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纬一凰的头像

纬一凰

网站用户

小说
202010/13
分享
《凤池归来兮》连载

第十章 凤池计划落实

吉村岗茨年纪轻轻就“中国通”,将菅原枝子开设东舟国学制小学的计划,制作的堪称完美,令菅原枝子心里赞许。

吉村岗茨以最理想的办学校址拟写的计划书。校址拟选定京都城内墨尔根王府,直线距离卢氏庄园步行三里多一点。

计划书内容详尽,教学内容、课间内容、饭食安排、学生服装等,全部作了规划阐述。小学生服装统一为深蓝、纯白两色,上身纯白色、下身深蓝色,学生宿舍用的床单与被套、枕套也统一为深蓝色与纯白色相间的。

吉村岗茨在完成计划书前,曾悄悄浏览了墨尔根王府前院。墨尔根王府属于院中院,大小共五百间屋,庭院宽敞,甬道两侧苍松翠柏,房屋窗棂低矮,是个闹中取静的地方,非常适合作校舍。

完成计划书时翻阅唐诗,看到宋朝诗人柳永的《望海潮·东南形胜》,情不自禁吟诵:

东南形胜,江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烟柳画桥,风帘翠幕, 参差十万人家。云树绕堤沙,怒涛卷霜雪,天堑无涯。市列珠玑,户盈罗绮,竞豪奢。

湖叠巘清嘉,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羌管弄晴,菱歌泛夜, 嬉嬉钓叟莲娃。千骑拥高牙,乘醉听箫鼓,吟赏烟霞。异日图将好景,归去凤池夸。

吟诵完毕,想到学姐所作的这件事,无非是取悦东舟国君主,壮大菅原家族势力而已;自己也寄希望此事,也能够夯实自己与家族的实力。

于是将开设东舟国学制小学的计划命名为“凤池计划”,小学拟定名称为“凤池小学”。小学为私立贵族、全封闭式。计划书呈现到菅原枝子面前时,解释给学姐,甚合菅原枝子的心意。

墨尔根王爷之后代挥霍如旧,支不敷出,便全部典当给了礼和洋行。礼和洋行付经理曾游学欧洲,与张规翁长子张荔山是中学同学,常与都统府走动,刚好将此事说与都统府张伯。墨尔根王府原主人与礼和洋行有保密三年的约定,操作这个典当物还不能公开。

守常教授与张规翁、卢鸿仑探讨菅原枝子办学之事时,将墨尔根王府作为重点,暗中推荐给了吉村岗茨。

在推荐给吉村岗茨前,守常教授安排京冀青年总部书记袁清杨与张荔水一同现场作了考察,张荔水为概选了学生教室十六间、教师办公室八间、学生宿舍二十间、教师宿舍四间、学生饭堂一间、教师饭堂一间、灶房二间,共五十二间屋。选中的都是光线通透,冬暖夏凉的屋子,在一个大院套里;灶房、饭堂独立在院中院里。

临近这个院套的一个小院套,共十二间屋,作为京冀青年总部办公场所,对外称“德国面包坊”。

菅原枝子与吉村岗茨再三审核计划书无误后,最后到公关张规翁的阶段了。吉村岗茨与卢鸿仑铺垫了关系,打通这个关系还得继续从卢家着手。

吉村岗茨电话诚意邀请卢会长作客竹林会社参加敬老日活动,卢会长带着二夫人前往。吉美娜给菅原枝子和吉村岗茨各备一份小礼物:米白色真丝金线手包一个,图案是百合花;宝石蓝镂空真丝绒男士围巾一条。礼物用软牛皮纸手提袋,卢鸿仑提在手里。

二夫人吉美娜,菲律宾华裔,父亲曾是菲律宾有影响力的基督教牧师,基督教民主联盟成员。家族有产业,以贸易天然橡胶、椰子系列产品为主。吉家与卢家贸易往来始于卢老爷子年轻时。

卢鸿仑年轻时在菲律宾采购,曾遇到大规模海啸发生,采购前偶遇吉美娜父亲吉牧师,幸被吉牧师阻止采购行为,并带他去了安全处,幸得平安、免财产遭受损失。后吉、卢两家结下友情,生意之外,友谊也加深。

