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纬一凰的头像

纬一凰

网站用户

小说
202101/26
分享
《凤池归来兮》连载

第四十九章 豆在釜中泣

在京都东舟国竹林会社的剑道室,七少爷与吉村岗茨切磋剑术,二人约定大战十二个回合。45分钟结束,双方难分上下,技艺之精湛,彼此都在心里赞叹对方。二人酣畅淋漓,艺兴难尽。

“七哥,好痛快,好久没这种感觉了。”

“嗯,其实你胜我一筹。”

“七哥为何这样说?”

“你个头不占优势,就需要你技高一筹,方能你我难分伯仲。”

“有道理。嘿嘿,七哥,我能感觉到,你还是让了我许多。”

“吉村,从你的角度说,少帅跟毛子武力解决‘中东铁路'还是和平解决?”

“少帅是你的朋友。从你我的兄弟情义出发,我的立场是和平解决,再结合中国的实情与现状,不战而屈人之兵;从你我各为其主的角度,我希望少帅,也就是中国与北联国开战,对东舟国而言,百利而无一害。七哥,我知道七哥关心少帅,少帅真有魅力,我好羡慕他。”

“又来了。哎呦,我牙齿倒了。”

“七哥,你又嘲笑我。我可不是同性恋啊。”

“我们是主内弟兄,上帝憎恶同性恋。谢谢你!吉村兄弟。你说菅原枝子给少帅联合鸠山家族扶持政友党参加内阁大选,有几分胜算?”

“呵呵,七哥,您怎么也关心政治了?”

“我对政治没有悟性,我只是不希望你我兄弟两国征战而已。你说,我说的对还是不对?”

“对,七哥你说的,在我眼里,都是对的。”

“那不行啊,你得有原则性,秉公而言才行。”

“菅原家族与橘源家族和鸠山家族,算是同盟。他们都是愿意与中国有更多的生意往来,怎么会愿意打仗呢;菅原枝子对七哥你一往情深,快四十岁的人了,还在盼望着与你妾情郎意呢。如果说举办凤池小学是她逞强好胜,为菅原家族建功立业,那她在北海道筹建牧场,把凤池小学毕业升学的学生带到那个生态环境读书,有一半以上原因是创造机会,为能与你在一起。”

“这怎么可能?那我不去了,你跟她回去吧。”

“七哥,你舍得我这个兄弟?再说,她心里没有我。”

“兄弟,你找个机会向她表白呀。”

“亲爱的七哥,咱说正事吧。所以呢,菅原小姐会集力促成政友党竞选,她哥哥为了他妹妹能够得到意中人,也会暗中支持她,再加上另外两个家族作为盟友。”

“你就诓骗我吧,如果政友党竞选不成功呢,她就是戏耍我,可以这样立即吗?”

“七哥,这是你兄弟我的推理,可不能这样理解菅原。”

“京油子卫嘴子,我看你这个外国人,都占了。哎,如果少帅与毛子打起来,菅原枝子能够派兵支援少帅么?”

“不好说,她哥哥不管军队,让我母国保持中立应该不是问题。”

“谢谢!明天中午爱宴,我亲自下厨作一道你爱吃的。明儿见!”

《时事》第二期刊载了“7.25规划”全文,国内外发行量大增,一创刊,《时事》就成了国人炙手可热的刊物。

京冀青年沪城总部举办了各种宣传活动,揭发宁都政府反北联国的欺骗宣传,并声明:国民政府如武力攻击北联国,京冀青年势必捍卫北联国革命政权。

东舟国政府收到“国际联盟”发电谴责,也收到欧洲各国纷沓而至的谴责电文,甚至收到美国的公开谴责。新皇迫于国际舆论压力,恼怒之下,将土肥原等人开出军籍,公众于世。

宁都政府统帅,自此在宁甬青年的高层会议上公开表决:攘外必先安内。

在菅原枝子的撮合之下,政友党总长床次安排两名心腹来到京都;少帅安排心腹汪嘉珍,带着三弟,四人在吉村岗茨的会社秘密会面了。

“汪嘉珍阁下,很高兴又见面了,我们知道了菅原小姐引荐的朋友是您很高兴,总长更是高兴。”赤冢见到汪嘉珍即表示了心情。

“蔡老板引荐的人,也正是赤冢和鹤见两位阁下。”汪嘉珍向三弟引荐道。

赤冢提出:“我国内阁第十七届大选,只要能从政友党内选出九十人,床次先生就可胜选在握。竞选所经费,贵方负担三分之一,折合中国大洋150-250万元即可。”

