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纬一凰的头像

纬一凰

网站用户

小说
202010/22
分享
《凤池归来兮》连载

第一十五章 兵骑漠北汇合

自七少爷急急慌慌离开客栈往京都赶回时,吉傲云的第六感觉告诉他,七少爷家里一定有大事儿发生。

随后他骑快马回了趟吉王府,请父亲多关注卢氏家里的动静儿,如果有什么事一定派人告诉他。

吉王爷得到信息,卢氏庄园七少奶奶张荔云去世了。

吉王爷让管家张玉兰的哥哥安排人稍口信儿给吉傲云夫妇。吉傲云得知口信儿时,正在院儿里挤羊奶,一屁股跌坐在地上,手里盛羊奶的缸子跌落在地上,生鲜羊奶溅了一地,也溅在他的脸上、衣服上。他的眼泪没止住,流了出来。

张玉兰在屋里,也听到了报信儿。她知道丈夫听到口信儿肯定受不住。她扔掉手里的活儿跑出来,看到了自己丈夫那一刻的样子。她伏下身拥抱住丈夫。

“玉兰,七少今后的日子怎么过?他没有张荔云了,日子该怎么过?三个孩子没有娘了,怎么办?你我不能像七少和荔云这样年轻就分开了,得同年同月走。”吉傲云紧紧抱住妻子。

吉傲云喜欢、欣赏七少,她理解丈夫的心情。玉兰没想到丈夫这么伤感。她被感染着,眼泪流出来。

吉王府报信人回府禀告了这一幕。吉王爷想,得给儿子找事儿作,让他忙起来。他请示京冀青年北方总部,安排儿子吉傲云去晋城相立早将军的招兵处,负责京冀青年骑兵的招募。

经过一个多月的忙碌,一个骑兵团的招募,经过吉傲云的严格审核,招募了约一千五百名年轻士兵。吉傲云是处女座,追求尽善尽美。九月中旬他在晋城给他自己招募的新兵做基础训练过。基本训练两个礼拜,经过考核,合格士兵一千三百八十人;没合格的,发给路费,要么回家、要么自己找去处。

他一个人,柱子给他作助手,十月一日,他带新兵野营拉练训练,目的地是赛罕塔拉客栈。忙碌的吉傲云暂时忘却了兄弟。

吉傲云在德国所学习的,开始派上用场。他将招募的士兵全部带到了赛罕塔拉客栈,在客栈东南方面安营扎寨进行全方位骑兵训练。客栈的院儿内安装了木制作成的单杠、双杠、木马、乒乓球案,贴近院儿南墙外打了一千五百个一米二高的马桩。

他招募的士兵都满足了小学以上文化、十六至二十四周岁、个头一米七以上。从简历表看,有一半的士兵在地方的士官学校学习过,三分之一来自地方武术学校。

吉傲云练兵不按套路、不落俗,他结合了一切现有条件,环环相扣,到了包岗小镇,就综合士兵的各项素质,优选出三名代理营长;由三位营长,根据他制定的连长具备条件,在自己的营里跟他推荐三名代理排长,以这种方式,层层推选出代理连长、代理班长。

十月河水已经凉了。到了客栈,他让士兵下河洗澡,每个都得下河。士兵中百分之八十来自北方,都是旱鸭子,在河里洗澡,有的士兵还是第一次。

通过河里洗澡,他选出十二名水性好的士兵担任教练,训练科目:游泳,一个礼拜学会,考核。

接下来,乒乓球训练,不是单球训练,是双对双、三对三、四对四、五对五,训练协作磨合与应对能力。

他给每个士兵的夜里睡眠时间不超过两个时辰,午休半个时辰。

吉司令根据包岗小镇和客栈环境,结合步兵与骑兵相结合的训练科目,理论与实际相结合,将中国武术与拿破仑骑兵柔和,制定因地制宜的训练方案,士兵的爆发力、耐力,臂力、弹跳力,马步、跨越,拼刺刀、大刀,格斗、空手道,一目十行视力、记忆力,单兵作战、协作磨合等都囊括在实训课程中;给士兵讲解中欧兵器知识、各类战马知识,东洋人、西洋人的规模作战特点及其骑兵作战特点。

