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纬一凰的头像

纬一凰

网站用户

小说
202010/13
分享
《凤池归来兮》连载

第一十一章 三秋十二桂

菅原枝子的凤池计划比她预期顺利许多,她向哥哥菅原将军作了汇报,在报告里特别强调了七少爷的价值,里面含了许多欣赏;也如实汇报了吉村岗茨的工作能力和工作热忱。他也给哥哥写了一封家书,陈述了卢鸿仑的影响力和沉稳以及其对家族的教育,是一个比较理想的生意合作伙伴。

邻近十二月还有不到一个礼拜的时间了,墨儿根王府按照张荔水的建议,租下了五十二间屋子的院落。

菅原枝子在校舍装修方面充分考虑了张荔水的建议,由吉村岗茨在竹林会社里挑选出两位贴近专业的人员,负责监工整体装修。

与菅原枝子一同来京都的桥木樱子和渡边小离外出完成任务,也回到京都,菅原枝子多了两个帮手。

菅原枝子与吉村岗茨分别与张荔水和七少爷作一个详细的交流。菅原枝子去了橘源枝子的家。

橘源枝子学会了和面、包饺子,她包了羊肉与冬瓜馅饺子,招待老同学菅原枝子。

橘源枝子长相一般,最大的优势身材好、皮肤好。七少爷给相面结论:性情温和、善良,忠诚家人和朋友,一生平安,但无子嗣,只有张荔水的妹妹张荔云知道。

在张荔水的家里,三位枣稻大学的毕业生,交流到很晚。张荔水答应菅原枝子去担任校长。

“大枝子,我同意担任凤池小学校长。但我也有条件:第一、我是自由的,不参与两国任何带有政治色彩的事情;第二、学校要作真正的教育,为每个学生的安全和将来负责,不许误人子弟;第三、这个校长不能是绑架式的终身制;第四、不能对外宣传,踏踏实实作教育。以上四条,你是否同意并保证?”

“荔水君,我当着你和小枝子承诺:第一,我们是小学校,不带任何政治色彩;第二,绝对是教书育人;第三,一任四年,任期满,是否再任,你自己选择;第四,从我个人角度,不作任何宣传。贵国是否宣传,那就不是我能左右的。”菅原枝子郑重其事答复张荔水。“你可以相信我了么?荔水君。”

“大枝子,我相信你!”橘源枝子表态。菅原枝子长橘源枝子两岁。

“小枝子,你与荔水君结婚几年了?”张荔水回书房看书了,菅原枝子问橘源枝子。

“七年多了。”

“你们为什么不要小孩?”

“不是不要,是不能够。我们作了检测,是荔水君的精子遇到我的卵子,互相躲避、排斥。”橘源枝子被戳到了痛处。

“还有这事!”

“万分之一的机率,命中了我们。”

“对不起!小枝子。”

两位老同学又聊了些家里的一些事情,菅原枝子看橘源枝子有些疲倦了,就告辞离开了。

吉村岗茨邀请七少爷去竹林会社,参观了他的剑道室。二人换上行头比试了一场,正如七少爷所说,他刚刚学习剑术。七少爷很机敏、灵巧,静若处子动若脱兔,这是吉村岗茨对七少爷的内心评价。

“七少爷,你信基督多少年了?”吉村岗茨与七少爷边冲淋浴边交流,只有他们俩。

“从我记事开始,娘亲就开始每天读《圣经》给我们,我娘亲的父亲是牧师。”七少爷回答。

“我母亲也是基督徒,很虔诚。据说我父亲家原来比较贫穷,我母亲贤惠,又是基督徒,后来带我父亲也信了基督。我们家在教会兄弟姊妹帮助下,开始尝试做些小生意,日子一天一天好起来。”这是吉村岗茨的真心话。

“你的国文说的很好。剑术也不错。”七少爷夸赞他。

“谢谢!以后私下里,我称呼你为七弟兄,可以么?”

“可以,岗茨弟兄。”

两个人相视而笑。因着相同的信仰,相处的比较相融。

“摸骨测相,真有那么神奇么?”

“人的长相是上帝赐予的,是忠、是奸、还是枭雄,都是上帝安排好的。当然摸骨测相只能看一个表面。”

“如果摸骨测相,这个人是奸臣、反骨,你说能改变么?”

“我相信能,上帝能改变一切。”

“好吧。上帝给预备的一切,都是美好的。”吉村岗茨真诚说道。

“阿门!”七少爷虔诚回应。

“七弟兄,您对兼职任课,还有什么异议么?”

