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纬一凰的头像

纬一凰

网站用户

小说
202012/15
分享
《凤池归来兮》连载

第三十三章 家庭Party

“是否找个机会,你看看这位青年才俊?”

“他是基督徒,邀请他来这里作礼拜。”

“亲家,你说,那些来关外实习的东舟国学生,初中毕业,人的世界观尚未成熟,就介于行伍教育,如果一届又一届,会不会形成尚武之风?从小小狭长海岛之地,见到广袤大地、原始森林连片、地下浅层煤炭的关外,试想一下,是不是犹如一群嗷嗷逮捕的小狼,被放置草原,会不会发狂、发疯地捕捉猎食?”卢鸿仑担忧分析道。

“亲家你分析的太形象了。如果关外抵御能力薄弱、或者说没有抵御能力,可要重蹈大约七十年前的覆辙,甚至更甚啊!”张规翁更是忧心忡忡。

“关外那父子,号称三十万大军,武器精良,如果不入关,能否具备抵御能力?”卢鸿仑道。

“一旦发生战争,兵力多、海陆空武器精良只是具备抵御基础了。能否具备抵御能力,还要看军队的训练、正确的价值观、协作能力、军队的士气、指挥官的作战思维等,更重要的是供给系统、情报系统是否完善。”张规翁道。

“前面的要素暂不考虑,仅供给系统、情报系统这两项,那父子还真不一定具备抵御能力。”卢鸿仑直点要害。

“关外紧邻京都,关外有难必殃及京都。我们是不是可以暗中帮助他们父子?”卢鸿仑征询亲家意见。

“找一可靠的才俊,可以直接帮助到他们父子,我们在暗中帮助比较稳妥。”亲家张桂翁建议。

“关外军队是他们父子的私有财产,一旦发生争战,得到支持是有限的。”卢鸿仑道。

“亲家,你又说到点上了。一旦打起仗来,一家自私的能力是有限的,即便是强大起来的宁甬青年军也未必支持他。”张规翁道。

“哎!教授如果不被他处决,帮助他拥有抵御能力是最有可能的。只可惜呀,也许这是上帝的安排吧。”卢鸿仑叹道。

“他会后悔的。人啊,往往就是一步错、步步错,最后是机关算尽太聪明,弄不好赔了夫人又折兵啊。”张规翁道。

“东洋人大炮、军舰支持他入关,你说他不知道东洋人志在争关外么?”卢鸿仑道。

“拥兵自重,忘乎所以,利欲熏心,蒙在鼓里。十六个字总结他。”这位来自江南、有些清高、为官大半生的忧国忧民之事言简意赅。

“我们把东洋陆军实习生和东洋战略规划,尽快让舒儿透露给他儿子吧。”

“看他们父子如何决定,我们再想办法暗中帮助他们。”

礼拜四,吉美娜去教堂的路上,单独去了中国青年基督教会,当面邀请新上任不久的理事汪嘉珍礼拜天到家里参加礼拜,年轻人欣然应允。

中午爱宴后,卢鸿仑请大家到会客堂品茶,四少爷的座位自他去欧洲就一直空着,今儿吉村岗茨主动坐在四少爷的座位,腾出来自己的座位给客人汪嘉珍坐。卢氏、张氏两家人待吉村岗茨视同了家人。汪嘉珍又被邀请一起吃了晚饭;晚饭后也跟随这两家人,到园子里务农一个时辰才离开。

“嘉珍,这次就当认门儿了。你刚刚回国,京都也没有亲人,我跟你的父亲也曾相识,虽然好久没联系了,那时候相处的也不错。你跟我的七儿一般大,尚未娶妻,就把这儿当作一个家吧,随时欢迎你来!”汪嘉珍离开时,卢鸿仑真诚邀请他。

“礼拜天如果没有其他安排,就来这儿作礼拜吧。”吉美娜也真诚邀请他。

“你看老夫,除了上班,也来这里。这儿有好吃的水果和蔬菜、更有好喝的茶。”张规翁也邀请他。

“礼拜六,我搞一次家庭Paity,介绍一些年轻朋友给你。下午四点,你应该没事,多个朋友多条路么。”七少爷尤为热情。

“七哥,这礼拜六我有事,怎么来呀?”吉村岗茨着急了。

“嘉珍弟兄都认识你了,你还担心什么呀。”七少爷道。

大家都哈哈大笑起来。汪嘉珍被热情包围着,微笑着,口中不住地“感谢主!”

