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纬一凰的头像

纬一凰

网站用户

小说
202012/01
分享
《凤池归来兮》连载

第二十六章 多方全力营救行动

京都新主儿针对清明节下午警察总署在使馆区布施的行动,从上至下,采取三缄其口,封锁消息,禁止任何报纸报道。一时间京都城对此议论纷纷。

从吉村岗茨那打探消息,选择一个什么环境打探,吉村岗茨是否够级别知道真相,只要向吉村岗茨打探就势必太唐突;吉王爷不在京都,离开京都时,他对卢鸿仑和张规翁有交代,教授叮嘱,不论京都发生多大的事,都不许打探。

不许打探是否是指这件事呢,卢鸿仑犹豫了。

大清早,老大想起这个穿格子西服的男人是《时装》杂志的总编,卢鸿仑觉得找此人不靠谱,杨老板的二公子是个混迹妓院、娱乐场的主儿,怎么会知情这件事呢?

等着礼拜六吧,吉美娜去基督教堂布道,可以通过基督教教会打探一下。

卢鸿仑思索着,一筹莫展,无从着手知道真相,但直觉告诉他,必须要尽早知晓内情。

吉村岗茨对清明节下午使馆发生的事情也比较敏感,他也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他的级别够不着母国使馆的核心层。

张规翁虽然是都统,但警察和军队都不属于他管辖范畴,出于职业和吉王爷的交代,他只能佯装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姿态;再说,他是地方行政官员,不是国家级别官员。这位代表国家的新主儿,初来乍到时,他不待见人家,现在如何去打探这事呢?

礼拜六上午,吉美娜在基督教会布道,是英国牧师主持礼拜。礼拜结束后,不晓得谁挑头问起清明节下午发生的事件,英国牧师说,他知道的信息是,东舟国使馆告密,北联国使馆内在密谋暴乱,国家安保警察出动,杜绝了一场暴乱。

有牧师好奇道:“北联国使馆,警车得穿过胡同,需要经过两个第三方国家的使馆门口,难道那两个国家的使馆允许了警察开警车经过他们的使馆门前么?”

英国牧师耸耸肩,表示无从知晓。

有人好奇问道:“北联国使馆岂不是很孤立么?”

吉美娜下午回到家,将在教会获悉的信息告知了卢鸿仑,卢鸿仑分析,北联国支持京冀青年,更支持宁甬青年;依据老七的观察结果,警察抓捕的人近百。北联国的使馆人员,包括佣人,不会超过四十人,那些人会是谁呢?难道会是教授和他的学生们?卢鸿仑不敢妄加揣测。

这两天,卢鸿仑安排徐管家侧面打探杨二公子都与哪些人比较亲近。打探出的结果是,这位杨二公子跟一位新出道的女演员华蕊关系不错,这位华蕊的父亲是直奉铁路稽查总督,跟京都这位新主儿有交情。

这个消息等同没有,卢氏一族和张都统府一家,没有谁胆敢接触女演员。

时间终于熬到了礼拜天,上午卢、张两家人,还有吉王爷的小儿媳张玉兰、东舟人吉村岗茨都在卢氏庄园后院,照旧作礼拜。中午圣餐过后,卢鸿仑、张规翁、张荔水、吉村岗茨,及卢家大少爷、四少爷、七少爷,在会客堂品新茶。

卢鸿仑坐在长条八仙桌左侧首座、张规翁坐右侧首座,其他晚辈座位依次为:张规翁右手是他的儿子张荔水、张荔水右侧是张家女婿七少爷;吉村岗茨是卢鸿仑的客人,坐在卢鸿仑左手座位、吉村岗茨左侧是大少爷、大少爷左侧是四少爷;徐管家亲自斟茶倒水。

“咱们家今年的高山明前茶出来了,今儿礼拜天,难得大家凑在一块堆儿了,正好品一品,今年的茶味道如何。”卢鸿仑请大家品茶。

“亲家,你的茶把我的嗅觉和味觉养的越来越挑剔了,现在它们对您的‘天若石围’高山茶已经形成依赖喽。”张规翁嗅着茶盏里的茶香,说道。

“卢前辈,我也是。”吉村岗茨附和道。

“哈哈,这说明卢家的茶品质好啊。”卢鸿仑大笑着,“我自己的嗅觉和味觉也何尝不是呢。我都形成了一个习惯,走到哪里都带上自家的茶,也不知道同行是否反感。没办法啦。”

“正好,这些高材生都在,有个问题请教,为何高山茶的海拔分水岭是1889米呢?”

