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纬一凰的头像

纬一凰

网站用户

小说
202010/29
分享
《凤池归来兮》连载

第一十七章 漠北与狼群演练合围

漠北训练场上,士兵们因为有了坐骑,奋抗似乎掩盖了冬季的严寒,热切而澎湃,观摩三位营长驾驭坐骑演练。

中午,七少爷建议:“《孙子兵法•作战篇》:‘故知兵之将,生民之司命,国家安危之主也’。将是军中脊梁、兵之主心骨。营长的骑术是否熟练、口令与坐骑是否完全合拍,是练出精兵的关键。”

“下午,完全由卢教官指挥,我跟袁书记给坐骑编排号码。”吉司令说道。

下午全体士兵依旧观摩三位营长与坐骑的演练。吉司令与袁清杨书记依照卢教官的建议,给骑兵的坐骑排列编号。编号为六位组成,首位为大写字母,其余五位为数字:

三个骑兵营首位编号分别为:A、B、C;骑兵营下设三个连在第二数位分别是:1、2、3;骑兵连下设三个骑兵排在第三数位分别是:1、2、3;骑兵排下设三个骑兵班,第四位数分别是:1、2、3;最后两位数是士兵数列码。如:第一骑兵营一骑兵连一排排长坐骑编号“A11000”,第三骑兵营三连二排三班数列最后一名战士坐骑编号:“C32312”。

袁清杨与吉傲云商议道:

“我们的新骑兵,应该有别于旧骑兵,不仅要具备过硬的作战本领,还应加强保家卫国的统一新思想;同时还应规范士兵们的行为、提高士兵的情操。士兵全部互相关系,称之为‘同志’。如何?”

吉傲云正有此意,二人想到一块儿了。吉司令道:

“我们可以效法拿破仑战神军队,在士兵中组建‘同志纠察队’,行为好的士兵轮流当值‘同志纠察队’,以此鼓励发动士兵维护军中的生活秩序和纠察犯罪行为,培养士兵崇高的军人品格。”

“我计划,这个月集中训练结束后,夜间训练减少一个时辰,我给官兵们补习军事绘图课程。我们每个战士不仅在战术上要以一当百,还应该培养未来更多的指挥员和作战参谋。”

袁清杨暗暗佩服吉司令,有战争发展韬略,不愧是欧洲王牌军校高材生。

“好啊,我一一浏览了骑兵团成员的履历,大都是小学毕业以上,其中有五分之一来自几个士官学校。相信在你的训练之下,假以时日,各个都会成为军事全才。”袁清杨鼓励吉司令,同时提示道:

“我担心,德国枪支不会那么快进来。北联国去年赞助了一匹枪支弹药,已经补充给了相立早的步兵队伍,我们骑兵组建晚了一步。在枪支到来前,能否有一门古老的射击训练到精准、百发百中,成为独特风格?”

吉傲云若有所思道:

“卢教官有一门独技,叫毒门蜜箭,杀伤力可大可小。这门绝技在江湖没有第二人使用。袁书记,能否把卢教官留在骑兵营?”

“我也希望留下卢教官。总部可能会委以卢教官更重要的任务。”

“哦!袁书记,从长远计划,骑兵团需要配备思想教导员。”

“骑兵团有三分之一的成员是京冀青年,经过这一个月的骑术训练后,你从中甄选吧,选出来后报给北方总部。”

这一个月夜间训练,卢教官给全体士兵讲有关战马的基本习性、与战马交流的技巧、如何保护战马等,课件都是他从十二岁起积累的实践经验和揣摩的方法。

三天,三位营长领教了卢教官一丝不苟、严谨的骑术与口令的训练,全体士兵观摩营长们的演练,加之晚间的学习,要领基本掌握了。

第四天以营为单位,三位营长任教官,给自己的三位连长训练,全体士兵观摩;第五天,仍然是营长任教官,连长带排长,共同演练,全体士兵观摩;第六天,营长督导,连长任教练,排长带班长,各营分开演练,士兵观摩。