汪嘉珍走后,吉村岗茨也离开了,去了凤池小学。

“亲家,年轻人如何?”卢鸿仑问道。

“面庞圆润、五官端正、鼻翼丰满、浓眉虎目、炯炯有神;举止稳重、思维清晰。”张规翁一连用七组词汇、二十八个字表述。

“可堪重任?”

“可以。”

所有人都回自己屋,两位亲家公似乎意犹未尽,又回到会客堂。七少爷亲自端上来一盘新鲜的樱桃,端上来一壶养神花果茶。养神花果茶是七少爷的岳母大人配的方子,由茉莉花茶、桑葚果、红树莓、山楂果合成。

自张规翁夫妇住进卢氏庄园,吉美娜轻省了许多,两个孙女的洗漱,亲家母担了一半;张玉兰屋里,吉美娜又增加了一个年轻的妇人,带小孩子很有经验。

七少爷给父亲和岳父送上果茶要离开,被岳父叫回来。

“家庭Paity准备怎么搞呢?”

“把少帅邀过来,让他先对汪嘉珍产生一见如故的好感。少帅是个感性的人。”七少爷说。

“吉村那有新消息么?”卢鸿仑问儿子。

“有,吉村说,菅原枝子来信告诉他,她在北海道置了一个牧场,牧场养殖奶牛,还准备在设一所中学。吉村猜测,可能会让凤池小学毕业的孩子到那里中学。”

“东舟从面积虽是小国,但经过千百年的蛰伏,向我们历朝历代不断学习,吸取我们的精华、剔除了我们的糟粕,又经过锐意改革,早已将人性研究透侧,或利用人性弱点、或挖掘人的优势。我们泱泱大国,却斗来斗去、杀东杀西。”张规翁有些愤怒。

“设办凤池小学,他们意在挖掘这些孩子的优势,将来为其所用;招收乡村僻壤穷苦人家的初中毕业生,打下尚武基础,放置空旷的关外,训练其野性,是利用了人性的弱点而为其所用。”卢鸿仑确认道。

“从面上看,中学设在牧场里,空气好、环境好;成长的孩子需要营养补充,牛奶、牛肉,充足的能量供给成长的身体所需;同时,能锻炼孩子伴随身体生长的骨骼,又能增强孩子的动手能力,还能增强成长中孩子的求知欲。这些孩子绝对不是在温室内培养的,弱不禁风,不懂担当;而是经历大自然与人与动物的和谐,心态好、坚强、有当担。既创造了价值,又能为其所用。一举多得啊。”

“两位父亲,我们怎么办?”经岳父分析,七少爷着急了。

“别急!我总有预感,菅原家族会有意向联手卢氏家族,最终在哪个领域联手,还需耐心等待。别忘了,有还有个宝贝儿子在他们的重要部门呢。”卢鸿仑提醒。

“哦!你不提,我倒忘记这个老二了。我和他娘是白白生养了他,他从跟着荔水他们一块出去,就再也没回来,连个音信都没有啊;老大也是一样。一个宝贝闺女还先走了。亲家,我没你命好啊。”

卢鸿仑自知自己说错话,连连拍自己的嘴,“你看我,老啦,糊涂了,哪壶不开提哪壶。”

“父亲!”七少爷半蹲在岳父面前,双手扶着岳父的双膝,“您这样,荔云会难过的。二哥专业太优秀了,他一定有难言之隐;大哥也一样。您的四个孩子,哪一个不优秀呢。”

张规翁被女婿这一扶一说,心里舒坦了许多,“我眼前的孙子和两个孙女,可是我的眼珠啊。亲家,你那么多孙儿,我的孙儿长大结婚、生子,可要有跟我这个外公姓的。”

“好!亲家,答应你。我们两家是一家人,这儿也是你的家,你想怎样都可以。”卢鸿仑看亲家高兴了,就哄着他说道。

“你就哄我高兴吧,我们俩还没老呢。”张规翁孩子般道。

正说着话儿,卢相德来了,“爷爷”、“外公”、“爹”,“该睡觉了。”

