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纬一凰的头像

纬一凰

网站用户

小说
202101/19
分享
《凤池归来兮》连载

第四十六章 菅原枝子再现京都

张规翁到任后,向部长兆贤汇报了凤池小学的前前后后举办过程,二人都认为也是培养中国童子一个难得的机会;二人共同向宁都政府国务委员良弼委员阐述了意见。

凤池小学第一届学生年底将完成三年教育,吉村岗茨在向菅原枝子的汇报中详细阐述了第一届和第二届小学生的智利和身体发育状况,以及在饮食方面的搭配。

菅原枝子将来自中国京都的报告交给哥哥,哥哥报给橘源枝子的叔叔。

菅原枝子十月底出现在吉村岗茨和七少爷面前。

吉村岗茨照例约七少爷在竹林会社剑道室练剑。因七少爷手腕受伤,二人剑术切磋停了五个月,这是七少爷恢复后二人第一次切磋。

二人切磋完剑术,洗完澡走出来。

“好久不练,突然练习,全身都有些不协调了;还好,淋浴水温人一些,缓释了许多。”

“我想到了,把水温调高了一些。”

“啪!啪!啪!”

二人还沉浸在剑术切磋的分享中,被突如其来的掌声打断。

“菅原枝子!”

“学姐!”

二人几乎同时开口。

菅原枝子站在距离剑道室出入口对过约五十米的右侧墙边,痴迷地欣赏着七少爷的一举手一表情,光洁红润的面庞,乌黑柔软的发丝、微微耸起的眉骨下、一双深邃迷人的双眸,高挺的鼻梁、深陷的桃型下颏,启动着嘴唇,似笑非笑地人交流着,无不泛着高贵、健康与优雅。

她头脑中突然出现幻觉:她冲到七少爷面前,七少爷抱起她,原地转圈。她立刻意识到自己在幻觉,下意识地脸红了

二人的交流被她的掌声,她下意识地展开双臂,但二人没有任何反应。

“吉村的一颦一笑,怎么样看着跟七少爷越来越像。”她撩耶二位英俊男子。

吉村伸开左胳膊揽住七少爷的腰,一脸乖相,“我是七哥的迷弟。”

“呵!两位美男这么久不见了,不想拥抱一下姐姐么?”菅原枝子说着,张来的双臂转向七少爷,吉村稍稍避开一下,菅原枝子环抱住七少爷,耳朵正好贴在七少爷的胸膛;听到七少爷的心跳声,她脸更红了。她小声说道:“真迷人!”

吉村岗茨听到了,看着七少爷有何反应;七少爷似乎没听见。

菅原枝子顺势抓起七少爷的左手,“我看看你的左手腕。”

七少爷一愣,看了一眼吉村岗茨;吉村岗茨迅速将眼帘耷拉下去。原来你对我好不假;但你监视我,也不假。

“已经好了。”七少爷抽回左胳膊。

“吉村,今晚在你这儿吃晚饭,你请客。”菅原枝子说。

“得嘞!学姐。”

“一年多没见到你了,跟着七少爷长本事了哈,越来越京腔京味儿了。”

“菅原小姐国语可是没有原来顺溜了哈。”七少爷想缓解大家内心的尴尬。

“七少爷,你怎么那么粗心大意;万一你有个闪失什么的,你的三个孩子怎么办,你当时想过么?”菅原枝子话语带着三分埋怨。

“当时没多想,”七少爷腼腆一笑,“如果你们东舟国不是紧紧相逼,也就不会出现那一幕。”

在一旁泡茶的吉村,被七少爷的话惊了一下,手中的杯子几乎滑落下来,他看了一眼菅原枝子。

“抱歉!陆军派大人,培养了一些激进分子,总想着做邀功请赏的事,在上层哗众取宠。”菅原枝子道。

“你们的上层还是有臭味相投的;否则,怎么会想到如此骇人的取宠之技呢?”七少爷软绵绵的语调,却如同锋利的刀尖。

吉村不晓得菅原枝子下一步的表情如何,如何回应七少爷。他不敢想象。

“七少爷,你什么时候开始跟少帅这位公子有这么深的交情了?”菅原看着眼前就是略带愤怒语言的面部,都如此迷人。

“我跟他臭味相投吧。”七少爷淡淡地口气。

“哈哈!哈哈!我看你跟吉村臭味相投还可以,怎么会跟那个少帅臭味相投呢。”

“哈哈!哈哈!”吉村岗茨的笑声有点做作,“喝茶楼!地球金字塔尖上的红茶来喽!”