吉美娜十六岁时父亲受政治影响,全家遭难。吉美娜还有一位哥哥,长她四岁。遭难时两个孩子都逃出,离开了菲律宾。

吉美娜逃到大陆,直接投奔卢鸿仑,跟老夫人要求嫁卢鸿仑为妾,延绵血脉,原计划小七卢舒善跟从母亲姓氏,后来找打了哥哥,哥哥成家立业,已有子嗣。

吉美娜身高一米六,卷曲的发丝,轻松地挽髻于后脑勺儿;单眼皮,眼睛不大不小;眉骨微高,小巧的鼻子、小巧的嘴、桃型下颏,肤色略黑。七少爷的脸型、眉眼和下颏跟母亲一模一样。

吉美娜身穿汉式墨绿色收腰短衫、配米黄色褶裙、脚穿黑色矮跟儿拉带皮鞋,配黑色真丝银线绣手包。

吉美娜牧师从小受良好的中国文化家庭熏陶,又在欧式学校读书,五十三岁的她,全身散发着和平、温婉的知性魅力。

卢鸿仑长吉美娜十六岁,身着深墨绿色真丝长衫,脚穿黑色真实面内联升布鞋。

竹林会社举办的老人节活动,宴请了京都城内五十岁以上的达官名人二十几位,活动期间,吉美娜的气质胜过在场的任何人,包括打扮精致的菅原枝子。

东舟国的当下,崇尚以貌取人。活动期间,菅原枝子向吉美娜发出邀请,在竹林会社组建基督教《圣经》读经查经小组,请吉美娜能够定期带领他们。

吉美娜知道菅原枝子是基督徒,那天知道吉村岗茨也是基督徒。

活动结束时,人手送一份礼盒:白巧克力。

活动期间,吉村岗茨表达了开设小学校能够在下半年办妥手续,争取年底招生、来年春开学的愿望。卢鸿仑答应,尽快安排他们与张规翁见面。

三日后的下午,卢鸿仑和吉美娜在西城的“仙阁小海鲜”作东,回请吉村岗茨和菅原枝子,还宴请张规翁夫妇、张荔水夫妇。

主客八人寒暄落座后,美食开始,特色海鲜四菜一汤:海蛎子配辣根儿、辣爆西施舌、清煮蛤蜊、香酥鳅鱼、鲶鱼清汤,配三年的意大利白葡萄酒两瓶,主食:素三鲜纸皮蒸包。

饭后主人准备了好棒棒生鲜玉米露。

闲聊时,卢会长将话儿引入正题,由吉村岗茨介绍贵族小学的开设计划书,吉村岗茨功课准备充分:

“很荣幸今晚向长辈、长官、学姐、学长等汇报,如有不当之处请多多指教。”吉村岗茨九十度鞠躬。

“小学目标是开设东舟国学制、封闭式、贵族小学;生源目标:中小产业家庭七周岁左右的学龄前儿童;学校名称拟定为凤池小学;学制四年;课程:国文、东舟国语、算术、美术、中国武术;办学目的是帮助贵国实施教育兴国;招生数量:每学年四个班级,每班学生四十,目前招生是男生;小学毕业,经过考试,入东舟国贵族中学、高中,贵族高中毕业,可以考取东舟国任意一所大学。”

“师资人员:东舟国最优秀的资深教师;校长拟聘请有东舟国教育背景的贵国高材生;校址我们首选墨尔根王府;办学需求教室十六间、教室办公室八间、学生宿舍二十间,以及配套房屋。”

“这些学生高中毕业后,如果有意愿回到贵国大学读书也可以;学生在东舟国大学毕业后,将被安排在东舟国实行一到两年,即可回到贵国报效自己的母国,为实业救国贡献自己的学识。”

“汇报完毕,请多多指教!谢谢!”吉村岗茨再次鞠躬。

“学校名称起的不错,很有寓意。”张都统说道,“教学应该加上英语课程。小孩子简单、聪明,封闭在校多学一门语言,也不算多,还充实;中国武术这门课比较好,强身健体。教师么,中国武术肯定是中国教师任教;国文也是;算术和美术,根据教学要求就可以;生活老师,需要考虑是中国人。”张都统顿了一下,问道:“学校选址,只选定一个。如果万一,租金不合适,你们不备第二、第三个么?”

