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纬一凰的头像

纬一凰

网站用户

小说
202101/04
分享
《凤池归来兮》连载

第四十二章 引导常态化思考

卢鸿仑在沪城完成了亲家张规翁托付他的事情后,就按照原计划订好的行程,乘轮船启程去了香港。

在香港与妻弟郭兆田和他的二儿子卢清善见了一面,三人畅谈了一天一夜;次日是礼拜六他睡了一上午。

下午,卢鸿仑带着长孙女卢小方、孙子卢伍德、郭连卢和郭结卢,去皇后大道下馆子。这是多年守定的规矩,在京都的孙子不享受这个待遇。他每次来都给孙子们一个首选美食的权利,轮到谁,谁就有权利选择一个自己最爱吃的美食,然后爷爷就带着他们一块去吃。孩子们都盼着爷爷来香港。

自他把家族贸易运营完全交给大儿子卢水善管理后,十来年来,基本一年来一次香港,一来了解当下和未来一年的国际贸易形势;二来与他的孙子孙女亲近。他的心里也存着私心呢,就是他的孙子们无论在哪里,不论是姓卢还是姓郭,都得在心里记住他才是他们真正的爷爷。

爷爷每次来香港带孩子们上街,孙子们都会陪着爷爷乘坐电车,绕港一圈,再去吃最想要吃的美食。爷孙五人说说笑笑,好不开心。

这次首选又轮到卢小方了,卢小方是卢鸿仑的长孙女,年方十六岁,细高挑的个头约一米又七,长得像他爸爸,浓眉大眼,眼珠乌黑且又大又圆,肤色微黑,看着健康又阳光、也不乏时尚。大襟、下摆呈弧形、衣领较矮、袖管较宽的果粉色上衣,青色不长不短的褶裙,黑色布鞋配白色长筒袜,齐耳的短发,齐眉的留海儿,愈发衬托又圆又黑的双目。这孩子自小喜欢舞文弄墨,文笔极好,还经常与同学们论今谈古,扮文装武。

卢鸿仑的二儿子自长大成人后酷似父亲,头发也整日打理的油光可鉴。三个孙子清一色白短衫、黑裤子、黑布鞋,长得都像他们的父亲,看架势将来个头都不会低于一米又七五。

卢鸿仑带孩子上街前问:“孩子们,该轮到谁享有首选权利了?”