“张伯,我来回答您。南方海拔1889米的年平均气温恰好是15.5C°、最高温度是23.5C°,正是茶树生长最合宜的温度。茶行业有句老话‘高山云雾出好茶’,高山比平地好,内山比外山好。因茶树的习性喜温、喜湿、耐荫。”大少爷一言以蔽之,言简意赅。

“茶叶生长的适宜环境是南北纬度20-30度、海拔高度不超2400米,这样昼夜温差大,湿度和雾珠增多,使太阳发出的红橙黄绿青蓝紫七种可见光中的红黄光得到加强,而红黄光可提高茶叶叶绿素和氨基酸的含量,是茶叶色泽翠绿和滋味悠香的保障。”四少爷补充道。

“鲜叶中的茶多酚、儿茶素、氨基酸等含量,随着海拔高度的提高而增加;茶树虽需光照,但以弱光照为宜,尤其需要有雾的漫射光,从而影响茶叶内有机体的变化,特别是含氮化合物增加,可大大地提升茶叶品质。”张荔水以生物专业作了补充。

“茶园还有两点要求:第一,土壤应石砾较多,通透性好,有机质和各种矿质营养元素丰富;第二,高山植被应繁茂,利于调节空气湿度。以上两点保障茶园温湿合宜。”吉村岗茨又补充道。

“咱家的茶园就在北纬25°、海拔1800-2000米、植被繁茂的石栎土壤上。”七少爷总结般说道。

“感情老夫是稀里糊涂地品茶喝茶,你们年轻人是研究着生长环境和生物变化来品茶啊。”张规翁感慨道。

“亲家,我们老了,长江后浪推前浪啊。”卢鸿仑也发出感慨。

“哎!”张规翁长叹一声,“这样愉悦的品茶,不晓得还有几回呢?”

“张伯,您也太悲观了吧。”四少爷今天突然话多了起来。

“能不悲观么,我这地方大员,使馆区出了那么大的动静儿,居然不晓得内情。”张规翁怨气儿十足。

“吉村,你从母国那儿,能知晓些内情么?”

“卢前辈,我派属下打探,有两种说法,一种说法是国内不轨作乱分子与北联国勾结,图谋暴乱;还有一种说法是当今的主儿,看一些学者不顺眼,就派人盯梢,索性在北联国使馆一锅端了。也不知道哪个是真实的。”吉村岗茨诚恳说道。

“这几日街头巷尾都在议论,说在使馆区抓捕一百来人呢。”四少爷说。

“我这里得到的信息,是抓了八十九人。包括雇佣工人都抓了。”吉村岗茨补充说。

“吉村,能不能再动用你的属下,打探更详细一些信息,小七面包坊原来的搭伙人杨高白不见了;虽然现在不是合伙人了,可毕竟合伙一段时间。这人啊,相处一段时间都是有感情的。我们平素只是单纯关注生意,对生意之外的事情关注太少了,尤其当今的新主儿。”卢鸿仑诚恳地对吉村岗茨说。

“前辈,您放心,我安排人继续暗暗打探。杨经理跟我也是朋友。他不是刚刚被绑架了吗,不会这么不幸又扯上他吧。”吉村岗茨道。

“但愿吧。一个看着就实诚的孩子。”卢鸿仑昔昔道。

“不说不高兴的事了。我们还是品茶吧,诗仙李白是今早有酒今早醉,我们是今日好茶开怀饮啊。”张规翁陡转话峰。

大家接着聊些美食话题,卢鸿仑吩咐徐管家,给张规翁父子各备一份茶手礼;吉村岗茨四份,以备打点关系之需。尽都是当年新出的明前高山富硒绿茶。晚上大家又在卢氏庄园一起吃了香椿芽炸酱面。