“目前没有,就是希望你们真诚办学、正确教育学生就可以了。”

入学智力测试开始了,测试安排:先运动能力、应变能力、记忆力等测试,七少爷的摸骨测相最后一关。七少爷建议:先走他的一关,然后再测那三项。大家认为有道理。

在近两百个孩子的测试中,有孩子的衣服袖口内侧,绣了一朵很小的金黄色桂花,桂花极小,很难发现。

七少爷要求六天的时间测试全部完成。每天他要摸骨测相三十来个孩子。

面试开始之前,七少爷问了一个问题:“我是按照我的技术测试,真实的淘汰么?还是要考虑生源的数量?”大家面面相觑,这个问题只有菅原枝子能够回答。

“尊重你的技术,以你的技术为先、为准。”菅原枝子回答。

“最后生源数量达不到四个班级怎么办?还有办法补救么?”七少爷进一步提出问题。

“今年的中国年在二月中旬,补救是有时间的。”菅原枝子回答。

孩子测试的顺序由渡边小离安排。大家都很好奇,摸骨测相究竟是怎样的?为了不耽误各自的工作,他们轮流坐在七少爷旁边作陪考。

七少爷极其小心地面试每个孩子,生怕漏掉了任何一朵小桂花。第一天面试了三十个孩子,没有一朵小桂花。

回家的路上,他很疲倦了。晚饭在学校吃过了。他躺在床上,回顾一遍一天的每个情节,是否有疏忽的地方。想着想着,睡着了。

次日清晨,他看到父亲在院儿里活动身体,他知道父亲在等他。

“爹,早安!”

“昨天面试了多少人?昨晚看你回来时挺疲倦。”

“面试三十个,一朵花都没见到。爹,今晚我想住在学校,每个人都住在学校了,只有我回家。”

“也行,换一个环境,你能睡好觉么?”父亲关切道。

“我试一试,也顺便了解一下孩子们的住宿怎么样。”

第二天面试一天,面试了三十六个孩子,仍然没有摸到一朵桂花。七少爷也同大家一样,睡在了学校。

两天的面试,通过第一关面试的,100%都通过了那三项测试。七少爷面试第一天淘汰率约20%,第二天放大了淘汰率,达到30%。

一天下来,大家都很疲倦了,菅原枝子给大家订了每个人可口的晚餐。吃过晚饭,七少爷主动要求参观学生宿舍,菅原枝子特别开心,亲自带着七少爷参观了宿舍,宿舍的相关物件儿还没到齐。菅原枝子还征求了七少爷的建议,“学校的装修,我是外行,但从健康的角度,对一个成长身体的孩子来说,布置和购买的都很合适。”

“你这样说,我深感安慰。谢谢你!早点休息吧,看你也很累了。”

七少爷要求自己睡一间屋,生疏的地方,夜里他睡不好。其他人两人一间屋。他回到睡觉的屋,向上帝献上敬虔的祷告。

第三天面试了三十六个孩子,出现了一朵小桂花,一天下来,这一关淘汰率约25%。

所有参加面试的孩子们都被菅原枝子安排在酒店里,酒店的名称和地址,只有她和桥木樱子知道,家长不许陪同。

孩子们等待面试、测试,也考验孩子们的耐心和沉着能力了。在等待期间,如果有哭闹的,不用面试和测试,直接淘汰掉。第三天就有三个孩子直接淘汰掉了。

这晚,七少爷要回家睡觉,陌生地方他睡不好。

回家的路上,他骑着骏马。骏马能感觉到背上的主人心情不错。踢踏踢踏的马蹄声,正好被从会客堂出来的卢鸿仑听到。他停在院子里,舒展身体。

七少爷进门,看到父亲在活动筋骨,爷爷和奶奶、娘亲和大妈、三妈,都在院子里。他灵机一动,从旋转木门旁拾起一跟竖着的未干透的竹竿,将自己的帽子举起来、旋转着。

院儿的长辈们,好久没有看到小七这样轻松地举动。父亲懂了他的举动,“一个孩子啊!”

小七听懂父亲懂他的弦外之音了。

“我的七儿啊,奶奶好想你啊,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呢?”奶奶招呼他。他就着奶奶的话儿“奶奶,我今天忙了一整天呢。”他学着大女儿的强调,拉长了一字。

长辈们都高兴了,看着阴沉了三个多月的小脸儿。

大妈打趣道:“今天放晴了,天上的星星都在眨眼睛呢。”

“回屋休息吧。仨孩子的爹了,还像个孩子。”

紧张了三天,晚上七少爷一个人在屋里睡个好觉,卢相德这几日被爷爷叫到屋里睡去了。

六天下来,面试测试通过的孩子一共一百四十六个。金黄色的小桂花出现了总共十二朵。

七少爷第四天、第五天、第六天,面试越加认真、仔细,每个晚上,他都仔细地回忆着白天自己的动作和每一个环节,确认自己有没有瑕疵和纰漏。

第六天晚上,当着大家伙儿的面,张荔水夫妇也在场,他带着疲倦调皮地跟菅原枝子说:“这六天的劳动,我付出的精力,等于我一年的,大主任,你给我什么补偿呢?”

“辛苦了!卢舒善君。”菅原枝子说着,给七少爷鞠躬九十度。“大家都辛苦了!这一周的忙碌,按照一个月的薪资发给大家。七少爷是我们学校的兼职任课教师,他可以放假自由了,我们各位还要辛苦几天,学校一切准备就绪,我们再放假。”

橘源枝子和吉村岗茨发现,菅原枝子只要有七少爷出现,她说话待人都温和了许多。

大家都欢呼鼓掌。七少爷说:“我明天休息了,下周我要买火车票去沪城参加海派艺术消寒会哦。各位,春节后再见!”