“自然是大姐喽。”最小的有点羡慕嫉妒道。

“矣!结卢,你好像有意见哦,去年你享受首选权利哦。”卢鸿仑调侃这个憨像十足的小孙子。

“去年我没能充分享受。”郭结卢嘟囔着。

“为啥呢?”爷爷又问。

“就是为了他,我跟他结盟,就依着他选择了。”郭结卢指着二哥郭连卢说道。

“嘿!我又没强迫你,是你自己自愿的;现在又后悔又委屈的,真是的。嗛!”郭连卢也不高兴了。

“结卢当时自愿是有目的的。现在目的达到了,又觉得委屈了。嗛!啥人呢。”他们的大哥卢伍德一语道破真相。

“爷爷,今年是我享受首选美食权利了。我想呢,我既遵从我自己的爱好,也充分考虑他们几个大兴趣,选择一个您想都不敢想的美食。”卢小方想缓解弟弟们的小矛盾。

“好啊,还是我孙女识大体、顾全面。”卢鸿仑夸赞他的长孙女。

“爷爷,我知道我姐要选什么美食了。”郭结卢一脸怪怪的。

“郭结卢,你不会又要有什么想法吧?”他们的大哥卢伍德追问一句,郭结卢耸耸肩。

“他有想法没想法,也由不得他。是大姐享受首选美食权利。”郭连卢嘟囔一句,郭结卢皱皱鼻子。

“这么说,你们的大姐首选的美食,都照顾到你们大家的兴趣喽。”爷爷笑眯眯地调侃孙子们。

“爷爷,有您给我们壮胆,我决定带弟弟们冒险一次。”大孙女卢小方说道。

“小方,你首选哪家美食呢,能告诉爷爷么?”爷爷佯装好奇。

“蛇王芬——米其林蛇羹”四个孙子异口同声。

“爷爷,有您在,我们才有勇气去品尝呢。”长孙女卢小方说道。

“为什么首选蛇羹呢?”爷爷又佯装好奇。

“爷爷,虽然吃蛇羹前让人心惊胆战,但它对我们的身体可以起到杜弊清源的作用。”卢伍德解释给爷爷。

“蛇羹里有蛇丝、鸡丝、笋丝、鲍鱼丝、花椒丝,冬笋丝、冬菇丝、木耳丝、花胶丝、陈皮丝,汤羹浓润稠滑。”卢小方向爷爷推荐。

“配上柠檬叶和薄脆的点缀,好看又好吃。”郭结卢道。

“鲜、甜、爽、绵、清新,各种滋味在嘴里百转千回;此时再瞄一眼旁边玻璃箱里的吹风蛇、五步蛇,牠们时不时、吱吱的吐出血红的信子。哇塞!爷爷,好不刺激呀!”郭连卢说道。

“哇,那你们是品尝刺激还是品尝美食呢?”爷爷问孙子们。

“都品尝!”四个孙儿异口同声。

卢鸿仑带着孙儿们品美食、去影院,到了晚上才回归,礼拜天上午又一同去基督教堂作礼拜,晚上乘轮船去了东舟国。

卢鸿仑在东舟国呆了一个礼拜,不停闲地约见老朋友。后他乘船直接回到东省老家。在老家,十里八村老邻里的乡绅们聚在一起开了两次会议。卢鸿仑又日夜兼程。

这些天,他没给自己留片刻的歇息,每天从日禺到定昏,分别约见三人或四人,夜晚抑或在轮船上抑或在火车上歇息、修整自己。

卢鸿仑回到京都时,七少爷伤口基本痊愈,左手腕落下一个深陷的疤痕,刚好被允许办理了出医院,回到家里。

卢鸿仑回到家时已经过了午饭时间,被大夫人按在床上,让他先睡一觉,看他满脸的疲倦,心里心疼他。

当天晚饭后,就被亲家张规翁邀一道在会客堂喝茶。

张规翁起身施礼,道:“亲家,我对不住你呀!”

卢鸿仑急忙站起,“老亲家,这是干嘛呢。”

“请接受我的施礼。原因有三,原因一,你没有任何组织,仅凭你我亲家这层关系,这样的年纪了,本应该儿孙绕膝、享受天伦;现在却为国事,不辞辛苦,远渡重洋,日夜奔波。在下却悠闲在你的家里。实在惭愧难当!原因二,我仅代表自己像你表达无以言表的敬意和谢意!原因三,不在家的时日里,我没保护好你那最宝贝的小儿子。深表亏意!”张规翁说完,向卢鸿仑深深施礼三次。

“哎呀!亲家,这么说岂不见外了。”卢鸿仑想阻挡亲家这样,但没能挡住。

“亲家,我的小女,先一步走了,撇下小七和三个孩子,我已经自觉亏欠许多了;又是我大意让他去津城,致使他受伤。我这心里头啊。”张规翁说道,眼睛有些红润。

“亲家,小七受伤,你比我更心疼。我何尝不晓得,你待小七,比你待荔水还要上心。再者说,没有你女儿,小七的心智怎么成长这么快呢。”卢鸿仑安慰亲家。

“小七天生禀赋异常,只需要有人轻轻一点即促。我的确喜欢他、欣赏他。亲家,我后怕呀!事发那几天,家里那位责怪几句,我心里才好受一点。”张规翁道。

“那小子除了年纪轻轻就鳏寡之外,总而言之是个福大命大之人。从十二岁开始,就跟着昱帅,步入舞象之年便又自己独闯西域选马买马。将近二十年了,大风大浪、高山大河,亲历数次,从没伤杀死一个动物、更没伤害过一个人。亲家,你说这小子算不算神奇?”卢鸿仑道。

“我从见到小七第一眼,第六感觉他一生将经历数次传奇,且都能化险为夷;他的人生最终归于平淡。”张规翁说道,“我的三个儿子,老二也可能会经历传奇。”

“亲家,我的朋友里有跟我梯道你的老二。现在就讲给你。”卢鸿仑道。

“先别讲,先说咱们的正事,我家里的在时,再讲老二的事。”张规翁打断了亲家的话题,“咱先说眼前最要紧的。”