卢鸿仑与张规翁暗中商议,从礼拜一开始,一个动员商界、一个动员教育界,联名上书政府,要求新主儿公开抓捕原因和被抓捕人员名单。

礼拜二上午,政府就招架不住了,各界头面人物纷纷要求警察总署,必须公开披露清明节下午抓捕行动的原委;政府也给警察总署施加压力,否则会出更大的乱子。

吉村岗茨下午匆匆来东省商会见卢鸿仑。向卢鸿仑叙述了礼拜一和礼拜二上午打探到的信息。

“前辈,昨天打探到可靠消息,警察总署按照可靠名单,要抓捕一百二十人;清明节下午使馆区现场虽然抓捕了八十一人,后来陆续几天还抓捕了九人;名单上还有三十人,警察按照地址,清明节次日实施抓捕,扑了空。现在被抓捕的九十人都写了身份确认书。

今儿上午,警察总署的内线说,礼拜三上午将释放北联国使馆的工作人员和雇佣工人,警察总署司令已经签署了释放手令。

另一条线索提供信息,有一位女电影明星与少帅私交很好,出面向少帅建议:应该给刚毕业不久的学生一个改过的机会。警察总署司令已经宣布,那些刚毕业的学生可由大学老师或有身份的同学出面担保,即可以释放;但几位教书的,不能释放。”吉村岗茨叙述道。

卢鸿仑一边认真听吉村岗茨的叙述,一边暗中思索:女电影明星,莫非是杨老板二公子交好的那位?莫非教书人是?他不敢妄加揣测,但不祥的感觉加深了。”

“吉村,辛苦你了,也谢谢你的属下!”卢鸿仑道,“这个新主儿,还是很给宁甬青年面子的。”卢鸿仑转移话题,“杨经理不会也是宁甬青年吧?”

“前辈,我这几日安排属下继续打探,如有新消息,立马来告知您。”

“谢谢你!吉村。”卢会长吩咐人,再备四份新出的茶手礼给吉村岗茨。

吉村岗茨离开了商会,直奔凤池小学去了,他希望借这个机会,可以多提供一些能够帮助卢前辈的信息,一来答谢卢鸿仑对他的帮助;二来可以洞察卢前辈的动向。

直觉告诉卢鸿仑,如果被抓的人里有杨高白,有很大可能大学教书人就是守常教授;如果没有杨高白,大学教书人就未必是守常教授。他想到这里,默默地向上帝祈祷,求上帝保佑教授师生二人平安。

礼拜三,迫于各界、政府各部门的压力,警察总署司令不得不承诺将被抓捕之人公之于众。

警察总署将北联国所属人员全部释放;各大学老师出保函,刚毕业不久的大学生获得释放,共计六十七人;礼拜四将余下二十三人公之于报,二十三人中首位名字就是守常教授,然后依次是他的妻子和小儿子、以及他的生活助理,他的得意门生十三人首位就是杨高白、其次是曾老师,也是七少爷最熟悉的;还有六个无人出保函之人。

七少爷得知被抓捕还未释放的人员中有杨高白是他预料之中的,但有曾老师,这是他没有想到的。

他用化名齐小明去探监,被拒绝,于是他去找吉村岗茨。

“吉村,我们的朋友杨高白被抓了,还有指导我画画的曾老师也被抓了,都在报纸名单里。我去看他们,被拒了。”七少爷见到吉村岗茨,急急直白道。

“你是以什么身份去探监的?”吉村岗茨急忙问。他受上峰和菅原枝子的委托,看管七少爷和他的家人,阻止他们跟任何组织或有军权之人合作,他担心七少爷以真实身份去探监,被他人利用就麻烦了。

“嗨,我没失去理智,以齐小明身份去的。得想个办法,无论如何我要见到他们,我不管他们是什么组织、谁的什么人。”

吉村岗茨看着七少爷那一双真诚、无杂念的眼睛,心有所感动,他觉得来中国,能交上这样的朋友实在是感恩。

“七哥,别着急,当下警察总署我培养了内线。据我得知消息,看望这两个人,得在警察署拍照后才被允许探监,你得化妆。”

“可以,可是我去过一次了,虽然没被准许,名字留下了,怎么办?”

