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纬一凰的头像

纬一凰

网站用户

小说
202010/26
分享
《凤池归来兮》连载

第一十六章 空骑纵队

七少爷、袁清杨书记和吉傲云在达尔罕汇合。这里原是老和硕亲王的骑兵训练大营,一应设施应有尽有。官兵看到自己的坐骑高兴的下半夜才入睡。吉傲云看到这些英俊的战马乐得跟个孩子似的。

吉傲云、七少爷、袁清杨三人挤睡在一个帐篷。

“吉司令,你也太神了吧,神不知人不觉,就训练成了一个骑兵团。”七少爷为吉傲云高兴。

“哎,哎,我一个人可没这本事,没有教授和袁书记的运筹帷幄,我哪来的一个团的兵训练。”吉傲云虽然谦虚说着,喜乐还是跃然在上扬的嘴角上。

“瞧瞧,你们俩,不用一个捧、一个谦虚。离开了教授、吉王爷、卢会长,真就没有今天的兵和坐骑,我们仨都是执行者。”袁清杨书记脚泡在木桶里,插嘴说道,“从前听闻七少爷驭马聊得,今日领教了,不仅识得战马,还能对头马驾轻就熟。人才!我们得好好保护你。”

“小杨书记,千万别这样金贵我!骑兵是大漠奇袭不可缺少的,但很快冷兵器将被先进武器设备替代了,我的价值就不存在了。”七少爷说着,已经躺下,准备入睡了。

“七少,几月不见,当刮目相看。已经上升一个层面了。”吉傲云撩耶道。

“我在人家北国的火车上,一路跟一个五港之海的姑娘一个包厢,她说北联国将在第一个五年经济发展计划中,实现机械工业与重工业的同步大发展。吉兄,重工业是个啥,不是你讲给我的么。”七少爷解释道。

“这个姑娘背景不简单。”袁清杨说道,“她做什么工作?”

“在东舟国一家贸易行。她说的”七少爷道。

“感觉像谍者。”袁清杨道,“教授给我们分析,搞不好,他们两国还会发生征战。但愿我们国家不受其害,愿别在我们国土上征战了。”

袁清杨说了这句话,似乎有点沉重,三人竟一时无语。

“马太瘦了,明天给弄点营养的吧。今天那个蒙古族的马倌给每匹马补充了一公斤黄豆粒,真够意思。”七少爷打破了沉默。

“七少,那些宝贝,从今天开始,也是我吉傲云的宝贝了。我到来之前,已经吩咐草料、豆粕、盐,都准备了。”吉傲云说道。

“真的!还是你好!”七少爷翻过身,“真想使劲揍你一拳。”

“早就耳闻,你们哥俩只要到一块,就言语互相腻歪,还真是如此啊。”袁清杨说他俩。

“小杨书记,七少见到我这个大哥就撒娇,咋办呢。”吉傲云嘴上埋汰着七少,手里忙和着将大帐内的篝火添加了一些柴,然后上了火炕,捻灭了马灯。

袁清杨在等待七少爷回敬吉傲云什么话呢,却听到已经酣然入梦的七少爷打鼾声。

“一千三百八十一匹战马,就你俩一路跨境回来了,他得多集中精力!真难为你了!”吉傲云对袁清杨说着,袁清杨能感觉到话语中有多心疼这位兄弟。

“我还好,断后,也没经验;七少在前面,时不时停下来,绕着马群兜一圈。像七少这种本事,是各兵家争抢的人才呀!”袁清杨跟吉傲云说的时候,已经像楠楠自语了。

吉傲云没有接话儿。有一个频率的鼾声想起来。他自己将明天要作的事在脑子里捋一遍,上午三位营长与战马交手,其他观摩。想着想着,他也进入了梦乡。

翌日五点整吉傲云准时起床了,这是他带兵开始养成的早起的时间。他没点燃马灯,高抬腿轻落步,另外俩人还是醒了。

漠北冬天儿的大清早儿,离开被窝儿很冷。大帐内的篝火已经烧成碳,吉傲云添加了一些细的松树枝,没一会儿功夫,噼噼啪啪的火苗就起了,又增加了一些柴棒子。

三人洗漱时,吉傲云:“袁书记,现在万事俱备,咱的骑兵就差武器了。”

