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纬一凰的头像

纬一凰

网站用户

小说
202010/11
分享
《凤池归来兮》连载

第九章 社长初访会长

七少爷依父亲和岳父的决定,辞去了昱大帅身边的差事,从此,专心作画。算是卸甲逍遥了。

京都城卢家那个貌若潘安、清高、会相马的七少爷,卸甲从艺了。各报纸争先恐后、纷纷刊登,一时成了茶余饭后的谈资。

菅原枝子在回京都的火车上,看到报纸的这些报道,她也从中知晓,曾经亲密的同窗好友去世了。她有些内疚,但又自我安慰:争辩不是很正常的么,不能怪我,是你身体的底子不好。很奇怪,她竟还有点得窃喜。

自来到京都,菅原枝子在找寻她理想的合作伙伴,最理想的就是同窗好友张荔云。跟荔云争竞导致跟她的离世,在意料之中,但也有些失落和内疚。

虽为同窗好友,荔云比菅原枝子小五岁。但在校读书期间,荔云无论情商、智商,还有外貌都剩她;只有家庭背景,菅原枝子自我感觉剩过张荔云。荔云的父亲在她的母国顶多算是省级大员,而她的哥哥在自己的母国居位大将军,掌管国家安全和媒体。

七少爷的装束开始随意起来,跟家教画师开始尝试着作朋友;孩子们学外语时,他也跟着学习。

卢氏家族遗传有三高:语言天分高、运动天分高、作画艺术细胞比较高。素描画马,无论多少匹、无论什么姿态,家里属七少爷画的最好。

他开始接收一些文艺派对或者沙龙的邀请,偶尔也会参加,亦或虚心请教、亦或与人切磋;还告诉一些好友,他将要去沪城,参加海派的文艺消寒会。

在人们眼里,大名鼎鼎的相马英雄七少爷,已经成为过去式了。

菅原枝子回到京都的头一天,东舟国新派来的京都竹林会社的社长就到位开始交接了。

菅源枝子思考着:开设小学校必须在下半年准备就绪。应该迂回地打通京都教育部的关系。张荔云病倒下的时候,她向橘源枝子求助,结果被断然拒绝了。

她琢磨着打通这条渠道,还得从卢家着手,卢家是商人,张家是官家。

东舟国新派来的竹林会社社长叫吉村岗茨,年方二十四岁,枣稻大学国际经济学毕业生,主要研究东亚经济,在学校是一个文学爱好者,且善于察言观色,还健谈,在校时就被列为青年才俊,有无数的小迷妹。

吉村岗茨身高一米七二,身材挺拨、声音略沙哑但很有磁性,齿白唇红、上宽下略窄的脸型、浓眉下一双不大不小内双眼皮的眼睛,笑起来十分迷人。此人面相,没有攻击性。

菅原枝子身高一米六〇,身材偏瘦,脖颈占全身比例中偏长,被称之为天鹅颈;小圆脸,肤色是典型的黄种人,不大不小的眼睛上有一对弯弯的月牙眉,似笑非笑;稍稍偏平的鼻子,在五官中略显逊色;小腿呈S型,这是她家族的遗传基因,所以她长期穿长裙子。这也成了菅原枝子持守不婚主义的内在原因。

菅原枝子回到京都休息了一天,便电话里约了竹林会社新来的青年才俊,俩人约在城里意大利咖啡厅见面。两人的着装都很时髦,见面时都说中国话,但走路姿势,不是中国人,区别很明显。

二人是校友,一见面沟通顺畅。菅原枝子向吉村岗茨咨询了上一任竹林会社的主要工作。

“上一任社长用两年的时间,将京都城里城外、街头巷尾、胡同旮旯全部作了测绘和记录,不久就回东舟国,会印刷出详尽的京都地图。真来不起。”吉村岗茨赞叹道。

“吉村君,你上任的首要任务,就是要搞定卢家和张家的关系。卢鸿仑连任东省商会会长,在京都虽然排不上前五位,但他有号召力;张规翁在政界算不得大红大紫的人物,但他岳父是教育界前辈。这俩人又是亲家,一个是我要在京都开设东舟国学制的小学需要的,一个是菅原家族未来在中国利益需要的合作伙伴。”菅原枝子向吉村布置任务。

“学姐真有眼光,据我打探,这两位一个主张教育兴国、一个倡导实业兴国,都是行业内的佼佼者。”吉村岗茨说道。

“我要找的就是这样的人。吉村君,加油!我会在哥哥那,为你美言的。你还年轻,晋升的机会很多。”菅原枝子半鼓励半许诺。

“谢谢学姐!学弟定当全力以赴、效犬马之劳!。”吉村岗茨表态,心里在想:你们这些大族,感情都是这样假公济私的!