十二个礼拜,他的训练科目全部完成。吉王爷每个礼拜送来一马车的羊胴体。士兵们对他们的吉司令,是爱恨交加,私下给他起雅号:魔头司令。

十二月初,吉傲云接到通知,要他率领全团在元月五号前到达达尔罕。他知道,他的骑兵要有战马了。他兴奋了好几天,他想将喜讯告知七少爷,但纪律不允许。

好事成双,妻子张玉兰怀孕了,已经快两个月了。吉傲云每天脸上挂着笑脸儿,士兵也开始大胆、主动跟司令搭话儿了。

三个月了,向德国订购的武器还没有到,士兵们只能人手匕首一枚、红缨枪一杆、成吉思汗弯刀一把、黑蜘蛛面具一张。面具是吉司令亲自画的,按照记忆,他亲自示范教士兵们自己动手制作了自己的面具。

长途野营拉练是一个大科目,吉司令借鉴了七少爷去西海的方法,为全体官兵备了干粮和咸菜疙瘩,以及松树明子。咸菜疙瘩士兵自己动手晾晒、切条。

骑兵编制分成三个营、九个连、三十六个排、一百单八个班,外加一个炊事班、一个饲养班、一个后勤班。

冬至第二天,长途野营拉链训练开始。早操结束,吉司令向全体官兵承诺:

“全体将士们,今天我们将训练科目是长途野营拉链,目的地是北面的达尔罕,距离我们脚下的大本营约四千里。凡这一项合格者,回归时每人一匹战马;不合格者徒步回大本营。有决心么?”

“有!”声音回荡在空旷的雪原上。

“我们没有武器,途中无论夜宿还是夜行,可能会遇到狼群、黑熊等攻击性动物。我们惧怕么?”

“不怕!”

“早餐结束后,给大家三十分钟准备。以铃声为准全体集合。”

早餐后三十分钟,集合铃声响起,士兵们在客栈西门院儿外集合。

三分钟:

“骑兵一营营长谭印宸报告:全体准备完毕。”

“骑兵二营营长王殿生报告:全体准备完毕。”

“骑兵三营营长颜士松报告:全体准备完毕。”

“全体出发!”

吉司令发出号令,生龙活虎的将士们像一条长龙,消失在茫茫大雪原里。漠北大地,开始进入下雪的季节,将士们走茫茫大漠与大雪花中。

元月二号下午,吉司令和他的将士们到达目的地达尔罕,借宿科尔沁部和硕亲王府的旧式军训大营。

七少爷与袁清杨三号上午再次来到军马场,这里古时候也是鲜卑族的养马场。克兹洛夫已经在此等候了。他们跟马倌用俄语交流起来。

马倌是蒙古族人。

“你们相中哪个马圈的,自己挑选,一个圈是一个繁育场的。”马倌介绍。

“军马场入口数,第二个圈和第五个圈。”七少爷用俄语回答。

马倌上下打量七少爷,摇摇头,道:“苗条的小白脸儿,挑选战马非同挑选马铃薯。这两个圈的,很倔强,性子太野,驾驭祂们不像剥马铃薯皮那样容易。”

“先生,能让我进马圈里么?”七少爷问马倌。

“小白脸儿,我说过,牠们性子野蛮,会攻击你的。”马倌友好提示道。

“谢谢!您先打开二号圈吧。”七少爷温和说道。克兹洛夫静静旁观。

马倌打开二号圈门,七少爷进来,低头吃草的马儿们,见来了三位不速之客,纷纷抬起头、挪动着四蹄。七少爷穿行在马儿中间,袁清杨跟随在身后。

“袁书记,你怕么?”七少爷问袁书记。

“不怕。我跟在你后面呢。”袁清杨回答。

转了一圈,圈里有五百多匹,都是年轻的,刚成年的占七层。七少爷挑出一匹头马,七少爷瞅准了缰绳,一把抓住,这匹火红的头马很不情愿,想挣脱,没成功。

马圈门口右侧,有个一米五的高台,克兹洛夫和马倌站在高台上,观看着。他看到七少爷手抓缰绳的动作,眼睛楞了一下,没有说话。

七少爷牵着马缰,走出来。“我可以溜一圈么?”