“你送外公到外婆屋去,爹送爷爷。”七少爷吩咐儿子。

“外婆在奶奶屋呢。”

张规翁看见外孙子,所有烦恼和不愉快都飞走了。卢相德拉着外公的手,一声一声外公叫着,爷孙二人走出会客堂。

“舒儿,爹是不是老了,怎么能失口了呢。”卢鸿仑当着儿子的面,自责自己。

“爹,咱们这是讨论事呢,就事论事,您也是无意的,别多想了。我岳父见到他的宝贝外孙,啥都忘记了。”七少爷开导、安慰父亲,一直陪父亲走到屋门口,才又去了母亲屋。岳父岳母、母亲,跟他的三个孩子有说有笑呢。

周末的家庭Party,七少爷联手杨二公子,Party主题为“摩登服饰”。有杨二公子,晚会自然不会少了演员华蕊;少帅也在京都,被华蕊邀请了过来。家庭Paity规模很小,到场约二十人,尽都是以文化和教育界年轻人居多,也有基督教会的年轻牧者。

七少爷的家庭Party,每两个礼拜举办一次,不到半年时间,七少爷的Party就成为追求摩登的年轻人心中时尚。每次七少爷都邀请吉村岗茨参加,吉村岗茨原本就喜欢中国文化,都是欣然前往,且都穿中国长衫,他讲一口流利的国语,又带着京腔京韵,很多人不知道他是东舟人。

杨二公子参加的次数比较多,不论什么天,他都是西装革履、油头满面,纨绔子弟一般;但他除了跟几位知名女性接触,比如女画家、女性小说作者,还有演员华蕊接触多一些,他也被邀请参加一些达官贵人的宴席。此人骨子里、眼神里透着一股子清高和孤冷,据说他的字写的很好、书法更好。

Party现场,他除了与演员华蕊说几句话,就是少帅,他也几乎没有话跟他说。

家庭Party来参加的人约二十,大部分是《时装》总编杨二公子邀请来的。汪嘉珍也来参加了。

晚会准备了丰盛的海鲜自助餐、意大利北部白葡萄酒、燕麦面包,七少爷穿上了沪城消寒会上穿过的卡其色长衫。那年消寒会与他同去的三人,四哥已经去了意大利、杨高白和曾老师都已赴难。

晚会开始,第一项都是作东的七少爷向大家介绍新朋友,今儿的Party上,新朋友只有汪嘉珍一人。汪嘉珍身上的西装,一看便知是品牌;与七少爷站在一起,中西服饰组合,在场两位记者不停地拍照。

“尊敬而美丽的女士们、优雅的先生们,我先向大家介绍新朋友。汪嘉珍先生,祖籍文登,曾就读东洋知名大学,刚刚美国经济学研究生毕业回国,现就职于外交部,也是中国青年基督教会的理事。汪先生可是熟练掌握多国语言哦。”

七少爷话音刚落,还不等七少爷引着汪嘉珍向各位一一引荐,帅少抢步上前伸手抓住汪嘉珍的手,“汪先生,好面相,一表人才啊!”

“这位是大名鼎鼎、年轻有为的少帅。”七少爷说道

“少帅过奖,今天有幸认识少帅。”汪嘉珍不卑不亢,目光温和,笑容温暖。

“少帅,抱歉!暂且等会,我引荐汪先生逐一认识各位后,我们仨单聊。”七少爷扶一下少帅的后辈。

汪嘉珍没有想到,Party上会有少帅。全场女性只占三分之一,其余尽都是京都文化界和教育界的青年才俊,各个都是气宇不凡、穿着精致。难怪坊间青年都口口相传七少爷的Party上的各类传奇。

Party期间,杨总编十分看好七少爷的长衫。晚会后,卡其色花边长衫作为国有文化,再度在北方都市被推崇好些时日。

因为“4.28”事件,在场的客人,除了华蕊和杨度,大都不待见少帅,少帅也能感觉到。

七少爷引汪嘉珍与少帅三人聚在一处,举杯相碰,少帅开口说:“七少爷,有件事,我得麻烦你,帮我向各位解释一下。”

“少帅,您吩咐。”

“守常教授和他的学生最后被处决,本不是我跟家父之意。教授和他的那些学生各个都是栋梁之才,我怎么会忍心处决,我的爱惜之心多次表述给家父,家父已经答应释放了。最后,哎!一言难尽!”