后三天,卢教官、袁书记、吉司令三人在指挥台静观演练。

这六天得益于上帝的恩赐,天空一直飘着零星小雪,没有阳光照射的漠北大雪原,不会刺眼睛。

第七天是礼拜日,全体官兵上午唱赞美诗。吉司令说拿破仑的士兵适逢礼拜日上午,都唱赞美诗一个时辰,可以净化全体将士的灵魂。

袁书记礼拜六晚上建议,礼拜天下午,他们三人骑马去草原溜一圈。礼拜天早上,七少爷带着袁书记去马圈又挑选了两匹马,挑选的标准是体高、腿长、善长跑的,可以匹配给司令部的通讯官和警卫员。

礼拜天,吉司令也没得闲儿,上午唱诗完毕一直忙到下午三点半。礼拜天雪不下了,三人牵马出大营时,快要日落西山了,大漠北,昼短夜长。

三人只是提着马鞭就出来了。三人快马加鞭,比起速度来,尤其袁清杨书记,这一个礼拜观摩将士们演练,他馋的心里痒得难受,一马当先,冲在最前头,他也没顾上方向,两人就是陪他出来过瘾的,其他没多思考。

一路奔驰着,二人随其后。袁书记的马匹突然抬起前蹄长声嘶鸣,把袁书记抖翻落在雪地上,马匹一个跨越,蹿出五十米外。

七少爷提僵加速赶到时,袁书记落在地上,坐骑已经跨越出去。

吉司令也赶到,二人一前一后飞身下马,七少爷向前探一步,眼前是一座很深的陷阱,如果没猜错是围捕凶残野兽的。天已渐黑,三人没有带任何照明的,只能藉皎洁的月光,观察眼前和周边的一切。

袁清杨被抖落在厚厚的雪地上,没有摔疼。七少爷飞身跃到袁书记所骑坐骑跟前,拉住了缰绳,他的头贴在这匹坐骑头上,抚摸着牠的脖子。

袁书记已经站起来,跟吉司令看到七少爷与马的交流。吉司令说道:“他在感谢这匹马。牠把你抖落在地,你就不会掉在陷阱里;而牠自己舍命蹿出去,情况太紧急,也许能蹿过去,也许蹿不过去。他也在安抚牠,牠也受惊不小。”

“哦!战马对骑手,真是肝胆相照啊!”

七少爷牵着坐骑走过来,他跟袁书记换了坐骑,“我们上马!快!火红马在先,我断后!”七少爷命令。

火红骏马飞一样领先,两匹马紧随其后。他们回训练大营是上坡,三匹马的速度没有减速。

上了上岗,距离大营近在咫尺了。“吁!”七少爷勒住马缰,马停了下来,调转马头,回头望去;跑在前头的二人也停了下来,调转马头,回头望去:

那座深陷阱的不远处,也是一座山岗,低于大营这边。藉着月光,隐约见到一排密密麻麻的黄绿色的眼睛。三人都长长输了一口气。

七少爷轻轻拍了拍坐骑的背,坐骑原地踏步一圈。牠体会背上的主人的心情,牠跟主人一样。

“我们的骑兵,三分之一能够达到七少爷与坐骑合一的水平,就是一支神骑了!”吉司令感慨道。

回到训练大营,吉司令让侍从官传令,夜间警戒加强、火把全部燃起来。

吉司令、袁书记、七少爷三人洗漱完毕,入睡前,三人躺在热乎乎的大炕上,总结这一个礼拜的训练。傍晚陷阱与狼群的情景还在七少爷脑中历历在目,他有点后怕。他看着像无所谓的样子,但作起事来向来严禁且丝丝相扣。

总结到最后,七少爷说道:

“我们出去遛马,是件好事。马的嘶鸣引来了狼群,狼群集结速度之快,说明狼群距离我们很近。近十来天,漠北都在下雪,大雪封食,牠们没处寻食。狼是群体寻食动物,牠们每次遇到大雪封食聚集的地方,往往都有猎人设的深陷阱。”

“目前全团就那么几杆枪,子弹打光了,枪还不如刀、箭呢。这种环境,对付动物不能见血,会引来更多牠们的同伙。唯一派上用场的是毒门蜜箭。”

七少爷继续说道,另外两人静静地听着。这种环境七少爷最有发言权。

“蜜膏原料这附近就有,满达花籽附近应该很多,只是被大雪埋住了,这种植物是联片生长的。可以让士兵训练间歇期间出去寻找,对他们有好处;蜂蜜往北一点,靠近恰格图就有。”七少爷说着,从被窝坐起来。

