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纬一凰的头像

纬一凰

网站用户

小说
202101/31
分享
《凤池归来兮》连载

第五十章 凤池中学与牧场

凤池小学第一届毕业生回家过年,按校方要求正月十七上午截止中午十二点全部返回报到,如果超过这个时间就被取消去东舟国读初中和高中。

张荔水多少有些担心,184名毕业生是否全部返回;张荔水和七少爷没有想到,全部都在十二点前返校了。

七少爷带领184名十二、十三岁的少年踏上了东渡的轮船。七少爷想起年三十父亲和岳父对他的叮嘱。

岳父张规翁叮嘱他:

“184名毕业生正处在少年期,处在半幼稚和半成熟、独立性和依赖性、冲动性和自觉性交错发展期,在生理和心理都有大转变的;是个性形成的关键期;也是人文明化,成为社会的个体的开始。东舟国多年前提倡的‘脱亚入欧',比我们先一步接受西方教育。这些孩子如果再过十年、八年都能回来服务国家,该有多好啊。”

父亲叮嘱他:

“处在少年期的男孩,正需要父爱,父爱如山,你心里上要有准备,你将要成为184名少年心理的父亲。你要坚持带这些孩子在课余时间读《圣经》,倚靠《圣经》帮助他们解决心理出现的障碍;以你的行动影响他们:一个男人应该有家庭和社会责任感。”

四夜三天的海上航行才能到达札幌,护送和陪同的有张荔水、橘源枝子、吉村岗茨、桥木樱子;七少爷把大女儿卢方芳也带在了身边。一行190人包下了船舱的整层。六人除了橘源枝子和卢方芳,这些孩子按照原班级,四人白天每隔一个时辰到学生下榻的船舱巡回一次。

船上,卢方芳只要不睡觉,只要得找橘源枝子、吉村岗茨、桥木樱子任何一个人,就问东问西,

“小舅妈,札幌,国语是什么意思?”

“‘札幌'两字,来源于阿伊努语,‘大河川'的意思。”

“阿伊努语是什么语?”

“就是‘阿伊努'族语言。阿伊努族,被称为‘虾夷人',是东舟国的土著人。他们和我、还有吉村叔叔长得不一样,眉骨突出、发丝稠密、眼睛圆而深陷、鼻子高挺垂直、脸和全身多毛,不属于黄种人。性情粗暴、凶狠。”

“小舅妈,那您和吉村叔叔、桥木小姨,不是东舟国土著人么?”

“是呀。”

“你们是不是虾夷人的后代?”

“我们是大和民族,就如同中国的华夏民族一样。‘虾夷人'是在很早以前,从中亚和西亚来到东舟国,曾经占领过全东舟国以及箕子岛、桦太岛,后来逐渐被中国人、高丽人、马来人、印度尼西亚人所驱逐,向北方退去,仅存少数人,残居在札幌和箕子岛、桦太岛。”

“小舅妈,那就是中国人帮助东舟国把野蛮的‘虾夷人'赶走了,对吧?”

“华夏族与大和族都是融合的民族。”橘源枝子回到舱位。

张荔水也回到舱位,接着道:“札幌所在地原名为‘虾夷岛',汉朝时期归属我国辽东郡管辖;唐朝时期归属我国安东都护府管辖;我国明朝时期归属女儿干都司管辖。明朝末期朝廷能力锐减,东舟国趁机强行占领虾夷岛,1868年进入明治时代,东舟国政府开始鼓励移居虾夷岛,1869年更名为北海道。”张荔水补充道。

“小舅,桦太岛是哪里?“

“也就是中国称之为‘苦叶岛'的库页岛,与北海道只是宗谷海峡之隔,比大连与烟台海上相隔距离近约一倍。他曾是中国唐朝、辽朝、金朝、元朝、明朝、清朝直接或间接统治;1689《尼布楚条约》,也从法律上确立黑龙江和乌苏里江流域包括库页岛在内地区属于中国领土;但1858年和1860年的《瑷珲条约》、《中俄北京条约》条约,割让给沙俄。”吉村岗茨走进船舱,解释道。

“哦,中国原来是那么强大。为什么后来就不如从前了呢?吉村叔叔。”

“东舟国原来就很弱小,一直谦虚地向中国学习;后来还是被其他强国欺负,通过明治变法图强,才逐渐强大起来。”橘源枝子道。

“小舅妈,我娘亲来过东舟国么?”

“你娘亲跟着小舅一块到了东舟国,那时候她十五岁了,她很优秀。”张荔水道。

“你娘亲很美、细高挑的个儿。方芳会像你娘亲一样美,个头儿也会比你娘亲高。”七少爷补充道。

“爹爹,是不是我有您和娘亲的基因,才会长高过娘亲?”