“德国友人已经确定,春节前会来。再等个把月,就会有准确消息了。面包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袁清杨安慰道,其实他内心比吉傲云还着急。

“上帝会预备一切的。小杨书记,昨天你说需要马匹数量一千三百八十三匹,最后一千三百八十一匹,也怎么可以了呢?”七少爷不解,问道。

“两个圈一千三百八十一匹,正合适。多说了两匹,我那时有点私心,想多要两匹,你一匹、我一匹。哎,上帝没给你我预备。”袁清杨有点遗憾。

“哦,原来你也喜欢马。您骑术很棒。”七少爷夸赞袁书记。

“跟你七少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望尘莫及啊!原来第三国际答应教授,赞助马匹七百到八百匹战马,不曾想,你去了,把两个圈的都给了。有你是我们这只骑兵的幸运啊!”袁清杨发自内心的感慨、感恩。

“袁书记,七少是我们的幸运之星。七少,还有一个好消息,你猜猜。”吉傲云说道。

“哪方面的好消息?”七少爷不知。

“客栈里,你我都期盼的好消息。”吉傲云提示道。

“嫂子怀孕了?”

“是的。”

“呀!这是新年最好的好消息!”七少爷高兴,跳起来,头顶到了大帐的穹顶,“多久了?”

“应该三个月了。”

“今天我们出发,回客栈,我要见到嫂子。”

“王爷借用这的训练营一个月呢。再等一个月吧。我的兵,虽然大都是北方人,接触过马。他们接触的马都是个头矮小的,这等高头大马,他们没碰过,需要熟练一个月。袁书记,这个月您在这里,时间可以么?”

“可以,我参加骑兵训练。”袁清杨肯定。

“你,我就不用问了,非你莫属,在这儿担任教练咯。”吉傲云对着七少爷。

“那是必须的。吉司令!”七少爷满脸泡沫,给吉傲云来个军礼。

“请卢教官不吝赐教!”吉傲云还了个军礼。

“吉司令,卢教官,袁清杨参加骑兵训练。”袁书记也给两位敬个军礼。

“哈哈哈!”

“哈哈哈!”

“哈哈哈!”

三个有志青年,因为有了马匹,洗漱着、嬉闹着,开怀大笑。

此时,士兵早间训练的声音传进了大帐。

三人军装穿戴整齐,走出大帐,天刚刚见一丝丝亮儿。训练场昨晚的篝火已经熄灭了,士兵们呼出的气息,迅速凝结成霜,挂在棉帽的两个耳朵上。灶房大帐冒出了袅袅炊烟。三人去了马圈。

昨晚战士们将战马牵入圈。标准的圈舍,能容纳三千匹战马,每匹马头部分有栅栏隔离,木制的马槽和饮水槽。昨晚饲养班给加了草料、豆粕、盐水,能感觉到马儿也悠哉悠哉的。

“太好了!宝贝们,早上好!”吉傲云看着这些战马,兴奋地向马儿问早安。

“这马圈太标准了吧。”七少爷感慨。

“吉王爷向教授建议建立一支骑兵,原来是心里有底气的啊。不打无准备之战。”袁清杨感慨道,“天时地利人和,只差枪支。”

“上帝会预备的。战马不就是见证么。”七少爷道。

低头吃草的火红头马,见三人来到牠面前,扬起头,摇摇头,“牠在向我们问安。”七少爷伸出一只手,抚摸牠的头,“宝贝,昨天你真棒!”另一只手竖起拇指对着火红马,马儿眼睛眨了眨,用嘴拱七少爷的胳膊。