三人品茶。

“七少,这么好的茶,你跟卢老商量一下,我帮你在千代田选个合适的位置,开个茶馆吧,算我一股,也带上吉村岗茨。吉村妹妹吉村小玳人长得清秀,也能干,可以给我们打理。”菅原枝子建议。

“好啊,学姐,我赞同。卢伯家的高山茶堪称绝色绝味。”

“七少,怎么样?”菅原枝子挑逗似的,碰了一下七少爷的茶杯。

“好是好,我也当然想;但是,你们那些过激分子在觊觎我们的关外,我却把这世上最美好的茶叶供给他们喝。菅原小姐,你说,我是个啥玩意呢?”七少爷慢悠悠吐着话,品着茶。

“其实,我和我哥哥都不喜欢他们。但我知道,明年最高长官要大选,不妨可以支持一个温和派参加大选。”

七少爷不知道菅原枝子此话是故意放消息给他,还是试探他,平淡回道:“在野最高长官,当初你哥哥不是也支持他么?”

“谁晓得他会这么霸权呢。”

七少爷在竹林会社的餐厅吃过晚饭。

“吉村,你开那辆回学校,我开你的车送七少爷。”菅原枝子建议。

“菅原小姐,吉村开车吧,您旅途劳顿。吉村先送我回家,您和吉村再一道回学校。”七少爷婉言拒绝。

“难道你不想跟我单独相处一会儿么?”菅原枝子道。

七少爷盛情难却,对着吉村耸了耸肩。

“我给孩子们从我的母国带了一些甜点,希望孩子们喜欢。”菅原枝子开着车说道。

“我带孩子们谢谢菅原姨妈!”

“我计划明年春天扩招到八个班,都要男生。你觉得可以行么?”

“您在征求我意见么?”

“不然呢?”

“中国好基因的童子岂不都被你划拉到手里啦?”

“像不像老母鸡?”

“不像。倒像只贪婪地老鹰。”

“你怎么这么幽默?哈哈!”

“第一届的孩子明年底就结束了中国的学习,该去东舟国了。我希望你带他们过去。你还可以开茶馆。”菅原枝子沉浸在与七少爷见面的喜乐中。七少爷微微蹙了一下双眉,没有回答她。

“我知道鸠山家族有心支持亲华派竞选,我也支持。”菅原枝子自顾自说着。车开的速度很慢。“把你儿子带过去读书,有橘源家族的关照,你儿子绝对会受到最优秀的教育。”

七少爷默默听着,没有表态。

“我专为中国和东舟国优秀基因的孩子申请设一所中学,在北海道,我的牧场里,孩子们可以吃着牛肉、喝着牛奶、读着书。这种待遇即使我母国的孩子,也不是一般人家能享受着的。”菅原枝子愉悦地给七少爷分享着。

“菅原枝子,我到家了。”七少爷提醒菅原枝子。

“哦,这路怎么这么近呢。好吧,我不下去了。”

“菅原小姐,如果你对我说这些都是认真的,有的我考虑一下;有的我要禀告父亲。”七少爷道。

“我很好奇,哪件是你自己要考虑的?”

“支持亲华派明年大选最高长官,我的一个朋友可能会感兴趣。”七少爷莞尔一笑,回答她。

菅原枝子:太迷人了,居然有男子的笑容这么迷人。

“哦,我能猜到你的那位朋友是谁。”菅原枝子诡异一笑。

“时间不早了,早点休息。晚安!”

七少爷蹙着眉、微低着头,手里提着大包小裹进院,刚迈进内院,徐管家推门出来:“七少爷,才回来。”

七少爷吓一跳,“哎!喏,给您!”