“少帅,今天不谈这个话题,太沉重了。以我跟您几次接触判定,您家父一定有难言之隐。我们说点轻松的吧。”七少爷建议。

“少帅好年轻!亲自带兵打过仗吧。”汪嘉珍引开话题。

“陆军讲武堂毕业后,就率兵打仗了。”少帅说。

“敬佩!”汪嘉珍举杯示意。

“少帅的陆军讲武堂都有哪些培训科目?”七少爷问道。

“七少,你也是陆军讲武堂毕业生,莫不是想考考老弟?”

“少帅,您多虑了。方才你说到你是陆军讲武堂毕业生,而且门门科目都是第一名,堪称佼佼者中的优秀生。我联想到有朋友告诉我,东舟国几所的陆军学校,比我们多一年学习时间,科目也很多,三年期间要学习、战争史、军事编制、武器、射击、航空、工程、交通、绘图、马术、卫生、中国国语等,这些都是必修课。”七少爷说到这里,看到并没有引起少帅的兴趣。

“他们这些科目,都是持久战争必备的。”汪嘉珍补充道。

“哦!持久战必备?”少帅的思维终于往这个走了。

“他们的陆军学校招的都是读不起书、穷苦人家的初中毕业生,无需书本考试,只要几项身体素质考核达标,就可免费在校读书三年。最有意思的是,三年后他们被安排到我们的关外五省再实习实行一年。”七少爷想讲故事一样。

“一年的实习期,需要完成哪些科目呢?”汪嘉珍倒是十分感兴趣了。

“徒步丈量,绘制交通和地理地形图啊。”七少爷貌似轻描淡写。

“果真有此事?”少帅认真了。

“闲聊而已,Party结交新朋友、稳固老朋友,少帅。信则有;不信则没有。少帅爱惜人才,广交朋友,相信您东舟国有很多朋友。”七少爷温和的话语,令少帅和汪嘉珍很舒服。

“哎,我跟家父的那些朋友都是粗人,不值得一提。”

“关外人说起话来总是语调生硬,好话听着也不入耳;七少,京腔京韵,语言温和,无论说什么都好听。”少帅开始夸赞七少爷。

七少爷腼腆地笑着。

少帅在问自己:传说中的七少,识马相马驭马,竟然这样斯文、儒雅。

“我们三人干一个吧。意大利的白葡萄酒,与今日的海鲜美食正相配。”汪嘉珍提议。

“七少,卢会长也经营白葡萄酒么?”少帅问道。

“刚刚涉列,我四哥目前在打理欧洲业务。”

“哪个国家?”

“意大利北部。”

“改日我们单约,细聊。”

七少举杯示意。

少帅说道:“我需要懂多国语言的人才,就像汪先生这样的,一表人才。”

“汪先生是学经济的,都需要这样的人才啊。我们干一杯!”七少爷提议。

“耳闻,少帅的父亲与东舟国最高长官是旧识,可是属实?”七少爷干了杯中酒,说道。

“此一时、彼一时。远朋不如近友,对吧。”少帅道。

“听闻,这位最高长官刚上任时就搞了一个战略规划,安排四人小组三个月就完成了,递交新皇时阵仗很大的。”七少爷接话儿。

“战略规划公开了么?”少帅问道。

“战略规划分两国内战略发展规划和对外战略发展规划,国内战略规划是要公开的;对外战略规划是不公开的。”汪嘉珍解释道。

“汪先生,我是鲁班门前弄刀,发展规划应该是您的专业。”七少爷道。

“二位可是老相识?”少帅道。

“第二次见面,上个礼拜天来这里作礼拜,是第一次见到七少,这是第二次。我来京都不久,七少带我结识一些朋友;不过家父与卢会长是旧识。”汪嘉珍说道,也感恩地望着七少爷。

七少爷带着汪嘉珍与其他朋友交流去了;华蕊走过来与少帅举杯:“少帅结识了新朋友?”

本文连载章节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