“钢针的原材料可以用铁桦树,恰格图有很多。袁书记,得动用您北联国的关系,把这些树木枝子变废为宝,找个工厂,车成十厘米长铅笔头一样;再买些铝丝线,教战士们自己编作弹弓。”

“这样武器就有了。”吉傲云也坐了起来。

“明天我就骑马返回恰格图。”袁书记也坐起来。

“派两个蒙古族兵保护你。”吉司令说道。

“我们换上蒙古服装。”袁书记说道,“卢教官,你真是咱们骑兵的幸运之星啊!”

年轻的袁清杨书记,办事雷厉风行,一个礼拜的时间,采办齐全,铁桦木箭头制作了十五万支;士兵们也寻到了许多满达花和花籽。

骑兵团的将士们都年轻,本就好动,吉司令亲自教大家编作弹弓,甭提多兴奋了。

漠北下雪都集中在这一两个月,就第一个礼拜日有太阳出来,其它日子,要么是细雪纷扬、要么大雪漫天,战士训练倒是很适合;但却饿坏了草原上的动物。夜里将士们听到狼嚎叫的声音。

顿河马基因好,口令很快就熟悉了,最后一个礼拜训练骑兵合围作战口令。如何检验合围口令人马合一,实践是检验的最好方式。该如何实践呢?

“暗处虎视眈眈的狼群。”七少爷提醒道。

“弹弓射蜜箭才一个礼拜,有把握么?”吉傲云有些担忧。

“只要射进身体,粘着血,狼就会晕倒。正好也检验官兵的瞄准能力和胆识。”七少爷道。

“离开这儿的晚上吧,我们夜行,正好也是考验人与马夜间行动的合一程度。”袁清杨书记补充道。

“狼的数量究竟有多少呢,我们不知道。”吉傲云疑虑。

“狼很聪明,大雪封食,牠们一定是团队出战。今晚开始,火把全部息着连续三天,值班战士手持马灯隐藏在围墙内,第三天夜间群狼肯定会出现。到时候出其不意举出马灯、亮起火把。找几个眼神好的,站在高处,数一下狼群的数量。”七少爷说道。

“如果数量过多,我们怎么办?”吉傲云还是有顾虑。

“将狼群引到围墙脚,有陷阱,战士们事先布置绳索;快过年了,集市应该有鞭炮了,不用多,四挂从四个大门伸展出去二十米。不管什么情况,你的枪都不能出子弹。如果情况特别糟糕,我带几个有轻功的士兵跳出去,引开牠们,你命令将士们弹弓射击。”七少爷阐述方案道。

又道:“狼的数量在一百匹左右,千万不要出手,吓跑牠们就可以;草原狼多,大雪下了一个月,狼群集合很快。我不主张伤害动物。每年西海之行,我尽量避开,不去伤害牠们。”

吉司令依卢教官方案,夜间围墙火把都息了,只挂了几盏马灯;第二个晚上,有几匹狼悄无声息前来探察。狼来的时候,所有马匹,出了火红骏马、黑龙、黑鹰、约翰斯顿静静竖起耳朵,其牠战马都有或大或小的反应。全体骑兵除值班的,都前来观察战马的反应。

第三日是阴历十五,月儿圆之夜,皎洁的月亮高挂在天空之时,将士们进入状态,第一次与狼近距离接触。

从围墙小小的瞭望孔,开始是三匹狼出现,三匹狼距离围墙百米左右,饶了一圈,没有任何响声走开了。

三个骑兵营分成三组:

第三骑兵营与卢教官隐蔽窥测狼的动静,七少爷要求每个士兵应仔细观察狼的行踪、动作;

第一骑兵营与袁清杨等待三营信号点燃火把和鞭炮;