菅原枝子安排吉村岗茨次日下午去拜访东省商会,吉村岗茨开着车,并未邀约,就前往京都东省商会。

东省商会在京都城外的西头,挨着城边,并不临街,在胡同口延伸约五十米处,一座有些泛旧的二层灰色小楼,一层大门挂着幌子,横匾:仙阁小海鲜;二层是商会办公场所。

吉村岗茨来京都之前,就认真地研究了京都几位要政、商贾,其中有卢鸿仑、张规翁。菅原枝子给他下达任务,他就开始捉摸,如何与卢会长见这第一面。

竹林社上任社长与卢会长交往不深,不是不想,而是卢会长不待见他。卢会长虽然在京都以贸易为主,实则在老家有良田和食品加工厂。

张荔云作为卢家的小儿媳,研究的独具特色的“天若石围”营养粉,就在老家的厂加工出来,畅销东南亚。

卢氏家族无论男丁女娃,从三岁起就开始背诵《道德经》、听读《圣经》。

吉村岗茨想来想去,准备了一对芥末黄色上漆、做工精致的手提竹编公文箱。卢会长主张实业兴国,他对舶来品未必完全感兴趣,又备了京都时下非常抢手的两本《故宫日历》,精致的方盒包装着。

吉村岗茨车停在胡同口,助手手提礼盒,跟在后面。来到东省商会,一层的餐厅供餐时间已过,正在清洁。

他有点忐忑,尽管他善与人打交道。他暗暗告诫自己:要沉稳,首战应告捷。

他们一进门,被工作人员拦下。工作人员看他们很陌生,穿着很精致。吉村岗茨不慌不忙,掏出名片:“请递交卢会长,晚辈自远方特来拜访。”

“请稍后。”工作人员疾步上楼,一会儿工夫下楼。“请上楼!”

吉村岗茨谢过工作人员便上楼,助理随其后。

卢会长的办公室门开着,会长在审阅资料。吉村岗茨镇定一下自己,示意助理门外候着。

吉村岗茨轻轻敲门,“请进!”卢会长起身预门口迎接。吉村大步迈进来,“卢会长,晚辈新到任,特前来拜访长辈!”说完九十度深鞠躬。声音磁性、性感,语速不缓不急,谦虚礼貌。

卢会长伸出手,“吉村社长,欢迎来访!你是贵国京都竹林会社社长,我是京都东省商会会长,虽然年龄大你一些,但我们算平级,不必多礼,不必客气。”

吉村岗茨双手迎来握住卢会长的手:“我初来乍到,一切都还生疏,还请卢会长,不,长辈,在京都地界儿,多多关照!”

卢鸿仑打量吉村岗茨,二十出头的年龄,身高一米七多一点,身材挺拨,齿白唇红,上宽下略窄的脸型、浓眉下一双不大不小内双眼皮的眼睛,笑起来十分迷人。一丝不苟的西装很合体。

“好英俊的后生!啧!啧!”卢会长打量后,赞不绝口。

吉村岗茨见卢会长个头了高于自己,身着藏蓝色绸布长衫,脚蹬敞口老字号内联升牌子的布鞋,一丝不苟的背发,一双剑眉之下双目炯炯有神,皮肤干净,虽然近六十岁了,面部没有任何斑点。