七少爷说完,便打马回庄园了。

回到家,发现父亲和母亲在他屋里,他们在欣赏他的面具,看到他回来了,父亲慈爱地看着他,“几天没刮胡子了?你现在的样子,恐怕你的两个女儿都认不出你了。”

“爹,我的面具您也喜欢?”

“原来从不曾细细看你的面具,今天和你娘亲来到你屋,抬头瞧见这七枚面具。别说,各具特色。有光的地方,看它们是卡通;没有亮光的地方再看,就比较狰狞。”

“爹,有光的地方,就有天使;黑暗的地方,就有魔鬼。”

“美娜,我们的儿子这段时间灵魂升华了哈。”

“感谢主!”吉美娜回答。

“我的面具,如果有十二枚就可以从这挂到那头,现在还空缺一半呢。”七少爷无不遗憾地说道,同时也暗示父亲,是十二朵桂花。

吉美娜不知道这父子俩在说暗语,“你就知足,感恩吧。荔云给你留下了七枚面具,七,在神的国里是最完美的数字。”吉美娜安慰儿子。

“你娘亲说的对。七,在上帝那里,是最完全的数字。我的七儿,就是上帝赐给我最好的。美娜,你说是不是?”父亲一语双关道。

“感谢神!谢谢爹!谢谢娘亲!”七少爷楠楠说道。

“咱们走吧,让小七儿早点休息。冲个热水澡,这几日好好休息一下,你不是还要去沪城么,参加什么艺术会,对吧?”父亲说道。

“艺术消寒会。爹,参加艺术消寒会,我想带上面具,您看可以么?”

“艺术消寒会?还是Party消寒会啊?只要你高兴。前提是一切平安!”

“谢谢爹!谢谢娘亲!”七少爷听得出来,父亲是一语双关。吉美娜浑然不知父子二人的暗语,只是喜乐于父子充满爱的相处关系。

七少爷洗漱完毕,躺在床上,将这六天的面试流程,包括每个细节,重新在脑子里过一遍;十二朵小桂花,面相、手脚、骨骼,包括未来能长多高等,都烙印在脑子里了,其中一朵小桂花,在脑子里挥之不去,总感觉似曾相识。

七少爷的记忆力是惊人的,这一点遗传了母亲的基因。他如此强大的记忆力,只有张荔云和吉傲云领教过。

连续六天的测试,由紧张到兴奋,劳神程度远远超过选战马。七少爷沉沉地睡着了。第二天早晨,卢相德几天没有看到父亲,睁开眼睛,洗漱完毕,第一个来父亲这儿问早安。他都没感觉,还在沉沉地睡着。

卢相德给爷爷问早安时,“爷爷,我爹还在睡觉呢。”

“让你爹多睡会儿吧,可能太累了。”

接近中午七少爷醒了,内院儿很安静,孩子们都去上学了。他洗漱完毕,去母亲屋里,母亲不在;他去了后院儿,母亲在领两个孙女儿玩耍,保姆也在。

“娘亲!”

“爹!”两个女儿看到父亲,停止玩耍,像两只燕儿一样飞到父亲身边,小女儿芳婷跑起来还有些跌跌拌拌的,穿着棉衣,更像一只企鹅。

两个女儿飞过来,各抱着父亲一条腿。七少爷弯腰,一只胳膊揽抱一个女儿。看到女儿灿烂的面容,他的紧张、疲劳全都飞走了。

“休息好了么?”吉美娜心疼地问儿子。

“娘亲,睡了一个对时还多呢。”

“爹,我们娘亲什么时候回来看我们?”大女儿突然想起自己的娘亲。

七少爷被女儿的问话,僵住了。缓了一会儿,“方芳长大了,越来越美的时候,娘亲就回来了。”

七少爷陪着两个女儿玩耍,在母亲屋里吃的午饭;午饭后,母亲陪着两个孙女睡午觉,他就去了爷爷奶奶屋,呆了一下午。

晚上,七少爷来到父亲的书房,书房还坐着一个英俊青年。七少爷愣了一下:他怎么进来的?怎么没有注意到家里来了人?

“小七,这是京冀青年北方总部袁清杨书记。”卢鸿仑向儿子介绍。

“七少爷,你好!辛苦了!百闻不如一见,今天终于见到了。”英俊青年站起身来,大步走到七少爷面前,张开双臂,给七少爷一个大大的拥抱,然后拉着七少爷的手,同时坐到他父亲的对面。

“这么软的手掌,居然是相马师,手握缰绳驾驭众马驰骋万里之遥。你太来不起了!”袁清杨由衷的赞叹。

“十二朵金黄色的小桂花,如此珍贵,现在开始深深地埋在泥土里了,盼着他们能够汲取土壤的养分,慢慢长成参天大树。我们给他们起个名字吧,就叫‘三秋十二桂’,卢老,您觉得可以不?”

本文连载章节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