第二骑兵营与吉司令在马圈,一人守护三匹马,仔细观察战马的一举一动。

三匹狼离开训练场,半个时辰,一匹头狼先出现在高处,像是在指挥,其牠狼一个跟一个,跳跃轻盈,没有任何声响。

三匹狼绕训练场时,战马停止了吃草,都竖起耳朵;很快又恢复了原态。半个时辰后,战马不仅竖起耳朵,四蹄开始挪动,有些烦躁的样子。

将士们伸出手,轻轻抚摸牠们的背,牠们看到牠们的头儿,那匹火红骏马安然未动,渐渐安静下来。

狼群合围训练场,时间用了五分钟。狼群在头狼指挥下,在渐渐缩小包围圈,越来越近。司令部通讯员和警卫员站在高处数了一下,约一百二十匹狼,加上头狼。

皎洁的月光下,将士们看到群狼一双双细长的绿色眼睛,冷静、沉着、凶狠。七少爷知道,在距离围墙二十米处,牠们会一跃上围墙蹿进来。

就在群狼准备跃起来时,通亮的火把突然出现在围墙上,挂在围墙上方的马灯也亮起来。

太突然、太安静,群狼吓呆了。瞬间,头狼指挥群狼后退三十米。

将士点燃了鞭炮。只见头狼指挥着群狼,跑向远处,头狼断后。

马圈里的战马,安静下来后,没再低头吃草,而是竖起耳朵静静听着动静。

将士们欢呼着,跳跃着,由紧张变成兴奋;马圈的马儿尾巴也甩动起来。

火把插在围墙上,一直燃烧着。吉司令让侍从官叫来三位营长:

“睡觉前,你们三位营长要互相交流半小时,有什么心得、什么发现,明天早饭后来我这汇报。”

“是!”

“狼群明天会再来么?”三位营长领命出了吉司令的大帐后,袁清杨书记问卢教官。

“后天晚上会再次光顾我们,对我们进行观察,如果我们懈怠摆在牠面前,他会回去集结更多的伙伴,应该在阴历十八晚上来袭击我们,那时候狼群的数量可能是今天的两倍、三倍,或许会更多一些。”七少爷解答道。

“我们还用这招儿么?能否战胜那么多的狼呢?”袁书记担心道。

“今晚卢教官是诱惑狼群,故意吓跑牠们,让牠们虚惊一场、空欢喜一场;但饥饿迫使牠们,势必明天晚上再来视察,猎物还在,后天晚上就会集结更多的伙伴来偷袭猎物。”吉司令分析。

“今晚牠们跑去的方向是东北方向,我们可以后天白天出发,向南出发,晚上给这里留几只兔子。我们就可以兵不血刃,安全离开这里。”

“聪明!军事骑才!我这点计谋被你看穿了。”卢教官撩耶吉司令。

“不是要演练合围么?这也没机会了。”袁清杨有些失落。

“袁书记,合围的要领:骑手与战马跨越的和谐力。您看今晚狼群,是否和谐?今晚的演练收益有三:

第一、临危战马的反应,骑手的心理素质会给牠们很大安抚狼;第二、群狼和谐围合速度,马匹也一样有,关键在指挥;第三、狼跨越在十米到十五米,如果在二十米处,牠们不仅可以跨越二十米,还可以跳到二十米外的两米高处;骑手临危不惧,战马就能发挥最佳效果。”吉司令解释道。

“哦!骑手的历练这么重要。”袁清杨书记顿悟道。

阴历十八这天早上,卢教官在帐内准备他的毒门蜜箭,穿越大漠,以防万一。他一切准备就绪,将行囊系好在肩,步出大帐时惊呆了:

骑兵按营分了三个纵队,将士们深灰色的军服配马裤、皮靴,肩上斜跨一把成吉思汗大刀;弹弓插在右胸的外挂衣兜、腰间的子弹带插的不是子弹而是铁桦木制成的箭头;每个战士头戴一个面具,捆绑在兔毛耳朵棉帽上,面具是黑蜘蛛。吉司令也是,袁清杨书记也是。

他再看看自己手里提的面具,是狮子王。

他回转帐内,把自己的狮子王面具套在帽子上,戴面具那一刹那,他笑了:好你个吉傲云,竟然能作出黑蜘蛛。嗯!蜘蛛侠空骑,就是这支骑兵了。

司令部通讯员和警卫员的马匹暂时是七少爷和袁清杨书记的坐骑,两个通讯兵暂被安排与伙食班同行。

一支神奇的骑兵,没有任何声响,上午八点从达尔罕出发,一路南行,绕过库伦,穿行大漠,次日清晨抵达苏尼特左旗。

本文连载章节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