“我喜欢你,你比我聪明。这个人,今后是你真正的主人。”七少爷对着火红马指着吉傲云说,过来紧紧拥抱吉傲云,吉傲云也紧紧拥抱住七少爷。又对着火红马说:“他,你的主人,吉傲云,吉司令,跟着他,你就是名副其实的司令。他更懂你、爱你。”

吉傲云伸出手,抚摸火红骏马的头,牠乖乖地。

“他,你认识么?没有他,你我就不会成为朋友,你也不会遇见你的主人。”七少爷对着火红骏马,握着袁清杨的手,袁清杨双手握住七少爷的手。火红骏马又眨了眨眼睛。

“牠认识我!嗨,你好!”袁清杨喜的向火红马招呼。

三人来到黑蹄红马的位置,黑蹄红马用头拱七少爷,像见到了恋人的感觉。

“你俩是不打不成交啊!”袁清杨羡慕道。七少爷抓了一把豆子,放在牠嘴边。

“是否应该给三个营长各选一匹战马?”卢教官提示。

“非常应该。现在就选。马上叫三位营长过来。”吉傲云说道。

一直保持在3米之距、随时等候吩咐的侍从官,马上跑步出马圈去训练场。

“黑蹄红马给你的贴身侍从官,如果他不能驾驭这匹马,就不配作你的侍从官。”七少爷说道。

两刻钟的时间,三人转了一圈,把一千三百七十九匹马看了一遍,最终七少爷选出三匹高头骏马:一匹通身火红脖子下一黑条、一匹酱红黑鬃、一匹酱红眉心一点白。

吉司令吩咐饲养班将三匹马牵出马圈,训练场晨练也刚好结束,三位营长跑步过来。

“报告!一营谭印宸报到。” 

“报告!二营王殿生报到。” 

“报告!三营颜士松报到。” 

“这三匹马是卢教官为你们三位营长挑选的。你们对对眼儿,看看彼此谁能看中谁。”吉司令说道。

“谢谢卢教官!”三人异口同声,同时齐刷刷敬军礼。

七少爷走进每一匹马,耳语几句。三匹马似乎听明白了,都眨了眨眼睛,搞得三位营长有些莫名其妙,也很好奇,如雷贯耳的卢教官究竟跟牠们说了什么呢?

“你们还愣什么呢,相一相,哪匹是你们如意的对象?”吉司令吩咐。袁清杨站在三米处静观人和马的自主搭配。

三位年轻的营长,听到司令的吩咐,立即伸手去抓缰绳。动作最快的一营长谭印宸手疾眼快,伸手抓住了黑鬃的缰绳;二营长抓住了脖子一条黑的缰绳;颜士松抓住了眉心一点白的缰绳。

七少爷抿嘴乐了,对一个骑兵来说,什么性格的骑手匹配什么性子的战马,这是人与马之间灵魂境界最高的聚焦,认为匹配不得。

“卢教官,你对三位营长有什么吩咐么?”吉傲云道。

七少爷会意,道:“你们现在给自己的坐骑起个名儿吧。”

一营长谭印宸:“报告!卢教官,我的坐骑叫‘小黑龙’。”

二营长王殿生:“报告!卢教官,我的坐骑叫‘黑鹰’。”

三营长颜士松:“报告!卢教官,我的坐骑叫‘约翰斯顿’。”

“名字起得都很形象。”卢教官夸赞道,“骑手给自己的坐骑起名,是骑手与坐骑心里磨合的第一关。如果把牠们牵入圈,让你们再次寻找牠们,你们能千匹马中一眼寻到自己的坐骑么?”

三位营长立即紧张起来,万一有一模一样的怎么办?