“老爷、大少爷、三少爷都在会客堂呢。”徐管家接过大包小裹,“哦哈,这么多,还是东洋点心呢。”

七少爷大步迈向会客堂。

“七弟,才回来,吃完饭了么?”三哥站起来,展开双臂来拥他。

七少爷老老实实呆在原地等着三哥拥抱他。

三少爷拉着七弟的手,坐在自己旁边。

大少爷端过来一杯果茶。

“谢谢大哥!”七少爷站起来。

“七儿,你看你多兴奋,两位哥哥多宠你。这么久没练剑,还适应么?”父亲卢鸿仑道,看出他眉心微蹙。“吉村岗茨去学校了吧。”

“嗯。”沉默了,他在调整自己,慢慢眉心打开。“爹,菅原枝子回来了。”

“哦!”父亲思忖片刻。

“是凤池小学真正的举办者。”三少爷道,“现在有多少学生了?”

“三个年组,个四个班级,共552名学生,其中,460名男生、92名女生。”七少爷未加思索回答三哥道,“下一年准备招八个班。”

“属于哪一类的?”三哥问。

“封闭式贵族小学。”七少爷道

“学费高么?”三少爷问。

“除了住宿费、一日三餐费自理,学杂费、服装费全免。”七少爷回答。

“哦,下这么大血本呢。”三少爷道。

“还有,菅原说,明年年底最高长官大选,她赞同鸠山家族,支持亲华派参与大选。”七少爷道,“她跟我说了两次,在吉村面前说一次,送我回来的路上又说了一次。”

“你怎么回答的?”父亲问道。

“我说,我考虑一下,要不要告诉我的一个朋友;她还让我明年底带四个班小学毕业生去东洋,我说得跟我爹商量一下。我回答是否正确?”七少爷怯怯地问大家。

“七弟,不要有负担,相信神必与你同在!”三哥安慰他。

“阿门!感谢主!谢谢三哥。”七少爷释怀了。

“其实,这事可以跟少帅说。七儿,我们刚才就在讨论如何在少帅奉京府邸,设一个礼拜的团契呢,下个礼拜少帅和嘉珍兄弟会过来。”

“那我们家可热闹了。”七少爷乐了。

卢鸿仑、大少爷、三少爷,都乐了。

“我们把我们经手的一切都交给我们的神,相信神会带领我们。”三少爷道。

“阿门!”四人同声道。

菅原枝子在东舟国,出发的前一天,菅原枝子准备次日去札幌,他的哥哥电话给她:“枝子,你上午来我办公室。”

菅原枝子知道有要紧事,不敢怠慢,放下一切,到了哥哥的专用接待室。

“牧场基础工作完工了么?”

“哥哥,牧场基础已经完工,六头种公牛和一百二十头能繁母牛,上礼拜已经运到牧场了,还从荷兰带来了三名繁育经验丰富的技术人员;精、粗饲料储备齐了,过冬是很充足的。牧场也被批准作为进口待检牧场之一。”

“很高,妹妹很能干,哥哥我,谢谢你!中学的建设呢?”

“我去札幌就是准备接受验收。”

“交代给放心的人吧,你不能总是亲力亲为,这样太辛苦了。你准备一下去中国。”

“哥哥一定有重要的事情吧。”

“是,上头对凤池小学也很感兴趣,橘源建议明年招生扩大到八个班吧;另外,长官的‘7.25规划’原稿被盗走,初步判断,可能与陆军派有关系。”

“哥哥不承担任何责任吧。”小妹枝子担忧道。

“放心吧。这是那位独裁的长官与陆军派自家的事情,我们不插手。有人汇报,鸠山家族预支持床次参加明年大选,不妨让你中国的朋友暗中助力。但我们家族不参与。明白么?”

“哥哥,是新皇的想法么?”

“现在还不晓得。不过在野那个家伙刚愎自用,还野心勃勃,总喜欢长袖善舞。我也讨厌他。”

“明白了,哥哥。我会尽早出发。下礼拜到达中国。”

“自己要小心!”