“张伯父,我们很喜欢墨儿根王府,租金高一点没关系,我们可以一次性支付三十年。”菅原枝子站起来,解释说明。

“哦,那好。你们去看过么?适合办学校么?”张荔水补充问一句。

“适合”、“非常适合”,菅原枝子和吉村岗茨不约而同回答。

“你们的准备工作很扎实。”张规翁给以肯定。

“张都统,我们还有一个不情之请。”吉村岗茨站起来说道。

“你讲。”

“凤池小学校长的人选,我们恳请学长张荔水担任。”

“不行的,吉村。我的儿子是大学老师,还是科长,薪水也很不错,怎么可能去任小学校长?吉村另请高人吧。”都统夫人插话了。

“夫人,我们可以给高薪,给到学长目前薪资待遇的两倍。”吉村岗茨试探着说道。

“娘亲,两倍薪资是可以考虑的。”荔水说道。

“亲家,今天时间也不早了,就到这吧。”张规翁看着卢鸿仑说道。

“听亲家安排。”卢鸿仑附和道。

“年轻俊才,计划书再补充几点:第一加上英语课程;第二再备选第二和第三学校选址,加进去。写好后,送到教育部和我的秘书处各一份。你的国文不错,学了多少年?”张规翁站起身时说道。

“谢谢!谢谢夸赞,我学国文超过七年了。”吉村岗茨急忙回答。

“学姐菅原枝子给各位备了一份薄礼,请各位带上。”吉村岗茨补充道。礼物一个家庭一份:西铁城双陀螺全自动机械钻石针男表和女表各一块。

先送走张规翁夫妇和张荔水夫妇,最后卢鸿仑叮嘱两个年轻人:“按照都统的要求完善;如果确定非墨儿根王府莫属,那就方便时请荔水你们的学长,给你参谋一下么。”

菅原枝子和吉村岗茨谢别了卢鸿仑和吉美娜,高兴的离开了商会。七少爷备着马车已经后院候着。

回庄园的路上,七少爷亲自驾车。“鸿仑,你今晚一直在帮助两个东舟国的人。那个菅原枝子可是我们家的仇人。他们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竟已经染指到教育领域了,你和亲家怎么都在帮助他们?”吉美娜不解。

“国仇、家恨。目前以我们的实力,拼哪一样,能拼过东舟国?我们不能硬拼。这些年来,有点兵的,都是靠着洋人势力。你方唱罢我登场,反认他乡为故乡,城墙整天介儿变换大王旗。教授主张我们隐而待发”卢鸿仑像自言自语,话儿已经入了二夫人和儿子的耳。

次日连续几天,晚饭后卢鸿仑都将自己关在会客堂,直到熄庭院景灯前才出来。

京都的秋天,夜晚星散满天,蝉鸣、蛙叫都停了,庭院里非常安静。孩子们开学了,晚饭后半小时后都集中在后院作作业、学习外语。

七少爷几个晚上,都在庭院内的凉亭画画儿。以前他就喜欢画画儿,大都画的是各样姿态的马,现在画亡妻生前的各样姿态和音容笑貌。他觉得对不起荔云,他们结婚八年来,娇弱妻子为他和他的家默默地作了那么多事,有些事直等到妻子故去他才知道。他将内疚深深地埋在心底。

这几个晚上,七少爷画画儿,熄灯前十分钟,他规置画板回屋。

吉村岗茨将完善的计划书呈报到京都教育部和都统办公室,一切都按部就班推进,不足一个月,手续基本完善,可以公开招生简章了。

招生简章中阐明,所有报名学龄前儿童的简历,审核通过后,将到指定医院检查身体,费用由儿童家长自己承担;身体合格者参加智力测试,智力合格者,将于来年三月份正式入学;入学四年吃、住、学都在学校,只收取基本生活费,学费全免。

菅原枝子感激卢鸿仑帮忙,将入学身体检查放在了卢氏家族的西式医院。

儿童检查身体这段时间,菅原枝子和吉村岗茨基本都在医院。对小孩子身体检查的非常详细,追溯到五代是否有病史,男孩的生殖器官被列入检测重点,检测合格者一律给免费作了割礼。