鹤见补充说:“床次先生答应,将南满铁路公司长春-旅顺铁路管理权可以改为两国合办公司,像北联国新近建议的中东铁路那样。”

从竹林会社出来,汪嘉珍带着少帅的三弟,绕行来到卢氏庄园见少帅。少帅听到汇报,异常高兴。

“卢伯,统帅也同意跟毛子和平解决‘中东铁路'权了,五月上旬,宁都高层开会议此事,预计中旬就能签字,双方即可正式变更了。”少帅说,“七哥提醒我,建议统帅要提防东舟国暗中离间,我也让二弟部署了,严防东洋鬼子这段时间搞破坏。”

“国内一切都安排很周全了。少帅,国外有一环节,我担心有纰漏。”卢鸿仑提醒道。

少帅和汪嘉珍一惊。

“爹是担心在竹林会社那有纰漏么。我已经提醒吉村岗茨了,这关系到他主子菅原枝子,他作了严格的部署。爹提醒,我倒是担心这两个人会在自己国内被竞争对手发现蛛丝马迹。”七少爷道。

赤冢和鹤见在回到千代田后,就放松了警惕,被在野最高长官的暗探跟踪,引起了最高长官的警觉。

最高长官安排心腹向北联国驻东舟国大使表态,如果北联国与中国开战,南满铁路将会提供一切便利,被北联国大使婉言谢绝;一计不成,又使一套连环计,直到激怒宁都统帅彻底放弃和平解决“中东铁路”权。

克兹洛夫迟迟收不到中方的方案签字,却收到东舟国的表态。

第三国际负责人亲自来到骑兵团,面见吉傲云,“吉团长,上边指示你过江去见中方‘中东铁路'主要负责人,敦促尽早解决。你转告中方,北满地区的‘赤共'活动,并非受共产国际指使的,有可能是东舟国间谍在作祟。我们正在调查真实情况。”

“我先让我表弟打探一下,然后即刻出发。”

吉傲云接了共产国际的指示后,立刻安排颜营长联系少帅的三弟。吉傲云终于可以不用隐蔽地与少帅在胪滨府见面了。

“少帅,北联国的诚意还是有的,因收不到宁都政府和平解决方案最后签字,派我过来与你见面。”

“吉大哥,既然有诚意,为什么还在北满地区屡屡搞‘赤共'活动?”

“少帅,远东军区的上司安排我面见你,就是让我向你当面解释,这些‘赤共'活动并非共产国际指使,有可能是受他人挑唆,北联国在调查中。”

“吉大哥,统帅已经有意和平解决‘中东铁路'了;节骨眼上,屡屡出现‘赤共'活动,他对我大发雷霆。”

“抱歉!少帅,让你作难了。但的确不是第三国际指使的。北联国最高统帅承诺,释放北满各城市商务领事,‘中东铁路'权全部归中方。这样可以么?”

“吉大哥,你没假传圣旨吧?”

“少帅呀,我寄人篱下,岂敢拿身家性命冒险,我老婆又常在你府上。合同我都带来了,中文我都译好了,两种语言各一份。”

“这是好事,我带着合同去面见统帅。”

中华民国统帅与少帅在京都会面,少帅陈述北联国最后和平解决的姿态。统帅也很高兴,“北联国还要保证,他的第三国际以后不要在我中国搞‘赤共'活动,合同加上这一条款。”

吉傲云将中方意见回去就迅速反馈到远东负责人,北联国统帅竟然也同意了;北联国等待中方确认回复。

时隔不久,宁都方面任命刚入关就职不久的军事参议院院长张景惠出关担任北满特别行政长官。五月二十七日,新上任的张长官便制造了“五·二七事件”,封闭了中东铁路北联国职工会,强迫中东路北联国正、副局长停职。

少帅宁都面见统帅。

“统帅,为什么这样?不战而屈人之兵,不好么?与其他各地的帅相比,难道我对统帅不够忠诚么、不够配合么?”

“不,就是因为你忠诚,我才不想你被赤化。我懂你,想不发兵就收回‘中东铁路',以表对国家的忠诚;可是你想过没有,毛子会那么仁慈么?以后他会不会百倍、千倍的索要回去?”

“统帅,我知道您也有难处。可一旦真开战,我没有后援啊。”

“你放心,如果一旦开战,我再给你十万大军、两百万大洋。”

“小兄弟,你也知道,我一切都是零开始,我需要你!”