菅原枝子心里明白,东舟国与中国如果不能和平友好相处,她心中恋慕且近在咫尺的七少爷,她永远都别奢望得到了。她打心眼儿里希望和平的、相对对等地交换一些东舟国想要的东西。

礼拜天上午,菅原枝子与吉村岗茨一同来到卢氏庄园,楚牧师证道。菅原枝子感觉楚牧师的一举手一投足,甚至一颦一笑,还有桃型下颏,与七少爷一样,都如按照吉美娜的模板刻出来一样。礼拜一结束,菅原枝子急不可耐地把吉村岗茨叫到身边。

“楚牧师不是从瑞士来的么?为什么与七少爷长得一模一样?”

“哈哈,一样么?”

“快说,别卖关子。”

“亲兄弟,楚牧师是哥哥,七少爷是弟弟。”

“哪个哥哥在瑞士?”

“三哥呀。”

“三哥不是在美国么?怎么去瑞士当牧师了?上礼拜也是他布道么?”

“上礼拜他在大教堂布道,下午来主持的分享会。下午主内弟兄品茶分享会期间,我了解一下。”

“姊妹可以参加下午的分享会么?”

“爱宴结束,我给学姐问一下。学姐想参加么?”

“废话!还用问么?”

卢氏庄园雅各教会下午的主内弟兄品茶分享会,因为菅原枝子的愿望,第一次有姊妹参加。张玉兰和菅原枝子都参加了分享会。

分享会上,弟兄姊妹逐一自我介绍完毕后,卢鸿仑总结道:

“近半年来,我们雅各家庭教会发生了一些变化,主内德高望重的老弟兄张规翁和他家姊妹妹,因工作关系调到宁都;汪嘉珍弟兄调到奉京。上上个礼拜,嘉珍弟兄带着少帅来慕道,少帅希望在他奉京的府邸建家庭教会。吉牧师、我、还有过来交流的楚牧师一起祷告,感谢神的眷顾和带领!由张玉兰姊妹配合汪嘉珍弟兄,在奉京少帅府邸建立雅各家庭教会。下礼拜嘉珍弟兄和慕道友少帅过来。”

菅原枝子与吉村那岗茨在回学校的路上。

“吉村,四少爷哪去了?”

“去欧洲了,卢伯在意大利收购了一家面粉厂,四哥一家都过去了。”

“瞧你,卢伯、卢伯,那么亲切。”

“呵呵,学姐怎么那么小女生啊,说不定以后你还叫爸爸呢。”

“去去!不过,我但是期盼着有那一天。”

“追随少帅的汪嘉珍弟兄,也是一表人才哦,他可是应庆大学的高材生呢,后来被应庆报送去美国继续深造,才从美国回来,就被少帅挖走了。”

“这样的人才,为何没留在我们的母国。一些蠢材,就知道挣那点眼前利益。”

“卢家不简单,居然还有个瑞士籍的牧师。啧啧!二少爷在香港经营国际航运?卢家算不算大家族?”

“卢伯说过,不算,也就是中等的中等。”

“人的基因不是单一的,你看卢伯与吉牧师的基因相结合,就有完美的二代;七少爷与张荔云相结合的二代也是完美的二代。他们都是南北最好的基因相结合。”

“学姐,您着迷了吧。”

又是一个礼拜天,汪嘉珍陪同少帅从津城来到雅各家庭教会,少帅很遗憾没能见上楚牧师一面。

“少帅,我跟都统,你看我老了,总是老称呼,现在得改了。”

“卢伯,我在您这里永远是晚辈,您可以称呼我的小名,或者称呼我双喜吧。”

“双喜,好名儿。双喜,我那亲家来电话了,有些事,你和嘉珍可以去宁都直接拜访他。他的一些同乡都在宁都要职部门。”

“谢谢卢伯!”

“都是主内弟兄,我们是一家人。在你府邸建立家庭教会,我们雅各家庭教会派张玉兰姊妹过去。等大家灵命成长了,再看神如何带领,双喜弟兄,可以么?”

“感谢主!”

“菅原姊妹,有些话要跟你单独分享,你可以带上嘉珍弟兄一道分享。”

“谢谢卢伯!”

本文连载章节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