医院负责人向卢鸿仑作了汇报,卢鸿仑对最后一项甚感疑惑。割礼是旧约时代上帝与基督徒的约定,虽然菅原枝子和吉村岗茨都是基督徒;好在割礼对小男孩儿的身体有益无害。

卢鸿仑将每天检测情况,及时向京冀青年北方总部作了汇报。

忙了一个月,身体合格、五代无病史的孩子,由五百剩下不足二百人。

凡是孩子家长在体检表最后签字的,得到通知,带孩子于十二月初到学校参加智力测试。

吉村岗茨再次拜访卢鸿仑,而且是去了卢氏庄园。卢鸿仑让小七儿带着吉村岗茨溜达了内院儿和后院儿,吉村岗茨才知道卢会长如此重视后代的运动能力。他也照菅原枝子的授意,了解到了七少爷的兴趣爱好,七少爷现在除了画画儿,就是玩桥牌、击剑,不过后罩房击剑设施一般;除此之外,他也验证了,那些参加体检的孩子,没有一个是卢鸿仑的后代,卢氏庄园里卢鸿仑的孙子们没有学龄前的。

“舒善君,您喜欢击剑?”吉村岗茨问

“刚刚开始学,打发时间而已,算不上喜欢。您叫我小七就可以。”

“那就随大家的称呼,还称您‘七少爷’吧。七少爷,早有耳闻,您相马很厉害。请教您,相马和识人是一个理么?”吉村岗茨试探问道。

“有相通之处,但也不尽然相同。相马是按照日行千里的速度挑选;而识人,就不同,是选耐长跑、耐爆发力、耐起跳?怎么问起这个?”七少爷淡淡地回答。

“七少爷,您还懂运动呢!中国古人有摸骨测相识奸雄之术,您能像马,应该也会识人吧。”吉村岗茨进一步试探。

爹,您推测的好准、好神呢。他们果真有这样的目的。七少爷心里想着,慢悠悠地回答吉村岗茨:“摸骨测相应该早已失传了。再说,那也只是传说而已。哪有那么准确的?也就是大概而已。”

“七少爷,您刚才的话,我是否可以理解为,您会摸骨测相?

“人比马复杂多了,我也就是略略懂那么一点点技能而已;但奸

雄的识别,我可不成。”七少爷半推半就。

“哎,七少爷,这就够了,足够用了。”吉村岗茨喜形于色。

“吉村,我现在可是没有心情做任何事情。”七少爷回绝。

“七少爷,卢会长帮了我很多,是我非常尊敬的长辈。学校开学,需要教师,我担任生活教师。我推荐您任武术教师,你我都是兼职,但可以享受全职的薪资。只要不耽误教课,您想去哪里逍遥就去哪里逍遥。如何?”也许都是信基督的缘故,吉村岗茨第一次与七少爷交流,竟说实话。

“果真像你说的,兼职任课,享受全职薪资,不用上班,不耽误我画画儿。嗯,可以考虑”七少爷缓口。

吉村将卢氏庄园的所见如实汇报给菅原枝子,也将七少爷的喜好和作了汇报,唯独没有汇报他承诺七少爷任学校兼职教师之事。

菅原枝子对摸骨测相感兴趣,她向吉村下达指示,希望他能够把七少爷请来参与招生的智力测试。

“吉村君,我想请七少爷任教武术,你说他会答应么?”菅原枝子若有所思,问吉村岗茨。

“学姐,这个七少爷,之前给人选战马,虽为军人,却行马天空、信马由缰,已经自由惯了;现在呢,整天背个画板,还有些不修边幅,散漫自由。让他坐在办公室,每周教那么几节课,他受得住么?”吉村岗茨提示道。

“你是兼职生活教师。请他任教武术,也可以兼职,跟你一样待遇。想办法让他答应。”

“学姐的事,我一定尽力。”

“就辛苦吉村君了。”

吉村岗茨来卢氏庄园后第三天,他再次来卢氏庄园,给孩子们带来一箱白巧克力。吉美娜表达谢意:“吉村弟兄,我们都是基督徒,以后来庄园,千万不要见外。主内我们是一家人。”

“吉村,其实,学校也不差我这一个武术教师。无非是基本功,有点功夫的人都能任教。我知道你们目的是让我给孩子摸骨测相,我答应你。但你也要答应我两个条件。”七少爷简单直接。

“七少爷,您讲。”

“第一,我只按技术作出判断,以后是奸是雄,与我不相干;第二,十二月一日就开始智力测试,十二月中旬,我要去沪城参加今年的海派艺术消寒会。”

“七少爷,谢谢!我现在就去跟菅原枝子说。我会电话汇报给卢长辈。”吉村岗茨像个孩子一样跑走了。

本文连载章节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