“是,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在你骨骼将要生长时,换了水土。”七少爷解释给女儿。

“桥木君任初中校长,就要辛苦你了,初中的男孩子正是似懂非懂、淘气的时候。”张荔水道。

桥木樱子道:“是啊,就让上帝的爱,管教这些孩子吧”

“学校设置基督教堂了么?”张荔水道

“菅原枝子建议,在学校和牧场中途新建了一座教堂,这所中学她想借鉴美国基督教会办学的模式,尝试一次。”桥木樱子答复凤池小学校长。

“感谢主!这些孩子也算有福了。”张荔水感恩,“课程与其他初中学校有所不同么?”

“课程安排还是物理、化学、语言、数学、英语、社会、文化、务农、家政、体育,只是有些学科增加了科目,以适应国家需要。”桥木樱子道。

“哪一些学科科目比较多?必修、选择必修、选修哪一些科目?”张荔水追问道。

“第一届的必修学科是物理、化学、语言、数学、社会;英语、家政、务农,以及文化和体育学科的一些科目是选择必修;还有文化和体育学科的一些科目是选修课。”桥木樱子一一道来,“这届学生的体育科目较多,有空手道、跆拳道、弓道、剑道、排球、台球、骑马、射击、射箭、游泳、滑冰、滑雪、网球、中国武术、汽车驾驶等十五个科目。”

“这些孩子初中毕业,都是运动型的孩子了。有点类似中国的武术私校;但学科与科目远远高于中国的武术私校。”张荔水道,“就像方芳的爹,从小在武术私校学习五年,又跟着卢氏家族自创的类私塾教育和伴读《圣经》,不间断的学习,”

“谁又在说我呢?”七少爷走进来。

“说你优秀、卢家的自创教育呢。菅原小姐,举办这个初中,就是从七少爷身上得到启发,借鉴了卢家的自创家庭教育。”桥木樱子说道,“中国武术基础功夫,如同印度的瑜伽功,让小孩子在儿童期的韧带一直保持了韧性,初中的体育各科目学习就会迎刃有余。当然,效果需要尝试,只有菅原枝子才勇于尝试。”

张荔水道:“老婆大人,小七和吉村回来了;你陪我去孩子们那巡一圈儿吧。”

“卢方芳也很优秀,怎么把大小姐漏掉了呢,方芳还不满十岁,在寓教于乐的氛围中,就可以讲一些简单的几国语言。”吉村岗茨看着身高快追上他的卢方芳,“桥木君,这一届学生的文化学科有哪些科目?”

“乐器、茶道、花道、书法、画画、围棋、手工艺、唐诗宋词等八个科目。”桥木一一道来。

“道德、行为、礼仪科目到哪个学科了?”吉村问道。

“道德和行为科目,改在在社会学科;礼仪科目改在家政学科了。这样更有利于好的家风的传承。”

七少爷感慨:“这样的课程安排,既有基础文化课,也能培养大脑与四肢的协调能力;骨骼成长期间,在强身健体中,开拓了思维方式,也培养了生存能力。如果再伴读《圣经》,还能培养孩子有爱的能力。你知道么,有很多人,不知道作为父亲如何爱自己的父母或老婆或孩子。”

“是啊,文明开化应该加上这一条,我就是在父亲不知道如何爱我们的家庭中长大的。如果我不来中国,没有接触卢伯一家,我不知道,作父亲的该如何爱自己的孩子。我很感恩,我也特别喜欢卢家一家人,我在卢伯那里得到了我心里渴慕的那种父爱。”吉村岗茨也感恩道。

“在我不更事的时候,我娘亲就去世了;爹爹一直哄骗我和妹妹,娘亲出远门了,直到我快读学前班时才明白,我娘亲去世了。但是小舅妈给了我、我哥哥、妹妹,娘亲一样的爱。”方芳说着,眼睛红了。

七少爷站起身,走到女儿身边,把女儿拦在怀里,“方芳,对不起!是爹爹没有照顾好你娘亲。”

“这些孩子们,各个儿身体素质都很好,没有晕船的。”橘源枝子进门感慨道。

“感谢主!这些得益于七少爷面试时的真诚与技能。”桥木樱子感恩。

一行人在轮船上,交流畅谈。

桥木樱子在大家下船时道:“菅原小姐在中学举办和牧场建设的融合方面花费了很多心思,如何亦教亦牧,也作了大胆突破。你们到了,就知道了。”

七少爷一行六人陪同184名学生来到北海道,刚刚进入二月下旬的北海道依然在冬季。菅原枝子安排学校的教职人员一行八名男青年和四辆校车已经候在船舶到站出口。橘黄色的校车上挂着青色的牌子:凤池中学。