“化妆成我们东舟人吧,名字我想一下。化妆成东舟女人更好,橘源枝子和菅原枝子都不行。渡边小离,你化妆成她,她现在东舟国;桥木樱子不在京都。我开车带你过去,你在家化妆好,我去接你。”

“明天,礼拜六,上午,你现在联系,好么?”

“你先回家。放心,我会安排,一定让你见到你的朋友。”

“不,一个是我们的朋友;一个是我的朋友。”

“好,好!我的七哥,放心吧。”

七少爷回到家,向父亲禀报了他找吉村岗茨帮忙他去礼拜六上午去探监的经过。

礼拜五和礼拜六,全国各大学校、报社纷纷联名,要求释放一心研学、手无寸铁的教授和他的家人及学生们。

这位京都的新主儿,警察总署司令,恨透了守常教授,他要报“离间之仇”。他要杀了教授和亲近教授的这些人,他心里才痛快。

他儿子少帅电话里劝他,先释放了教授的家人,家人是无辜的。礼拜五,警察总署公开释放了教授的妻子、儿子,和生活助理,当日晚饭前就释放了。

张规翁借助岳父在教育界的影响力,呼吁各大学校的学者发声,要求释放教授及其学生,这些人都是国之栋才,教育兴国不是口号,需要尊重教育者。

卢鸿仑呼吁商界联名,打出标语:实业救国离不开育人育才。

少帅三番五次在电话里劝说他爹,凡能够被离间成功,证明原本就各怀心事,非铁板一块,也就是苍蝇不叮无缝蛋;别犯众怒。

京都新主儿、警察总署司令权衡再三,他也不愿冒天下之大不韪,无论政府还是大学,纷纷谴责他,要其他释放手无寸铁的教授和十三位优秀青年。

还有六人无人出面担保、无人问津。

吉村岗茨带渡边小离探望杨高白和曾老师,两个东舟人探望两个重要犯人,这得警察总署司令签批。总司令征询少帅意见,少帅有心要结识菅原将军,而吉村岗茨不仅是京都竹林会社社长,也是菅原家族在中国华北的得力心腹,吉村岗茨的要求还是要给面子的。

礼拜六上午八点前,吃过早饭,吉美娜帮助儿子化妆好,卢鸿仑过目后,感觉没有破绽了。差五分钟八点,吉村岗茨进了内院儿,径直奔七少爷屋里。

吉村没有想到,卢鸿仑如此重视七少爷这次探监。再看七少爷,从一个飘逸的男子,变成了一个清秀脱俗的东舟国女子,他被惊艳着了。

“七哥,我们东舟国如果女子都像你这样高,这个世界会啥样啊!我的上帝啊,实在太美妙了。”吉村竟然失礼先夸赞七少爷了。

“吉村,我跟中山先生是好朋友,你是知道的;但先生也曾引荐我认识了守常教授。昨夜我想了,守常教授就是一个教书人,今天借着你俩能够去探望,就多带一些吃的和用的,给教授和他的学生。东西我备好了;再带一些钱,打点打点狱警,别让他们在里面受罪,都是读书人,皮儿薄,禁不起折腾。”卢鸿仑面带怜惜说道。

“前辈、伯母,吉村失礼了!实在是被七哥的女妆惊着了。”

“自家人,不多礼。我也是被惊着了。吉村,一定稳妥,切莫给你自己带来麻烦。”卢鸿仑关切道。

吉村岗茨带着渡边小离,在警察总署拍了照片,拿着探监许可签字,开车去了西交监狱。

警察总署的警察窃窃私语,东舟国竟然有这么高挑、清秀脱俗的女子。七少爷轻挪碎步,小心翼翼。

在吉村岗茨的车里,吉村笑得前仰后合,“七哥,你若是女子,谁敢追求你呢?”

“你不追我么?”

“哈哈,你这么高,我哪里配得啊!”吉村岗茨感慨道。

“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凤池小学的孩子,各个儿的个头至少像我这样高。”

“真的么!菅原枝子知道么?”

“她当然知道啦,否则她让我给她面试学生?”

“哦,原来如此!”吉村恍然大悟。

“今天,是看你够朋友义气,才透露给你的;但别出门卖我哦,紧口守密,不能透露任何第二人哦。”

“七哥,记下了。谢谢!”

本文连载章节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