“谢谢长辈夸赞!晚辈初来拜访,给您带来了点薄礼。”吉村岗茨示意助理进来。卢会长晃了晃办公桌上的摇铃,里面秘书办公室出来人,接过礼物。

“长辈,礼物中有一份是给贵府七少爷备的。”吉村岗茨小声补充道。

“哦,我代我儿谢谢你,他一个游手好闲之人,你还想着他。”卢会长明白,这是要取道办事了。

“长辈,想着七少爷的,不是晚辈,是菅原枝子小姐。”吉村性感的声音再次补充。

“哦,菅原枝子小姐有心了。”卢会长不咸不淡回了句。

提到菅原枝子,吉村岗茨稍感尴尬。

“吉村社长,你们东舟国喜好绿茶;老夫我喜好红茶,卢氏半熟的高山红茶。请品鉴。”卢会长热情地招待吉村社长,口里时常带出欣赏的夸赞之词。吉村岗茨心里很高兴。

二人聊天,卢会长了解到,吉村岗茨小七儿四岁,属牛的,是亡故的小儿媳张荔云的学弟。

二人似一见如故,从美食聊到品茶,再聊到养生,畅谈甚欢,约一个小时,吉村岗茨才意犹未尽地离开。

卢鸿仑备了还手礼盒:两盒“天若石围”养生粉,每盒十二支,米黄色的铁罐包装是有助脾胃的;两个半熟三年的、一斤重的高山红茶茶球。

吉村岗茨离开东省商会,并没有回竹林会社,而是按照与菅原枝子约定的时间,在城内意大利咖啡厅汇合。

卢氏庄园的夜景灯从吃过晚饭,开始全部明亮起来,夏季是到晚上八点半才熄灯,冬季是晚七点半才熄灯;过了这个点,前院儿、后院儿、内院儿,夜里各明一盏灯。

卢鸿仑吃过晚饭就去了会客厅,反手上了门栓,直到熄灯前十分钟才出来。

吉村岗茨与上任社长交接完毕后,全体同仁欢送原社长回国汇报工作。

吉村岗茨的任务比上一任社长感觉轻松许多,只需要与京都的各界处好关系,相干无事;再就是配合菅原枝子顺利第二年开设小学,就可以了。

竹林会社的同仁们为上一任社长有些鸣不平,也羡慕吉村岗茨,颜值高、有个好学姐,就是不一样。

吉村岗茨安排所有竹林会社成员,在京都暗暗帮助菅原枝子,寻找适合开设学校的闲置房产。经过一周的搜寻,有五处适合。京冀青年总部,也暗中寻找两处闲置地产信息。

菅原枝子比较中意的两处,都在经济比较繁华、外国人活动比较多的城东偏南一点,其中一处正是京冀青年总部暗中推荐的,用张荔水非常专业的评估,此处非常适合作小学校教学使用。

张荔水,枣稻大学教育专业本科生,现就职北洋大学教学部,任科长,兼教东舟国语言,是张规翁的三儿子。

张规翁与夫人生了三个儿子、一个女儿,大儿子张荔山、二儿子张荔川、三儿子张荔水,女儿张荔云。他们的外公是江南教育世家,张规翁秉承岳丈的志向,一向主张教育兴国。

张规翁的三儿一女儿,同时留样读书,在当时也成为了地方的美谈。

张荔山枣稻国际经济专业毕业后,再次游学欧洲;张荔川数学天分高,枣稻大学情报学专业还没毕业,被菅原枝子的哥哥相中,留在东舟国;张荔水立志回国作教育,园长辈教育兴国的梦想。

张荔水的妻子橘源枝子,是张荔云的同学,性格温婉,在校期间就已爱慕张荔水,并默默地代张荔水照顾妹妹。

橘源家族几代都是东舟国的皇亲国戚。在毕业后,义无反顾跟着张荔水回到京都。

张规翁夫妇本是反对儿子娶东洋媳妇,橘源枝子请老人给她一年的机会,她能够经得住考验,并表示,她会爱屋及乌,绝不会作对不起中国人的事。

张规翁夫妇被橘源枝子小姐点滴所感动,同意二个年轻人结婚后,张荔云和七少爷张罗着,给三哥三嫂在基督教堂办了婚礼。

菅原枝子锁定两处办学地址后,重新作了规划方案。她的中文只限定在简单的沟通,由吉村岗茨代笔制作。

菅原枝子开始考虑师资问题,校长需要选一个高大上的本土人,最理想的人选就是张荔水,无论从专业、家庭背景,还是个人能力、外貌形象、内在修养,都胜任;他的老婆是东舟国的名门大族。如果张荔水能够担任校长,还可以有机会拉近菅原家族与橘源家族的关系。

菅原枝子想到这里,稍有几分得意,但也有些担心,担心张荔水会向橘源枝子一样,毫不犹豫地拒绝她,毕竟他的妹妹张荔云的故去,是因为跟她争辩而生气,顽症复发而死。

想到这里,她有些内疚。

菅原枝子将拟请张荔水任校长这个想法,说给了吉村岗茨,希望吉村岗茨能够协助她,跟张荔水处好关系;同时,也将张荔水的老婆橘源枝子的家族背景透露给吉村岗茨。

暗暗佩服这位学姐,不足三个月的时间,开设东舟国学制小学的前期工作,由一个大胆的设想,现在已经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学校的暑假即将结束了,宁甬青年中分歧越来越激烈,以至于在南方城市右派刺杀了左派领袖。

从此宁甬青年由先生生前的集体领导制,逐渐走向党政军大权一人独揽的独裁制。

本文连载章节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