校车小镇不远处、人家稀少的地方停下来。大家从车上下来,赫然进入眼帘的是一块橘黄色的大牌匾“凤池中学”。

校园由双排错位密植的矮化黄杨木围着,皑皑白雪一抹绿色;矮矮的、在地面不足两米高校舍,房顶被厚厚的积雪覆盖着,远看又窄又长的窗户,被斜下的夕阳和白雪衬托下,泛着光亮;操场上练马步的木桩被雪覆盖住了。菅源枝子带领三位年轻的教职人员迎候在校门口。

孩子们一进了校门,就纷纷扑向厚厚积雪的操场,突然见到如此雪景,像撒了欢儿的一群羊羔。

“菅源君,184名孩子全部安全带来了。”

“桥木校长,辛苦了!”

桥木樱子与菅原枝子汇报后,便带着师生去操场戏闹了。

菅源枝子先拥抱了橘源枝子,“枝子,欢迎你回来!你跟随荔水君离开母国已经十几年了吧。你娘家人知道你和你的夫君一同回来,高兴极了。后天下午我们礼拜结束后,你家人会来接你们。”

她松开橘源枝子,给张荔水鞠躬:“张荔水校长,您辛苦了,您看这些孩子多高兴。我带您和大家,今晚吃过晚饭后参观‘凤池中学',明天参观农场。”

“七少爷,您终于来了!”菅源枝子见到七少爷,眼神立刻变成了小女生。

“卢芳芳,你喜欢这里么?”菅源枝子说着,附身亲吻了小姑娘,“冷不冷?”

“菅源阿姨,我不冷。这里空气好清冽呀!”

“你想进去玩雪么?”

“想!”

“那就进去吧,玩得开心哦。”

卢方芳跑开了。

“等等吉村叔叔!方芳。”吉村岗茨去追卢方芳。

“七少爷,学校的一切都是我设计的,觉得怎么样?”

“很好,校舍有一半的高度在地下吧?”

“是的,设计校舍,我是受了卢氏庄园房屋建筑的启发,一半在地上、一半在地下,既可以冬暖夏凉又可以防止地震。采用积木原理和中国的卯榫结构,如果地震来临,房屋即使倒塌也有足够的空隙。”

“菅源小姐好聪慧!”

“民以食为天。饿了吧,我先带你去餐厅。”

餐厅空间不大,没有餐椅,只有餐桌,站立就餐桌。在取餐处赫然写着“健康饮食、浪费可耻”。

菅原枝子向七少爷介绍:

“自助餐单份量很少,每个学生每餐第一次只能取一汤两主食三菜,三菜必须是鱼、蛋或肉、果蔬搭配;主食必须是精、糙搭配;每天三款汤,每礼拜二十七餐不重样。中国有句老话说站着吃的多,有没有科学道理呢,可以节省空间。”

“如果有孩子是大胃王,怎么办呢?”

“吃光之后,根据一天活动量再取一份蛋或肉。给孩子们养成八分饱的吃饭习惯,有益健康成长。”

晚饭后,菅源枝子带领一行人五人,参观了教室和宿舍。教室全部在阳面,结构设计简约、质朴、科学。

“教室是背对背开门,长向三堵承重墙,其中间一堵既是公共承重墙又是冬季暖墙。”菅原枝子介绍,“操场上体育训练器材、设施一应俱全。”

“操场面积与容纳在校生比,远远大于中国的学校。”张荔水道。

来到学生宿舍,菅原枝子打开宿舍门,“一个班级的学生在一个大开间,两面墙都设置了侧斜面天窗;每个独立的胶囊太空床,上下两层,都有换气孔。全部材料及环保又能防火、防震。”

“在整提运营中能耗合理降低到极致了。”七少爷赞叹。

“菅源阿姨,我也在这所学校读书么?”卢芳芳问道。

“宝贝,你不能。这是男生学校。”菅源枝子轻声细语道。

“那我在哪里读书呢?”