六月份开始,宁都政府开始以各种形式宣传少帅,如何有气魄,如何年轻有为,是青年学生和青年军官的楷模。

七月中旬,北联国召回驻华使节、商务代表及中东铁路苏籍人员,断绝两国铁路交通,与中华民国断绝邦交。

少帅约见吉傲云,二人也是最后一次见面。

少帅为打赢这场战役,作了战前的充分准备:配备兵力12000人、法国制造的雷诺FT-17轻型坦克30辆。根据吉傲云赠送他的地理绘图,全体官兵一个月的时间,在通往扎赉诺尔火车站方向修建了三道反坦克堑壕防线,垫壕宽3或4米、深2.5米的;修建大量碉堡,并布置了多角度的直射火炮;为所有防守的步兵配发了大量手榴弹。

北联国直到八月份才组建远东特别集团军,任命曾担任中华民国宁甬青年北伐顾问布柳赫尔为总司令,配备兵力8000人、T-18轻型坦克9辆、骑兵1个团。

少帅先发制人,先向扎赉诺尔火车站北联国守军发起进攻。

扎赉诺尔火车站守军一个连几乎被消灭,一次次呼救,远东集团军才仓皇出兵应战,战前几乎无任何准备:没有扎赉诺尔火车站地图;燃料不足,弹药基数几乎为零;只有4辆T-18坦克准时到达了攻击发起地点,其中有3辆连机枪都没来得及安装;缺乏夜间行军的经验,部队偏离了预定路线。

双方交战十来次,少帅军一直处于优势状态。国民政府电台、报纸大势宣传,全国民众一片欢腾。

双方交战期间,东舟国在野长官与陆军派联手,将少帅的30辆坦克拦截在南满途中,并以此向北联国邀功,希望北联国将“中东铁路”的所属权益卖给他。

战役持续焦灼了四个月,因远东特别军坦克无法发挥效力,军队未能向前推进半步;少帅军队虽一直处于优势,坚守防线,但兵力损失过半。国民政府统帅一兵一卒也未派到,自己的兵力因线路被东舟国阻隔在南满。少帅对统帅失望透顶,他真的要被遗弃了。

卢、吉、张三家在密切关注战役动向,张规翁不顾一切,带头呼吁政府增援少帅;统帅正在疲与相立早将军西北军作战,兵力无法抽离。

卢鸿仑以商会会长之名,呼吁各界,声援少帅、声讨东舟国不守承诺阻隔交通。

吉傲云骑兵团二营长王殿生夜里偷着过江,冰河没有完全封冻,他找到最窄河面,带领一个班夜渡直奔胪滨府,次日带领4000名训练不成熟的北满义勇军战场支援少帅。

布柳赫尔认定王殿生是叛徒。并责骂吉傲云军规疏忽、制军松懈,并命令一直拒绝参战的吉傲云即可出兵。第三共产国际满洲总部也命令吉傲云出兵只许胜不许败。

吉傲云的骑兵团,士兵头戴面具、战马披挂牛皮甲,风驰电掣般出现在战场。坦克一挺机枪终于安装好,恰好为骑兵开道。骑兵的出现,震惊了少帅。

王殿生急忙让马秀芳请示少帅:“少帅,不能打了,骑兵是自己人。”

“什么?哪来的自己人!”

“少帅,那是吉团长的骑兵啊!”王殿生急哭了,“我们团长归属远东特别集团军,团长一直拒绝出战。”

少帅无奈,下令部队向后撤出30里,安排人向远东特别集团军提交了停战书。

吉傲云看着少帅带兵撤退远去,流下了眼泪。他用蒙古语大声道:

“煮豆持作羹,漉菽以为汁。萁在釜下燃,豆在釜中泣。本自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战役结束,王殿生和他带的一个班战士,被远东特别集团军骑兵团除名后,他自此安心地在胪滨府和大兴安岭山区训练北满义勇军骑兵,直到1932年被编入东北抗日联军,期间七少爷将识马、相马、驭马技术传授给了他。

通过此战,坚定了少帅支持东舟国政友党大选的决心。

战后共产国际作出处分吉傲云的决定,欲撤销他骑兵团长之职。布柳赫尔出面反对,考虑到吉傲云在蒙古民族中的影响力。

双方战后重新签订协议,北联国坚持享有“中东铁路”全部权益,并索要抚远三角洲。吉傲云几经游说,最终北联国保持“中东铁路”原状态,但抚远三角洲索要不变。

停战后,京冀青年借此多方宣传,揭露宁都政府所谓爱国之举的假象:“以少帅一隅,抵御东北全境”。

宁都政府有人开始质疑少帅通“赤匪”。统帅却力挺少帅,在高层会议上表决:“我相信少帅对民国的忠诚。”