“可以。”这匹马很英俊,全身火红色,只有四个蹄子是白色的。

七少爷牵着火红马,出了二号圈门,走到五号马圈门口。马倌和克兹洛夫也跟了过来。

七少爷将火红马的缰绳拴在五号圈门口的马桩子上,示意马倌打开五号圈门。马倌没明白七少爷要干么,迟疑了一下,还是打开了五号圈门。

五号圈里的马匹差不多是二号圈的一倍,以酱红色居多,火红色占三层,也都是刚成年的,还有百十来匹未完全成年的愣头青。七少爷转一圈,来到一匹马前,停住脚步。这匹马火红身体、黑色的鬃、黑色的四蹄。

见七少爷来到面前,牠突然抬起前蹄,好像要踏上来的架势,吓得袁清杨睁大了眼睛,他担心马儿伤着七少爷。七少爷没躲闪,抬起一条腿直击牠的后腿。

七少爷猫腰伸出大长腿,马儿反应灵敏,迅速抬起后蹄,躲过了七少爷扫过来的大长腿,牠的前蹄悬在空中,情急之中,牠发出嘶鸣,七少爷立马闪出,同时拉着身后的袁清杨。马儿四蹄落地。

站在五号圈门口高台上的克兹洛夫看傻了,这也太神速了吧;马倌伸出拇指,跟旁边的克兹洛夫说:“小白脸儿是真正的巴特尔!”

七少爷在马儿四蹄落稳之际,抓住了缰绳,袁清杨立马闪开,七少爷拉着缰绳直奔圈门口,这家伙还有点不服输。

马儿被拽着出了门口,看见一伙伴被拴着,开始尥蹶子了。七少爷不容分说,伸出左手,轻轻点了牠脖子,马儿没反应过来,咣当,躺在地上了。

马倌看到七少爷的手速度太快,“嗖”,从高台上跃下来,本能地想阻止小白脸儿,但没来得及,他落地之时,马儿也躺倒在地上了。马倌着急了,刚想开口,七少爷说道:“不用担心,牠只是麻筋儿了,呆会儿缓过来自己就站起来了。”

克兹洛夫过来拥抱七少爷“屈先生,你太厉害了!太厉害了!”

三分钟后,黑鬃红马自己站起来。七少爷过去摸摸牠的头,跟牠耳语几句,拉着牠的缰绳递给袁清杨,他自己解开火红马的缰绳。

“先生,我们俩出去溜一圈。”说罢飞身上马,红马似乎没有感觉,就被骑上了。袁清杨也飞身跨上黑鬃红马的背上。

离开小木屋酒店时,两人已经换上了短棉袄、勉裆棉裤,打上了绑腿,披着羊毛大氅,包袱皮儿也都斜挎在肩。

七少爷看了一眼怀表,“唒!”双腿轻夹马腹,提起缰绳,火红骏马撩起前蹄,“咴!”发出长鸣,腾空蹿出去五十米远,四蹄似乎没着地儿,风驰向远方。七少爷手抓缰绳,将身体轻轻伏在马背上,双手环住马脖子。

袁清杨的坐骑不示弱,风驰电掣般跟了上去,袁清杨搂紧马脖子:这马怎么跟受了惊似的。

两匹马飞驰了十分钟,克兹洛夫只能看到原处有两个点。七少爷㩐了一下缰绳,左腿磕了一下马腹,火红骏马抬起前蹄,突然直立九十度,再次鸣嘶,往回跑。

往回是约三十五度的上坡,火红俊马很聪明,牠斜着坡度,绕了一个四十五度的弧度旋驰。

黑鬃红马也不示弱,一直与火红俊马保持百米的距离。

“吁!”骏马停下来。七少爷左手掌轻按马背,右腿朝前抬起,一个旋转身,轻轻落地。克兹洛夫与马倌双双情不自禁地鼓掌。袁清杨也回到起点,从马背上跃下来。

克兹洛夫与两位一一拥抱,连连说“英雄!”“英俊青年!”