卢鸿仑喝口茶,娓娓道来:

“蔡老板非常乐意把‘7.25规划’给少帅。蔡老板是郑成功的后人,自1895年宝岛全部沦陷为殖民地,他在未成年时改为蔡姓,小小年纪便跟随他父亲生前的好友去了东舟国,后来娶了当地土著人县长的女儿为妻。他在岳父的帮衬下子承父业作起了生意,首选在东南亚相继购置了总的、不小规模的橡胶林。

这些年他在东舟国陆军派的‘二叶会’和在野政府长官创建的‘政友会’、‘在乡军人会’、‘青年团’等多个组织内部,均培养了自己的一些亲信。陆军派与在野长官利益冲突已久,尤其在我们的关外既得利益方面积久弊生。两派都制定了详细的未来规划,在野长官是明、陆军派是暗,而在野长官至今并不知。陆军派一直在伺机而动,欲窃出在野最高长官的‘7.25规划’,私底下也好发点财。”

“早不如巧。机会难得,恰好少帅觊觎它。”张规翁露出喜色。

“蔡老板一直以来都在暗处从中斡旋两派手下的关系,也有意向透露给中国。他愿意做这个牵线人,但陆军派的人索要五十万大洋,他不会出。”卢鸿仑继续道。

“太好了!太及时了。五十万大洋,对少帅来说不过是毛毛雨而已。”张规翁有些兴奋。

张规翁思忖片刻又道:“这件事不宜由少帅与蔡老板直接对接;可安排汪先生与蔡老板直接对接。”

“嗯,稳妥,这件事既是少帅的家事,也属于国事。于公于私,汪先生负责这件事最合适不过了。我约了蔡老板七月底八月初香港见面,他会通知我。”卢鸿仑道。

“太好了!”张规翁站起身,抱拳道:“谢谢!太谢谢你了!”

“亲家,见外了,我也是中华一分子,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中山先生在世时,我虽不能伴他前后左右,却也忠实追随他‘振兴中华’。”卢鸿仑说道。

“我们都是中山先生的同志。同志,谢谢你!辛苦你啦!”张规翁握住亲家的双手,四支手紧紧相握许久。卢鸿仑第一次在人前提起他的思想忠诚追随中山先生。

“黄桂窝棚爆炸案至今还没有对外公布,而在东舟国已经成为高层热议的焦点。”卢鸿仑开口道另一个话题。

张规翁建议道:“亲家,今天是礼拜六,明天下午,我们礼拜结束后,品茶分享会时,把你在东舟国的所闻所见,分享给大家,是不是更好。”

“好思路!”卢鸿仑欣喜道。

“咱们老哥俩都该歇息,好不好?你好好睡一宿,明天下午再分享。”张规翁关切道。

“亲家,咱这不都是为子孙后代么。国事不宁,家事岂能安顺?”

卢鸿仑道。

“是啊!国事不宁,家事岂能安顺。”张规翁复说道。二人边说边走出门。徐管家已在内院儿候着,见老爷出了会客堂,急忙跑过来,预言,被卢鸿仑截断,“明天下午再说,先把茶拾掇了吧。”

礼拜天早饭前时间,卢鸿仑的长孙卢林德带着弟弟卢深德、卢廖德、卢相德,妹妹卢方芳、卢芳婷,去太爷爷和太奶奶屋里问安,遇见他们的爷爷也在。

孩子们只有寒暑假是每天给太爷爷和太奶奶问早安,平日里只需礼拜天问早安。

有爷爷在,男孩子们规矩了许多,除了两个女孩儿,见到爷爷,像飞雀一样,跑到爷爷身边,各报住爷爷的一只胳膊。

卢鸿仑看着个头超出一米又八的大孙子,问道:“林德,确定报考京都师范大学?”