“你们不用担心,马跟人一样,总有一点与众不同。如果牵入圈里,你们能一眼认出自己的坐骑,说明你爱牠,你跟牠有缘;你的坐骑如果认同主人,牠会在千人,万人里找到你。牠跟你是恋人关系,暮然回首找的就是你。”卢教官给他们加以鼓励。

三位营长都是二十出头,年龄大一点的是一营长谭印宸,跟袁清杨一般大,上谷士官校毕业生,身高一米八又二;年龄最小的是王殿生才二十一岁,东省武校毕业,是吉傲云、七少爷的同门师弟,身高一米七又五,有轻功;三营长颜士松,小谭印宸一岁,南洋人,身高一米七又三,浦村军官学校第三期骑兵学员。

三位毛头小伙子,还都没恋爱过,被卢教官用这样的词语鼓励他们与自己坐骑的关系,还有些不好意思。

吉傲云示意侍从官,他跑步过来,接过三匹马的缰绳,牵马入圈。

“上午第一件事,就是你们三位去圈里找你们的坐骑。”

早饭后,吉司令向袁清杨书记汇报,七少爷在场。

“袁书记,我们这只骑兵经过一百天来的综合训练,不包括马上训练,基本功达到了夯实,现在坐骑到了,官兵人数与战马数量正吻合。您有何吩咐?”

“吉傲云,我代表京冀青年北方总部,向你致敬!你在短短的一百天,在有限的条件下,训练了属于我们自己的骑兵。”袁清杨书记说完第一句话,起立,向吉傲云敬礼,落座。

“北方总部开会,会上教授建议:我们现在还很薄弱,宁甬青年领袖已经公开与我们决裂,今后我们的日子可能会更受煎熬。

好在我们今天有这支骑兵了,现在还不易公开,等待时机发展壮大。我们得保护好他,他来之不易啊。吉司令,这是教授和一些爱国仁人志士,包括吉王爷、卢会长,他们寄希望于我们京冀青年自己独立的军队,能够成为一支全新的、抵御外强、振兴中华的劲旅啊。就交托给你了!”说完,袁清杨为吉傲云鞠躬,眼里噙着泪花。

“袁书记,请转告北方总部和教授,吉傲云将视这支来之不易的骑兵,如同生命。有我在,有骑兵团在;我不在,骑兵团仍然在。”吉傲云敬礼道。

“啊呀,你们太沉重了。吉傲云,你、骑兵,一同给我好好的。有你,就有骑兵。”七少爷打断了他们俩的交流,“这战马刚到,高兴还来不及呢。走吧,上午先训练三位营长的骑术,其他全部观摩。”

“好的,我们听从幸运之星的指挥。”袁清杨站起来,第一个走出大帐。

三人出来,走上训练指挥台,吉傲云、袁清杨、卢舒善依次一字站列。全体官兵已经列队整齐,翘首等候给他们分配坐骑。

吉傲云上前跨一步:“全体将士们,这是我们这支部队的真正长官袁清杨同志。”

袁清杨上前跨一步,给全体官兵敬礼。全体官兵回礼。礼毕,袁清杨书记站回原位。

“这位是大名鼎鼎的卢舒善,是我们骑兵的教练官。”吉傲云指着七少爷介绍道。

七少爷跨前一步,敬一个军礼。全体官兵没有回礼,而是鼓起掌来。

吉傲云示意,掌声停止,“现在,一营长、二营长、三营长,分别从马圈领出自己的坐骑。”吉傲云示意侍从官,侍从官会意,先跑步到马圈门口。

“一营长谭印宸!”

“到!”

“开始!”

七少爷拿出怀表,看时间。

整三分钟,一营长骑着自己的坐骑黑龙出了马圈,来到指挥台前。

“二营长王殿生!”

“到!”

“开始!”

三分十二秒,二营长骑着自己的坐骑黑鹰出了马圈,来到指挥台前。

“三营长颜士松!”

“到!”

“开始!”

三分零九秒,三营长骑着自己的坐骑约翰斯顿出了马圈,来到指挥台前。

“合格。”卢教官跨前一步,举起怀表,“一营长,整三分钟;二营长三分十二秒;三营长,三分九秒。五分钟为合格。”

士兵鼓掌。卢教官站回原位置。

“现在,第二项,三位营长驾驭坐骑分别绕训练场三圈。”

本文连载章节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