“克兹洛夫先生,赠送我们的马匹,可以是这两个圈的的吗?”七少爷问道。

“可以的。屈先生,如果你们两位能够带走的话,二号圈和五号圈的,你们都可以带走。”克兹洛夫回答。

“谢谢克兹洛夫先生!”“谢谢亲爱的朋友!”袁清杨与两位一一握手言谢。

“我来数一数,可以吧。”七少爷说道。

“屈先生,我来帮你吧。”马倌主动说道,“你是我心里的巴特尔!”

“谢谢!”

“英俊的巴特尔,你需要多少马匹?”马倌问七少爷。

“一千三百八十三匹。”袁清杨在不远处,虽然在与克兹洛夫交流着,耳朵听到了马倌的问话,回答道。

七少爷会心的笑了。

七少爷与马倌数了半个小时,二号圈里共五百七十五匹马;四个人共同数五号圈,数了半个小时,圈里共八百零六匹。

“少了两匹!”马倌说道,“再从其它圈挑两匹,怕是不合群。”

“先生,就这些吧,不要再增加了。”袁清杨急忙解释道。

咕噜噜、咕噜噜,马倌的胃发出饿的信号。

“对不起,两位,我们去吃饭吧。克兹洛夫先生,您带领吧。”

“稍等,先生,能否给这些马匹再加一些草料;还有,是否有黄豆,给他们吃一些,我付钱。”七少爷对马倌说道。

“英俊的巴特尔,我来吩咐饲养员,你不要操心啦。”马倌说着,招呼一个年轻的马倌,交代他带几个人,给两个圈多加一些饲草,再加一些黄豆粒,按照每匹马一公斤。

克兹洛夫略有些吃惊地看着马倌,可能觉得马倌太大方了。七少爷非常感激地向马倌抱拳示谢。

四个人找了一家蒙古族餐馆,吃过饭喝了一些奶茶,“两位英俊的巴特尔,我以茶代酒,敬两位。祝你们一路平安!”马倌举起奶茶。

“谢谢!”四人都将杯中奶茶一饮而尽。

“克兹洛夫先生,我们今晚就出发。能给我们两把大一点火苗的火把么?”袁清杨问道。

“火把没有,我给你们几盏煤油马灯,再带一桶煤油。回去一路都够用的。”马倌说道。

“谢谢!谢谢!”

克兹洛夫将准备好的两个人穿越蒙古的通文,递给了袁清杨。袁清杨拿出地图,在饭桌上展开,找到达尔罕;七少爷定准方向,看了一眼怀表,时间是傍晚五点二十分。

两人带领一千三百八十一匹骏马,告别了克兹洛夫和马倌,出发了。

军马场距离恰格图一百多公里,恰格图距离达尔罕约一百公里。七少爷和火红骏马在众马之先,袁清杨和黑鬃红马在众马之后。

七少爷控制着火红骏马以时速五十至六十公里的速度前行。过了恰格图,大雪花纷纷飘下来。七少爷在想:下雪了,今天是阴历十九,如果不下雪,下玄凸月,夜行会亮一些。

两人不到七点,带着众马儿过了恰格图小镇,这一路是上坡前行。过了恰格图小镇,就是缓慢的下坡,七少爷坐骑之上,前方约十公里内是能够看得到的。又疾行了半个时辰,前方有大片的亮光。七少爷掏出怀表,已经接近九点。

光越来越亮,好像在朝自己的方向快速移动,双方越来越近了,对方好像在喊着什么。清楚了,浩瀚的大漠,黑夜与大片的雪花儿交织着,一条长长的火把,像士兵一样,间距相等,手里举着火把。“七少爷!”“七少爷!”群体的呼喊,带着热温,在一尘不染的大漠空中传过来。

“嗨!”七少爷拉长了音儿回应着。

“嗨!”袁清杨在中马儿之后,也拉长了音儿回应着。

众马儿,好像也听懂了,速度加快起来。 

本文连载章节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