“是的,爷爷。”卢林德规规矩矩站在那儿回答爷爷。

“鸿仑,这些孩子,在香港的、去欧洲的,又要读师范的,谁去子承父业呢?”太爷爷问。

“国将不国。覆巢之下岂有完卵?我支持教育兴国,切身以行。”卢林德辩解道。

这句话多么熟悉啊,当初他的三儿子卢初善也是这样的。

“爹,林德说的有道理。咱们吃早饭去吧。”卢鸿仑对二老说道。

“林德,下午爷爷、张爷爷与你们的爹爹,邀请你们参加品茶分享会,你和弟弟们想参加么?”卢鸿仑突然想起东舟国那个针对小学毕业后到被征兵入伍之间发挥着向国民传播国家意志的“青年团”组织,便产生了这样的想法。

“想!”男孩子们异口同声回答,“吃早饭喽!”孩子们争先恐后过来,扶着他爷爷、太奶奶去吃早饭。

吃过早饭,卢鸿仑将自己在香港和东舟国的所见所闻,在大脑中整理、梳理了一便。

品茶分享开始前,卢林德自告奋勇,为每个人斟茶,卢相德愿意跟着大哥的后边倒水。

张规翁看着亲家的这些儿孙,好生羡慕,“亲家,我们不服老不行啦,我的外孙都年方十一了。”

张荔水听这话后,低头不语。

“吉村怎么没来呢?”卢鸿仑问道。

“爹,吉村下午去津城了,晚上才能回来。”七少爷回答。

“你的手腕能够自由活动了么?”卢鸿仑关切道。

“爹,可以自由活动了。”七少爷说着,举起左胳膊,在空中自由绕腕,然后道:“爹,您别挂记我了。”

“亲家,卢家世代经商,又是经营国际贸易,就从分享国际经济状况开始吧。”张规翁建议道。

“在国内我们处在天天变换大王旗的环境里,少有人关注国际贸易近些时间在发生变化。香港作为国际贸易港,已经切身体会到与美国贸易在发生变化了。

汪嘉珍弟兄刚刚从美国回来。我现在重新向你们介绍他。

汪嘉珍先生,八年前在京都大学未毕业,便毅然决然去就读东舟国的应庆大学经济科;三年前又以优异的成绩被保送到华盛顿大学商学院继续深造三年。”

卢鸿仑介绍到这时,卢林德带领弟弟们热烈鼓掌,“美国的经济现状信息,汪弟兄掌握的,一定是最前沿的。请汪先生先分享一下吧。”卢鸿仑建议。

汪嘉珍站起身,张规翁道:“汪弟兄,都是自家人,坐在位置上分享就好。”

“好吧,谢谢!我在东舟国四年期间,经历了东舟国大地震前后的经济低迷及其波动,和政府相关措施;在美国三年,经历了美国经济的高速增长。我分享美国近几年几组数据和我导师对未来的预言吧。”

汪先生的话语刚落,孩子们再一次鼓掌。

“首先看美国的工业生产商品实物量指数,将1921年至今年上半年的数据标在数轴中。假设1925年指数为100,那1921年就是67、2018年上半年也是100,2018年就是200。增长速度比是前四年49%、后三年将是100%。

然后看美国对外投资额度,1925年至今年上半年,年均对外投资总额达到11亿美元。

其次看大众基层薪资情况,从1920年到今年上半年,工人每小时的工资提高不足2%,而每个农场工人的收入还不到非农场工人收入的40%。

当下美国工厂现状,资本投巨资建新工厂、扩充新设备促使产能不断扩大,机械设备逐渐替代产业人工。

当下美国最疯狂的行业是广告业,夸大其词的广告语不断横空出世;生活耐用商品大量分期赊销,市场好不热闹。”

“肯定有很多商品卖不出去了。”汪嘉珍分享到这时,卢相德脱口而出。

“相德弟兄说的很对。我的导师预测,不超出三年,将会出现经济危机。为什么呢?”汪嘉珍停顿下来。

“小朋友们、大朋友们,我们一起来分析会出现什么状况。可以各抒己见。”张规翁道。

“工资增长比例还不及工业生产商品实物量指数增长的2%。越来越多的人买不起商品。”卢相德抢先分析。

“卖出去的商品越多,商家赊出去的账就越多。”卢廖德分析。

“工人没有工作了。”卢深德分析。

“工人要求涨工资。”卢林德分析。

“商品要大量低价对外倾销了。”卢水善道。

“东舟国要保护在中国的市场独家占有权了。”张荔水道。

“枪支弹药派上用场了。”卢舒善道。

“哈哈!”笑声从会客堂传出来。

本文连载章节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