纷纷登载了头版头条,国际上顿时一片哗然。

土肥原二贤多次登门拜访少帅,均被少帅以“家父丧期,不宜会客”为由拒之不见。他盼望早日取得“7.25规划”,才能知己知彼。

土肥原二贤、和田大作、东宫铁男等人,东舟国政府迫于国际舆论压力,新皇大发雷霆,下令将这一干“六·四爆炸”事件的肇事者召回东舟国。司令府无论官邸还是私宅,只剩下林久治郎这双眼睛在明处了。

汪嘉珍在应庆大学的一位老师,与林久治郎是大学同学,汪嘉珍履任后专程拜访了这位总领事。这位总领事隶属于东舟国在野最高长官派系。

八月初,立秋的头一日,卢鸿仑引汪嘉珍与东舟国蔡老板在香港会面,汪嘉珍代表少帅与蔡老板在皇后大道一家茶馆商洽关于获取“7.25规划”事宜关于双方取向和操作细节,卢鸿仑独自去寻找合适的邻街商铺,他打算将要在香港开设中药铺。

蔡老板四十岁多岁,身高一米又七,身材清瘦,看上去弱不禁风,一口流利的东舟国语言和蹩脚的英语,不会讲国语。

汪嘉珍答应事成之后给予东舟国两位实际执行人伍拾万银元。

晚上,卢鸿仑与汪嘉珍乘船回津城,蔡老板乘船去了南洋。

卢鸿仑与汪嘉珍在轮船同一间头等包厢里度过了一夜一天。

“卢老,我特别敬佩您,精力如此好。”汪嘉珍由衷赞叹。

“汪总长,我和你父亲到了这个年纪,丰岛海战、零次大战,洋务运动、戊戌变法,亲眼目睹了国力每况日下,满清各衙门甩着大辫子、抽着大烟,无所作为,无力也无心抵御外寇;我出生那年东舟国开始改革,看着邻国一天比一天强,原来朝贡中国,现在践踏中国。我这把年纪,也就能跑跑路,把半生积攒的关系给你们,盼望中国在你们手里不再受欺压。”卢鸿仑由衷感慨。

“卢老,蔡老板也是壮志酬筹,志在中华再兴起。他说返回东舟国就能拿到规划。少帅也希望尽快取得。”汪嘉珍向卢鸿仑说道。

“你与他单线联系,多加注意安全和保密。”卢鸿仑叮嘱道。

汪嘉珍回到奉京向少帅汇报了行程经过。

八月底,汪嘉珍与蔡老板再次约见香港时,拿到了“7.25规划”全部内容。

汪嘉珍回到司令府邸,吃饭时司令吩咐厨房加煮了稀白米粥,二人在司令办公室里间儿吃的晚饭。

饭后米浆凉透,汪嘉珍将一叠贸易合同文本一张一张,逐页在米浆里浸泡了五分钟再取出来,“7.25规划”内容全部渐渐显现,纸张稍稍干爽后,汪嘉珍口头翻译给少帅。

规划全文小楷纸张共三十二页,由序言和若干章节构成,语言严谨、文字精炼清晰,其中序言阐明:

满蒙,不惟地广人稀,令人羡慕。农矿森林等物之丰,当世无其匹敌。我国因欲开拓其富源,以培养帝国永久之荣华……

惟欲征服支那必先征服满蒙;如欲征服世界必先征服支那。倘支那完全可被我国征服,其他如小亚细亚及印度南洋等,异服之民族必畏我敬我而降于我。使世界知东亚为我国之东亚。此乃明治大帝之遗策,是亦我帝国之存立上必要之事也。”

“好一个规划啊!”少帅由获取规划的喜悦,变得脖子上、手背上,青筋凸起。

汪嘉珍也因愤怒而涨红了脸,将脸埋在双手掌中,他担心流泪被少帅看到。

二人好久,陷入沉默中。

“汪总长,辛苦你了!歇几天后,把它翻译出来吧。”少帅先打破了沉闷的气氛。

“我今晚就开始翻译。”

少帅默默走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看着挂在墙上的那张关外三省的大地图。

本文连载章节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