年底,雅各家庭教会最后一个礼拜下午品茶分享会上。

“上礼拜我把床次带到宁都见了统帅。”少帅分享,“能够平衡好各方利益,治理好一个国家,统帅实在不易。”

“少帅原谅他了?”卢鸿仑道。

“是,我们都是上帝的,其他身外之物更是上帝赐给的,上帝给,我便接着;上帝要拿去,我也顺服。”少帅分享。

“阿门!感谢主!”众人都感慨,少帅跟变了一个人似的。

“通过‘中东事件',上帝让我知道,我需要上帝给赐给我智慧。求大家为我代祷。”少帅分享。

众人同声:“阿门!”

“求天使临搁东舟国,按照上帝他的旨意,除去好战分子心中的恶魔,赐给他们一颗和平、仁爱的心。”吉村岗茨祷告。

众人同声:“阿门!”

“元旦后不久,我将带着凤池小学第一届毕业生,离开国土踏上异乡。一切都交托给上帝,求我主眷顾保守!也求弟兄姊妹为我和孩子们谨守祷告!”七少爷分享。

众人同声:“阿门!”

“求上帝赐予中国与邻国能够不再有征战发生,求上帝赐予中国在他爱里停止内战。”汪嘉珍分享。

众人同声:“阿门!”

“主啊,凤池小学第一届的孩子们行将毕业,卢舒善弟兄将带着他们踏上异国土地学习本领。每个孩子的安危和心思意念交托给你,求你用你的爱保守每个孩子至纯至善不变的心;也求主保守舒善弟兄的脚踪,他无论在哪里,都有你的大爱护守他。”张荔水分享。

众人同声:“阿门!”

“无处不在的上帝,求你赐给我和我的同学们能量和智慧,我们愿意为中国的强大去努力和奋斗。”卢林德分享。

众人同声:“阿门!”

“亲爱的阿爸父神,卢家的产业交托给你手上,求你按照你的旨意,无论亨通与否,我都将顺从你的旨意去行。”大少爷分享。

众人同声:“阿门!”

“主啊,孩子们的祷告声必升达天庭,你在你的宝座上必眷顾每个孩子的拳拳爱国之心。东舟国政友党大选之事全然交托给你,因为你造的我们,是如此有限,其内是否有诡诈、未来结果是否有益两国百姓,少帅的本意是好的,结果掌控在你的手中,求你赐下道路和明灯指示你的孩子们怎样性,才是好的。孩子们的脚步,不论走到哪里,你都必保守他们脱离诡诈的网罗。以上所有弟兄姊妹的祷告,都是奉你名献上。阿门!”卢鸿仑总结祷告。

众人同声:“阿门!”

张规翁夫妇回京都过春节,卢、张两家人聚在一起。

“亲家,小七马上去东洋了,三个孩子都带走么?”张规翁问卢鸿仑。

“不能带走。”一向不在众人面前说话的橘源枝子发话了,众人都很吃惊,“相德留下,我跟我丈夫会照顾好他。”

“我跟枝子可以长期住在卢伯家。”张荔水附和老婆。

“你的父母谁去照顾呢?”卢鸿仑问张荔水。

“父亲,您还有几年就退下来了。您退下来后,回南方老家还是回宁都?”张荔水问父亲。

“你不用问你父亲,我回答你,我们跟着外孙外孙女儿。”都统夫人回答儿子张荔水。

“呵呵,我的孙子孙女儿成了大家争抢的宝贝,你们父子先别争,将来还不知道啥样呢。先问问小七。小七,过了年儿,你就离开京都了,你说,三个孩子你带着么,还是都留下来。”卢鸿仑先安抚了张家老两口和小两口,又问自己的儿子。

“按理儿说,我不能带孩子去。但我孤身一人在外,有个孩子在身边,我也有个盼头不是。带方芳吧,方芳马上9岁了;相德跟芳婷留下来吧。”七少爷说完,低下头。

吉美娜知道儿子舍不下三个孩子。

“张伯,您退休以后,如果可以,我们可以到您的老家再置办一套宅子,我们都跟过去。我们两边都住着,像候鸟一样。”大少爷说道。

本以为大家会高兴,反而都沉闷了。

本文连载章节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