“宝贝,你小舅妈会给你安排的。每个礼拜和寒暑假你都可以到牧场跟你爹爹一起度过。”

次日早餐后,吉村岗茨回自己家看望亲人;菅源枝子引领一行四人,开车向南行,来到距离校园六里外的牧场,途中有一座基督教堂坐落在高处。

牧场大门上挂着三块牌子:左侧是“国家种牛基地”、右侧是“学生牧场课堂”、上边横牌是“舍予牧场”

进入牧场大门,每个人首先进入消毒间,需要经过两次消毒。

菅原枝子介绍道:“平坦牧草区域,风格相对简约、严肃,是马场,是凤池中学学生专用骑马射击训练场地,射击场地分两个,地上是无声的、地下是有声的;波浪微伏的牧草区域是养牛牧场。”

方芳道:“养牛区和养马区风格炯然不同呢,我喜欢养牛牧草区,像童话世界。”

“养牛牧场区,细分为八个区块,现在是奶牛牧草区,牧草地面积比较大。你们看,粗壮的木桩用上下两道粗麻绳连结围起来,奶牛悠闲地在上面走来走去,不会跑出去。现在被雪覆盖了。晚上学生们要来拾粪,收起来,晒干,拢篝火用。”

“和我小时候一样。”张荔水道。

菅原枝子带着众人来到一排卡通的小亭子,“这是挤奶区,学生们每天要给产奶期的奶牛清洗奶头,用统一配好的次氯酸水,再将有管道的盛奶器皿撑稳,挤出的牛奶顺着管道流进大罐里。”

“这个亭子下,玻璃盖下的大罐就是盛牛奶的么?”橘源枝子问。

“是的。玻璃盖有橡胶密封圈,可以定时打开清晰大罐。大罐周围有预冷管,保证鲜奶是在0-4°的罐内储存。”

“奶罐设置在地下,可以节省耗能。”七少爷道。

“北面那个半地下的房屋是巴士常温奶制作车间,从四周的玻璃窗可以观看到;旁边是实验、化验区和成品制作间,是学生家政课的课堂。”

“哦,出牛奶的开关在地下,对吧。设计好科学,运作期间不仅节能,牛奶也会全部流出来。”橘源枝子赞叹。

“这是幼犊成长牧区,幼犊的房子用材与学生的胶囊太空床是一样的。”

“牠们能闻到妈妈的奶味儿,是不是,菅原阿姨?”

“是的。”

众人交流着,来到饲养圈舍,“圈舍被围栏分隔为四个大圈,成年公牛、淘汰奶牛、产奶期奶牛、待产母牛分隔开,因为牠们每天的饲料是不相同的。”

“区别对待啊,谁的待遇最好呢?”张荔水问。

“都不错,只是牠们的精饲料,以及投料时间和量不同而已。再前面就是饲料制作和储藏区,青储和干储饲料都在里面。”

菅源枝子向大家讲述完,张荔水带头鼓掌,向这她致敬,“菅源君,你俨然是一位专家了。”

“谢谢!张荔水校长过奖了。”菅源枝子谦逊道。

“菅源阿姨,这些学生每天可以喝到鲜牛奶,是么?”卢芳芳羡慕道,“哇,我好想来凤池中学读书,我口水要流出来了。”

“是啊,这也是学生们创造的劳动成果。淘汰的母牛,育肥后屠宰,肉质鲜美,首先供应凤池中学的学生。”

“母牛分娩的幼犊,母的留下来,小公牛养大被送到另外牧场作为种牛,对吧。”七少爷道。

“是的,七少爷,这也是优质种牛的扩繁区。”菅源枝子回答。

“数量多的是母体奶牛;那五头是种牛。”七少爷解释给张荔水。

“粪便经过菌化处理了吧。”张荔水好奇。

“是的,张荔水校长是枣稻大学生物专业生,一语说到关键点。枣稻大学生物系研究的生物菌种,接近保加利亚的原菌种,目前有效活菌数≥100亿/克,将来能达到有效活菌数≥200亿/克是最理想的。”

“生物菌在18°左右的棚里,木屑与干湿牛粪发酵,经过一年就可以成为有机肥的浓缩原料。”

“生物菌的研发、应用可是荔水君的专业啊。”橘源枝子。

张荔水沉默了一会儿,空气也随着他的沉默凝结了片刻,“如果不是凤池小学请你当校长,也不会耽误你的专业。”橘源枝子表示歉意。

“小舅,回京都,你让我大爸也建一个一摸一样的‘舍予牧场',你是校长,可以带学生到那里上课。”卢芳芳安慰小舅张荔水。

“傻孩子,那就不能叫‘舍予牧场',可以叫‘翌源牧场'”。张荔水笑着说道。

“为什么不能叫‘舍予牧场',舍得、给予,多好的名字啊!”卢方芳道。

“这只是其中之一的寓意,还有一层寓意,等你长大了就明白了。”张荔水向妹夫瞟了一眼、又向菅源枝子瞟了一眼。

“菅源阿姨,还可以在牧草地和幼犊屋,各放一个留声机,让牠们也能听着音乐,快乐地成长、快乐地出奶。”

“小孩子的想象力是我们这些大人无法揣度的啊!”张荔水对在场的人感概。

本文连载章节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